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流動,就不是問題

導讀
高階人才的國際流動已是一種全球化下的常態,若能促成良性的人才循環流動,不只會對人才輸入國產生知識與技術的貢獻,也會因為國際網絡的合作關係,而對人才輸出國產生其他形式的貢獻。此外,若能促成人才回流,則等同於促進海外專業人才的流入,更能對原本的人才輸出國產生更多知識、技術與創新思維的貢獻。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LCIjx ,Created by OpenClipart-Vectors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我國人力資本

研發人力是國家推動科技發展的基石,我國的總研發人力從2007年的228,987人成長至2016年的317,014人,近十年來增加了8萬多人,顯見我國的研發人力持續增長,但在2011年前,每年增加的人力約在1.5萬人左右,但在其後的時間裡,每年增加的人力則約為5千人左右。除人口結構老化與少子化的影響,研發人力的市場需求逐漸飽和也是可能的原因之一。其次,在研發人力的類型中,超過半數的人力為研究人員,約占59.5%,顯見我國勞動市場對高階人力具有相當的高需求。

圖1 歷年全國研發人力(人數)-依人力別區分
資料來源:科學統計要覽(2017年版)。

為了解各主要國家的平均人力,本研究採用科學統計要覽之統計資料,從下圖2中可發現,我國的平均研究人力位居先進國家之列,依據現有資料顯示,目前僅低於芬蘭、丹麥、南韓與瑞典。從中可知,我國的科技發展因為研究人員占比相對高,整體的創新研發能量也較為充沛。

圖2 2015年主要國家每千就業人口研究人員數
資料來源:科學統計要覽(2017年版)。

二、人才流動

人力資本是國家達成科技與經濟發展的基礎,而經過培育與訓練具備特定技能的人力更是各國競相追逐的目標對象,即一般所稱的高階人才。然而,隨著資訊科技的發展、交通運輸的發達,促進了國際化程度提升,各國的人才也開始大量流動,在追求成就、生活品質與環境、工作環境與待遇、子女教育等諸多因素考量下,多數頂尖人才紛紛前往歐美、日本或新加坡等先進國家就業或創業。但近年來,新興國家的高度經濟成長也吸引了部份高階人才前往中國大陸、越南、泰國、馬來西亞等地發展。

人才的流入與流出勢將造成某些國家的人才赤字,對國家而言,也將失去知識與技術,而人才輸入國可獲得的好處包含:知識與技術、對經濟成長產生貢獻、增加勞動力與財政收入、促進兩國之間的連結等。但另一方面,根據OECD(2008)與WEF(2010)的研究都指出,人才流出對本國(Hosting Country)也將產生許多直接與間接的貢獻,包含(1)匯款與資金流入、(2)對技能與知識移轉產生貢獻、(3)影響人才輸入國企業進行外包至本國之決策、(4)促進本國與已開發市場之企業的連結、(5)對本國人才提供建議與創投知識等。

人才流出除了會導致本國的知識與技能流失外,另一方面,人才流出也勢必會對人才輸出國的財政收入產生負面影響,例如:個人所得稅減少造成國內的財政收入降低等。Desai et al (2009)利用兩種模型估算印度的高技能人才(High-skilled Emigration)流出對印度的財政影響,其研究結論發現,高技能人才移民對印度財政收入的影響約為2.5%。由此可知,若無人才回流或流入以填補資金缺口,長此以往,勢將因本國的財政收入降低,進而影響本國推動基礎建設與相關政策的資金分配。

經由上述可知,人才流動對國家而言,其實是利弊各半的雙面刃,而其重點在於能否讓人才順利回流或吸引他國人才流入。若能有效促進人才回流,即等同於獲取國外高階人才,將對本國的知識、技術,甚至是經濟成長與國際連結產生偌大的貢獻。

三、人才流動意願調查

本文運用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針對國內博士跨國流動意願的調查數據,該調查共發出41,919份問卷,回收5,423份,有效問卷數為5,196份。除調查博士出國就業意願,亦同步調查若他們順利出國就業後,未來是否有意願回國,以及預計工作多久後回國。調查發現,在有意願出國就業的博士樣本中,有高達77%的博士未來有意願回國就業;而在有意願回國的博士中,又有89%的人計畫在10年內回國,顯示多數博士都有強烈的回國意願,如下圖3 。從調查結果中可知,台灣的博士人才有著正向的跨國流動意向,因此可鼓勵與支援博士人才跨國流動,並設計媒合機制以促進人才流入與回流。

此外,博士有意願前往海外工作的主要原因可略分為主動與被動兩類,主動前往海外就業的原因以「看好全球化趨勢,成為國際化人才」、「個人生涯規劃,嚮往海外工作」、「獲取更多工作技能與經驗」等三項為主;而被動前往海外就業的原因則以「國內就業環境不理想」與「海外高薪與優渥條件挖角」兩項為主。

圖3 博士人才出國意願與未來回國意願
資料來源:2017年NPHRST大專校院博士教師流動意向調查分析報告。

四、人才流動現況

為進一步檢視我國的人才流動現況,本研究採用洛桑國際管理學院(IMD)每年發佈之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 ,其中,人才流失(Brain drain) 與國外高技能人才(Foreign highly-skilled personnel) 是該評比報告中,與人才流動較相關的細項指標。由這兩項指標的近十年排名可知,我國不論是人才流失或吸引國外高技能人才的排名表現都有待加強。其中,人才流失自2008年的35名滑落至2018年的第51名。吸引國外高技能人才則同樣自2008年的28名滑落2018年的第55名。

綜上所述可知,我國博士人才具有高度的流動意願,而IMD的人才流失與吸引國外高技能人才兩項指標排名也顯示我國存在人才流動失衡的問題,意即人才流出大於人才流入。但另一方面,有意願出國的人才也具有高度的回國,我國應善用此一契機,以避免人才赤字的問題持續擴大。

圖5 人才流動現況
資料來源:IMD世界競爭力年報。

五、結論與建議

人才作為國家創新發展的重要基石,盡力培育人力成為人才,並擴充國家的人才質量是提升國家整體發展的關鍵策略。此外,鼓勵人才流動也是培育頂尖人才的一種方式,更是促進知識與技術交流的關鍵。簡言之,人才流動對國家發展而言,是一種良性且正向的過程。然而,根據前述的博士人才流動調查與IMD評比指標結果顯示,我國刻正面臨人才有出無進的循環問題。

人才流動的問題並非僅出現於台灣,其他的先進國家也曾面臨類似的問題,多數國家的策略都以鼓勵人才回流與吸引人才流入做為因應方案,常見的措施包含:開放技術移民、降低稅負、設立高科技園區、設計媒合機制等。其中,以色列經由設立專責的以色列科技人才吸納中心(Center for Absorption in Science),成功吸納各國人才與鼓勵人才回流,其主要任務與目標為促進移民與回流人才進入研發體系,針對有意願在以色列就業的科學家提供建議與指導,並提供就業初期的資助與媒合。另一方面,科技人才吸納中心也協助企業和學研機構招募所需的科學家,並鼓勵擴大以色列的整體研發體系,與此同時,科技人才吸納中心也會與其他相關部份共同規劃以色列的科學人才發展政策。以色列是全球知名的創新小國,其人才回流與流入對該國的創新成就居功厥偉,因此該國的人才吸納策略或可作為我國的參考。

其中,在媒合機制方面,我國現已有Contact Taiwan平台專責海外人才吸納,並通過外國專業人才延攬及僱用法,對企業雇用外國人才增添眾多便利性。建議除針對現有策略持續推動外,另一方面,未來可就人才回流方面加強推動,目前國內在掌握人才流出後的行蹤與就業情況等相關資訊稍嫌不足,若能設計國際人才流動資訊平台,將有助降低企業與就業者之間的資訊落差,並促進媒合國際人才返國服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