如何因應資訊失序所帶來的挑戰

導讀
假新聞或不正確訊息,可說是近年全球最熱門的公共議題之一,不僅對絕大多數人造成影響,也對全球各國都造成威脅。無論就傳播速度與範圍、聲量來說,不正確訊息都比真實/正確訊息要來得更高、更大、更廣。因此,我們須從訊息的生產、散播、消費、監管各層面同步採行相關措施,包括媒體的品質控管與自律、新聞平台與社群媒體的內容評估、事後查核及演算法改良,以及發展識別不正確訊息與應對的相關科技,提高閱聽大眾的媒體素養。同時,在監管與執法時需兼顧人民言論自由,定期檢視成效並隨時調整,以有效維護人民知的權利。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ppt.cc/f5ZAvx,Created by Wokandapix
著作權聲明: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緒論

假新聞(或假訊息),可說是近年全球最熱門的公共議題之一。國內有2014年「茶飲含戴奧辛」、2015年「鮮奶為化工奶且有藥物殘留」、2019年「北投出現麻疹病患且傳染多名醫護人員」等不實訊息在網路流傳(許家禎,2019;黃齡誼,2016;衛生福利部,2019),國外則有川普於競選總統時,在其競選廣告中,將北非摩洛哥非法移民進入西班牙邊境畫面指為墨西哥移民越境進入美國的畫面(羅世宏,2018),2019年德國大選及印度大選時,皆有政黨企圖利用假新聞獲得選票(羅世宏,2018;樂羽嘉,2019)。另一方面,國內外的調查與研究亦顯示,無論是我國,或是其他國家,人民對於訊息往往都不具備判斷真偽的能力,因而容易受到假新聞的影響,例如我國2018年縣市長選舉時,假新聞對選民的投票行為造成影響(劉力仁,2019);法國民調機構Ipsos在2019年2月完成的全球25國25,000名網路使用者調查也顯示,86%受訪者曾被假新聞欺騙過至少一次(三立新聞網國際中心,2019)。由此可看出,假新聞不僅出現在你我生活的各個層面,也沒有國界之分。

隨著訊息傳遞速度更快、散布範圍更廣,假新聞頻繁出現在全球人民的日常生活中,不僅對絕大多數人造成影響或傷害,也對全球各國都造成威脅。歐洲民情趨勢調查(Eurobarometer)於2018年針對假新聞所作的調查顯示,68%的歐盟民眾時常受到假新聞影響(37%民眾幾乎每天、31%民眾每週至少一次讀到假新聞),85%的民眾認為假新聞對國家造成威脅(TNS Political & Social, 2018)。我國近年也深受假新聞威脅,且這威脅同時來自國內與國外,除了前述有關食品安全、公共衛生的事件外,根據瑞典Gothenburg大學Varieties of Democracy (V-Dem)調查計畫 所釋出的資料,在該計畫「數位社會」單元所包括的各個調查變項當中,台灣是受到假新聞攻擊最多的國家(中央社,2019a)。這顯示,相較於其他國家,我國受到假新聞攻擊的威脅更高,有必要加強對抗假新聞的能力。本文以訊息傳播的角度出發,討論目前防範的措施,以及未來在科研層面尚可強化的部份。

二、資訊失序的定義與種類

我們現在常用「假新聞」來指涉所有在網路、實體媒介上傳遞且與事實不符的訊息,事實上,虛假或不實訊息(即我們口語常用的「謠言」)自古即有,中國歷史上即有許多基於政治目的而散布謠言的例子,例如《史記》中「陳涉世家」記載,秦朝陳勝、吳廣起兵時,將事先書寫的書帛置於魚腹中,以假造「天命」(司馬遷,n.d.)。另外,在媒體上散布不實訊息此一現象,在16與17世紀媒體發展的極早期,就已經出現(Standage, 2017)。不過,因為2016年美國大選過程中,傳出俄羅斯藉由炮製「假新聞」影響選情,使得「假新聞」受到廣泛關注,從而也讓「假新聞」(Fake News)、「另類事實」(alternative facts)、「後真相」(post-fact, post-truth)等名詞成為近年的熱門用語(Martens, Aguiar, Gomez-Herrera, & Mueller-Langer, 2018)。

儘管「假新聞」已長期存在於社會,且在近年成為焦點,但各界對「假新聞」一詞的精確定義,似乎尚未達成共識(羅世宏,2018;施達妮,2018),學者在著述時,往往會依其所探討的範圍或視角而定,例如學者Vilmer, Escorcia, Guillaume, & Herrera (2018)等人另以「資訊操弄」(information manipulation)來指涉意圖影響他人認知而刻意製造或傳播的訊息。另一方面,基於不實訊息是涵蓋了「不實新聞」在內的多種訊息型態,且「假新聞」已遭到各方過度濫用,學術界多以「不實訊息」取代「假新聞」來指稱與事實不符的各類訊息。學者Claire Wardle與Hossein Derakhshan以「資訊失序」(information disorder)來形容「資訊因不恰當使用,而使社會受到不同程度的衝擊」此一現象(Wardle & Derakhshan, 2017)。

Wardle及Derakhshan (2017: 5)曾指出,導致資訊失序的三種訊息型態包括:錯誤訊息(mis-information,指訊息不正確,但並非惡意造成傷害),虛假不實訊息(dis-information,指訊息不正確,且意圖造成傷害),及惡意訊息(mal-information,指故意散布真實訊息,意圖造成傷害)。前述第一類及第二類為不正確訊息,又可分為7種型態:一是揶揄/嘲諷(satire or parody,並非惡意但卻有可能使人誤以為真);二是誤導(misleading content,指刻意誤用資訊以使閱聽者產生錯誤印象);三是冒名(imposter content,指假冒知名媒體、專業或公眾人物身分發送訊息);四是造假(fabricated content,指訊息內容完全係惡意捏造以造成傷害);五是錯誤連結(false connection,指標題或圖說與訊息內容不符);六是脈絡錯誤(false context,訊息內容為真但佐以不實的脈絡);七是刻意操弄(manipulated content,指變造或更改真實訊息以欺騙閱聽者)(Wardle & Derakhshan, 2017: 17)。為使討論完整涵蓋不正確/虛假訊息(包括出於故意或非故意)及其對於社會可能產生的影響,本文以Wardle及Derakhshan的資訊失序概念、定義與相關訊息類型為基礎進行討論,且以前兩者為主。

三、不正確及虛假的訊息,如今更易帶來極大傷害

既然不正確/虛假訊息的狀況自古即有,為什麼「於今尤烈」呢?這可從供給面與需求面進行分析。就供給面而言,在近年新聞出版數位化、網際網路與智慧手機快速發展的趨勢下,新聞出版與行銷成本大幅下降,地理疆界也不再限制新聞傳播,愈來愈多人從網路取得新聞訊息,新聞平台業者及社群媒體掌握了新聞傳播的主要管道,網際網路已經成為廣告支出的主要來源(Martens, Aguiar, Gomez-Herrera, & Mueller-Langer, 2018; European Commission, n.d.),傳統新聞媒體廣告收入銳減產生經營困境,面臨裁員、縮小規模甚至倒閉的危機,原本由媒體記者與編輯作為連接讀者與事件現場、以及把關訊息傳播管道的功能被弱化,導致新聞市場失靈(Ponsford, 2017; Martens, Aguiar, Gomez-Herrera, & Mueller-Langer, 2018)。另一方面,使用智慧手機經由新聞平台業者及社群媒體接收新聞訊息的人大幅增加,而這些平台以及社群媒體基於商業考量,係以演算法為基礎為訊息進行排序,愈與消費者網路活動相關、與消費者觀點相近或一致的訊息,就愈有露出的機會(Wardle & Derakhshan, 2017: 52-53)。這樣的趨勢,使多元觀點不易出現在閱聽大眾面前,不正確/虛假訊息或極端觀點的散播機會與管道大為增加,導致消費者更無法有機會透過比較訊息而做出個人判斷,使不實訊息得以快速流通,成為有心人可操弄公眾的工具(Martens, Aguiar, Gomez-Herrera, & Mueller-Langer, 2018; Metz, 2017)。Wojcik等人針對Tweeter上熱門的新聞時事網站連結的分析顯示,66%的連結疑似乃由機器人(bot)而非人類產生,且其中22%的連結係由少數特別活躍的機器人帳號(亦稱「殭屍帳號」)所產生,顯示此類帳號對於訊息傳播造成極大的影響(Wojcik, Messing, Smith, Rainie, & Hitlin, 2018)。

就需求或消費面來看,人們傾向於與意見相近的「同溫層」(echo chambers)建立與維繫關係,這意味著較容易接受和自我立場一致的資訊,抵拒與自我立場不同的論述(Wardle & Derakhshan, 2017: 49)。同時,因為針對所收到資訊加以比較、解析或甚至批判,需要花費更多的時間與精力,因為效率的緣故,人們往往不會願意耗費太多資源處理資訊,因而選擇相信所收到(但不一定真實或正確)的資訊(吳謹安,2019)。

不正確/虛假訊息的影響,往往比正確/真實訊息更深也更廣,而且政治屬性的這類訊息也最為常見。根據Vosoughi, Roy and Aral 等人針對2006至2017年Tweeter上的3百萬使用者所轉發了450萬次的12,6000條訊息所進行的研究,發現(一)就傳播的速度及範圍而言,不正確/虛假訊息比正確/真實訊息散布得更快更廣;(二)就各類不正確/虛假訊息的聲量而言,政治屬性訊息的聲量,比起恐怖主義、天然災害、科學或金融等屬性的訊息更大;(三)就特徵而言,不正確/虛假訊息往往比正確/真實訊息更新穎,且前者常引發恐懼、憎惡、驚訝的回應,而後者則引發預期、悲傷、喜悅、信任的回應;(四)就機器人傳播速度來看,不正確/虛假訊息與正確/真實訊息相仿,因此,假訊息傳播速度較快,乃是由於使用者主動散布而導致(Vosoughi, Roy, & Aral, 2018)。

進一步來看,不正確/虛假訊息已經是人們政治生活的一部分,但也似乎因為國家而有程度上的不同。學者曾指出,2016年美國總統大選時,Facebook與Twitter上所流通的轉發訊息中,有四成是不正確/虛假訊息,發揮了轉移焦點、動員支持特定人的重要作用,類似的操作手法,亦出現在英國2016年脫歐公投及德國2017年國會大選等政治活動中(羅世宏,2018)。然而,牛津大學網路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政治宣傳研究計畫」(The Computational Propaganda Project)針對2016年美國大選及2017年德國國會大選時,在Twitter上的推文所進行的研究,卻呈現了不同的樣態。以密西根州公民為分析樣本的美國案例顯示,被熱烈分享的推文中,來自專業新聞組織與政治相關工作者的訊息不到三成,不正確/虛假訊息則佔了將近五成(Howard, Bolsover, Kollanyi, Bradshaw & Neudert, 2017)。但在德國案例中,來自專業新聞組織與政治相關工作者的訊息佔將近六成,不正確/虛假訊息僅佔一成多(Neudert, Kollanyi & Howard, 2017),這顯示德國民眾在分享訊息上較美國民眾謹慎保守。

四、如何因應資訊失序帶來的挑戰:兼論我國與歐盟相關策略

在了解不正確/虛假訊息散播的速度、廣度與所可能帶來的巨大傷害後,如何積極應對,是當前的重要課題,此可從訊息的生產、散播、消費與監管等層面來探討。

就訊息的生產端來看,應加強訊息的品質,這有賴於事先查證(verification),制定並嚴格遵守相關產業標準作業規範(code of practice),對於無法查證屬實的訊息即不進行散播,揭露訊息來源與內容,報導不正確/虛假訊息帶來的重大威脅,並加強同業相互合作抵制不正確/虛假訊息(Wardle & Derakhshan, 2017; Mantzarlis, 2018)。此外,新聞媒體亦可在報導時,同步呈現不同觀點例如傳統媒體英國衛報The Guardian’s、網路新聞媒體Buzzfeed等,均設法呈現不同的觀點與視角,即為案例(Wardle & Derakhshan: 2017: 8)。

從散播管道來看,新聞傳播網站與社群網站等科技媒體是最有效也最有責任採取行動的一方,應加強內容評估及事後查核(fact-checking),提高新聞訊息品質,並降低外部負面影響與不正確/虛假訊息的傳播,可透過設立專家顧問群協助管理,設立事實查核專區與開發查核工具,並將訊息散播管道與廣告的演算法機制予以透明化,並積極改善,減少所謂的「過濾氣泡效應」(filter bubble)(Wardle & Derakhshan, 2017: 7-8, 54; Mantzarlis, 2018; Martens, Aguiar, Gomez-Herrera, & Mueller-Langer, 2018)。例如,將資訊品質與真實性納入演算法的優先考慮項目,以及開發工具以主動識別並封鎖訊息轉發機器人,從而降低不正確訊息露出的機率(吳謹安, 2019),或進而呈現不同視角與論點的訊息與評論。

就訊息的消費面來看,能否閱聽大眾共鳴、持續傳播而造成重大影響的重要基礎。因此,如何提昇閱聽者的媒體資訊素養(media and information literacy, MIL),提高對於所接收到訊息的判斷能力,是消費端的重要阻絕手段,這包括如何辨別真實與虛構的訊息,了解媒體的立場與影響力、訊息的元素與產製過程(如何選擇、由誰製作、如何製作、有無特定目的等),並保持質疑態度,鼓勵閱聽者從多方管道讀取不同視角與內容的訊息等,進而增加民眾對於網路使用的認知與各種網路惡意濫用(online abuse)行為 - 如偽草根現象(astrofurfing)、網路小白的酸言酸語(trolling) 的抗拒能力,是重要的方向(吳謹安,2019; Abu-Fadil, 2018; Posetti, 2018)。

就訊息的管理層面來看,涉及前述訊息產製、傳播與消費各層面的管理,部分國家政府採取「嚴刑峻法」的策略,例如新加坡於2019年10月生效的「防止線上虛假與操縱法」(Protection from Online Falsehoods and Manipulation Act 2019),針對錯誤事實陳述而影響公共利益的訊息,政府將可採取措施,要求更正或刪除訊息,封鎖網站,惡意行為者亦可能受到刑事制裁或鉅額罰款,但此作法亦引起各界對於立法可能限制言論自由的關切,認為並非妥適作法(中央社,2019b;羅世宏,2018)。學者指出,政府應與民間合作,監督新聞傳播與社群媒體平台在一定時間內撤除假新聞,並扶植優質新聞業與調查報導發展,壯大公共媒體服務,並鼓勵第三方新聞查核組織能量與影響力(羅世宏,2018)。另外,政府亦應加強大眾的媒體素養,例如將媒體資訊素養課程納入學校與社會教育的課程內(Wardle & Derakhshan, 2017)。

歐盟對於不正確/虛假訊息,即是以前述層面為基礎,結合歐盟會員國政府、公民社會以及媒體與社群平台業者的力量,採取多管齊下的策略,目的是在不影響公民基礎自由的前提下,減低不正確/虛假訊息所可能對歐洲社會產生的各種影響(包括政治方面的選舉在內)。

在歐盟執委會2018年的政策說明文件中,對於不正確/虛假訊息,提出的應對策略包括:更透明公開、值得信賴且可課責的線上生態系,安全且具備強大適應能力的選舉程序,增強公民數位職能與媒體素養等(European Commission, 2018b)。具體的措施涵蓋前述四大層面,包括:(一)加強不正確/虛假訊息的偵測、暴露與分析的能量,包括加強研發相關數位工具與分析人才,並對此類訊息可能造成的衝擊進行評估;(二)加強會員國合作對抗不正確/虛假訊息,設立快速警示系統,並設立跨國資訊交換管道,以加強對不實訊息相關情資的掌握;(三)動員民間合作對抗不正確/虛假訊息,包括實施歐盟境內新聞與社群平台的標準作業規範(code of practice),鼓勵相關業者如Google、Facebook、Twitter等加入,定期檢視執行結果,並針對違反規範者做出適當處分;(四)加強媒體素養並改善社會適應能力,包括鼓勵公民社會積極舉報不正確/虛假訊息,支持獨立媒體與事實查核工作等(European Commission, 2018a)。

由於不正確/虛假訊息主要透過網路(特別是網路新聞或社群媒體)散播,歐盟執委會鼓勵相關業者如除Google、Facebook、Twitter等參與歐盟所提出的標準作業規範,業者亦提出將採取的行動,包括:針對散播不正確/虛假訊息的帳號進行處罰(例如停止其廣告收入等),使政治與公共議題相關廣告宣傳更為透明,處理假帳號或機器人帳號問題,鼓勵閱聽大眾舉報不正確/虛假訊息、提供多元管道訊息以及提高官方訊息的能見度,提供學研界相關資料與工具,加強對線上不正確/虛假訊息的監控 (European Commission, 2018c, 2019)。對此,歐盟執委會則持續進行監督,要求業者每月就執行狀況提出說明(European Commission, 2019)。

我國亦於2018年12月「防制假訊息危害專案報告」中,提出「識假」、「破假」、「抑假」、「懲假」等四大面向相關措施,包括《災害防救法》、《傳染病防治法》、《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廣播電視法》等七法相關法條修正案,對於生產或散播不正確/虛假訊息者加重處罰,媒體與社群平台的協力義務(包括事實查證、對不當與侵權內容的處理方式、配合法律偵審程序、設置檢舉申訴與回覆處理機制等),以及並加強行政措施,包括媒體識讀教育及公私合作建立第三方事實查核能量等(行政院,2018;李修慧,2018;羅秉成,2018)。此外,在台灣影響力較大的網路媒體與新聞平台業者包括Google、Facebook、Line、Yahoo 奇摩、批踢踢實業坊(PTT)等,亦在台北市電腦公會協助下,加入《不實訊息防治業者自律準則》(Mia,2019),大抵亦已涵蓋前述不實訊息的產製、傳播、消費與監管面向,惟仍可加強的幾點包括:(一)為保障人民基本言論自由,對於公共事務之相關評論原則上應予排除,並加強執法人員之訓練,執法亦應謹慎,避免過當;(二)敦促新聞媒體及社群平台業者廣泛設置事實查核專區;(三) 督促社群平台業者加強防制機器人帳號作為,有效遏制線上傳播不正確/虛假訊息的速度與廣度;(四)定期檢視平台業者自律情況並檢視相關措施執行情形,並視需要進行修正,以確實保障人民各方面的權益;(五)加強相關科技研發與應用,辨識機器人帳號、不正確/虛假訊息,並自動採取相關應對行動。例如,可發展機器人帳號辨識技術,及訊息比對與警示技術。前者是透過辨識自動阻絕機器人帳號散播不正確/虛假訊息,後者是透過事實查核與比對,在社群媒體與訊息傳播網站上將不正確/虛假、或正確性有疑慮的訊息,加以警示標記,或於必要時自動移除。同時,除了標記用以警示讀者外,亦可進一步自動同步呈現相同主題、但內容不同的訊息或視角/論點不同的評論,同步增強讀者對於事實訊息的掌握,強化對於訊息真假的判斷能力以及公民素養。

註解

註1:該計畫係對全球約200個國家,進行政治體制與民主運作方式進行大規模且長期的政治學基礎調查,其調查係以選舉及自由、共識、審議、多數決、平等、參與等其他6個原則,以具體問題請專家給予評分後加總,參閱該計畫官網https://www.v-dem.net/en/about/,或菜市場政治學編輯群(2019)。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