芬蘭深化產學合作之推動策略及作法

導讀
產學合作已被視為影響國家競爭力的主要因素之一,芬蘭重視產學合作,將學術研究轉化為產業動能,大力推動創新的產學合作模式來促進創新創業與經濟發展。本文分析芬蘭政府促進產學合作與產學夥伴關係以創造經濟實質價值的推動機制與作法,重點在於改革產學合作體制環境,提高大學成果商業化及與產業合作誘因,人才培育計畫强調學用合一,強化公私協力夥伴關係,擴大公共資金基礎,共同推動對未來關鍵領域長期承諾的產業導向合作研發創新,作為實現共同目標的新型開放式合作創新網絡平台。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goo.gl/ZlMpAg,Created by Oriol Pascual
著作權聲明:可以做商業用途,但須註明出處

一、前言

芬蘭是一資源有限而依賴創新驅動經濟成長的小國,唯一的資源優勢就是人才與科技,透過不斷投入高等教育和研發,培育優質的研究人才和利用新技術創新,增强其經濟實力,尤其重視產學合作,將學術研究轉化為產業動能,大力推動創新的產學合作模式,來促進創新創業與經濟發展,成為其提升產業競爭力與國際優勢的關鍵要素。近年來,先進國家因應創新政策典範移轉的趨勢,將形塑創新生態系統視為國家創新政策的核心,以爭取國家在全球化經濟中的領導地位,其關鍵性策略為強化產學互動網絡及鼓勵產學合作創新。本文分析芬蘭以新思維深化產學合作的機制改革與具體作法。

二、產學研高度互動的國家創新體制

芬蘭是當今世界上公認國家創新系統發展最完善的國家之一,雖然其創新政策起步比其他OECD先進國家要遲得多,但卻是最早引進國家創新系統模型的國家。早在20世紀90年代,芬蘭就已建立了適合本國經濟發展的創新機制,並在實踐中不斷加以調整和完善,現已形成從教育和研發投入、企業技術創新、創新創業投資,到提高企業出口創新能力的一整套較為完善的創新體系。產學研三位一體高度互動是芬蘭國家創新機制的突出特點,政府重視產學研結合的資助機制,扮演著指揮者和協調者的角色,不僅能有效使用有限的資金,還將重大科技發展項目納入國家計畫,與企業共同投資,將科研成果轉化為產業動能,將新技術開發發展成為商業用途。

芬蘭在國家創新治理體系上,分為四個層級,第一層級為制定政策之高層組織,特色在於科技決策由內閣主導,總體決策則由各部會共同參與之集體決策模式決定。芬蘭於2008年初進行政府組織重整,成立具「協調審議」功能的研究與創新委員會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Council, RIC),取代科技政策委員會(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 Council, STPC)作為科技政策及國家創新體系的最高統合與協調機構,第二層級為政策管理與施政方案統合與執行推動之部會單位,政策執行功能則是主要集中在教育文化部與就業經濟部的科技創新政策雙元主導部會,兩部會研發經費占芬蘭政府R&D支出經費比重約80%。第三層級為計畫管理與補助機構,以芬蘭科學院 (Academy of Finland, AOF)、國家創新局 (Finnish Funding Agency for Innovation, Tekes)與芬蘭創新基金會(The Finnish Innovation Fund ,Sitra)為主要的研發經費資助單位,進行研發計畫的規劃、管理與評估,最終再轉交研究機構執行研發計畫。其中,芬蘭科學院的經費主要來自教育文化部,國家創新局的經費則來自就業經濟部,芬蘭創新基金會則是在國會監督下以獨立基金方式運作。第四層級為公立或私人研究與創新執行機構,整體而言,芬蘭主要是由16所大學、24所科技大學等高等教育體系,相關各部會管轄的18所公共研發機構,例如:國際知名的國家技術研究院(Technical Research Centre of Finland, VTT),以及民間企業與私人研究機構致力於下游研發與創新活動(參見圖一)。

圖一 芬蘭國家創新治理體系結構

芬蘭在產學合作之總體政策規劃與推動,由研究創新委員會負責創新科技策略性發展及制定創新政策,掌管上游基礎科學研究的教育文化部與掌管中下游技術創新政策的就業經濟部雙主軸共同落實推動產學合作政策/措施,芬蘭國家創新局與芬蘭科學院兩大主要資助機構為促進產學合作的推進器。國家創新局是芬蘭最重要的研究發展與創新創業之公共補助與計畫管理機構,主要政策工具為資助產業、大學、研究機構的研究計畫,企業申請研發計畫必須尋找大學或研究機構作為伙伴才能得到資助,而大學、研究機構的研發計畫也必須由企業作為伙伴才能獲得國家創新局的資金支持,對促進國家創新系統各要素之間的密切聯系與合作,起到了極為重要的作用。芬蘭科學院資助大學人才培訓計畫,强調學用合一,培養符合產業需求的人才。

三、邁向芬蘭2.0的產學合作發展策略

由於創新模式及企業創新策略發生本質上的變遷及演進,各國莫不積極探索制定新一代的創新政策以尋求維持國家創新能耐的競爭力。芬蘭負責創新科技策略性發展的研究與創新委員會,在其「改革芬蘭:2015-2020年研究和創新政策綱要」,揭示將加強研發創新(R&I)成果的開發利用和社會效益,高等教育機構、政府研究機構和公司將深化發展支持研究成果開發利用的新方法,以及創建支持產學研之間密切合作的實務做法與激勵機制,為改革方案中6大重點發展議題之一,並由科技創新政策雙元主導部會共同落實推動產學合作政策/措施。芬蘭在深化產學合作與產學夥伴關係的策略及推動作法分述如下:

(1) 改革產學合作體制環境,提高大學成果商業化與產業合作誘因

1.2007年頒布「大學發明法案」

芬蘭新「大學發明法案」明訂發明所有權權利歸屬於高等教育機構,排除大學教職員不再擁有取得發明的智慧財產權(IPR)。旨在澄清在大學取得發明的法律地位,因為越來越多在大學進行的研究活動,涉及與外部各方廣泛的合作,對現有法規注入四個重大改革:(1)適用範圍擴大,不僅包括大學,也包括科技大學,目的在於協調和平等看待大學和科技大學之間的合作研究,有關智財權的分配及其法律解釋實務。(2)依據三個主要研究類別(合作研究,開放研究,以及其他研究),確定研究參與者之間智財權的分配,其中僅在前兩者在技術移轉的背景下具有真正意義。(3)強制性發明資訊揭露適用於合作研究與開放研究等兩類別。(4)無論在何種研究類別取得的發明,發明者必須適當地取得補償,看作是本發明提供大學獲得發明者/雇主合同義務超額的附加價值,回饋給發明者的報酬。

此「芬蘭版的拜杜法案(Bayh-Dole Act)」,把贊助研究的發明所有權的權利歸屬於大學,預期可增加大學獲得發明揭露的金額,以及在大學技術移轉功能實踐更高的管理效能,與頒布實施新「大學法案」相輔相成,對芬蘭促進大學研究成果商業化以及學術技術移轉,作為支持建立經濟和產業進步的成長引擎具有重要意義。芬蘭希望透過新大學發明法案改善大學的創新環境,至少新法案已簡化所有權的問題,以便大學在合作研究有資格獲得發明所有權的權利歸屬,權利的集中使技術移轉比之前更有效率、更簡單。

2.2010年頒布新「大學法案」

芬蘭頒布新「大學法案」,其目的是賦予大學更多的財務和營運靈活性和自主性。以福利社會理念為基礎的芬蘭高等教育制度在實現高等教育大眾化,以及為區域經濟發展和建構國家創新體系服務的過程中發揮重要的作用,大學的經費以政府財政撥款為主,大學的設置較均衡地分布在全國各地,國民在大學學習免收學費。但從20世紀90年代以來,在新自由主義和全球化的影響挑戰下,芬蘭逐步在高等教育中引入市場機制。特别是2010年新大學法的實施,把芬蘭的高等教育改革推向了一個市場化的進程,其目的是給予大學更加充分的自主權,擴大社會參與,拓展經費來源,提高辦學效率和效益。芬蘭大學的改革創造有利大學對社會需求作出反應的框架條件,包括提供優秀的科學研究和知識,履行訓練功能,並強化社會和經濟服務之第三任務功能。芬蘭新「大學法案」最核心的改變是大學從政府公務體系轉變為自治的公法人法律地位。政府在頒布新的大學法案的同時,還實施了體制改革,鼓勵大學合併,最重要的合併是芬蘭的工程類重點大學赫爾辛基科技大學 (Helsinki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TKK)、重點商學院赫爾辛基經濟與工商管理學院(Helsinki School of Economics, HSE)、和赫爾辛基藝術與設計大學(University of Art and Design Helsinki, TaiK)三所名校合併建立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以打造世界一流研究創業型大學為目的。芬蘭在更新大學法的預期效益,主要包括希望從可供大學技術移轉工具(支持新創企業,投資等)增值轉化來增加大學的財務靈活性,以及普遍提高技術轉移功能以減輕大學實施財務自治後缺乏的財務資源,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建立,將可為芬蘭的大學改革樹立新典範。

(2) 強化產學夥伴關係,共組產業驅動之產學合作新機制

芬蘭對於產學合作的環境與支持機制已非常完備,但隨著國際產業競爭環境的快速變動,調整現有傳統封閉式之科學和技術創新政策與措施,與時俱進地推動新的產學合作模式因應。芬蘭為因應受全球化與開放式創新影響而不斷變化的創新環境,便調整現有傳統封閉式的科學和技術創新政策與措施,使國家層級的創新活動轉換到嵌入全球經濟之需求與使用者導向的開放式創新生態系統(Open Innovation Ecosystems)。芬蘭科技創新政策最高統合與協調機構-研究創新委員會啟動新一代卓越中心-科學技術和創新策略中心 (Strategic Centres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novation ,簡稱SHOK),作為實現企業、大學和公共研究組織共同目標的一種新型開放式創新環境與合作創新網絡平台,對未來關鍵領域共同致力於密切和長期的合作研發創新,以加速創新過程,實現支持產業爭取世界市場目標的新型態策略網絡(Lemola and Lievonen,2008)。

芬蘭政府以選擇與聚焦模式,在全國各地區建立6個重點策略產業領域的SHOK,包括:能源和環境(Cluster for Energy and Environment, CLEEN),金屬製品和機械工程(Finnish Metals and Engineering Competence Cluster, FIMECC),生物經濟群聚(Finnish Bioeconomy Cluster, FIBIC),健康和福祉(Health and Well-being, SalWe),數位企業與服務(Digital business and services in Internet economy , DIGILE),營建環境創新(Built Environment Innovations, RYM)等主題領域,以公、私、協力模式(PPP)共同致力於推動對未來5~10年關鍵領域長期承諾的合作研發創新,聚焦世界領先的產業導向研究,以非營利性質的有限責任公司作為SHOK的組織管理模式,提供策略優先重點領域的關鍵領導企業,大學和科研機構更彈性地實施各種合作研發創新的機會,槓桿運用公私夥伴關係擴大公共資金基礎,民間參與公司與政府共同資助計畫,彼此共享成果、利潤與風險。SHOK由參與者股東組成董事會共同決定組織的運作,設有辦公室負責SHOK的經常性運作管理,由該領域專家擔任執行長。計畫的經費來源是民間參與公司與政府共同資助,60%的政府資金是針對聯合研究計畫,開放給所有合作夥伴,其他40%的民間資金是產業聯盟計畫。預期透過此創新合作機制促成新的產業、政府和學術界之間的分工合作以加速創新過程,產生突破性創新成果並靈活地轉化為企業成長及國家的經濟增長。

(3) 激勵學術創業動能,加速科技研發成果產業化

芬蘭檢視國家創新系統,發現儘管有高研發投入和好的教育體系培育優質人才等有利於高成長性創業活動的結構條件,卻相對缺乏高成長創業精神創造世界級高成長新創企業,亦即呈現公共投資轉化成為有競爭力產品和服務研究之商業化的創新差距,引發芬蘭政府高度重視,積極推動促進研發成果轉化為商業化成功創業的資助計畫作為核心政策工具,推出許多措施獎勵學術創業,把激勵學術創業動能,加速科技研發成果產業化,做為強化國家經濟動能的首要施政重點。

2012年國家創新局啟動「從研究構想到創造新知識企業計畫(New Knowledge and Business from Research Ideas,簡稱TUTLI計畫)」,取代行之有年的「研究商業化計畫(Creating Business from Research,簡稱TULI計畫)」,是現階段改革科研經費補助體制的三大資助工具之一。此新政策工具是激勵學術界研究者參與研究商業化意願的措施,目的是鼓勵學研機構透過研究構想的研究,知識和專業知識發展,在研究進行過程利用創造新企業把構想商業化,創造創新型企業,進而達成芬蘭現階段最重視的促進高成長創新企業來創造就業機會與國家經濟發展目標。

(4) 人才培育强調學用合一,縮短產學落差

1.芬蘭生命科學產學合作博士研究培訓計畫

芬蘭科學院以學術卓越中心以及人才教育與培訓為主要政策工具加強學術界和產業界之間合作,產學合作培育產業需求的博士生措施方案為重要政策措施之一,生命科學領域的產學合作博士研究培訓計畫即為代表性典範案例,旨在促進學術研究和創業之間的合作,創建一個從教育、科研、產品開發、生產和商業化的完整價值鏈,進而推動芬蘭健康醫療高科技產業的發展。

芬蘭生物中心(Biocenter Finland)是分佈在芬蘭全國6個大學、7個生物中心的國家級科研基礎設施,是專注在生命科學和生物醫學頂尖技術平台服務的全國性網絡,旨在促進大學和產業之間在生物科學和生物醫學的研發合作,有兩個主要特點,第一個特點是民營企業和大學的組合,目標之一是研究成果的商業化,創建了一個產學兩端的技術平台,為芬蘭生物科學的發展而開發全國範圍的知識基礎;第二個特點是它非常強調科研訓練,組織許多針對博士生和青年研究人員的研究培訓計畫,不僅聚焦在科研培訓,同時還關注博士生和青年研究人員的職業生涯發展(Chiang , 2011)。

2.促進博士畢業生進入產業就業的博士後在公司計畫

芬蘭公司、基金會和金屬製品與機械工程科技創新策略中心聯手推動促進博士畢業生進入產業就業的博士後在公司計畫(Post Docs in Companies, PoDoCo),提供更好的誘因機制,媒合私營部門僱用年輕博士畢業生。PoDoCo計畫由PoDoCo共同基金和參與該計畫的公司提供資金,計畫對於PoDoCo研究員提供一個學術研究期程,其後續1-2年則有針對性的研究期間。學術研究期程的目標是創造深遠的知識以增進該產業的更新與發展,由PoDoCo共同基金提供研究期程的研究經費。學術研究期後,公司資助聘請博士後針對研究,深化研究成果,並建立公司特定專業的洞察力。PoDoCo預期獲得學術研究支撐芬蘭公司的長期競爭力和企業策略更新,而且年輕博士獲得產業經驗的雙贏局面(Neuvo et al., 2015)。

3.Demola開放式創新平台

Demola是一開放式創新平台,也是新的產學合作模式,提供大學學生團隊與公司合作及跨學科領域創新環境,處理來自企業和其他組織提供的挑戰。透過Demola開放式創新平台的專題計畫,創造公司新服務或產品創意概念的「示範」及原型產品,其中大部分是透過Demola架構設計的授權制度,買下公司和組織的創意概念。Demola開放式創新平台於2008年成立於芬蘭的坦佩雷(Tampere),由創意坦佩雷計畫資助,平台的目的是促進坦佩雷地區的多學科、靈活的創新文化,以及鼓勵學生創業,提供來自坦佩雷地區的三所大學學生與公司團隊合作以及跨學科領域創新環境,創造源自公司新的服務和產品創意概念的示範產品。

Demola開放式創新平台(參見圖二)的核心是由來自於參與學術機構的學生組成團隊,團隊選擇取決於學生自己的動機,鼓勵申請團隊找到他們感興趣的問題,匹配Demola網站列出可申請的專題計畫,根據Demola網站列出專題計畫所需的技能類型,過濾出可參與的專題計畫夥伴,來解決不同領域夥伴之特定問題。創意坦佩雷計畫資助Demola平台,讓Demola成為本地大學一個中性地基資源,透過建立平台並開放各學科領域資源,如今已擴展並成為許多產業的價值開發工具。

圖二 Demola開放式創新平台之夥伴結構

四、結語

產學合作已被視為影響國家競爭力的主要因素之一,芬蘭雖擁有產學研三位一體高度互動的優良傳統特點,但近年來,面臨全球化嚴苛的競爭環境,以新思維進行新一輪的創新系統改革和重新調整其產學合作策略,以因應全球經濟之需求與用戶導向、網絡化和開放式創新生態系統。芬蘭促進產學合作與產學夥伴關係以創造經濟實質價值的推動機制與作法,重點在於改革產學合作體制環境,提高大學成果商業化及與產業合作誘因,人才培育計畫强調學用合一,並建立產學媒合平台銜接產學落差;強化公私協力夥伴關係,擴大公共資金基礎,共同推動對未來關鍵領域長期承諾的產業導向合作研發創新,作為實現共同目標的新型開放式合作創新網絡平台,支持產業爭取世界市場目標。芬蘭鼓勵學界從事結合產業需求之研發活動,加速科技研發成果產業化,帶動國家整體社會、經濟及產業發展效益,均相當值得我國參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