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植博士人才策略觀:「去去去,去美國;來來來,回臺灣!」

導讀
從學術界到產業界,科研人才都是支撐國家競爭力的重要基礎,如何厚植我國科研人才就成為重要課題。而在全球化之下,國際間的人才流動日益頻繁,人才可以藉由跨國的學術流動與就業流動,提升知識與技能,建立機會連結。因此,本文建議,在培育博士人才的作法上,要鼓勵「去去去,去美國」學習,在延攬與留用方面,則要加強「來來來,回臺灣」服務,俾利厚植我國科研人才基礎。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rzetx ,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人口結構變化帶來科研人才危機?

一波波的少子化浪潮,讓我國學齡人口逐年減少,而隨著時間遞延,高教體系也會面臨衝擊。根據教育部「大專校院學校數及學生數」的統計資料,我國107學年度的博士班學生人數為2萬8167人,連續八年呈現下滑趨勢。若再以學術領域別來區分,107學年度的科技領域博士生有1萬6667人,比起99學年度的2萬3261減少6594人,減少幅度達28.3%。當培育出的博士愈來愈少,代表能夠投入我國科研體系與產業界的創新及研發人才也愈來愈少,如何維持國家競爭力就是嚴酷的考驗。

二、為什麼要讀博士?

為了維持國家競爭力,擴大培養博士人才似乎是各界共識,但在此之前,可能要先思考一個問題,那就是學生為什麼選擇要或不要讀博士?

對於大多數的大學生或碩士生來說,繼續攻讀博士學位是一條前途未知的道路,因為不見得每一個學生都有機會完成取得學位,原因可能是個人不適合學術路線或是家庭、經濟因素等。此外、還有一個重要因素就是取得博士學位所需的時間長短,如果取得博士學位所需要的時間愈長,學生繼續堅持完成博士學位的誘因就愈低。若從職業選擇理論(the theory of occupational choice)的觀點來看,一個人選擇要不要攻讀博士學位,考量的是終生(lifetime)的成本效益(Eherenberg, 1992)。

三、去去去,去美國?

對於國家的科研競爭力來說,除了擴大博士人才的培育,鼓勵學生到哪裡攻讀博士學位也很重要。

1932年的希克斯(John Hicks)針對人才流動的現象,指出經濟條件的差異是流動的主因,個人會為了追求更好的薪資待遇而變換職業、雇主、居住地等(Kerr, et al., 2016),正如同社會學家所言,人才流動的最終目標就是追求社會階級的改變。我國早期有一句順口溜,「來來來,來台大;去去去,去美國」,似乎也應證了這個學術論點。

從各項調查資料上來看,美國確實是國際人才流動的最大熱點,尤其是針對修習高等學位或是專業領域的人,美國更是具有吸引力的目標國家,除了美國採取開放的人才政策吸收來自各國的優秀學生,另外也是因為美國高等教育體系處於世界領導地位,自然有足夠誘因吸引優秀人才前往逐夢(Douglass and Edelstein, 2009)。另外,過去的研究也發現,除了外在的政策因素以外,整體經濟環境對於博士人才選擇是否出國的影響最為明顯。美國的薪資待遇較高、研究設施較好、研發資金充裕、學術自由等因素,是許多優秀人才決定離開母國的主因(Roh, 2015)。

瞭解前述的研究論點後,再來看看實際數據呈現的樣貌。我國民眾前往美國就學的狀況,可以從國際教育機構(IIE)以及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NSF)的調查資料來一窺究竟。IIE成立於1919年,宗旨是推廣國際教育,針對美國境內的外國籍學生與學者,逐年建立起調查資料庫(Open Door)。根據IIE的調查,從1964年到2017年,53年來我國赴美的留學人數呈現先盛後衰的趨勢,在二十世紀之前是逐年增加,在七零年代中期突破萬人,到了八零年代超過2萬人,而之後的九零年代是國人赴美就學的高峰期,從初期突破3萬人後,最多曾經高達3萬7千多人,之後逐年減少,邁入二十一世紀後,我國留美學生人數跌破3萬人(參見圖1)。

圖1 我國歷年留美學生人數
資料來源:IIE; 本研究自行整理繪製。

除了民間的IIE以外,美國官方的國家科學基金會(NSF)所屬的國家科學與工程統計中心(National Center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 Statistics, NCSES)亦針對美國境內的博士人才進行追蹤調查。

從NSF-NCSES的資料來看,從2008年到2017年,我國近十年赴美取得博士學位的人數有增有減,但近五年來則是持續減少。儘管科學及工程領域與非科學及工程領域的留美博士人數都在減少,但就讀科學及工程領域的留美博士占全體留美博士的比例卻略微攀升,非科學及工程領域的留美博士不僅人數減少,占全體留美博士比例也在下降(參見圖2、圖3、圖4)。

圖2 2008年~2017年我國留美取得博士學位人數
資料來源:NSF-NCSES; 本研究自行整理繪製。
圖3 2008年~2017年我國留美科學及工程領域博士人數暨佔整體比例
資料來源:NSF-NCSES; 本研究自行整理繪製。
圖4 2008年~2017年我國留美非科學及工程領域博士人數暨佔整體比例
資料來源:NSF-NCSES; 本研究自行整理繪製。

再根據NSF-NCSES的另一份資料來細看我國留美科學及工程領域博士所屬的學科/系結構。從1995年至2015年,我國留美博士共有1萬6,619人,其中科學及工程領域的人數有1萬3,001人,非科學及工程領域的人數有3,618人。在科學及工程領域中,工程領域有5,045人,科學領域有7,956人。再進一步向下將科學領域區分出9個學科/系類別,人數最多的是生物科學,人數最少的是地球、大氣、與海洋科學(參見圖5)。

圖5 1995年~2015年我國各科學領域留美博士人數
資料來源:NSF-NCSES; 本研究自行整理繪製。

從前述的美國民間IIE以及官方NSF的兩份資料都顯示,早年國人所持的「去去去,去美國」的觀念,似乎已經不再主導近年我國人才流動的趨勢。

四、結語:來來來,回臺灣!

自六零年代以來,我國學生赴美求學的人數逐年增加,在八零年代中期達到最高峰,其中,1984年~1987年更是留學美國的外籍學生人數最多的國家。然而,到了九零年代中期之後,人數開始減少;在此同時,我國學生在取得美國博士學位後,回國就業意願也大幅降低。這樣的趨勢似乎吻合社會學家與經濟學家對於人才跨國流動的基本假定--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與社會階級。所以當兩國之間的經濟條件與社會結構改變,生活差距縮小,跨國流動的意願自然降低。

我國在戰後初期的政治與社會情勢不穩定,而且生活條件無法與先進國家相提並論,優秀人才會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而遠赴海外求學。然而,隨著我國在八零年代成功延攬民間科技人才與海外人才歸國從事科學技術創新,打造出以半導體產業為首的經濟奇蹟,就業機會大增且薪資待遇逐漸提高,國內的生活條件與社會情勢趨於穩定,使得我國學生赴美求學的人數開始減少。另一方面,國內對於博士學位的就業機會相較於美國來得少,薪資待遇亦遠不及美國,因此國人在取得博士學位後,傾向留在美國尋求更好的就業機會。

面對「基礎流失、外流加劇」的雙重博士人才危機,在厚植我國科研人才的過程中,「培育-延攬-留用」是三位一體、缺一不可,政策措施上可以思考兩個原則:博士人才的培育要鼓勵國人「去去去,去美國」學習,博士人才的延攬與留用則要強化「來來來,回臺灣」服務。

從過去的研究發現以及其他國家的政策措施來看,提供適當的財務支援是有效擴大博士人才基礎的作法(Bowen and Sosa, 1989),在提供財務支援的同時也可以鼓勵優秀人才赴先進國家深造進修,不僅可以習得科研新知,更可以建立跨國的學術連結,參與國際科研;此外,政府也能透過具有競爭力的攬才與留才措施來吸納更多的博士人才回到臺灣,例如科技部推動多年的「科技部補助大專院校研究獎勵作業要點」(原「科技部補助大專校院延攬優秀人才措施」及「科技部補助大專校院獎勵優秀人才措施」之整合),還有「重點產業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Rebuild After PhDs’Industrial Skill and Expertise, RAISE),就是透過獎補助措施,分別協助學研界與產業界能夠延攬並留用更多的博士人才,鼓勵其長期而穩定地投入國內的產學研各界,將其所學奉獻於國家發展與社會進步,發揮科學的社會價值。

政府在面對人才外流(brain drain)的挑戰時,應積極透過國家政策來改變人才流動趨勢,將人才外流轉變為人才獲得(brain gain),再建立人才循環(brain circulation),亦即國家不僅要培育更多的博士人才,更要重視與重用博士人才,才能真正厚植國家的科研人才基礎。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