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科技創業歷程的困境與解決之道—初期研究成果

導讀
科技部「創新創業激勵計畫」截至目前為止已經完成四個梯次的培訓,本研究透過訪談已成立公司的團隊,試圖釐清台灣校園科技創業歷程的困境。現階段若團隊遇到困境將由FITI提供即時協助與資源轉介,但對於當前體制上不利於創業之問題,本研究團隊將持續透過訪談進而發掘,並研議是否有解決方案,以作為政策建議或未來研究方向。

科技部「創新創業激勵計畫」 (from IP to IPO,以下簡稱FITI),自102年起,每年分兩梯次舉辦,每一梯次期程約為期半年,截至103年底止已完成四個梯次的創業培育。團隊在參加選拔的過程中經過幾次的蛻變,而在真正進入創業實戰後,遇到更多更現實的考驗,有些團隊成立公司後逐漸成長茁壯,有些團隊正面臨問題裹足不前。本計畫透過訪談團隊中主要決策者,試圖了解校園高科技創業所面臨的實務問題、環境限制、資源需求,並提供即時協助與資源轉介;發掘當前體制上不利於創業之問題,並研議是否有解決方案,以作為政策建議或未來研究方向。目前本研究團隊已訪談了六個團隊,發現一些共通性的問題,現階段我們試圖將這些共通性的問題進行整理,透過現象的描繪與說明、分析該現象可能衍生的問題、歸納未來應深入了解的議題、嘗試初步提出可能解決的方向,在研究過程所得到的發現未來將納入FITI機制調整的考量,或另外進行更深入的主題式探討以期能更優化台灣的創業生態體系。以下初步整理了兩個問題,將分別說明之:

一、 校園師生科技創業團隊的授權問題

(一) 現象說明:

FITI旨在鼓勵大學實驗室將研究成果(尤其是政府補助研究)拿出來創業,由此,該技術的智財權涉及了學校與教授/實驗室的權益,因而能否順利授權進而創業,便受學校與教授態度影響。然而,因學生與教授間的師生關係造成權力不對等,且教授往往以學術或研發觀點來看待創業,認為技術才是創業核心,因而產生認知與意見的歧異。

(二) 衍生問題:

由於教授與創業團隊對於創業的認知有所差異,恐導致在技術授權上容易產生利益分配糾紛,甚至因此而使創業團隊陷入不利的談判困境,創業進程也面臨停滯。在校園中講求的是術業有專攻,因此部份教授會有技術本位的想法,然而在創業的場域中若要成功,技術與研發是必要的但並非唯一,因此教授若參與創業便有極大的可能對於技術本位主義產生衝擊。而一旦新創公司未清楚解決授權問題,投資人便不敢放心投資。

(三) 應深入了解的議題:

本研究團隊認為欲解決授權問題,後續應深入瞭解學校/研究機構技轉中心扮演之角色、師生爭執之關鍵點、實驗室智財與權力義務。

(四) 可能解決方向:

1. 找到多數人可接受的利益分配模式:創業中最易引發糾紛的便是與利益分配相關的議題,例如奬金、授權金、權利金、價金、股權或其他權益…等等的分配。因此應找到多數師生可接受的利益分配模式,才能協助創業團隊在處理這類型的問題時能更順暢。

2. 大專院校智財規定的解套:依據科學技術基本法第6條,政府補助、委託、出資或公立研究機關(構)依法編列科學技術研究發展預算所進行之科學技術研究發展,……。其所獲得之智慧財產權及成果,得將全部或一部歸屬於執行研究發展之單位所有或授權使用,不受國有財產法之限制。而相關執行細節在政府科學技術研究發展成果歸屬及運用辦法有更詳細的說明。因此各大專院校或研究機構在處理其智慧財產權及成果皆各自有其處理的方式,未來可能可以透過了解各校的規定,嘗試以實務的方式讓校內/研究機構的智財運用更活絡,例如:超過一定期限未被商化的智財是否採廉價授予的機制…等方式。

3. 調整FITI規定:FITI可能可以思考透過規定的調整(例如:參加選拔前先簽署利益分配協定)與活動辦理機制的設計(例如:現有規定200萬奬金發放需含教授的團隊全體簽名,可能更強化教授的談判空間,應再思考該程序的必要性),協助師生間更有效率的解決授權問題。

4. 中介溝通機制:為使創業團隊師生在溝通授權的問題時能更順暢,FITI可考慮透過輔導機制讓教授與學生瞭解學術與創業生態的歧異性,再視需要適時引入業師/先進進行協調。而這裡所謂的輔導機制,對象除了學生之外,還包含教授,所輔導的不是專業技術,而是關於「創業」這整個複雜的生態。

二、 FITI輔導方案結束後團隊與後續轉導機制的銜接問題

(一) 現象說明:

部分團隊在接受FITI培訓之後成立公司,卻不知該如何進一步發展壯大,且因成員仍另有正職收入或團隊有接案收入,短時間仍無損益平衡的壓力,致使團隊發展步調放緩。

(二) 衍生問題:

現有的銜接機制存在一些問題,例如FITI所舉辦的天使媒合會,目前通常是在選出前二十名的團隊後舉行,但經過四個梯次的活動實際運作後,發現目前辦理的時點團隊尚不成熟,且仍處「選拔」階段,因此媒合效益不彰。創業團隊在募資方面也存在一些問題,例如國發基金「創業天使計劃」的回饋機制 恐使投資人卻步、有些團隊會因擔心在募資過程中被騙而遲遲不敢邁出募資之路、是否要接受大陸投資者…等等。

(三) 應深入了解的議題:

本研究團隊認為欲解決後續輔導機制的銜接問題,之後應深入瞭解各種可能銜接對象的實質運作與功能(例如:育成中心、加速器、快速試製中心、台美矽谷計畫、國發基金…);在募資部份則需了解團隊對於短中長期里程碑的設定方式、美國天使投資相關機制…等等

(四) 可能解決方向:

1. FITI的天使創投媒合機制修改:目前每個梯次邀請參加天使創投媒合會的團隊為20隊,舉辦的時間點約是創業開始培訓後的兩個月,根據過去舉辦的成效盤點與天使創投的意見回饋,若舉辦的時間能夠往後推延至團隊更成熟的階段,待團隊接受完FITI整個完整培訓,再進行天使創投媒合,團隊的整體成熟度與天使創投有興趣欲瞭解的項目可能可以更趨於取得平衡,此時的創投媒合才較有意義。另外,FITI相較於Y-Combinator在短期培訓後將團隊順利轉給創投接手輔導,FITI在後續銜接上較無著力,業師與後FITI團隊之互動亦不多,未來在這個部份應是可多著力。

2. 天使群建立與經營:目前與FITI主要透過活動的舉辦固定與天使創投維持互動,但團隊若只能在活動中與其有所接觸,所得到的回饋可能不夠明確或過於片段,且一旦團隊完成所有的培訓,與天使的接觸就相對困難,因此若FITI可以建立並經營天使群,對於團隊在畢業後的輔導將能更有效益。

3. 後續輔導機制:放任後FITI團隊單打獨鬥,易失去動力,因此建議後續輔導機制可採以下幾種型式。

(1) 活動舉辦:可考慮採取諮商或交流活動。透過諮商,可與專家深度討論新創公司所面臨的困境;透過交流活動,新創公司可與同處類似階段的公司一起分享經驗並相互砥礪。

(2) 相關輔導課程:新創團隊在公司成立前後所會遇到的困難是不一樣的,在FITI培訓期間所受的訓練可能不足以讓新創團隊可以應付整個創業的過程。因此,在團隊在成立新創公司後若希望能夠持續成長,是需要一些相關輔導課程的協助。

(3) 疑難雜症諮詢窗口:FITI團隊在成立公司後可能會發現參加創業選拔與真正創業實際上還是有很大的落差,面對漫長的創業路上層出不窮的問題該如何解決?FITI可能可以設立駐點業師,以指引這些在創業路上求助無門的團隊。

4. 設立檢核機制與後續觀察:目前FITI獎勵金額撥放是通過決選獲得創業傑出獎之創業團隊(4~6隊),檢具營運計畫書並獲審核通過後,每隊可獲頒100萬元獎勵金;完成公司設立登記並檢具相關文件後,每隊可獲得100萬元創業基金。若是希望新創公司在獲奬後能夠一股作氣,將新創公司的規模與巿場推向下一階段,FITI應思考是否規劃完整的檢核機制與持續長期觀察團隊。畢竟FITI所希望的不是只有讓新創團隊變成新創公司,而是希望透過FITI能夠帶動國內創新創業風潮,讓原有只存在於校內的創意透過一連串的培訓,最後能夠創造社會價值。

現階段我們發現問題、澄清問題、有脈絡的將衍生問題集中起來,並試圖找出可行方案,未來我們將持續追蹤新創團隊,並針對台灣創新生態的問題,透過國際間類似問題解決方式的了解,找到適合台灣的解決之道。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