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經濟剩餘方法運用在技術商品化科技計畫之經濟效益評估

導讀
近年來技術商品化導向的研究備受政府與民眾重視,其經濟效益評估亦成為關注的焦點,經濟剩餘方法是國內外常用的評估方法之一,其觀察市場供需變化之特性使其適合運用在技術商品化類型的科技計畫評估。本文將分析此方法之特性,及其應用在科技計畫評估之挑戰,以期作為未來政府計畫管理機關與評估機構執行相關科技計畫評估時的概念基礎。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ppt.cc/pyKg7,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緒論

隨著全球競爭加速,各國政府競相提高研發經費佔國內生產毛額的比例,期望藉由提升創新研發能量進而強化國家競爭力,其中除了著重在研究基礎建設建置、基礎/應用研究的推動之外,更有相當高比例投資於商品化研究,目的在於將基礎或應用研究的產出順利轉化為商品,進而對產業有直接的助益。這類以技術商品化導向的計畫,因其可以產生直接顯著的經濟效益,一直受到民眾與立法、監察機關所寄予厚望,換句話說,此類計畫的經濟效益評估結果也將是各界關注的焦點。爰此,本研究將探討此類以技術商品化為目的之科技計畫適合的評估方法及其執行時之挑戰,將可作為未來政府計畫管理機關與評估機構執行相關科技計畫評估時的概念基礎。

二、評估方法介紹

技術商品化導向的計畫通常藉由直接研發補助或研發成果移轉,產生新技術、程序或產品後,於產業間發生經濟效益,這些效益通常會展現在產品成本節省、產量提升、所需人力減少等。當此類效益發生時,若可以從市場上觀察到價格成本及消費者效益時,便可以使用經濟剩餘(Economic Surplus)的評估方法來估計。更進一步而言,此方法的基礎概念是研發投入可提升產品品質進而增加需求,或降低生產成本以增加產品供給,藉由這兩種方式可以擴增整個市場並改變市場參與者的報酬而產生經濟剩餘;經濟剩餘可分為消費者剩餘(Consumer Surplus)與生產者剩餘(Producer Surplus),兩者加總便形成總剩餘。

圖1為經濟剩餘方法的簡單示意圖,研發投入後改變了市場的技術,技術改變主要影響供給曲線,其降低生產者的成本而增加供給量,使得供給曲線由S0移向S1,其整體經濟剩餘即為虛線區域。藉由計算出整體經濟剩餘,並界定研發投入,便可計算報酬率或進行成本效益分析(Heisey et al., 2010)。

圖 1 研發投入後之經濟剩餘變化示意圖

經濟剩餘方法約從二十世紀開始逐漸廣泛使用在國外技術商品化研究的效益評估,美國近年最具規模的研發補助計畫─先進技術計畫(Advanced Technology Program, ATP ) 亦常以此方法進行經濟效益評估,主要原因除了經濟剩餘方法在本質上即與市場連結度高外,更在於其操作彈性度佳。此方法的特性如下(Heisey et al., 2010):

1. 適合使用在技術商業化的研究:

經濟剩餘方法觀察的是產品在市場供需的變化,因此當計畫屬於研發性質且具有商業化成果,進入市場後對市場價格或消費者產生影響,便可使用此方法計算;反之,若計畫成果之應用主要並非在於市場採用,便不適合採用此一分析途徑。

2. 評估對象可為單一或多種產品:

通常此分析方法可操作在單一商品,例如美國國家標準及技術局(National Institute of Standards and Technology, NIST)補助的光纖通訊的標準參考材料SRM 2517a (Link & Scott, 2004; 2005),也可以廣泛使用在同一市場內多種產品的研究上,例如美國玉米市場內的眾多品種雜交玉米(Grilches, 1958),皆可藉由實驗設計一併研究探討。然而若不同市場的多種產品,在操作上便需要不同假設與資料蒐集,通常會分開進行評估。

3. 可加計知識外溢效果

經濟剩餘方法最早著重在探討單一/多種技術或產品對直接生產者及消費者所產生的剩餘,較無考量外溢效果。外溢效果是指創新研發成果在不同利害關係人間知識擴散後所產生的經濟效益,例如產業內的知識擴散及跨產業的知識擴散,由於外溢效益更能證明政府研發投入的正當性,因此美國ATP計畫建構了一個納入外溢效益的經濟剩餘計畫評估模式(Ruegg & Feller, 2003),在計算上須界定研發補助後的產品所影響的各層級供應鏈,再將所有層級供應鏈的資料加以蒐集與分析,以NIST為例,其所計算的效益包括:避免若無NIST計畫時將增加進入市場時間之成本、避免若無NIST計畫將不會產生的珍貴知識(此一知識部份被反應於知識測量如專利和出版中)的損失。效益包括避免商品與服務的品質損失、避免增加測量設備之成本、避免為消費者驗證測量正確性之成本、避免研發成本─人力及訓練、避免處理相容性問題之成本等。由此可知,經濟剩餘方法可依評估需求探討直接與外溢效益。

4. 可廣泛使用在「計畫評估」、「領域評估」或「政策評估」

所謂計畫評估係探討單一計畫的成效,需侷限在一定的計畫範圍界線;領域與政策評估則是跨越計畫範圍至更大的界線,例如探討政府在全國農業投資的成效。經濟剩餘方法可藉由實驗設計處理上述不同評估需求,更增添其實用性。

5. 關注研究的某些特殊效果而非整體研究效果:

因為個體經濟取向之分析方法可以使用加總(Aggregate)程度較低的分析層次,因此能更有效的評估單一技術或研究計畫的效益,也有助於了解效益在產業供應鏈及服務輸送(Service Delivery)體系中的擴散過程、計畫與效益因果關係等更複雜的問題。

6. 可同時觀察整體效益及細部效益:

單一市場通常由許多種類的供給者與消費者組成,經濟剩餘方法可以垂直找出生產者、消費者等剩餘,也可以水平的找出不同區域、國家等的經濟剩餘,因此可以更加細緻區別細部效益所在並量化。

7. 容易進行不同計畫間的比較

利用簡單的成果效益比例或報酬率等經濟面向的指標,可以簡單的描述投資報酬情況,並且容易進行計畫間的比較(Ruegg, 2007)。

三、方法應用之挑戰

經濟剩餘方法可應用在不同技術商品化的事前事後計畫評估上,惟需依照不同評估需求進行研究設計。整體而言,經濟剩餘方法與其他評估方法相似,資料的取得往往是最大挑戰,尤其經濟剩餘方法關注市場供需與價格,因此許多資料須仰賴廠商提供,然而廠商常因無義務配合、營業秘密,使得資料取得及可信度備受挑戰。此方法應用在事前評估時,許多市場資訊難以取得,故多半使用假設資料代替;應用於事後評估時,則可利用調查或假設取得資料,以NIST補助SRM 2517a研發之事後經濟效益評估為例,其研究所需的價格與成本資料相當難取得,最後是利用某一願意提供之廠商資料計算出消費者剩餘/淨生產者剩餘之數值後,再與其他廠商確認適當性後,假設此比例可應用在其他廠商,最後進行經濟剩餘之估算。此外,實際評估時常需使用回溯式的反現實分析(Counterfactual analysis),亦即請受益廠商評估若無計畫或政府補助時成本與獲利差異,並將其歸因(Attribute)出計畫貢獻,皆不易進行且有相當模糊空間。資料取得一直是國內外進行評估時所面臨的問題,美國、加拿大通常會建置維運專業資料庫,且給予經費持續追蹤蒐集補助結束後的計畫成果,追蹤的同時亦會提供誘因讓補助對象願意配合,例如作為下一次補助申請的條件等;國內目前狀況亦然,在計畫執行期間的資料蒐集較無問題,但計畫結束後即缺少配合提供之動力,目前經濟部採用合約方式規範應於計畫結束後5年內持續提供資料,然而整體而言,配合程度仍是難以掌握。資料取得之限制亦為評估時常需使用許多保守假設來估計的原因之一。此外,未來或許可以嘗試從強化跨機構資料串聯的方式解決,藉由資料串聯可以減輕調查對象重複填報之負擔,甚至可作為填報之誘因。

此外,評估目的會因探討計畫直接效益或包含外溢效益時,而有不同挑戰。例如當著重在探討計畫直接效益時,須清楚界定出計畫影響範圍與受益對象後,藉由追蹤(Tracking)的方式取得評估資訊,亦即須深入了解研究成果知識移轉、商業化過程,並針對特定技術成果之移轉外溢過程進行追蹤普查,在執行上常受制於計畫執行過程的資料完整度。然而若著重在探討外溢效益時,此類研究通常會跨越計畫範圍,在執行上主要會針對該領域或產業的重要廠商進行回溯式的效益歸因,並利用調查或次級資料取得評估資料,較不會發生上述須挖掘知識外溢過程的困難。然而此方式因無需清楚界定計畫範圍,而是著重在針對特定廠商進行主觀歸因,故其效益與政府投入間的因果關聯性較低,將使得評估精確性受到質疑。

四、小結

計畫評估的方法眾多,不同目的的計畫適合的評估方法不同,本文著重在探討技術商品化類型計畫的常用評估方法之一,亦即經濟剩餘方法之特性與挑戰。此方法不僅能處理計畫直接效益與外溢效益,亦容易進行不同計畫間的比較,惟須多加注意評估資料取得與可信度的挑戰,在計畫評估上將是一個有用的工具。此外,有鑑於評估資料是評估品質的關鍵,政府應重視事前評估規劃,並據以強化計畫過程資料追蹤保存,例如美國ATP計畫建立之商業回報系統(Business Reporting System, BRS )資料庫,將有助於計畫評估之進行,進而協助政府有效掌握計畫效益及進行回饋改善。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