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揮學界創新能量:思考透過升等制度強化產學鏈結的可行方式

導讀
將蘊藏於大學的研發能量轉移到業界是提升產業創新的重要手段,但資料顯示我國知識創造和技術自主性之間不成正比,表示學界創造的知識未能協助我國擺脫對外國技術的依賴,新知識從走出學校到被企業靈活運用之間仍有許多障礙必須克服。本文參考英美大學調整教師升等的作法,嘗試為我國目前的教師升等作出建議。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pixabay.com/zh/users/geralt-9301/,Created by geralt(Gerd Altmann)

一、 大學 產業 咫尺天涯

就學術的創新能量而言,從下圖一可發現在主要國家中,美國的研究發表可謂是質量均優,不但數量超群,影響力更領先各國;英國雖然在發表數量上落後美國,但在影響力上則與美國不分軒輊;以色列的情況十分特殊,即使發表量相對少,但影響力上卻高於日本,且有逐步追上英美德法等老牌先進國家的趨勢;至於我國,雖說距離全球平均的水準仍有努力空間,但是研究發表的影響力已逐年提升。另一方面,技術貿易額收支比可以說明一國技術自主 的程度,對照圖一更能呈現一國知識創新與技術擴散程度之間的粗略輪廓。在國際間,日本的論文研究表現雖不突出,但是在技術輸出上卻有超群的表現,遙遙領先其他先進國家;而以色列則是另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例子,除了在研究上以「質」取勝之外,技術貿易額收支比僅略輸日本,以小國之姿奪下第二,遠勝德英美等大國;台灣與韓國的情況則極為類似,在政府近幾年來的傾力投入下,知識創造上雖取得明顯進展,但是在產業發展上仍舊仰賴外國進口技術,大學的研究發表和產業的技術提升似不成正比。再來,根據教育部統計,無論是專利件數或是技術移轉金額都呈現上升趨勢,但卻沒有降低我國對外的技術依賴。簡單的說,我國的論文發表和技術發展呈現各自奮鬥的狀態,即使政府大力撮合產學合作,大學和產業之間的關係卻仍舊是咫尺天涯,始終存在著難以言喻的隔閡。

圖一、主要國家研究論文發表佔全球百分比及相對影響力比較 說明: 各國發表論文佔全球之百分比。 相對影響力乃指各國發表論文其被引用水準相較於全球平均,若為1,則代表該國之論文平均被引用次數與全球平均相當
圖二、主要國家技術貿易額收支比 註:法國及中國大陸無資料提供。

表一、歷年產學合作績效統計

年度 產學合作金額(百萬元) 專利獲得件數 技術移轉金額(十萬元)
103 6,451 3,046 2,007
102 6,358 2,344 1,679
101 5,983 1,844 1,431
100 5,338 1,665 1,341
99 5,233 1,280 1,239
98 4,985 568 1,128
97 4,116 521 539
96 3,747 589 562
95 1,907 196 328
94 1,043 477 0
93 475 61 0
92 159 34 0

二、 他山之石:以美國、英國大學的教師升等為例

誰能創造知識並加以有效運用,便能夠在國際競爭中拔得頭籌。越來越多國家意識到大學在技術移轉中的重要性,英美等國因此開始從升等制度著手,希望透過誘因機制的調整,鼓勵產學之間增加互動,讓學校和企業可以互通有無,提升知識產業化的機會,進而活化蘊藏在大學的知識,達到增加社會福祉的目的。

以美國為例,原本過去產學合作等知識商業化行為在升等考核中不具優勢,大學衡量教授升等與終身職的評量標準主要為教學、研究、服務三個面向,其中產學合作多半僅列入進階加分的參考,美國國家創業技轉協會的一項調查也指出,排名前200的研究型大學中,只有25校將「專利及商業化」入升等考量(National Council of Entrepreneurial Tech Transfer,2012)。然而,近年來氣氛開始轉變,教研人員開始支持改變,2013年學者訪查71所高教機構、547位教研人員後發現,接近八成的人同意將具可專利性的發明列入升等審查(Goldstein and Rehbogen, 2013)。此外,各界也呼籲學校應更強化產學合作,像是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NRC)、美國文理科學院(AAAS) 、美國商務部、美國大學教授協會(AAUP)等重要機構紛紛公開強調產學合作對國家發展的重要性,其中美國國家科學理事會(National Science Board) 2014年起在Science and Engineering Indicators中,除文章外更以「專利」來衡量學術研發,包括視授權收入為研發產出的一種形式,以及用專利在科學與工程(S&E)文獻中的引用率來衡量影響力。2014年,以美國發明家協會總會長Paul Sanberg為首的八名知名學者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 (PNAS) 上以「改變學術文化(Changing the academic culture)」為題,齊聲倡導學界應提升專利和商業化在升等評鑑中的影響力。

產學合作不像論文發表一般容易量化統計,因此Sanberg等人提出可行的評鑑標準以供分析判斷,包括:產業資助研究案(Industrially sponsored research projects)、揭露研究評估(Disclosures submitted)、專利申請(Patents filed)、專利核准(Patents issued)、授權執行(Licenses executed)、授權收入(License income received)、技轉給小企業和其他有關技術的獎助與合約(Small Business Innovation Research (SBIR)/Small Business Technology Transfer(STTR), and other technology-related grants and contracts)、新創公司(Companies started)。除此之外,第三方的獎項或榮譽也可視為具說服力的證明,像是萊梅爾遜獎、國家科技創新獎章、國家發明家名人堂、國家發明學院院士等等。

相較於美國學界仍在醞釀轉變氣氛,英國許多重點學校已經早一步將產學合作列入教師升等評鑑之中。主要原因是2008-9金融危機造成政府財政吃緊,高教預算因此削減,另一方面社會期待大學能夠擴大其研究的影響力,創造經濟成長和工作機會,是故2009年之後,羅素大學集團(The Russell Group)的 University of Edinburgh, UCL, University of Bristol, University of Cardiff等校開始修改升等評鑑標準,將技術商業化、與校外連結等列入其中(Fumi Kitagawa & Claire Lightowler, 2012, p. 17)。以倫敦大學學院為例,現行升等考核主要評鑑四個面向:研究、教學、知識移轉、服務,其中「知識移轉」衡量的是教師對學術社群之外的貢獻,包括利用專業知識提升產業績效和公部門表現、透過知識移轉提供社會福祉等。不難發現,教學與研究仍是學者的主要任務,若僅有知識移轉或服務的貢獻依舊無法提出升等。值得注意的是,標準並非眾人一致,而是依資深程度來評鑑產學合作,如:升資深講師要求的是與社群建立關係以便應用專業知識,升高級講師要求透過知識移轉提升生活、社會、文化的品質,而升教授則要求知識移轉要對生活、社會、文化的品質提升有顯著的影響。由此可知,升等調整的策略必須依據不同國情而定,相較於美國學界公開討論評鑑指標以凝聚改變學術氛圍的共識,英國則是把焦點放在鼓勵產學交流知識移轉,以及建立產學鏈結之上。

三、 可以攻錯:對我國大學教師升等的建議

為了調整偏重學術論文、產學連結薄弱的現況,教育部自103年9月起試辦大專教師多元升等制度,授權學校定出研究、應用技術、教學型等不同升等指標,鼓勵學校自我定位建立特色,預計試辦3年,105學年度起全面授權各校自審教師升等。

為了調整偏重學術論文、產學連結薄弱的現況,教育部自103年9月起試辦大專教師多元升等制度,授權學校定出研究、應用技術、教學型等不同升等指標,鼓勵學校自我定位建立特色,預計試辦3年,105學年度起全面授權各校自審教師升等。

目前我國發展引擎失速陷入經濟停滯,加上接二連三的研究醜聞重挫國際聲望,推動改革的時機儼然成熟,當前最急迫的應是建立一套公認可行的評鑑機制,強化質性資料的公信力,提升產學合作在升等過程中的重要性。多元升等制度已經推行一段時間,但是以技術升等的教授人數依然不多,原因在於研究成果容易衡量,而產學合作成果則不易客觀觀察,故而筆者試圖在此討論評鑑產學合作成果的方式。從調整策略上來看,英美皆未挑戰主流價值,而是將知識移轉、商業化等觀念鑲嵌在主流價值之中,以潛移默化的方式達到改變學術文化的效果。

據此,本文提出兩點建議以供參考:

建議一:提供客觀合理的評斷標準 新進資深評鑑分流

根據世界銀行的研究,產學合作類型繁多,並且各自代表不同程度的合作關係,不能一視同仁(José Guimón, 2013),配合我國教師升等以研究為主軸的傳統,並以整體發展為考量,重視產學合作與教學等多元發展,可規劃如下:

1. 資深拚產學能量:鼓勵資深教員投入產學合作,活化校園內的研究能量,經營長期、深度的產學交流;

2. 新進拚研究能量:支持年輕的研究人員以研究作為優先,專心耕耘新知識和推動知識移轉,並鼓勵他們累積產業界的人脈。清大已率先修改「傑出學術研究出版獎勵辦法」,獎勵助理教授從事研究,同時改革教師評鑑制度,不再以論文出版的累積與加總為唯一升等標準(郭政芬,2015/1/7)。

詳細合作項目可參考下表

表二、升等標準暨產學合作評鑑項目參考表

職階 關係密切程度 項目 內容
升等正教授
(關係穩定)
研究夥伴 建立追求合作研發的組織協議,包括研究聯盟和共同計劃
研究服務 廠商委託學校辦理研究活動,包括簽約研究案、諮詢、品質控管、測試、認證和prototype發展
設備共享 在學校周遭的廠商、育成中心、科學園區使用學校實驗室和器材

(人員交流)
學術創業精神 研發人員透過新創公司(例如擁有部份股權的衍生公司)將技術商業化
人才訓練與轉移 員工訓練、實習課程、學士後訓練、教研人員借調至企業、企業員工兼任教研人員
升等副教授
(知識轉移)
智財商業化 大學智財(例如專利)轉移給廠商(例如透過授權)
科學出版 產業運用「紀錄性的科學知識」(codified scientific knowledge)
非正式互動 建立社會關係(例如: 研討會、會議、社會網絡)


建議二:建立審查委員資料庫

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學界審查亦是如此。既然是產學合作,而非研究論文領域,專業技術的重要性就更勝於學術地位。傳統升等多半仰賴擅長研究的資深學者審查資料,為提升技術升等審查的公正客觀性,建立一套有別於傳統的審查人士資料庫便成為當務之急。北科大是國內進行產學合作的先驅,其審查委員的條件參考價值極高,應可作為討論的起點。

曾獲科技部傑出產學合作獎者曾獲科技部傑出技術移轉貢獻獎者曾獲中國工程師學會傑出工程教授獎者現任大學教師並具5年以上(含)實務經驗(含專利、技轉之產學合作經驗)者各大學產學績優並具卓越聲譽之教師具有卓越聲譽之專業技師、建築師、工商設計師等國內外大型公司技術主管或相關主管工程及科學教育工程認證及科技大學評鑑之業界代表

四、 結語

傳統的改變,需要漫長的歷程,學術傳統更是如此。升等制度雖可改變知識移轉的誘因,擴大知識商業化的可能,但卻無法扭轉根深蒂固的學術文化,並且更改大學與生俱來的使命。我們必須強調,產學合作的重要性必須被正視,但這並不表示重視研究和教學的傳統將被摒棄,大學也不應該隨波逐流,盲目崇拜特定指標。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