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客觀指標盤點縣市經濟活力

導讀
關於縣市的經濟活力實在需要客觀數據來輔助檢視施政效益,回歸到證據基礎以相關代理變數綜合性捕捉地區經濟活力。「高雄又老又窮?」本身就是一項待討論的問題,不能僅由單一指標來斷定,而需透過數據加以檢視。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reurl.cc/97Q3n ,Created by Myriams-Fotos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人民對國家經濟成長的感受有時未必能貼近現實,即使面對長期的經濟成長為正,卻可能因民生物資的上漲,薪水荷包相對漲幅有限,而讓一般民眾無法感受到經濟的活力。再者,整體的經濟成長率未必是反映全面性的經濟成長,有可能是特定產業的貢獻,尤其我國是出口導向的經濟體,外銷成長直接帶動的是產業或企業的獲利,並不見得能回饋至基層受薪階級的薪資調整。另一方面,它也可能是區域性的成長,使多數人民並沒有感受實質經濟成長的果實,選前「高雄又老又窮」就是如此刺痛高雄選民的心。

其實,縣市的經濟活力實在需要客觀的經濟數據輔助檢視施政效益,應回歸客觀數據面向,以相關代理變數來綜合性捕捉該地區的經濟活力。對於煽動民意的文宣,如「高雄又老又窮?」本身就是一項待討論的問題,並不能僅由單一指標就能獨斷,而需透過數據加以檢視。

二、經濟活力的衡量面向

一個地區的經濟成長,除了反映該地區的經濟動能,其實也是區域創新能耐的其一展現,歐盟區域創新系統(Regional innovation system, RIS)就將區域的經濟影響視為是創新系統衡量的一項重要的構面(European Commission,2017; Hollanders et al., 2017)。受惠於區域創新的群聚效應,讓區域內廠商能擁有相對較低的研發成本,進而提升集群的創新產出和生產力(Porter, 2000; Spencer et al., 2010)。

區域的經濟效益如何捕捉?歐盟區域創新系統的經濟影響構面,主要捕捉就業影響與銷售額影響兩個部分(Hollanders &Es-Sadki, 2017),本文以此為基礎,盡量尋求縣市層級的相關替代變數,並加入所得及創業有關的變數,從就業影響、所得影響、創業影響及營收影響等四個面向觀察我國各縣市的經濟活力。

三、縣市就業表現

全國就業人口是如何分布?六都聚集全國接近70%的就業人口(參見圖1),這其實與人口分布結構相似。新北市是全國就業人口占比最高的縣市,有高達17%的就業人力集中在新北市,高雄市、台中市與台北市也各有11%多的就業人口集中,桃園和台南市則各涵蓋8~9%的就業人力。六都以外的縣市,以彰化縣的就業人口比重最高,占5.5%。若以創造就業人數的效果,2017年以高雄市的新增就業人口數最多,有1萬7千人,其次則是新北市的1萬4千人,南投縣增加9千人、桃園市與新竹縣各增加8千人,屏東縣與宜蘭縣也有7千的就業人數增加。若以就業人口的成長率來看,則以南投縣的就業人口成長率最高(3.6%),新竹縣(3.2%)、宜蘭縣(3.2%)居次,此外嘉義縣、屏東縣、嘉義市、高雄市、新竹市、臺東縣也均大於全國平均。若以失業率來看,離島地區的失業率相對本島縣市來得低,連江縣的失業率是0.7%、連江縣是0.7%,呈現罕見的「事求人」狀況,而澎湖縣則是3.7%,均相對本島平均(3.5%)來得低。

圖1 縣市就業表現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2017年縣市年指標;本文計算。

四、縣市可支配所得表現

若以可支配於生活開銷的可支配所得來看1 以台北市的每人可支配所得(440,278元)遙遙領先各縣市,新竹市居次(379,313元),離島的連江縣排名第三(345,070元),新北市則排第四(326,152元),緊接著是桃園市(325,471元)、臺中市(322,806元)、新竹縣(322,158元),而澎湖縣、嘉義市、基隆市與宜蘭縣也均高於縣市平均。若以可支配所得的成長率來看,成長幅度最高的是新竹市(16.3%)與新竹縣(16.1%),其次是嘉義縣(7.9%)、連江縣(7.8%)、臺東縣(7.5%)、金門縣(7.0%),而屏東縣、高雄市、臺中市、基隆市與新北市,表現也高於縣市平均。

圖2 縣市個人可支配所得表現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2017年縣市年指標;本文計算。

五、縣市民間創業概況

由於創業初始需要辦理公司或商業登記2 ,本文以進行公司登記與商業登記的表現來觀察該區域民間創業的活絡程度(參見圖3)。一般而言,有新廠商進入市場,也會有經營不善的廠商退出市場,進入廠商數扣除退出廠商數即為淨增加。依2017年的數據,縣市的公司淨增加率以連江縣、澎湖縣、金門縣、台東縣、屏東縣的表現相對較高,台中市、新竹縣、新竹市也優於平均;商業登記淨增加率則以桃園市、澎湖縣、新竹市、新竹縣表現相對地好,而台中市、台南市、嘉義縣、嘉義市、屏東縣也優於平均。以第一象限創業活力最為旺盛,這些縣市主要有:澎湖縣、新竹市、新竹縣、台中市與屏東縣;第三象限的創業活力則相對較弱。當然,這是以淨增加率來談,已去除了縣市規模的影響,若是淨增加的數量來看,結果將不盡相同。

圖3 縣市公司登記與商業登記淨增加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2017年縣市年指標;本文計算。

六、縣市營業銷售額的貢獻程度

我國縣市對全國營業銷售額的貢獻程度,仍然以六都的占比最高,高達78.5%(參見圖4)。尤其是台北市更以超過30%的銷售額貢獻,令其他縣市望塵莫及,其次則是新北市的11.7%、高雄市的11.2%,台中市也接近10%、桃園市接近9%,台南是則不及6%。六都以外的縣市,以新竹市5.4%最高,再者是彰化縣(3.4%)與雲林縣(3.2%)。離島的金門縣占0.15%,澎湖與連江則均不及0.1%。若以近五年的平均成長率來看,苗栗縣的平均成長率最高(6.5%)、新竹市居次(6.0%),澎湖縣(3.5%)、金門縣(3.2%)、南投縣(3.1%)也有超過3%成長率。另外,嘉義市、台南市和雲林縣是五年平均成長率為負的縣市,但若以各年成長率變化(圖5)來看,這三個縣市2017年的表現皆不錯,只有台東縣是唯一近兩年營收成長為負的縣市。

圖4 縣市營業銷售額貢獻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2017年縣市年指標;本文計算。
圖5 縣市營業銷售額各年平均成長率
資料來源:中華民國統計資訊網,2017年縣市年指標;本文計算。

七、觀察與結語

由於全國人口相對集中在六都,因此六都有相對其他縣市豐沛的就業人口,因此對全國營收的貢獻也相對其他縣市來得突出。若細看各縣市的表現,雖然新北市的就業人口數居冠,而台北市的營利事業銷售額的貢獻卻高出新北市將近20%,不難想到許多設籍在新北市的工作者在台北市工作,創造出台北市更高的營收。

全國營利事業銷售額的貢獻主要還是以六都的貢獻為高,超過七成八的比重,而離島縣市貢獻的比重相對更低。但以營業銷售額的五年平均來看,多數縣市的營收是呈正向成長,雖然雲林縣、台南市與嘉義市的平均成長為負,但以單年2017年的表現,台南市與嘉義市分別有4.8%與3.9%的成長,尤其雲林縣的成長率更是全國最高(10.6%)。

全台22縣市無論在公司或商業的創業家數淨成長均為正,國內民間創業活動呈現正向成長,願意進入市場的業者比退出市場的多。其中,連江縣、澎湖縣、台東縣與屏東縣在公司登記淨增加率上超過5%,桃園市、澎湖縣、新竹市、新竹縣在商業登記淨增加率也超過2.5%。

台北市是個人可支配所得最高的縣市,而連江的個人可支配所得僅次於台北市與新竹市,是第三高的縣市,當地的創業活力頗佳,其公司登記淨增加率優於全國各大縣市,而澎湖縣不論是公司或商業登記的增加速度也均優於縣市平均,顯示離島的經濟活力相對本島並不差。

有三分之二縣市的個人可支配所得均呈現正向成長,尤以新竹縣、新竹市的成長率表現最好,另外七個可支配所得成長為負的縣市,以彰化縣、澎湖縣、苗栗縣三縣減少超過5%。

至於高雄是否又老又窮?其實答案明顯是否定的(有關「老」的論述部分,建議可參考另一篇文章「讓人口數據說話—看城鄉人口失衡」)。透過各縣市的經濟表現相互比較,高雄市在就業人口成長率、個人可支配所得成長率、民間創業活動的成長率,以及營利事業銷售額成長率等相對各縣市的表現其實並不會差。勉強來說,大概只有民間創業活動的成長率略低於縣市平均。

政策若能落實民眾期待乃是執政者最想望的,蘇揆上任後更加強調「接地氣」的政策,然而政策效益與民眾感受本來就會存有落差,政策需要宣導、政策成效同樣也需要彰顯,政策既然要推動,就要推動到民眾有感,政策行銷是不能省下的環節。

註解

註1:可支配所得依行政院主計處定義,係為所有所得收入扣除非消費性支出(如利息、社會保險保費、稅金、罰款、捐款及禮金等),剩餘可用來支應日常生活開銷(消費性支出)的所得。可知扣除掉諸如房屋貸款的利息支出、房屋稅、地價稅、綜所稅、勞健保等費用,可支配所得更能反映能實質支應日常生活開銷的所得。

註2:公司係指依公司法規定組織登記成立之社團法人,股東就其出資額負責(無限公司除外);而商業登記法所稱之商業,也就是一般所指的商號(行號),是指以營利為目的之獨資或合夥經營事業,負責人或合夥人負無限責任。而公司與商號雖然均是以營利為目的,二者除了名稱不同之外,所依據之法源、組成分子之責任負擔亦不相同(臺北市商業處,2017)。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