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流動相關補助機制對年輕科研人才的培育:從歐盟科研計畫之經驗

導讀
面臨愈趨嚴峻的全球的人才競爭,政府、學研機構、機構贊助人、私人產業等需共同來關心如何追求學術職涯永續,藉由提供職涯初期學者所需的支持,培育與吸引更多有潛力的科研人才投入我國的科研發展。我國雖然在支持職涯初期學者的職涯發展上,有提供補助方案,也以專案方式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補助成立跨國頂尖中心等,均對於增進科研人員的國際影響力與能見度有所助益。然而,在提高國際流動性的相關補助金額、計畫規模、與後續效益之追蹤與評估,都有更臻完善的空間,另外,國際流動性在職涯初期學者的培育所扮演的角色,也值得更全面性與整體性的規劃,尤其,值得參考歐盟的科研政策鼓勵國際流動的作法。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goo.gl/zWh3WW,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全球化趨勢下的年輕科研人才之永續職涯發展

研究與創新被廣泛的認知為經濟成長、社會發展與國家啟發的最重要引擎,研究者當中被認為是最有創意與活力的年輕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是智慧資本的核心創造者與創新者,在新知識驅動經濟中扮演關鍵角色,因此,在國家面臨世界的新興挑戰,包括:快速的經濟全球化、人口老齡化、高技能勞動力需求增加、高教系統擴張之下,年輕科研人才或者職涯初期學者(Early Career Researchers, ECRs) 的培育與留用對於維持國家研究與創新之競爭力的重要性,與日俱增。

永續或永續發展的概念過去經常是放在環境、經濟及社會等領域框架中,來討論所謂「可持續發展」的狀態(王湘齡, 2015 )。如今,歐美學研界在討論學術職涯路徑發展時,亦從永續發展的概念出發,引申出永續學術職涯路徑(sustainable academic/research career path)的概念,其主要是思考政府如何培育與吸引優秀的研究人才,一方面鼓勵研究人員發揮自己的潛力,另一方面帶入老中青世代研究經驗傳承以追求研究的延續(EFEE & ETUCE, 2015; LERU, 2014; European Science Foundation, 2012;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2012; Council for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7)。永續學術職涯路徑亦強調研究人員的跨國界及跨學科等流動性的概念,一方面,面對全球化趨勢,科學研究的重要優先性愈來愈趨向跨國性質,需要全球性而非國家性的回應。一方面,職涯初期學者的職涯發展特色亦逐漸變為移動的與國際的,他們的工作往往跨邊界和界限而處於愈來愈全球競爭的系絡之中。此外,因為資訊技術的快速進步,帶來了國際旅行的成本降低與行政障礙的下降,各國停留國外進行研究與國際學術人員的數量增加,也顯示國際流動性(international mobility)已經成為學研人才必備經歷的時代已經來到(Huber, Wegner & Neufeld, 2015)。

推動流動性在科學交換與科學知識產出中扮演基礎的角色,研究者的流動性提供了知識擴散的主要方式,也促進了地方知識的外溢(Audretsch & Feldmann, 2004)或者引導了國際科學合作網絡。流動性能帶來科學合作,新的或現存的合作連結也會驅動流動的決策(Miguelez & Moreno, 2013)。流動是擴大合作網絡的重要導管,也是流動的結果,國際科學合作是被證明可以促進卓越科學研究的機制,科學家透過跨界合作,集結最有才能、有品質的個體,也整合智慧、技術、財務等資源,突破地理、政治上的界限,達到有效陳述科學的問題。歐洲研究者憲章與研究人員招募規範(The European Commission’s “European Charter for Researchers”and “Code of Conduct for the Recruitment of Researchers”)早已主張:雇主或補助者一定要確認跨地理區域、跨部門、跨學門的價值,以及虛擬流動與公私部門流動是在研究員職涯任何階段中增進科學知識與專業發展的重要工具,必須認定與重視在職涯進展與職涯評價系統中任何的流動經驗(European Commission, 2005)。歐盟近年來所推動的科研計畫亦呼應了如此的主張。

歐盟致力於研究的開放與人才的流動

歐盟於2000年推出里斯本策略(The Lisbon Strategy),主要目標是讓歐洲成為世界中最動態與具有競爭力的知識經濟體。此策略促進了歐洲研究與創新的基本變革,特別是發展了歐洲研究區域(European Research Area, ERA)。歐洲研究區域是讓研究者、技術與知識可以自由流通的內部研究市場,也希望藉此達到歐洲內國家層級與區域層級的研究活動有效合作,並落實與補助在歐洲層級推動計畫、政策與倡議。此外,歐盟積極尋求廢止跨國流動的財務或行政的障礙,推動跨歐洲的學術研究職位與國家研究計畫全面開放,並積極招募國際研究者,致力於研究者在跨學門與跨公私部門的流動順暢,藉此,促進歐洲整體的研究與創新競爭力。

歐盟的科研發展計畫大約是設定以5-7年為一期,歐洲委員會指出,架構計畫(Framework Programmes; FP)是歐洲落實歐洲研究區域的主要工具,而推動「居禮夫人行動方案」(The Marie Sklodowska-Curie Actions, MSCA)、採用與落實歐洲研究者憲章以及研究人員招募規範、科學簽證的配套等都有助於歐洲研究區域所強調之優先面向的實現,包括:更有效的國家研究體系、最適化的跨國合作與競爭、研究者的公開勞動市場(移除研究流動力、培訓與有吸引力職涯的障礙)、最適化的流通與科學知識的獲得及轉換等。研究者的流動性在推動歐洲研究區之前就已經鼓勵了,架構計畫從FP3的”Human Capital and Mobility’ Programme (1990-1994)”,就直接促進國際流動,在FP4則是知名的居禮夫人行動方案(Inzelt, 2010)。

從「第六期科研架構計畫」(Framework Programme-FP6:2002-2006)到「展望2020 」(「第八期科研架構計畫」)(Horizon 2020:2014-2020)的規劃與機制運作設計上,均可看出對於人才培育的整體性考量中,對於人才之流動性的著重。如:「居禮夫人行動方案」向來是特別支持研究者職涯發展與培訓之計畫,其特別著重提供歐洲研究者流動與培訓機會,而「第七期科研架構計畫 」(Framework Programme-FP7:2007-2013)是建立在四個目標與配合的特定計畫之上來追求科學卓越:包括合作(Cooperation)、創意(Ideas)、人才(People)、能力建置(Capacities)等,其中,針對人才計畫,除了致力於職涯前景的改善、職涯初期研究者的吸納,亦透過股勵培訓與流動來實現研究者的全部潛力,強化了「居禮夫人行動方案」的效果。在「展望2020」之下,則推出「新居禮夫人行動方案」,其包含四大計畫:研究創新人員交流計畫(Research and Innovation Staff Exchange-RISE)、創新培訓網絡計畫(Innovative Training Networks-ITN)、學者計畫(Individual Fellowships-IF)與學人計畫(Co-Funding of regional,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rogrammes-COFUND),此方案涵括了提供獎助予所有職涯階段的人,也鼓勵跨國、跨部門與跨學門的流動。尤其,「展望2020」的預算配置計劃中,預定投注61.6億歐元執行「新居禮夫人行動方案」,除了提供研究經費補助與充足研究資源,優化研究環境,亦鼓勵跨國、跨部門和跨科際領域的合作與人才流動,也補助大學、研究中心及以研發為主的企業,鼓勵受補助的機構提供具吸引力的研究機會和環境予優秀的外籍研究人員,並與外國重要的研究機構建立策略夥伴關係(European Commission, 2015a; ERC, 2015)。「居禮夫人行動方案」的相關評估報告亦顯示,獲獎者對於技能與職涯發展有正面的知覺,計畫也有助於國際的、跨學門的、跨部門的各種型態的合作,並帶來研究技能與互補技能的發展,獲得國際經驗、有效地協助歐盟及非歐盟地區的研究人員建立跨境、跨學門的研究創新網絡 (The Evaluation Partnership, 2010: p26-28; European Commission, 2011 : p15)。另一個值得關注的人才培育之相關歐盟補助方案是「伊拉斯莫斯加值計畫」(Erasmus+) ,此計畫旨在提高歐盟青年技能和就業能力,其包含三大行動方案:個人學習流動(Learning Mobility of Individuals)、創新與典範實務交流合作(Cooperation for Innovation and the Exchange of Good Practices)與政策革新支援 (Support for Policy Reform)。其中,亦有特別鼓勵跨境、跨科際教育與合作的計畫,規劃將資助400萬歐盟青年跨境攻讀高等教育學位、接受教育或職業技能訓練、增加至國外的工作及志工服務經驗。另外,亦補助跨國境之教育、技能訓練和青年人才培育機構建立合作夥伴關係(European Commission, 2015c)。

表1 新居禮夫人行動方案Marie Skłodowska-Curie (MSC) Actions中鼓勵國際移動的計畫

獎勵辦法 研究創新人員交流計畫 創新培訓網絡計畫
補助對象、機構 ⊙此計畫是由大學、研究中心或公司提出短期交換員工方案。
鼓勵執行團隊至少應由三個機構組成的合作夥伴團隊,並特別鼓勵由大學、研究機構、非學術組織及中小型企業的跨國合作夥伴團隊

⊙申請人資格: 博士生、初階研究員或佐理研究員、具4年以上研究經驗、巳有博士學位者、組織內部的管理人員或技術人員
⊙此計畫是鼓勵匯集跨國大學、研究中心和產業的能量,培養新生代研究人員。有以下三個執行方案:
(1) 歐洲培訓網絡(European Training Networks- ETN ):
鏈結科研培訓網絡,執行時,至少有三個非學術界的合作夥伴,網絡內的機構成員至少有三個是歐盟會員國(Member States, MS)或歐盟聯繫國(Associated Countries, AC),其他成員可來自世界各國。

(2 )歐洲產業博士學位(European Industrial Doctorates- EID):

鏈結博士培訓網絡,執行時,至少有三個非學術界的合作夥伴,聯合培養博士生,至少有一個可以頒發博士學位資格的學術單位,並至少有一個非學術界的機構(主要以產業、企業為主)。網絡內的主要機構成員致少有二個是歐盟會員國或聯繫國,其他成員可來自世界各國。

(3)歐洲聯合博士學位(European Joint Doctorates- EJD):

至少有三個學術界形成合作夥伴,提供雙聯學位,雙學位或多重學位。目的是促進歐洲博士生培訓網络在跨界和跨學科領域上的合作。參與計畫的主要機構成員必須是歐盟會員國或聯繫國,其他成員可來自世界各國。

⊙申請人資格:研究經驗不足4年者(例如: 博士生、初階研究員或佐理研究員)


表2 伊拉斯莫斯加值計畫(Erasmus+)中鼓勵國際移動的方案

個人學習移動下的四個子方案:
 .青年學生於教育、訓練、青年等項目下進行跨國流動學習交流(Mobility projects in the field of education, training        and youth)
 .青年參與歐洲跨國志工交流活動(Large scale European Voluntary Service events)
 .伊拉斯莫斯世界大學雙聯碩士課程Erasmus Mundus Joint Master Degrees; Joint Master Degree(JMD) : 為一國際
       化、提供跨國碩士學習課程。此平台成員除包含至少三所來自三個不同方案參與國的高等教育機構外,亦可邀請來
       自其他國家、領域之教育與非教育機構參與。
 .Erasmus+ Master Loans 進修碩士課程的歐洲學生可藉「貸款保證計畫」獲得補助。

⊙主要參與國家:方案參與國或歐盟聯繫國,其他國家高等教育機構可成為第 3 項子方案「大專校院協同碩士課程」伙伴(非主要申請人)。

我國在支持職涯初期學者的做法上應更強化國際流動性的補助

由歐盟的科研計畫顯見,支持職涯初期學者並將機構實務對齊憲章與法規是歐洲研究區有效運作的基礎,地理性的移動是歐洲研究區的基本策略面向,而職涯初期學者獲得國際經驗與擴大國際網絡對於職涯未來展望很重要。歐盟希望藉由提高地理流動性,以及不同會員國之研究者融合,促進彼此分享知識、研究方法與設備,以提高整體競爭力。歐洲高教支持職涯初期學者的建議作法,也特別著眼在就業、性別平等與流動性。職涯初期學者s的流動是多面向的,包括不同會員國之間的流動(地理性的流動)、不同部門間的流動(高教到其他部門),另外,虛擬的流動目的是改善技術、促進跨界的合作與研究網絡的發展,此對於流動性是互補的而非替代的。歐洲研究區綠皮書(The Green Paper on the ERA)強調,訓練、吸引、留用有能力的研究者很重要,並且他們在歐洲之間的流動比起其他專業人才更重要。然而,歐盟雖然已經採取很多努力去廢除流動的障礙以及創造一個歐洲學術勞動市場,不過,綠皮書也提到:大部分歐洲的研究者仍舊發現他們的機會受到機構還有國家邊界、惡劣的工作條件與狹窄的職涯前景的限縮。另外,人才外流與紅利之間的不均也會帶來挑戰,因此,如何促進人才流動性,同時關心不同國家之間流動的平衡性,是歐盟未來持續推動科研計畫與落實鼓勵國際移動性之政策時會持續關注的。

從總體的觀點來看,流動人才(mobile talent)對於知識的創造與擴散是有貢獻的,特別是隱性知識常透過直接的人員互動來分享(OECD, 2010),有技能的人力資源的國際流動對於驅動科學進展扮演重要角色,也左右了整體的科研競爭力。從個體觀點來看,流動性和建立與鞏固網絡高度相關(Ackers,2005, p310),雖然學術職涯仍強力傾向國家的職涯體系(Musselin, 2004),流動性仍可改善職涯的前景(Cantwell, 2011),暫時與短期的流動等方式在國外停留進行研究,對於科學職涯的建立至為重要 (Melin, 2004)。研究亦發現,博後階段在其他國家工作2-4年被視為有利的,也被認為是成為學術人很好的路徑,流動性帶來的最有吸引力且最重要的直接結果是增加研究產出(Friesenhahn & Beaudry, 2014)。因此,流動性被視職涯初期學者精進專業發展的機會。

我國雖然在支持職涯初期學者的職涯發展上,有提供「補助博士生及博士後赴國外研究」、「補助國內研究生出席國際會議」、「補助邀請國際科技人是短期訪問」、「補助專家學者出席國際會議」、「補助國內舉辦國際學術研討會」、「補助科學與技術人員國外短期研究」、「補助團隊參與國際學術組織會議」等補助方案,也以專案方式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補助成立跨國頂尖中心等,均對於增進科研人員的國際影響力與能見度有所助益。然而,針對目前跨國中長期流動(三個月以上)的補助機制,進行專家與焦點團體訪談時,受訪者普遍給予正面肯定外,亦提出許多建議,包括:經費運用彈性、補助期間延長、補助人次與補助金額的平衡等等,未來須透過更進一步追蹤成果與評估效益,並推動進行必要之調整與修正以更臻完善,另外,國際流動性在職涯初期學者的培育所扮演的角色,也值得更全面性與整體性的規劃,尤其,面臨愈趨嚴峻的全球的人才競爭,政府、學研機構、機構贊助人、私人產業等需共同來關心如何追求學術職涯永續,藉由提供職涯初期學者所需的支持,俾助於培育與吸引更多有潛力的科研人才投入我國的科研發展。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