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培育與吸納STEM人才政策芻議

導讀
經濟全球化競爭之下,科技創新成為驅動經濟升級發展的關鍵,而人才是知識經濟最寶貴的資源,科技人才更是國家科技研發、創新突破的根基,因此,培養科技人才、提升創新能力成為各國人才政策的重要內容。由於在科學、技術、工程及數學(Science、Technology、Engineering、Mathematics,簡稱STEM)方面的進展是國家有能力製造更好的產品、改善醫療保健、開發更有效率能源、保護環境、維護國家安全,實現經濟增長等的核心,加上,未來的工作更多是對STEM領域專業人士需求的工作,對STEM 能力的需求也日益提高,另外,在STEM方面工作有所進展,對於建設一個公正和包容的社會至關重要(CoSTEM, 2013),因此,本研究將從美國近年的STEM教育戰略以及移民政策,觀察美國如何透過自身培育以及吸引外國STEM人才,以確保國家繼續在STEM領先,藉以保持其在世界上的卓越地位,為我國未來STEM人才相關政策提供參考。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 https://pse.is/N3QAU ,Created by cherylt23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美國近年STEM人才培育與吸納逐漸受到重視

在20世紀80年代末期STEM教育從美國開始,迄今,美國透過推動多項政策和法案,提升其國人之科學、技術和工程領域的創造力而促成全球科技創新大國。經歷2008 年的世界性金融危機,歐巴馬政府2009年頒佈《美國創新戰略》,強調科技所扮演的角色,2011年的《美國創新戰略》制定了具體的行動計畫,並指出人才、科研、基礎設施是美國創新創業的重要基礎,同時推出了STEM 提升計畫,重視世界一流人才的培養,2015 年的《美國創新戰略》則借助人才、創新思維及技術工具的有效組合,希望營造政策環境以便讓更多人成為創新者。

最近期,2017年發布的新版國家創新戰略,主張創新生態系統的四大要素是公共基礎、私營部門、創新群眾和創新環境,共同左右國家創新力提升和競爭力目標的達成。美國國家科學與技術顧問委員會在2013 年提出《STEM 教育戰略規劃( 2013~2018 年) 》,是歐巴馬政府配合2010年《美國競爭重授權法案》(The America Competes Re-authorization Act of 2010)之要求,提出的教育計畫第一版,提到為了保持國際競爭力,需進行STEM 領域人才的培養和儲備。

五年後,2018年川普政府發布了《繪製成功路線圖:美國的STEM教育策略(2019-2023年)》計劃(Charting A Course For Success: America's Strategy For STEM Education),可說是第二版五年STEM教育計劃,內容詳細介紹了聯邦政府擴大和改善國家STEM教育能力的戰略,並為未來STEM經濟提供了公民所需具備的技能,包含了未來五年美國STEM教育計畫的行動願景及實現路徑,被譽為美國未來STEM教育的“北極星計畫”,政府認為是帶領美國邁向成功的一條重要路徑。此外,美國政府於2015年提出了STEM教育的正式法案《2015 STEM教育法》(STEM Education Act of 2015),明確定義STEM教育是包含科學、技術、工程、數學與電腦等學科的教育 (藍志勇&劉洋,2017;張慧穎,2017;李慧、王全喜、張民選,2016;CoSTEM, 2013 & 2018)。

隨著經濟全球化競爭不斷提升,科技含量愈高的產業愈具有競爭力,對勞動力素質的要求也不斷提高。近幾十年來美國生產率增長的一半來自於STEM領域的就業增加(Kerr, 2019),致政府認知到STEM人才對於經濟的價值,為保持國家的經濟競爭力,從國家創新戰略和教育戰略中可以看出,進入全球創新創業競爭時期,美國對於STEM方面的人才更加重視,也更積極吸引和保留STEM 外國人才。

在過去半個世紀中,美國不論是在國內培養或吸引全世界最優秀和最聰明科學家都居於世界領先地位,且透過這些培育與吸引優秀人才的能力帶給國家相當競爭優勢,而因應其他國家積極發展人力資本,美國政府、大學和私營部門更通力合作以擴大STEM人才管道並支援進入技術和科學職業的新途徑(Jadav, 2018)。以下將先簡介五年教育戰略的主要內涵,以及同期間美國政府推出之相關做法,接著,說明影響STEM外國人才留在美國之主要移民規範,以瞭解美國如何透過對內培育、對外吸納STEM人才的政策與做法,確保充裕國家創新發展所需的STEM人才並維持國家競爭力。

二、培育STEM人才之五年期教育戰略

(一)第一期戰略計畫與歐巴馬政府相關STEM人才措施

聯邦政府對STEM 年投入為30 億美元左右,建立STEM 教育體系。歐巴馬政府透過在白官政策辦公室增設了STEM教育委員會,支持「聯邦STEM教育五年戰略規劃」。美國的國家科技STEM 教育委員會(Committee on STEM Education of the National Science and Technology Council, CoSTEM) 負責協調聯邦計畫和活動以支持STEM教育,其是根據美國競爭重新授權法(2010年)第101條的要求而支援STEM教育,主要職能包括:審查和評估聯邦STEM教育活動和計畫、管理和預算辦公室(the Office of Management and Budget)協調聯邦機構整個STEM教育活動和方案,以及制定和實施聯邦STEM教育五年戰略計畫,並透過參與機構每五年更新一次。

此戰略計畫首先概述 STEM 教育之於美國科學發現和創新、需要更好地準備為當前與未來工作之學生,以及STEM 文化素養之社會等三者的重要性。接著,提出五個優先 STEM 教育投資領域,並將在五年內制定協調的聯邦戰略,旨在引領關鍵領域的重大改進。

構建利用資產和專業知識的新模型,以及構建和使用基於證據的方法,進行STEM教育研究評估並與公眾分享以提高影響效益,是協調的機制,希望透過協調的增加,讓擁有STEM投資的機構之間更密切和更有效地產生連貫性的STEM教育投資組合,以達到STEM教育投資最大之潛在影響力。此計畫還包括每個優先 STEM 教育投資領域的初始實施路線圖,提出潛在的短期、中期和長期目標和戰略,幫助聯邦機構實現概述的目標。

計畫強調:(1)國家的關鍵成果和聯邦機構可以作出貢獻的方式,(2)加強問責制,從而各領域的機構將發揮主導作用,(3)建立和分享證據之方法,以及(4)減少片斷的方法。藉此希望能更好地實現聯邦的五個優先STEM 教育投資領域的相關目標,包括:調整聯邦政策方向,以便能更有效地達到更多的學生和更多的教師,滿足包括學校、地區、州和學院以及大學對於STEM人才的需求;更明確定義優先事項而調整資源;透過擴大資源於更有限的專案數量,同時確認短缺之重點學科和專業,並將增加聯邦投資於研究生教育等重要領域的影響力。

此外,提供額外資源,以實現具體的國家目標,例如籌備和招聘10萬名高素質的K-12 STEM教師、十年增加STEM學位的大學生數量超過100萬、擴大代表人數不足之群體對STEM領域的參與。將計畫主要內容簡單列表如下:

表1 第一期五年教育戰略主要內涵
資料來源:Federal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and Mathematics (STEM) Education 5-Year Strategic Plan(2013).

歐巴馬總統第一個任期內,行政部門採用多種戰略而在改善STEM教育方面有所進展,包括:將STEM列為政府更多教育工作的優先專案。教育部提供43億美元競爭型經費予各州優先發展與STEM教育相關之計畫;宣佈在2011年培養10萬名優秀STEM教師;於2010年末和2012年主持了白宮科學博覽會以激勵更多在數學和科學方面出類拔萃的孩童;提出「20萬聯邦科學家和工程師的行動」之呼籲,以投入幫助學生參與STEM課程的志願活動。

(二)第二期戰略計畫與川普政府相關STEM人才措施

自上任以來,川普總統一直致力於改善STEM教育,增加STEM就業,並為美國的工作者和學生做好應對未來工作的準備。在2018年末,CoSTEM提出了和白宮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共同制定的第二期教育戰略,該戰略計劃闡明聯邦政府在與利害關係方合作以進一步開展STEM教育方面的關鍵作用。該計劃支持三個總體目標:

在歐巴馬總統第二個任期,總統希望重新組織STEM-教育方案,且2014年STEM專案預算的總投資比2012年撥款增加6%,額外投資8千萬美元支援10萬名新的 STEM 教師,以及 3500 萬美元用於啟動試點STEM-ed碩士教師團(STEM-ed Master Teacher Corps),以及建立新的STEM創新網路以便更好地將學區與地方、區域和國家 STEM 資源聯繫起來。另外,國家科學基金會(The National Science Foundation; NSF) 投入大學STEM教學和學習之改善,包括一個新的1.23億美元的計畫,以提高STEM領域的大學生保留率。NSF亦可獲得3.25億美元用於擴大和加強研究生獎學金計畫,包括設立新的國家研究生研究獎學金。史密森學會(The Smithsonian Institution)則可獲得2500萬美元,用於重點改善非正規機構STEM 教育(CoSTEM, 2013)。

(二)第二期戰略計畫與川普政府相關STEM人才措施

自上任以來,川普總統一直致力於改善STEM教育,增加STEM就業,並為美國的工作者和學生做好應對未來工作的準備。在2018年末,CoSTEM提出了和白宮科學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共同制定的第二期教育戰略,該戰略計劃闡明聯邦政府在與利害關係方合作以進一步開展STEM教育方面的關鍵作用。該計劃支持三個總體目標:

  • 1.為STEM掃盲奠定堅實的基礎
  • 2.增加STEM的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
  • 3.為未來的STEM員工做好準備

著重於提高STEM中的婦女和少數民族的多樣性、公平性和包容性,希望每個美國人都具備STEM素養而建立STEM的堅實基礎,也為所有美國人成為將來的STEM勞動力而做準備。

該戰略計劃體認到所有社會成員都能夠接受STEM教育並更廣泛的參與,才能充分展現強大的STEM基礎的最大利益。政府的計劃要求教育機構與雇主之間進行更多的互動,希望確保所有美國人終生獲得高質量的STEM教育,並且使美國在STEM素養、創新和就業方面處於全球領先地位。這一願景以及該計劃中闡明的細節都在與許多政策制定者的主旨保持一致,包括全球範圍內的科技人才競爭、STEM與經濟繁榮和國家安全之間的關係。該計劃認為教育和研究組織為利害關係者,他們將與聯邦機構合作來支持STEM教育。

此報告詳細介紹了聯邦政府擴大和改善國家STEM教育能力的戰略,並為未來STEM經濟提供了公民所需具備的技能。表二顯示出策略計畫下的教育途徑與目標,也列出有推出相關之STEM教育計畫、投資與活動的聯邦部會和獨立機構,各單位在預算限制與其他規範允許下,透過特定任務行動對於目標之達成有所貢獻,聯邦下的單各位在透明度與問責性之下,整體規劃配合以下五個目標:

  • 1.將證據基礎的實務在STEM社區槓桿利用與擴散
  • 2.公佈婦女、代表性不足的少數民族以及農村地區人員參與計劃和活動的比率
  • 3.使用共同矩陣來衡量進度
  • 4.公開計畫的表現與成果
  • 5.發展聯邦的推動計畫與追蹤進展
    高等教育機構和研究機構應考慮使用該計劃中的目標、途徑和目標來確認本身優勢和專長領域,並利用這些優勢來確認和塑造未來的聯邦STEM機會(CoSTEM, 2018)。
表2 第二期五年教育戰略主要內涵
資料來源:Charting A Course For Success: America's Strategy For STEM Education (2018).
註:美國商務部(DOC)、國防部(DOD)、能源部(DOE)、國土安全部(DHS)、內政部(DOI)、勞動部(DOL)、國務院(DOS)、運輸部(DOT)、教育部(ED)、國家環境保護局(EPA)、衛生及公共服務部(HHS)、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NASA)、國家科學基金會(NSF)、史密斯森研究協會(SI)、農業部(USDA)
  • 1.重新授權國家科學技術委員會(NSTC)下屬的STEM教育委員會,負責引導國家實現該計畫的目標;
  • 2.指示各機構在2020年的年度財務預算要求中優先考慮STEM勞動力教育和培訓,2020年度預算提案中,提議於「教育創新與研究計畫」(Education Innovation and Research program, EIR)中增加1.7億美元的預算,共達到3億美元。該計畫主要支持在課堂指導下實驗證據支持的創新實務、教師發展及K-12學生傑出成就。上述經費中,將有1億美元用以支援STEM教育之創新及改革;
  • 3.建立了美國工作者全國委員會(National Council for the American Worker),以制定能確保美國學生和工作者獲得所需的培訓和教育之戰略,該委員會將提高對STEM技能差距的認識,説明擴大學徒制,並鼓勵對工作者教育的投資;
  • 4.簽署了職業和技術教育法的重新授權(the Carl D. Perkins Career and Technical Education Act),以支持針對美國學生的職業和技術教育計劃,增加學生在中學和高等教育水準上接受高品質技術教育和認證的機會;並發佈行政命令,擴大學徒制,改善職業培訓專案;
  • 5.指導教育部將高品質STEM和電腦科學教育的覆蓋面擴大到K-12學生;2017年6月,川普總統簽署了一份總統備忘錄,指示教育部將STEM和電腦科學教育作為重中之重。同年9月,總統的備忘錄要求教育部長設定一個目標,即每年至少投入2億美元用於STEM及電腦科學教育獎補助金。民間私人企業亦投資共3億美元,以響應川普此項倡議。在2018財年,教育部花費了2.79億美元自由裁量的STEM獎勵。
  • 6.發佈行政命令,以保護和維護國家和地方對教育機構課程和管理的控制;建立了一項白宮倡議,以促進歷史上的黑人學院和大學(HBCUs)的卓越和創新。
  • 7.鼓勵國家青年從事STEM相關行業,也一直致力於為女性從事STEM職業提供機會。川普總統2017年2月28日簽署了「激勵下一代女性太空先鋒者、創新者、研究者和探索者法案」(Inspiring the Next Space Pioneers, Innovators, Researchers, and Explorers (INSPIRE) Women Act),該法案藉由補助美國太空總署的相關計畫,號召該署行政人員鼓勵女性、女童接受STEM教育,並從事航太相關行業。川普總統簽署了使國家科學基金會能夠更好地支持女性發明家的立法。2017年7月26日,川普並向美國教育部捐出該年第二季的薪俸(約10萬美金),舉辦聚焦STEM的學生交流營等(Atkinson, et al., 2016; Lewis-Burke Associate LLC, 2019)。

三、招募與吸引STEM人才之主要移民政策與規範

現今美國科學技術的發展主要是藉由民間企業以及完整的大學教育體系。在此科研體系下,政府同時重視培養與吸引高階人才,也透過政策法規確立美國所需的高階人才在移民法中優先地位並制定相應的配套措施,以吸引世界各地的優秀人才。長期以來,美國在吸引全球人才方面一直處於領先地位,據統計,高技能人力比低技術人力更傾向遷移,且大多數最終是落腳於經濟發達國家,美國目前是高技能(higher-skilled)移民的首選目的地,移入美國的移民比任何其他國家都多,其人均移民的相對比率約為14.5%,與大多數OECD國家相似或更大(World Bank Open Data, 2019)。世界人口20%生活在OECD國家,但OECD國家擁有全世界三分之二以上受過大學教育的移民,而美國歷來移民超過OECD國家的一半,美國是超過1,100萬技術移民的家,約佔總數的三分之一。移民工作者在受過大學教育的工作力中占很大比例(17%),但他們在STEM職業中幾乎占兩倍(29%),高技能移民顯然是美國創新的重要組成部分,換句話說,美國創新產出的增長相當比重是由參與STEM領域之移民增加所推動的,創新的STEM員工是美國創新的主要驅動力之一,特別是在開發先進技術方面,受高技能移民影響最大的部門之一,就是科學和技術職業(Kerr, 2019)。因此,以下將簡介影響STEM人才的移民政策與相關規範。

美國移民政策的宗旨是吸引和借助外部人才促進國家發展,隨著時代發展、社會需求與人才政策目標而適時變動調整,日益傾向於篩選經濟類移民,尤其是技術類移民。美國並無訂定技術移民的專門法律,主要是透過各種職業簽證吸引外國專業人才。吸引技術移民的政策主要來自三部重要的移民法。一是戰後第一部強調職業移民的法律,即1952年的《移民與國籍法》(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of 1952),該法案規定將全部移民限額的 50% 用於美國急需的、有突出才能的各類外國專業人才。其次是 《1965 年移民和國籍法修正案》,主要進行三方面的改革: 一是廢除種族配額限制,以國籍為分配原則,二是確立了在申請移民簽證時的五個優先權,對美國所需要的專業人員給予優先考慮,在移民總限額中有五分之一留給專業技術人員和短缺勞工。三是該法確立了對技術與非技術人員入境實施勞工證制度。第三是 1990年《移民改革法案》,值得注意的特點是將技術類移民從其他類移民中獨立出來,設立五種永久居留的技術移民優先類別。此外,開始實施專門引進外國專業人才的H-1B簽證計畫,三是將技術類移民的限額從原先的 12 萬人提高到 14 萬人。後續,2001 年美國國會提出《加強21 世紀美國競爭力法》,旨在進一步吸納在美國工作具科技、法律、藝術等廣泛領域專業技術和技能但未申請居留的外國人;2006年5月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了一項移民法案,其中重要條款之一,就是在美國大學接受STEM碩士學位以上教育之外國學生綠卡配額的限制放寬;2013年6月27日美國國會參議院通過移民改革法案,其將把職業簽證的比例提高到50%,親屬移民比例減少到近50%,而職業移民將採用積分制,考量因素包括教育程度、就業、在美國時間等,也確立未來的移民政策將更傾向向科學、技術、工程等領域人才和投資創業者(羅楊,2014;鄭代良&章小東,2015)。

現行移民政策的法律主體稱為《移民和國籍法》(The Immigration and Nationality Act ; INA)。INA允許美國每年向各種簽證類別發放多達67萬5千個永久移民簽證。除此之外,INA對美國公民的配偶、父母和21歲以下子女的年入境沒有限制。永久就業移民的總人數限制為每年14萬人,簽證分為五個優先類別 (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 2019)。

表3 基於就業的移民(Employment-Based Immigration)
資料來源:How the United States Immigration System Works(2019)

美國現行的針對外國人才的簽證主要有三類:一是永久居留類職業簽證; 二是臨時居留類職業簽證;三是臨時居留類的留學生、學者簽證。表3即呈現依照技能高低把永久居留職業移民分為五等優先,並從第一優先開始,順次給予不同的優先程度和相應的優惠政策。第一優先是在科學、藝術、教育、商務、體育等方面具有卓越才能者(EB-1A)、傑出教授和研究人員(EB-1B)、跨國公司的外籍執行長或經理(EB-1C)。第二優先的申請人需要申請勞工證,並由美國的雇主提出申請。

主要是吸引全球頂尖的技術、科研人員。第三優先主要包括具備移民資格條件、具有學士學位的外國專業人員以及被廣泛或急切需要且具備至少兩年的培訓和經驗之人才。第四優先是指特殊移民,包括宗教人員、美國政府的特殊海外工作人員、國際組織的退休工作人員、國際組織工作人員的家屬和美國軍隊成員等等。第五優先是從1999年開始的投資移民(American Immigration Council, 2019)。

美國發放 H、L、O、P 四種臨時居留職業簽證,其中,H-1B 適用於外國專業人員,允許美國雇主聘僱短缺的外國人才,大多數有效期為三個月,初次最長有效期三年,可以延期三年。美國大學、研究所和政府機構雇用外國員工不受每年普通配額 6.5萬個之限制,另外還有2萬個 H-1B特別配額給擁有美國碩士以上學位的外國學生。歐巴馬總統2014年5月6日簽署了一項總統行政命令,推出兩項移民政策新規,一是允許科學、技術和工程領域的H-1B 簽證持有者的配偶在等待綠卡審批過程中在美國工作;二是讓來自智利、新加坡和澳大利亞等國的專業人士,更方便於美國就業並永久居留。由於每個行業或來自特定國家的移民可以申請多少簽證沒有限制,雇主可招聘所需外籍工作者,H-1B 計畫可以靈活回應市場需求。

美國的學生簽證包括F、M、J三類。其中,F簽證發放給赴美進行學術學習的留學生,認識到國際STEM學生對經濟的價值,留學生簽證是美國引進和留住外國專業人才的重要手段。由於H-1B簽證供應不足,許多高技能工作者和公司轉向可選實踐培訓(Optional Practice Training, OPT)計畫。OPT方案源於1952年的《移民和國籍法》,該法允許國際學生在機構或學習地點需要或推薦從事實際培訓時可留在美國工作。OPT 計畫允許個人在與學生的主要學習領域直接相關的領域使用 F-1(學生)簽證。符合條件的學生可在完成學業之前或之後獲得最多 12 個月的OPT就業授權。為了鼓勵更多的STEM工作者進入勞動力市場,從2008年開始,擁有STEM學位的大學生和研究生有資格延長17個月,從而允許他們在美國工作,具有學生簽證共29個月。2016年3月,歐巴馬政府將STEM OPT的延長期從17個月延長到24個月,並擴大了合格研究專業的名單。此外,STEM 專家現在還可以申請延期,不僅基於他們最近獲得的學位,還基於他們以前的學位(Klimaviciute, 2017; Kerr, 2019; Catalina, Furtado & Xu, 2019)。

總之,美國歷屆政府都透過立法來保障高階人才的延攬與留用,然而,川普總統自宣誓上任以來,不斷強調美國歡迎「高技能」、「擇優制」(merit-based)的移民,且公開呼籲立法人士支持「擇優制」的移民體制,也支持《美國移民改革促進就業法案》(Reforming American Immigration for Strong Employment Act, RAISE Act),此法案原本預計減少一半的合法移民,並藉由規定親屬團聚僅止於配偶及子女而刪減親屬移民的數量,同時取消綠卡抽籤。川普總統亦反對H-1B非移民工作簽證計畫,也意欲取消F-1學生實習簽證(F-1 OPT),雖仍支持專技移民,但是在其入境申請、配偶就業、綠卡申請方面均實行比歐巴馬政府時期更為嚴格的規定(Atkinson, et al., 2016; Sandra, Hannah & Becki, 2018; Lewis-Burke Associate LLC, 2019)。

四、結論

在技術快速發展的全球化時代,科技創新變得日益重要,幾乎所有的創新領域和職業都離不開STEM知識與技能,美國也面臨了STEM人才的全球競爭。儘管在過去的20年中,推動教育改革並特別著重在STEM人才的投資,致美國國人的STEM基本技能有所提高,但美國仍意識到其有很大的提升空間,而於2010年透過《重新授權法案》指示科學和技術政策辦公室(OSTP; the Office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創建一個機構間委員會,在國家科技 STEM 教育委員會(COSTEM)監督下,制定聯邦STEM教育五年戰略計畫,且由CoSTEM負責協調聯邦計畫和活動以支持STEM教育。因此,雖然相較於其他國家,美國聯邦政府尚無對科研活動進行統一決策的管理機構,而是國家的分權體制將這種管理職能下放到下面各級部門和社會各界,但是在科研創新體系中,決策(美國國會、司法機關與白宮)、管理(國防部、衛生與公眾服務部、航空暨太空總署、能源部與國家科學基金會等)與執行(聯邦科研機構、大學、企業與非營利科研機構)部門相互獨立又互補,致國內人才培育政策與對外之全球吸引人才政策有更強的系統性。由第一期與第二期五年STEM教育策略計畫,顯見均對於各相關部會如何配合總目標進行詳細規劃,並透過公開資訊與課責制度監督各項計畫執行,讓實施STEM教育、培養STEM人才能落實,加上,十年持續推動與滾動修正,從長遠來看,將可鼓勵更多的美國學生轉向STEM領域學習,終可能減少對外國人才的依賴。綜而言之,美國統整各部會資源,進行人才政策整體規劃,值得我國學習。

其次,本文針對第一期教育戰略(2013~2018)和第二期教育戰略(2019~2023)的主要內涵與推動途徑進行簡介,可看出STEM的教育涵括從K-12開始推動,一直到研究生的獎補助;從重點領域科目,一直到少數族群的照顧,是一全面的改革戰略,不僅要培養STEM的專業人才,更意識到全民STEM素養提升將左右整體經濟市場的發展,讓教育、經濟、社會等各個層面都產生質變,才能確實翻轉國家之競爭基礎。因此,我國訂定人才政策時,若能結合科技、教育與經濟政策措施與國家計畫推動,應可帶來更大的效益。

除了整個STEM生態系統的組織一直在努力改善STEM教育和培訓,政府同時重視吸引高階人才。美國所建設的一流高教體系與完善研究基礎設施及環境,以及經濟發展實力與創新創業機會,本已對世界各地的STEM人才皆具有相當之吸引力,更透過與時俱進的移民政策,結合周全的配套措施:稅賦、產業就業、金融融資與醫療居住等,讓外籍STEM專家與留學生加速建立網絡,發揮專業而提高停留美國發展的可能性。尤其,透過針對STEM人才放寬OPT制度,讓美國政府增加一提早儲備科技人力的管道,是值得我們政府參考的做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