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構創新生態系統的新嘗試:韓國創造經濟革新中心

導讀
韓國政府自2014年起,於韓國各地成立18個「創造經濟革新中心」(Center for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簡稱CCEI),由大企業與當地政府共同組成經營團隊,為新創圈導入人脈與資源,並且強化需求面與供給面的鏈結。此構想是希望透過結合大財閥之力,建構資訊、資金交流的空間,活化創新生態系統,創造就業機會。近年來,由於全球經濟發展停滯,各國領導者無不苦思對策,創新創業為經濟轉型提供契機,自然成為已開發國家之間的熱門話題,本文目的是希望借鏡韓國的作法,為正在規劃的「五大創新產業與聚落之發展計畫」提供參考。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goo.gl/vouzYx,Created by fabricfestival0
著作權聲明: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韓國總統朴槿惠上台後,為了調整扭曲已久的國家經濟結構而大力推動「創造經濟」政策,企圖由政府主導,槓桿引入大財閥資源,為年輕人創造就職與創業的友善環境,最終目的是希望藉此培養出新產業,成為未來國家經濟的新引擎。其中,在推動創新創業方面,最令人眼睛一亮的,莫過於結合政府與大財閥之力,所成立的「創造經濟革新中心」(Center for Creative Economy and Innovation,以下簡稱CCEI)。

2014年9月至今,韓國境內17個市、道(省級行政區)總共設立了18個CCEI。CCEI標榜結合地方產業特性與大企業能量,為新創團隊量身打造創業環境,共同營造地方產業聚落;在營運模式方面,大企業與政府(地方政府或自治體)聯合組成經營班底,一起孵育新創團隊。此設計是希望縮短溝通距離,建構資訊、資金交流的空間,扭轉年輕人瘋狂搶進大企業的心態,提升創新創業風氣,開創新的就業機會。

政府選擇合作的對象,都是首屈一指的大型財閥,海內外皆深具影響力,包括三星(Samsung)、現代汽車(Hyundai Motor)、SK、LG、現代重工業(Hyundai Heavy Industries)、浦項鋼鐵(POSCO)、CJ、樂天(Lotte)、韓進(Hanjin)、韓華(Hanwha)、韓國通訊(KT),以及韓國網路巨擘NAVER與Daum Kakao,甚至是知名化妝品公司愛茉莉太平洋(Amore Pacific)等等。表一整理目前所有CCEI的成立時地、合作對接企業,以及發展項目。

表一、各地CCEI基本資料整理

設立時間 設立地點 合作企業 發展項目
2015.7 首爾 CJ K-Culture、都市生活
2015.7 仁川 HanJin 智慧物流、飛行器引擎
2015.3 京畿 KT IoT、Game 、Fintech
2015.2 忠北 LG 生技、美容
2015.5 忠南 Hanwha 太陽能
2015.6 世宗市 SK ICT、智慧農業
2014.1 大田 SK 技術產業化
2015.2 全北 HYOSUNG 農產品、碳素纖維
2015.6 濟州 KakaoAMORE PACIFIC 文化、軟體、IT、觀光
2015.1 光州 Hyundai 汽車、燃料電池車
2015.6 全南 GS 農畜產食品
2015.4 慶南 Doosan 機械裝備、海水淡化
2015.3 釜山 Lotte 物流、IoT、電影
2015.7 蔚山 現代重工業 造船、醫療機械
2015.1 浦項 POSCO 能源、材料
2014.9 大邱 三星
IT、電子
2014.11 慶北 三星 IT、智慧電池
2015.5 江原 NAVER Big Data、smart O2O

至於,在CCEI設立地點選擇上經過縝密的安排,與企業特長和區域優勢等因素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例如地位如同我國中華電信的韓國通訊,即選擇在有韓國矽谷之稱的板橋市設立CCEI,專門培育IoT(Internet of Things)、遊戲,以及Fintech(Financial Technology)領域的新創團隊。浦項鋼鐵也在企業根據地—慶尚北道的浦項市成立CCEI,當地名校浦項工科大學(Poha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簡稱為POSTECH)由浦項鋼鐵集團創建,培育理工英才無數,是韓國唯一可以與韓國科學技術院(KAIST)相提並論的地方大學,人才來源無虞,配合浦項鋼鐵集團在當地完善的設施、關係網絡的優勢,並鎖定集團本身擅長的材料與能源兩大領域,可望能有效驅動當地新創發展。圖1為目前所有CCEI的分布,有助讀者了解未來韓國各地新創發展的方向。

圖一、韓國CCEI在地合作企業與地理位置分布圖

然而,仔細端詳上圖後我們發現光是從「企業特色」與「區域優勢」兩點上來看,無法說明這些參與企業的選擇,例如網路公司Daum Kakao放棄網路便利且人口稠密的都市區,選擇到以自然環境著稱的觀光勝地濟州設立CCEI即是一例。眾所周知,韓國區域發展落差極大,無論人口、資源皆分配不均,企業在商言商,自然希望每筆投資都是勝券在握,極力減少導致投資失利的任何因素。因此,不難想像,在產業方向與CCEI成立地點的選定上,企業之間想必上演過角力大戰。相關人士向筆者描述,目前這樣安排(或可說是角力結果)其實跟職棒聯盟一樣,歷史悠久的名門企業盤據在其根據地,後進新興企業根本無法僭越一步,所以只能待「前輩」企業決定地點後,再從剩下的空白區域中,挑選對自身相對有利的地點設立CCEI。由此可知,CCEI的規劃仍不脫論資排輩的邏輯,和整體國土規劃或全球科技趨勢可能有所出入。

平心而論,CCEI成立時間尚短(平均一至兩年),與其說是眾多新創資源之一,還不如說是推動「創造經濟」最重要的策略之一,加上2017年年底即將舉行韓國總統大選,CCEI的運作情況牽動民眾對於政策的看法,自然引發各界關注。在韓國科技界頗具影響力的Korea IT Times就指出CCEI的營運大有問題,未來發展堪憂。首先,雖然政府大力推動且總統幾乎出席所有的開幕活動以示支持,但是出現開幕三個月之後中心執行長才上任或是出現內部經營結構重組的中心數量就有五個。另外,職員的勞動合約也是令人質疑營運穩定度的原因,在政策延續性不明的情況下,僅有少數的員工是正式職員,超過六成的員工是約聘人員,聘期至多也只有兩年(Jung, 2015),似乎暗示此規畫將不長久。

我們將視線轉回台灣,新政府上台後提出「五大創新產業與聚落之發展計畫」,五大產業聚落分別是:一,以台南沙崙為中心的綠能科技產業;二,於桃園為發展基地、以物聯網及智慧產品產業為中心的亞洲矽谷計劃;三,中研院所在的南港園區、到竹北生醫園區延伸至台南科學園區的生技醫藥產業;四,以台中為核心的智慧精密機械聚落;五,台北的資安、台中的航太及高雄的船艦為中心的國防產業。在作法上,採取中央與地方政府合作的方式,並非由中央政府單方面主導政策,降低中央與地方不同調所帶來的可能衝突。另一方面,從場域的選擇上來看,相較於韓國科技發展策略具有財團角力與妥協的色彩,可知五大創新產業是奠基於台灣目前的優勢之上,且較具整體國土規劃思維(產業政策的推動策略仍在調整中,可參考Contact Taiwan)

在創新產業中,除了國防產業令人眼睛一亮,感覺新鮮之外,其他產業與全球發展趨勢並無二致,沒有令人意外之處,未來在世界各地將不乏競爭對手,台灣並無特殊優勢。韓國亦是如此,從上述觀察中可知,CCEI目前從事育成的產業,除了釜山根基於國際知名的釜山國際電影節而輔導電影產業之外,也皆與當前的熱門產業相符。筆者認為政策可否落實的關鍵,並非在設立新場所,而是在於如何建構創新平台,並有效引導在地資源投入,才能營造活絡的創新氛圍。韓國朴槿惠政府的CCEI採取要求大財閥配合的方式進行,但政策持續性不明,因此難以克制合作企業敷衍了事的心態。韓國前車之鑑不遠,台灣若可避免一昧強調硬體建設的方式,而是應深入檢視新創相關的法規,例如產學合作的專利歸屬、運用方式等,提升投資新創的誘因,應能有效促進創新生態系的活絡。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