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府研發投資之分析及探討

導讀
政府在進行研發投資常受到諸多因素影響,例如機關預算、投資風險、投資效益、各利害相關者之觀點,此外還需面臨投資後是否成效符合預期之諮詢,因此,政府如何有效地作出研發投資決策是ㄧ項很重要的研究問題。本研究透過政府公部門重大研發投資計畫的案例分析—美國海軍所補助之海軍研究計畫及美國能源部補助之太陽能研究計畫,以期更能系統化呈現政府研發投資之過程,包含計畫選題規劃、審查準則之選取來源及重要性、風險評估、制定目標函式及限制式以達最佳化計畫投資組合。此外,本研究亦探討我國公部門在進行研發投資過程所遇到之限制或挑戰及如何因應。最後,本研究建議公部門決策者應採用質量化整合方式進行投資評估,以及分別在計畫規劃、審查、成效追蹤機制提出相關實質作法。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H8Hnx ,Created by kropekk_pl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政府公部門進行研發投資時常面臨很多因素,例如需考慮機關預算、機關定位、利害相關者觀點、多元性、計畫風險、計畫效益、計畫內容等,使得在決策過程中不易作出決定。此外,公部門也面臨投資之計畫是否可達到預期成效之諮詢,如美國公部門投資之計畫會面臨國會之諮詢。對於重大研發計畫之投資因執行過程常伴隨技術發展之不確定性,如技術開發是否成功或被取代及技術能否成功商業化的風險,因此增加了政府公部門進行研發投資之困難度。因此,政府公部門在進行重大研發投資時,若能有一套系統化的準則可以輔佐決策者進行科研投入與管理。

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畫署(Defense Advanced Research Projects Agency, DARPA)在進行重大研發投資時會透過系統化之準則進行評估,以及對高風險計畫保持容忍且開放之態度值得我國進行學習及參考。DARPA在進行資助高風險之研發計畫,提出幾個問題(The Heilmeier Catechism)來協助決策者進行是否進行研發投資,這些問題如下:

  • (1)你想嘗試做什麼?請以淺顯易懂的方式說明。
  • (2)你提的事情目前如何做,而目前的做法有何限制?
  • (3)你提的方法途徑有何新穎之處,為何你認為會成功?
  • (4)這件事情有誰會關心,如果成功了會造成哪些改變?
  • (5)做此事的風險是什麼?
  • (6)做此事需要多少成本及預算?
  • (7)做此事需要多少時間?
  • (8)在期中及期末要如何驗證是否成功?

這些問題仍值得政府公部門在進行重大研發投資時之思考,例如南韓為了使其發展之技術能達到先進國家水準而進行G7 project之開發,此計畫為針對重點新興技術進行研究與開發,相關學者指出(Lee, 2004; Hong et al., 2013)南韓相關執行部會若能考量至研發技術在市場應用之風險及參考他國在執行類似計畫之經驗將使投資的計畫提升成功率或克服執行之障礙。

相對於DARPA提出重大研發投資之思考方針,我國公部門在進行重大研發投資,從研發主題之內容規劃、評估準則之選定及重要性、風險因子考量、計畫資料成效追蹤等無系統化整合以有效支援政府決策系統。如我國在針對研發計畫書之風險審查似無結構化處理,例如經濟部補助的業界科專計畫(A+企業創新研發淬鍊計畫-工業基礎技術專案計畫),資助機關邀請計畫主持人(廠商)進行風險評估及預期效益報告(經濟部技術處,2017),然而,報告內容似無結構化或資訊過少,此將使得審查專家無法有效判斷計畫風險高低。審查準則之選定及重要性無說明其決定過程及隨時間更新,將使審查專家進行計畫書評選因忽略重要因子考量而使篩選計畫之執行結果不如預期。計畫成效追蹤系統之建置可利於決策者透過此系統檢視計畫成果展現並回饋至未來研發投資之策略佈局,目前我國公部門在計畫資料蒐集系統不夠完備,如大型研發計畫的成效可能分散在各部會缺少整合,此外,當計畫結束後可能因組織的變動或解散而無保留相關資料,使得我國公部門因上述這些情境而無法回饋未來新計畫的規劃。

因此,本研究透過案例介紹公部門在進行研發投資的過程,此兩個案例為:

第一、美國海軍(U.S. Navy)補助之海軍研究計畫(Naval Research Program, NRP),其計畫主要藉由補助海軍學校(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進行相關研究,並藉由其研究成果提升海軍在策略、軍事操作及相關議題之決策支援(Schwartz, 2016)。

第二、美國能源部(U.S. Department of Energy, DOE)所補助的太陽能研究計畫 (Solar Thermal Research Program),其計畫主要提供相關技術之開發如材料、熱能科學、化學等研發,以使私人產業能導入這些技術進入合適應用 (Krawiec, 1984)。

此外,本研究並探討我國公部門在進行研發投資過程所遇到之挑戰及克服,以及對我國公部門在進行重大研發投資之建議。本研究共分為五章,除第一章前言外,第二章為案例介紹,第三章為政府研發投資結果之應用,第四章為我國公部門進行研發投資所面臨之挑戰及因應,第五章為結論及建議。

二、案例介紹

本研究介紹兩個案例,分別為美國海軍所投資之NRP計畫及美國能源部投資之太陽能研究計畫,此兩個計畫之投資(篩選)過程中是以質化評估進行,分述如下:

(一)美國海軍補助之NRP計畫

U.S. Navy and Marine為了持續了解其研發投資所產生之價值,海軍部長於 2013年建立了NRP計畫來研究海軍領域的新議題。此計畫補助海軍學校 (Naval Postgraduate School),藉由學校帶來之知識創造解決與海洋軍事研究之相關問題,並透過合作研究整合學術、先進系統分析以支援海軍在策略、操作及相關議題之決策。計畫在補助之過程共分五階段,如圖1所示,分別為計畫選題規劃及徵求計畫書、採用過濾準則(Filter Criteria)進行初步篩選判斷、選定特定過濾準則下之計畫書加權評分、對已加權評分之計畫書進行計畫價值及風險評估、透過所設計之整體目標函式及計畫總預算限制以篩選合適之計畫書進行補助。

圖1 NRP計畫之研發投資組合過程

階段一、計畫選題規劃及徵求計畫書提交

計畫在進行選題規劃或研究問題是由美國海軍內部之贊助組織(Sponsor Organizations)負責,此外,海軍研究學校也能夠提出他們的研究問題,然而由學院所提出之研究問題需經贊助組織同意才可納入。一旦研究問題確定後,海軍學校可針對這些研究問題提出計畫書及解決途徑,而計畫辦公室(Office of Naval Research, ONR)也要求計畫申請者需提供相關管理資料,如提供此計畫書是否有得到海軍資源需求審查團隊(Navy’s Resource and Requirements Review Board, R3B)及海軍需求監督委員會(Marine Requirements Oversight Council, MROC) 之支持,此將有助於計畫辦公室給予該計畫有更高之補助考量。

階段二、採用過濾準則(Filter Criteria)進行初步篩選判斷

此階段會先設定多種過濾準則判斷不同條件下之計畫書數量及所需成本以利決策者初步進行判斷。例如,從一開始未進行過濾之計畫書總件數421件,經過濾準則「計畫書有提研究問題之解決途徑及解決所需成本」之條件下僅剩255件,其總成本為$30,826,111美元。過濾準則包含廣泛,如「計畫書不僅提出解決問題所需預算及贊助組織認為優先性為中度或高度」、「計畫書不僅提出解決問題所需預算、贊助組織高度優先性之認定,以及符合美國海軍之科技政策目標」、「計畫書被R3B及MROC審查監督團隊所支持,且有提解決問題所需之預算」。

階段三、依據特定過濾準則進行計畫書加權評分

根據階段二之特定過濾準則產生之計畫書,將採用權重化審查準則並計算各計畫書之加權總分,審查準則包含「此計畫書是否得到R3B或MROC之支援?」、「此計畫書是否符合美國海軍之科技政策目標?」、「此計畫書主題被贊助機構所支持之優先程度?」。這三項準則之內容為類別化,例如「此計畫書是否得到R3B 或MROC之支援?」,審查準則選項為「是或否」,若是的話則審查分數為5否則為0。「此計畫書是否符合美國海軍之科技政策目標?」,審查準則選項亦為 「是或否」,若是的話則審查分數為3否則為0。因此,每件計畫均可透過此3項審查準則進行計畫書之加權化計分。

階段四、針對計畫書進行價值及風險評估

根據階段三所進行計畫書的加權化評分,仍無考慮至計畫本身之價值及風險。計畫辦公室ONR邀請領域專家(Subject Matter Expert, SME)進行計畫書價值及風險評估,因考量到政府公部門投資若採用企業常用之財務指標如淨現值、投資報酬率、現金流折現法等常因缺乏相關資訊(如折現率因子之決定)或資料不易蒐集,因而決定採用質化評估,評估方式採用五等份李克特量表(likert scale),從最低(VL: 1)至最高(VH: 5)表示。領域專家在進行計畫書之價值評估過程係綜合考量相關因子如該計畫書對贊助組織之效益、此計畫書對於改善目前海洋軍事的能力或跨服務之效益等而作最終決定。領域專家在進行計畫書之風險評估係針對計畫執行能否成功的機率,從最低成功機率(VL: 1)至最高成功機率 (VH: 5)表示。當評估完每件計畫書之價值及風險評估,透過兩者數值相乘可得到該計畫書整體之效益。

階段五、透過所設定之整體目標函式及限制式篩選出合適計畫

當完成階段一至階段四後,透過目標函式及限制式可最佳化整體計畫組合。目標函式之設定為:加總個別計畫書之成本調整效益(Cost-Adjusted Benefit),限制式為NRP計畫之總預算。個別計畫成本調整效益係透過階段四所得到之計畫書整體效益(計畫書價值乘以計畫書風險)除以計畫成本。表1係假設限制式為NRP 計畫最大預算為$500,000元的條件下最佳化分析示意表,以計畫書NPS-17-M022為例,其計畫書價值為4、計畫書風險為2,因此該計畫書之效益為8 (4×2) 及成本調整效益為0.000084 (8/95,000)。此外,從表可得知經所設定之目標函式其數值為0.001078。

表1 NRP計畫最佳化組合投資示意表

計畫書資料 計畫書價值 計畫書風險 計畫書效益 成本調整效益
(效益/成本)
計畫書編號 計畫書成本 評比類別 評比分數 評比類別 評比分數
NPS-17-M001 $60,000 VL 1 L 2 2 0.000033
NPS-17-M005 $50,000 VH 5 VH 5 25 0.000500
NPS-17-M022 $95,000 H 4 L 2 8 0.000084
NPS-17-M051 $100,000 VH 5 VH 5 25 0.000250
NPS-17-M052 $95,000 H 4 VH 5 20 0.000211
全部 $400,000 0.001078
資料來源:Schwartz(2016)。本研究整理。

(二)美國能源部(U.S. DOE)補助之太陽能研究計畫

美國能源部補助的太陽能研究計畫(Solar Thermal Research Program),主要提供相關技術之開發於材料、熱能科學、化學等研發,以使私人產業能導入這些技術進入合適之應用。而為了執行此目標,太陽能研究機構(Solar Energy Research Institute, SERI)被要求對此計畫活動內容(Solar Thermal Research Activities)進行規劃及排序。此規劃及排序包含以下幾個步驟:

  • (1)開發相關計畫要素(Program Elements)的清單。
  • (2)篩選及定義計畫要素之審查準則。
  • (3)選擇審查委員。
  • (4)準則權重化。
  • (5)初步進行計畫要素在各決策準則之評分(未權重化)。
  • (6)考量權重化準則並計算各計畫要素之總分。

以太陽能研究計畫為例,包含18個計畫要素(Program Elements),如聚合物研究(Polymer Research)、金屬及玻璃反射器(Metal/Glass Reflectors)、高溫陶瓷及玻璃(High-Temperature Ceramics and Glasses)、流體力學研究(Hydrodynamics Studies)、系統分析研究(Systems Analysis)等。這些計畫要素主要是根據下面幾個來源決定的,分別為:

  • (1)嚴謹檢驗太陽能計畫之目標。
  • (2)盤點太陽能科技之現況。
  • (3)從美國能源部、國家實驗室、大學,以及SERI單位之科學家徵求相關意見。

當決定計畫要素後,透過相關文獻蒐集這些計畫要素之審查準則,這些準則如潛在效益(潛在降低非再生能源的使用)、效益與風險比率、資源分配、潛在科學性、研發急迫性、該研究活動對太陽能技術重要性程度、該研究活動與整體計畫目標之相關性。透過審查專家對這18個計畫要素於各審查準則進行初步評分 (分數從1至10,1最低而10最高),以及進行審查準則之權重估計。審查專家的來源多元及跨領域,包含燃料及化學之計畫管理、工程開發、高熱能研究、太陽能研究等。最後,依各審查準則權重及計畫要素於這些準則間之原始分數進行計畫要素加權之總分(如表2所示)。另外,作者提及在整個計畫要素之重要性排序過程也需隨時間進行調整,以及過程中需考慮技術及經濟成功或失敗的機率並整合於此評分模型以涵蓋更完整的審查準則。美國能源部在進行該計畫之研發內容規劃係以審查專家透過多準則評分各計畫要素之重要性,以使決策者客觀進行後續各計畫要素之經費分配(Krawiec, 1984)。

表2 各計畫要素(前7項)之加權得分

太陽能研究計畫要素名稱 加權後之評分分數
聚合物研究 72.8
熱儲存 71.2
應用研究 68.3
水動力研究 65.9
接收器反應研究 65.5
熱傳遞 63.6
氫氣提煉處理 63.3
資料來源:Krawiec(1984)。本研究整理。

三、政府研發投資結果之應用

透過以上美國海軍及能源部進行計畫篩選之案例介紹,其重要的決策管理是篩選結果可回饋至後續計畫規劃、改良或風險評估。以美國能源部所補助之太陽能計畫為例,透過評分準則之權重及評分模型可以得知計畫要素之優先排序(如表2),計畫管理者可優先對分數較高之計畫要素進行資源分配或檢討是否需要如此多之計畫要素。資源分配之有效性亦是公部門需面臨之課題,理由為面臨國會之課責外亦要關注投入資源能否產生最大效益。另外,美國海軍所補助之海軍研究計畫,因在篩選過程中透過專家進行計畫風險及價值之評估,對於後續若有類似計畫可依先前所建立之資料進行計畫書之風險估算。

此外,對於篩選計畫之執行成效是否符合預期亦是公部門所關注之內容,例如美國能源部針對重大研發計畫(R&D Program)委託第三方(Third-Party Evaluator)進行評估研究,常透過成本效益分析進行計畫之投資報酬率並從評估結果與大眾進行溝通(Agyeman & Barnes, 2015; Dowd, 2017)。然而,亦有研究指出並非每個執行計畫(project)之計畫成效(如論文或論文引用數)與計畫書評分結果具有一致性之關聯。例如Lauer & Nakamura (2015)指出科研補助機關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同儕審查之評分結果與實質計畫產出論文之引用數無強烈之正相關,此也代表評分較高之計畫雖然內容具有創新性,然而其效益呈現可能會有風險(如論文引用數可能不會隨評分分數高而有高引用的現象)。此也代表科技研發創新的不可預測性,使得篩選的計畫因技術進展之不確定性而影響最終計畫之績效表現。因此,為了能使所篩選計畫的執行風險降至最低,計畫管理者應檢視計畫生命週期可能遇到之情況並了解原因以達到預期目標。

四、我國公部門進行研發投資所面臨之挑戰及因應

我國公部門進行至重大研發投資所面臨之挑戰及因應可以歸納成幾大面向,分別是計畫規劃面向、同儕審查面向、計畫資料庫或成效追蹤面向。以下分別就針對這些面向進行解析:

(一)計畫規劃面向

從以上兩個案例均可知要達到重大研發投資的預期成果,初始之計畫規劃為一個重要因子,相關研究也指出好之計畫規劃(Program planning)將顯著影響此計畫能否執行成功(Rosenau et al., 2005)。我國公部門進行重大計畫之規劃時常仰賴法人機關(如經濟部技術處在進行綱要計畫規劃時仰賴工研院),然而法人機關的規劃是否代表部會真正欲執行的目標或能否對新興技術進行更長遠之策略性規劃,此將影響部會的創新能量。因此,部會在進行重大計畫的規劃,在技術策略性規劃可參考相關公部門的作法,如美國能源部之地熱技術辦公室 (Geothermal Technologies Office, GTO)發展技術藍圖輔佐重大計畫:提升地熱系統計畫(Enhanced Geothermal Systems Program, EGS)之研發技術規劃(Ziagos et al., 2013)。EGS之研發主題有三項,分別為技術特徵(Characterize)、創造技術 (Create)、技術可操作化(Operate)。在各分項上有其欲發展的技術路徑,如在技術特徵上欲發展之技術路徑項目為識別天然壓裂及流通路徑;在創造技術上欲發展之技術路徑項目為創造新壓裂技術及流通路徑、監測流通路徑、區域隔離;在技術可操作化上欲發展之技術路徑項目為管理壓裂技術及流通路徑。EGS技術藍圖主要由EGS之相關專家及此計畫團隊成員共同制定。此技術藍圖制定的時間範圍為過去至2030年中重要研究主題之技術路徑項目演進,例如在創造面向的研究主題透過技術藍圖可推演技術演化過程(如圖2),也就是從初始之傳統壓裂技術進而發展可受控壓裂技術、創新鑽井筒及監測壓裂技術、最佳化即時生產力以預期達到降低成本並最大化熱能提取。

此外,在進行重大計畫時需定期檢視計畫規劃並修正,以後續作為國家科研投入之參考。例如南韓在執行G7-project時會定期檢視並修正,如每三年進行期中評估並把評估結果回饋至後續計畫之規劃及未來重點研發之科研投入 (Hong et al., 2013)。因此,在後G7-project時期(post-G7),Lee et al. (2005)指出南韓發展之次世代高速列車(Next generation of kore train express, KTX)承接 G7-project所累積開發之技術基礎並以此進行新技術(如高速列車之線路特徵) 之研究開發以擴展KTX的國際市場。

圖2 EGS計畫在創造技術研究面向之技術演化路徑
資料來源:Ziagos et al. (2013)。本研究整理。

(二)同儕審查面向

從以上兩個案例分析可知:研發投資過程係仰賴專家依審查準則以篩選合適計畫書或排序計畫活動之優先順序,此與我國公部門仰賴學者專家依評分模型 (Peer Review Score)進行計畫篩選相似。然而,採用此質化評估易有以下之問題,審查專家評分過程因每位專家的主觀看法不易有ㄧ致性,應納入量化評估工具輔以決策,特別是研發投資所產生之效益及風險仍需透過量化分析方法,可參考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NRC)發展決策樹及成果矩陣進行重大研發計畫之預見式效益評估(Prospective Evaluation)。透過此評估可整合計畫風險及計畫效益之關聯(NRC, 2005;2007),一方面可結構化風險因子之成功程度(如技術進展之成功機率、技術商業化之成功機率),二方面可綜觀不同風險情境組合所產生之計畫效益。然而,透過此方法進行效益計算需有合理假設條件及判斷計畫的核心應用領域,若缺乏共識及相關資料則難以進行效益預估。

此外,審查準則應隨不同計畫類型或時間更新以納入更多元之準則,以我國公部門為例,除了主要審查重點如計畫主題重要性與創新性、研究內容與方法之可行性、預期影響項目,更應納入其他可能會影響之審查準則。此不僅使事前評估中考量之因素更完備,更能降低計畫投資後因事前評估忽略重要因子而使計畫執行失敗。以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為例,於2007年提出「提升同儕審查」計畫(Enhancing Peer Review Program),其中一項為新增審查準則供審查者納入參考,除了重要的基本審查準則(如計畫對解決問題是否顯著、計畫研究方法之合理性、計畫之創新性等)納入評分外,也新增其他參考準則如對人體保護、納入婦女及少數民族作為參考、生物災害、計畫書的修改及修改後之提交內容、關鍵生物及化學資源的認證等。

(三)計畫資料庫或成效追蹤面向

公部門決策者在進行新年度之研發投資時,決策者可能會依據過去已執行相關計畫之執行成效,計畫生命週期下之風險記錄如每階段計畫執行的成功機率、技術風險程度、技術商業化程度等,每階段計畫所預期的投入成本,以及質化之參考資訊如篩選準則及其重要性,作為未來研發計畫投資之重要資訊參考來源。然而,目前我國公部門在計畫資料蒐集系統不夠完備,如大型研發計畫的成效可能分散在各部會缺少整合,因此,建置完善計畫資料庫不僅有利於公部門決策者有充足的資訊以供參考,更重要的是可提升後續計畫管考的能量。這部份我國可學習其他標竿機構之作法,例如美國能源部下之再生能源辦公室(Energy Efficiency and Renewable Energy, EERE)建立一個完整之策略規劃系統 (Corporate Planning System, CPS),其資訊系統主要是透過橫跨不同計畫辦公室整合計畫資料以回應EERE管理者之需要。CPS系統可避免因個別資料蒐集系統缺乏共通之資料定義及軟體功能,因此透過單一系統化之資料平臺,EERE管理者可因其完整、精確之資訊進行有價值之決策(EERE, 2007),例如可使決策者或管理者後續進行多年期計畫規劃(Multi-Year Program Plans, MYPP)。美國衛生研究院建立之計畫資料庫(Research Portfolio Online Reporting Tool, RePORT),整合底下之27個研究機構補助計畫的資訊及成效資料,科研決策者可透過RePORT系統針對有良好績效之研發投資回饋至未來新年度計畫之內容規劃或找出更好之機構合作模式以提升國家整體醫療競爭力。

此外,相關研究亦指出公部門在計畫執行中或結束後需有其完備之成效資料以利期中評估或事後評估,因此需建立完善之成效追蹤機制,如可參考美國能源部所補助之IDP計畫(Industrial Development Program, IDP),該計畫之內容為補助產業研究、開發、示範及技術轉移活動。該計畫之成效追蹤是由西北太平洋國家實驗室(Pacific Northwest National Laboratory, PNNL)透過與技術供應商或終端使用者之連繫以調查特定技術之成效資料,包含:商品在美國及國外之販售、裝置、操作數量;裝置拆卸數量;能源節省;環境效益;品質改善及生產力;就業效益等(EERE, 2009)。

從以上三大面向所遇到之問題本研究提出因應方法,均為促使公部門朝向更專業且創新的計畫管理能量邁進。此外,進幾年公部門強調應學習DARPA的計畫管理機制時應反思我國如何從DARPA的經驗提升部會決策者之科研管理能量。DARPA資助高風險研究計畫主要是透過具有專業能量之計畫經理進行研發投資,其計畫經理在評估新的研發投資須了解目前局勢以避免進行重複之工作,以及把資源致力於目前科技無法達到的領域。因此,計畫經理需閱讀相關文獻同時也需與相關領域之專家溝通(DARPA, 2016)。另外,目前審查專家對於重大研發投資不僅只關注人才培養或論文、專利等成效,也逐漸朝技術可否被落實商業化以發揮更大之效益,因此,計畫管理者應與執行單位(如研究單位、廠商)進行有效溝通以利轉換基礎研究成果最終可被採用。DARPA計畫經理的責任是轉換所創造之新科技至實際軍事及民用用途(DARPA, 2016),而為了達到此一目標除了自身之專業能量之外,更需與計畫執行單位(如廠商、公私部門研發機關)溝通合作以把原型概念轉換成實際產品,例如協助廠商在進行產品開發的過程中去除可能之風險。因此,我國公部門若考量所投資之重大研發計畫能發輝更大之經濟或社會效益時,其決策者除了可參考DARPA所提之The Heilmeier Catechism 問題、提升本身之專業能量外,以及需與計畫執行單位進行溝通、實地查訪計畫執行之進度,才是提升我國公部門創新計畫管理能量的實際作法

五、結論及建議

本研究從實例介紹公部門在進行研發投資之過程,並檢視我國公部門目前所遇到之挑戰及因應,從以上之探討中可發現採用質、量化工具之整合會較客觀且不易受到較大的爭議。例如,在執行計畫審查時,審查專家依其專業評選研發計畫,然而當進行經濟類準則之評分時採用質化評分可能會有問題或局限性,必需利用量化評估工具輔佐進而使評選更客觀(Kumar, 2004),然而,在量化評估工具的採用需有充足之資料來源,因此,建立一個跨部會之計畫資料平台亦是刻不容緩之事,因藉著整合可避免因不同部會各自蒐集或定義資料使後續之研發內容規劃或效益評估變得無效或更困難。

最後,本研究建議科研決策者在進行重大研發計畫(R&D Program)投資,可朝以下三面向精進以增進計畫管理能量:

第一、在計畫規劃層面除了可參考技術藍圖進行研發技術之策略佈局,在規劃的單位可更加開放如結合產、官、學、研進行以因應科技計畫本身之不可預測性。

第二、在進行細部計畫書篩選 (project selection) 時除了加強審查過程之透明性外,更應定期檢視審查準則是否合適及更新。

第三、在計畫執行期間及結束後之成效追蹤應完善以回饋重大研發計畫之評估及回應課責,成效追蹤有利於重大計畫在進行里程碑檢視以調整未來計畫規劃。

參考文獻
  • 經濟部技術處(2017)。A+企業創新研發淬鍊計畫-工業基礎技術專案計畫申請須知。上網日期:2018 年 3 月 30 日,取自: http://aiip.tdp.org.tw.
  • Agyeman, Y.O., Barnes, H. (2015). Project Manager’s Guide to Managing Impact and Process Evaluation Studies.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www.energy.gov/eere/office-energy-efficiency-renewable-energy
  • Dowd, J. (2017). Aggregate Economic Return on Investment in the U.S. DOE Office of Energy Efficiency and Renewable Energy.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www.energy.gov/eere/office-energy-efficiency-renewable-energy
  • DARPA (2016). Innovation at DARPA.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www.darpa.mil/attachments/DARPA_Innovation_2016.pdf
  • DARPA - The Heilmeier Catechism.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www.darpa.mil/work-with-us/heilmeier-catechism
  • Hong, S., Yoon, J., Joo, J.B., Yoon, B.S., Park, K.K. (2013). Critical Factors of Successful National R&D Planning: Focusing on the G7 Project in Korea.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Digital Content Technology and its Applications (JDCTA), 7, 457-465.
  • Krawiec, F. (1984). Evaluating and Selecting Research Projects by Scoring. Research Management, 27, 21-25.
  • Kumar, S.S. (2004). AHP-based Formal System for R&D Project Evaluation. Journal of Scientific & Industrial Research, 63, 888-896.
  • Lauer, M.S., Nakamura, R. (2015). Reviewing Peer Review at the NIH. 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73, 1893-1895.
  • Lee, J.R. (2004). Improving Efficiency of the Public R&D System in Korea. A Report to the Presidential Advisory Counci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 Lee, H., Moon, D.S., Lee, Y.S. (2005). Next Generation of Korea Train Express (KTX): Prospects and Strategies.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citeseerx.ist.psu.edu/viewdoc/summary?doi=10.1.1.452.8466
  • NIH (2007). Enhancing Peer Review.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https://enhancing-peer-review.nih.gov/index.html
  • NIH (2017). RePORTER Manual.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projectreporter.nih.gov/
  • NRC (2005). Prospective Evaluation of Applied Ener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t DOE (Phase One): A First Look Forward.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 NRC (2007). Prospective Evaluation of Applied Energy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at DOE (Phase Two): Washington, DC: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 Office of Energy Efficiency and Renewable Energy (2007). EERE Program Management Guide.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www1.eere.energy.gov/ba/pdfs/pmguide_chapter_8.pdf
  • Office of Energy Efficiency and Renewable Energy (2009). Impacts: Industrial Technologies Program, Summary of Program Results for CY2009.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 https://goo.gl/J0jl2G
  • Rosenau, M.D., Githens, G.D. (2005). Successful Project Management: A Step-by-Step Approach with Practical Examples, John Wiley & Sons, USA.
  • Schwartz, J.A. (2016). Managing the Public Sector Research & Development Portfolio Selection Process: A Case Study of Quantitative Selection and Optimization. Retrieved March 30, 2018, fromhttp://www.dtic.mil/docs/citations/AD1029915
  • Ziagos, J., Phillips, B.R., Boyd, L., Jelacic, A., Stillman, G., Hass, E. (2013). A Technology Roadmap for Strategic Development of Enhanced Geothermal Systems. PROCEEDINGS, Thirty-Eighth Workshop on Geothermal Reservoir Engineering Stanford University, Stanford, California.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