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等教育與前瞻:區塊鏈在高等教育上的應用

導讀
全球高等教育正往更開放、更平等、更多元的路線前進,如搭配高科技的快速發展,較可預期的是,大學即將展現與現況大不相同的風貌。本文試以區塊鏈在高等教育的應用為題,設想未來大學的樣貌與發展的可能性,並指出高等教育之前瞻趨勢與走向,藉此趕上這一波全球高等教育的討論熱潮,也為國內高等教育的發展預留伏筆。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3YNSx ,Created by Tumisu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區塊鏈(Blockchain)是近期很火紅,天天見報並引起多方討論的話題之一。各國政府與民間均極為關注,近兩年至少有50萬份出版品,若用Google搜尋關鍵字可得出至少370萬分的結果(Carson, Romanelli, Walsh, & Zhumaev, 2018)。但區塊鏈的新聞並不是每條都這麼嚴肅與理論,像2018年5月中旬在紐約發布的「加密」啤酒販賣機(高敬原,2018),即利用區塊鏈驗證購買人的身分、年齡,此一應用未來可擴大到需要驗證身分的場域。其他相關應用,如媒體運用區塊鏈技術紀錄已刊登的新聞內容(Shaban, 2018);像英國能源公司Centrica則利用區塊鏈技術,透過智慧合約加密,進行電力買賣交易,以設法解決能源緊縮的問題(EnergyTrend,2018),均為已開發之應用面向。

近期臉書(Facebook)也積極投入區塊鏈技術研發。外界好奇的是,區塊鏈未來有可能取代臉書等社群平台,但臉書執行長祖克伯似乎不擔心,反而大力擁抱新技術。投資市場也看好,與區塊鏈有關的基金快速成長。創投也開始將加密貨幣(如比特幣)及區塊鏈也納入投資組合,市場研究報告也提出相關資料,說明加密/區塊鏈公司的投資熱潮(Gnaizda, 2018)。

區塊鏈到底有什麼魅力,引起眾人矚目及投入,此技術又能應用在高等教育的哪些面向?以下將進一步探討說明。

二、區塊鏈的特性

區塊鏈被納入資訊安全領域的範圍,為加密技術的應用;主要特性為透明、安全,及去中心化;是一種資料存取和資訊傳輸的技術,能保留每一筆資料的歷史記錄,也可以像開源軟體一樣,人人可讀取、可交易,亦可增修。建立區塊鏈的模式有好幾類,有的採聯盟制,先選定管理群組,如以公司形式操作,存取權限可能公開,也可能受限,但仍需獲得許可,此模式多應用在業界;有些則採私有制,限定特定人員才能寫入資料,如要讀取資料,需先取得權限,多用於如沙盒般的封閉環境;另一為公開制,指區塊鏈每一筆交易都是公開的,誰都能存取及參與,像比特幣就即以此方式操作(Watters, 2016)。

新的區塊要加在區塊鏈裡,必須透過採礦方式才能執行,因此很難造假。且採礦須耗費大量的電力才能運算。區塊鏈內的資料不僅能存取亦可被交易,最著名的例子就是比特幣。業界預估,區塊鏈將改變金融業的生態,若將銀行的各項資料分別儲存在電腦或資料庫裡,或儲存在不同國家,甚至是南北極,也不令人詫異。

區塊鏈以數位形式分散紀錄資料,透過運算可確認新增資料的真實性,因此資料難以破解與任意修改,不僅能強化資訊安全機制,也能減少身份驗證及各項交易的需求。循此趨勢,區塊鏈可望減少銀行內部工作,甚至消滅部分金融業務,也可能會減少匯款費用等之收入來源。往好處想,或許反而擴大金融服務的範圍,由於資料具有可信度,銀行也能找出較安全的放款或交易模式,客戶也無需填表,可簡化交易流程(Grech & Camilleri, 2017),也可降低交易成本。

區塊鏈亦可提升政府效能,像瑞典、愛沙尼亞已嘗試用在土地管理,用以解決財務糾紛:美國國土安全部也在考慮將區塊鏈應用在個資保護上;有地方政府將相關技術應用在駐外軍人不在籍的電子投票(Miller, 2018)。相關技術可協助政府簡化公務流程、減輕審計負荷、強化安全性並確保資料的完整性(Boeding, Czerwinski, McConkie, 2018),均為相關技術所及之應用層面。

三、區塊鏈在高等教育裡的應用

表面看來,區域鏈技術跟大學行政好像沒什麼關係,其實不然。區塊鏈該如何運用在高等教育議題正引起他國關注,主要用到區塊鏈技術的兩個功能,即存取記錄與交易,像利用區塊鏈技術降低行政成本、提升校內資料安全等。在校務行政管理方面,除財務外,其他如人力資源、採購及資訊系統等,亦為可運用之面向,另可協助校務研究分析。國外已著手將區塊鏈用在高等教育,預估至少可朝向三面向發展(Briggs, 2018; Roebuck, 2018):

  • 1.學生面:從學生入學到畢業,包括學生學習與機構表現。
  • 2.學術面:研究規劃及管理、文獻計量分析;
  • 3.財務面:教育與研究收入,如研究計畫管理、學費收入、校務基金管理等(JaketheCryptoKing, 2018)。

就實務面來看,除了用比特幣來支付學費以外,最可行的還是學籍資料管理。

區塊鏈的每個區塊都可以存入少量資料(1MB)供擁有加密「金鑰」的人員登入及查閱,但無法修改,這些資料將新增或修改的時間以及操作人員身份一併表列,大幅增加資料的可信度。也就是資料一旦登入,就沒人能刪除這些區塊,紀錄將被永久保存,若拿來存放重要資料,如學位證書,便可永久保存,避免因學校或個人失誤導致檔案紀錄遺失(Tapscott & Tapscott, 2017)。目前美國南新罕布夏大學(Southern New Hampshire University)已同步提供紙本和數位版學位證書Blockcerts,後者即以區塊鏈技術開發完成(Kelly, 2018)。新墨西哥州社區學院也開始推動,為學生繼續就學提供有效協助,如轉學生可抵免較多學分。預期可為美國高等教育重大議題,即學生畢業率找出改善的施力點(Chatlani, 2018)。

如利用區塊鏈的技術,儲存學籍或學習資料(如修課及成績紀錄),可用於畢業生求職或未來升學,例如在應徵工作時,人資徵信(Reference Check)作業將更為便利,應徵者也不必親自繳交學位證書(Taghiyeva, 2017);申請學校或確認報考資格時亦同,公司或大學只要透過區塊鏈技術,就可直接驗證學歷真偽,也能直接查閱成績單。若人力銀行,如國內104、1111,國外LinkedIn等平台,即能導入區塊鏈技術來驗證學經歷(還可擴大應用範圍至納保資料等),可簡化招募流程,公司因此能透過資訊系統,經資料篩選立即找到合適的人才(Matthews, 2017)。

就大學用人與人事單位來說,校內教學研究職務的應徵人員同樣無需繳交學位證書,國外大學畢業生也不用將畢業證書送到我國駐外單位進行驗證,可節省信件往返時間。外交人員也不用跟大學確認學生在學情形或是否畢業取得學位,大幅減輕人力及物力上的負擔。若不幸,大學因天災人禍(地震、海嘯、戰爭、火災、水災、風災等等)導致資料損毀,也能及時獲得備援。尤其以區塊鏈技術上傳的資料無法銷毀。若能將學籍及學習歷程等資料上傳,可確保資料安全無虞(Sharples & Domingue, 2016)。

將來學生從入學到畢業的資料保存,以及之後的畢業生流向追踪調查均可運用區塊鏈技術。不僅隨時可讀取,又可以維持隱私和安全性(Jonkers, 2018)。目前TrueRec已採用區塊鏈技術為各機構培訓課程提供數位證書,其內容包括課程學分及成績等。另如歐盟EduCTX平台,亦有詳盡的操作說明(Turkanović et al., 2018)。

四、案例研究~Woolf

區塊鏈技術用於學生學習歷程、能力認證或後續查詢辦理等工作項目,為預期主要的應用面向,但大學也正邁向更全面性的發展。英國牛津大學哲學系教授、目前正在德國洪堡大學訪問的Joshua Broggi近期成立全球首間區塊鏈大學Woolf (網址https://woolf.university/#/),這所大學利用區塊鏈技術來運作,它雖然有實體校區,但讓學生用APP選課,教師也用APP上傳成績。校內課程學分是以區塊鏈技術進行存取。雖然這些學分還沒被正式承認(但未來有可能)。運用區塊鏈的好處,除了能降低行政管理支出、確保資料安全之外,也能讓授課教授拓展職業生涯,並減輕學生學費上的重大負擔。這有點像MOOCs的發展模式,也類似近幾年在中國很熱門的知識(付費)內容產業(如知乎、得到(羅輯思維)、樊登讀書會等)。然而Woolf大學對於品質要求極高,想依循牛津、劍橋模式組成,要求該校有八成教師要從泰晤士高等教育世界大學排行榜名列前兩百大的學校取得博士學位,然後才符合錄取標準(Roller, 2018)。

Woolf大學預計至少設立5學院,首先設立的Ambrose學院,預計有30名學者加入,運作模式是提供類似牛津大學的個人或雙人課程(或是講座),以面授或SKYPE等通訊軟體授課。該校對學生的要求不少,三年內每名學生每週繳交2篇短篇論文。學生除了繳交必要費用約美金150元以外,個人課程每門只需支付美金400元。若學生每週修2門課,每期8週,一年修3期,大概花費美金19,200元,約為新台幣57萬左右(區塊妹Mel, 2018)。細算下來,若在Woolf 大學就讀,可享有跟牛津大學相同品質,但跟全球各知名學府的學費相比,則低了許多。若不選單人課程,而改選擇一對二的課程,每名學生一門課只需支付250元,一年下來只需繳交美金12,000元,約新台幣36萬左右。

只可惜,不是人人都能申請到這樣優質的學校,Woolf大學各學院會訂定入學標準。但該校也不排除多成立幾個學院,只要所成立的學院能達到一定的學術標準。Woolf大學目前尚未取得相關認證,性質比較類似大學進修課程,但對外界來說,仍具有相當大的吸引力。畢竟能親炙牛津等級大師,並以私塾方式一對一指導,是很難得的機會。以目前規劃的Woolf這種區塊鏈大學模式,不僅有利學生,教師也能確保有一定的收入來源,可說是雙贏的策略。

五、結語

金融業對區塊鏈有愛恨交織的情緒,區塊鏈雖然可提升銀行競爭力,亦能削減原先賺錢的業務。同樣的,區塊鏈對大學來說,亦扮演著亦敵亦友的角色。對大學來說,區塊鏈技術固然能發揮許多功能,但未來若創建新型態的大學,學生將有更多跨校修課的機會,亦可透過學術諮詢顧問(academic advisor)協助選課,可自己規劃修習課程,甚至自行訂定學位名稱。不僅可設法免除公文及行政庶務的干擾,也可以避開任何妨礙學習的因素,如教師只顧著研究升等、輕忽教學,或學校只顧獲利,不重視學生學習需求等情形發生(Nazerian, 2018)。對於校方來說,朝向公開透明的發展路徑,未必對學校經營階層有利。

區塊鏈發展已有10年之久,相關技術的潛力也普遍被看好,但目前還沒發展出所謂的「殺手級應用」(Newcombe, 2018)。儘管多方投入區塊鏈技術研發及測試,但目前還無法廣泛應用在市場上。技術成熟也還需要約三至五年的時間。也正好可先想一想,有哪些高等教育議題或項目,可以運用到區塊鏈技術、可改變大學生態,以及能為大學創造哪些樣貌等。若還想看看其他行業的做法,不妨參考2018年6月麥肯鍚的分析-談區塊鏈的策略商業價值(Carson, Romanelli, Walsh, & Zhumaev, 2018),可作為教育前瞻之立基點,並同步思考能為全球高等教育導引出哪些新的發展面向。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