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歐盟未來新興技術計畫(Future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評估方案與未來發展

導讀
此刻歐盟正在規劃下一階段(2021-2027年)的科研框架,此一新框架暫訂為「展望歐洲(Horizon Europe)」,目前規劃之總預算將達1,000億歐元,根據1今年12月所提出的報告來看,該計畫預計從2021年1月起接續目前「展望2020(Horizon 2020) 」計畫(鍾蕙先、陳明智,2018)。就目前該計畫的架構逐漸明朗,歐盟將持續鼓勵跨國跨領域合作及推動大型及長期科研框架計畫,該計畫除對歐盟外部國家的科研合作有助於世界科技發展萬,其架構規劃與評估的發展方式,對各國科研發展皆有其值得參考及效法之處。 本文將介紹「歐盟展望2020 (HORIZON 2020)」科研框架下中的「未來新興技術計畫」(Future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簡稱為FET)其發展歷程與其相關評估成效。該計畫的緣起,可追至1989年起,當時的歐委會面對美日在ICT技術的追趕下,所推出的資通訊技術長期跨領域計畫架構,以鼓勵和支持歐洲內部具潛在突破的技術項目,並幫歐洲內部建立相關的研究團隊,旨在促進創新,為未來資通訊技術奠定基礎。目前在Horizon 2020項目下,FET計畫由三種互補方案組成,它們共同致力於培育未來可能新出現的技術趨勢。從2018年起,歐盟開始推動「展望歐洲(Horizon Europe)」計畫規劃,將原本放在H2020計畫,科學卓越(Excellent Science)項下的FET計畫,將FET Flagships的作法,加入第二柱(全球挑戰與產業競爭力)所需要以重大任務來處理歐盟所遭遇的多重問題及將FET Open計畫加入第三柱(開放創新)下,協助歐洲創新委員會(European Innovation Council)開展歐盟內部的創新系統。歐盟希望參考FET計畫的成功案例,為下一階段「展望歐洲(Horizon Europe)」的科研計畫賦予更多的快速轉化科研究成果,並且能壯大歐盟內部科研及產業合作的良好作法。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reurl.cc/O5MKg ,Created by Parker_Wes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何謂未來新興技術計畫(Future and Emerging Technologies)

1989年啟動的「未來新興技術計畫」在2009年進行重新檢討,為了重振當時被金融海嘯嚴重衝擊下的歐洲,歐盟提出一個跨越傳統科研框架計畫及跨時代議題的重點計畫(FET Flagships)(俞陽,2014),採取了自下而上的流程,從科學界收集創意(召集來自生命科學、社會科學、材料科學、能源、醫療、經濟等領域的專家成立獨立的顧問小組),經過長達2年的議題徵集後,於2011年5月從23份競標書中挑選出6個進行試辦,歐委會在2013年1月宣布「石墨烯」和「人類大腦工程」成為代表歐洲未來前沿科技的計畫項目 (陳敬全,2014)。不同於過往歐盟科技計畫僅2-3年的短期資助,FET Flagships成跨度達到10年期的科研計畫,每年將獲得1億歐元的資金,其中絕大部分資金來自歐盟「展望2020」計畫,其餘部分則由企業、研究機構和大學提供。

在「展望2020」架構下的「未來新興技術計畫」可分為FET-Open、FET Proactive及FET Flagships等三個彼此互補的子計畫(參看圖1):FET Open支持「自下而上(bottom-up)」的方法來探索新穎和自由探索專案,尤其是ICT技術與其他學科交錯的前沿研究;FET Proactive則是符合歐盟整體戰略下,以滿足重大社會挑戰和工業發展對資訊技術提出的需求。這些倡議希望計畫能夠引領資訊技術的長期研發和技術創新,而從事源頭研究(initial developments)。

圖1 在H2020計畫中未來新興技術計畫分項計畫所投入經費比例
資料來源:歐盟執委會(2016);本研究整理。

而FET Flagships則是FET 計畫的重點,其核心目的是以科學發展驅動計畫成果,突破重大科技挑戰,希望從跨領域研究中對未來的技術創新和商業開發產生革命性影響。同時能協助歐洲聚焦在其優勢科學領域,並促進學術界和企業的合作,及歐盟成員國之間以及歐盟與全球夥伴的合作。

二、對「未來新興科技計畫」的評估與分析

隨著歐盟在科研計畫的發展,歐盟對於各種計畫進行完善的事前(需求或影響評估)、事中(計畫期中評估)及事後(成效或與原先設定的影響作比較)的成果評估流程設計日益重視。另一方面,為回應社會對於科研預算的期待,歐盟的科研計畫更加重視產業、經濟及社會議題的回應。這裡參照「展望2020」架構所發展的判斷介入邏輯階段圖(參看圖2),是想說明從事計畫評估更應考量產出、成果及影響的時間積累與計畫投入需搭配的各項銜接機制的重要性。歐盟對過去科研計畫的評估(European Commission,2018),有以下四點反省:科研成果轉化為新的產品,流程和服務仍不夠迅速;科研計畫投入對象:(如新創企業、中小企業和其他工業,以及歐盟內部研發表現較差的國家和歐盟以外國家的組織)更應提高通過率;歐盟計劃的判斷介入邏輯(Intervention Logic)應該以更直接,更具體的方式製定,簡單的說就是需明確設計工具(銜接機制)得以實現特定目標,不應試圖解決所有問題並滿足所有類型的利益相關者,且計畫需確定重點和適當的目標層次(與適當的監測相結合);持續加強監測和評估,將研究計畫中出現的證據與該計劃的策略及具體目標明確連結。

圖 2歐盟對計畫各中介階段的評估架構
資料來源:European Commission (2016);本研究整理。

在展望2020計畫的評估報告中,評價該計畫確實鼓勵產業投入,並有助就業與經濟成長,且中小企業的參與比例高於原先設定的20%的目標。在強化計畫管理部分,建立共同支持中心,將計畫管理外部化,大幅簡化參與規則,降低參與者的管理及時間成本。成功導入私人企業及中小企業參與研發,不但建立各方和作者的網絡,也培育不同類型的技術與創新人才。

未來新興科技計畫(FET)雖然僅是展望2020計畫中的科學卓越支柱的一部份,但就其目的定位是促進跨領域的科學合作,加速最有潛力的新興科學和技術領域的發展,整合歐洲科研力量的架構與整體預算規模都可算「展望2020」計畫中的最大亮點。此外,FET-Open、FET Proactive計畫成為連接科學和創新的實驗機制,運用開放和數位科技的建立能長期合作的伙伴關係,FET計畫不單整合來自科學,工程和創新的研究者,也長期培養歐洲人才學術產業的合作鍊結。旗艦計畫本身的目標就是將尖端科學轉化為新的有用技術,同時也創造未來財富和就業的基石,並且吸引人才到歐洲進行重大研究計畫。在財務上的創新,FET的旗艦計畫也嘗試整合整個歐盟成員國的各方資源,由核心計畫與合作計畫共同組合而成,研究委員會為旗艦計畫設定目標及研究路線圖,科研計畫的資金投入核心計畫當中,而參與研究的伙伴國家及產業私人資金則投入旗艦計畫中的合作計畫裡頭(European Commission,2016)。

而FET的判斷介入邏輯,將科研探索放在盡可能廣泛的範圍內(FET-Open)激勵研究者自下而上的小規模探索,在有希望的方向(FET-Proactive)周圍建立研究社群與研究能力,以及規劃歐洲能針對1至2個長期努力追求科技突破的巨大挑戰。這三種方案各自以自己的方式尋求促進科學驅動(science driver)的創新。另一方面,FET介入科研計畫的重點,也隨著時間期程而有所變化,剛開始時,主要目標是:(1)向所有技術和科學與創新的跨學科合作以及新參與者介紹FET計畫;(2)為了在FET計畫下能順利發展歐洲高性能演算策略,嘗試與歐洲技術平台(ETP4HPC)合作,與契約型公私夥伴關係(contractual Public-Private Partnership,cPPP)共同發展高性能演算設備;(3)將FET旗艦計畫作發展大規模歐洲科學和創新的新工具。在第二個階段之後,其目標在鼓勵團隊共同解決全世界的科學和技術研究的突破;(4)開始製定產業策略並善用額外資源,例如從行業參與和共同資助的活動中獲得成員國共同關心的重點領域。旗艦計畫的目標是通過將長期工作重點放在如何擴大關鍵規模,與其他大型計劃不同(Rasmussen, 2015)。

三、「未來新興科技計畫」的下一步及啟示

有時候技術創新的成果,並非來自於科學發現的結果,往往創新是源自於滿足人類、組織或社會經濟的需求。而有時候觀察產業的技術發展現象,有時候是來自於產業端的技術需求或製造能力,反倒是刺激出更多的基礎研究。FET旗艦計畫技術的開展,不單仰賴委員會對於技術藍圖的規劃,更要能掌握產學合作團隊所形成的技術發展脈絡,更好地協調各利益相關方(產業,社會科學,學術界),以實現基礎研究與未來社會的需求。

根據2018年Éanna Kelly的兩則新聞報導指出,下一階段的「展望歐洲(Horizon Europe)」,將不再單獨列出FET,但是當中的FET-Open、FET-Proactive的概念,將作為開放創新支柱下的重要支柱內涵,FET旗艦計畫將成科研架構下的重要行動模式,由於目前的FET計畫規模與影響,帶領更多科研人才投入重點領域發展各種計畫。而計畫經費卻無法逐步增加下,反而導致大量研究能力耗損在未能通過的計畫,連帶影響到其他領域的長期發展。另一方面大型科研計畫的目標,若能藉整合學科處理日益複雜社會問題(任務導向),也顯示歐盟處理環境、氣候與健康等跨國界的全球共同挑戰的積極態度。因此,歐盟官方對於旗艦計畫的目的產生了重大歧異。是否要從旗艦型計畫轉變為任務導向的計畫,都是未來一年歐盟科研及產業之間的角力。當然,不能被忽略的是面臨脫歐困境的英國,也是推動石墨烯旗艦計畫的關鍵角色之一。總結上述對歐盟科研架構的觀察,在回顧國內科研計畫的推動,可資借鏡的部分,除了研究計畫時程與規模應該考量時間與合作成員的規模後,再設計符合架構的銜接或評估機制。而計畫目標的規劃與資源配置都應該考慮排擠效應,長期計畫的策略必須滾動修正,相關的審查機制都應該透明且具延續性,這些也都是近年來國內科研計畫經常被檢討,仍須改進之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