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別化創新 — 性別作為循環經濟中改變的力量

導讀
人類過去以耗盡資源、破壞環境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帶來了全球氣候變遷和災難。雖然沒有任何一人可倖免於受到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但氣候變遷卻加劇性別和階級等社會不平等,女性和貧窮族群更容易受到氣候衝擊的影響。女性做為受害較深的角色,但同時也是驅動改變的行動者,當循環經濟作為氣候變遷的重要因應對策,但目前概念卻依舊缺乏納入性別和其他社會平等的觀點(Murray et al., 2017)。因此本文將從性別觀點討論氣候變遷及循環經濟,建議未來應納入性別化創新的研究方法做為科技政策考量,透過納入不同性別的知識與力量,才能有效降低社會成本及獲得政策最佳效益。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xemCx ,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循環經濟是面對人類資源耗盡、環境破壞殆盡的轉型方式之一,改變過去線性經濟發展模式和思維,建立一個資源可恢復且可再生的經濟和產業系統。然而性別遭受的氣候衝擊不同、生活經驗也不同,例如女性仍是容易受到氣候衝擊的族群,另一方面,女性也是改變的有力推動者,如何將女性從氣候變遷中消極受害者的角色,轉為生態友善和作為循環經濟的積極參與者。本文將從性別觀點討論氣候變遷及循環經濟轉型,建議採取性別化創新做為科技研究和未來政策方向,以獲得環境、經濟和社會的共同效益。

一、氣候變遷並非性別中立

人類過去以開採資源、製造生產到廢棄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刺激生產和消費市場,雖帶來全球經濟繁榮的鼎盛景色,但卻也耗盡全球資源、破壞環境,帶來了全球氣候變遷和災害,同時全球經濟也面臨停滯的困境。雖然沒有任何一人可倖免於全球氣候變遷的影響,然而不同國家和群體面對氣候變遷卻有著程度不一的衝擊。2018年聯合國氣候變遷小組(The Intergovernmental Panel on Climate Change, IPCC)發布《地球暖化1.5℃》特別報告,指出這些氣候變遷的風險,會取決於暖化幅度和速度、地理位置、發展和脆弱程度,以及國家選擇和實施的調適和減緩政策類型有關(IPCC, 2018)。

聯合國人民基金(United Nations Popular Fund, UNPF)指出氣候變遷對那些特別是貧窮、脆弱和缺乏資源的人衝擊更大,尤其是貧窮女性。性別之所以承擔不同程度的氣候風險,關鍵因素是因為社會建構的性別角色、資源取得的機會不均以及決策權力掌握程度低(如貧窮、教育程度低、無生產工具所有權等),使得處於政治、社會和經濟弱勢的女性相較男性面對氣候衝擊時,具有更高的脆弱性,難以和男性一樣發展出有效的應對能力,例如1991年孟加拉風災造成14萬人死亡,其中高達九成是女性;2004年印尼南亞海嘯中同樣也看見因性別角色帶來的衝擊差異,女性的死亡人數是男性的四倍,其因是她們承擔的家庭照顧責任而無法逃離危險,傳統角色下的女性能學習游泳和爬樹的技能也遠低於男性,導致逃生不易(UNPF, 2016; UNDP, 2016a)。在大多數的情況下,女性也比男性更容易遭受氣候變遷下帶來的糧食危機,尤其在許多女性地位低於男性的社會中,女性負責蒐集家庭的食物、燃料和水資源,例如氣候變遷帶來中南美洲的乾旱,使得負責家庭資源的女性必須花更多時間到遠方尋找糧食和水資源,食物仍優先給於男性和孩童,氣候變遷導致的自然資源短缺,將加劇女性的貧窮與困境問題,儘管女性生產了世界一半的糧食,但她們卻占世界飢餓人口的70%( WEDO, 2019; UNDP, 2016b; UNPF, 2016)。

性別分析對於國家如何擬定政策來因應氣候變遷至關重要,婦女環境與發展組織(Women’s Environment & Development Organization, WEDO)針對美國2005年颶風卡崔娜( Katrina)造成的氣候災害提出報告,指出許多研究和政策都忽略不同性別、種族和階級群體所受到的災害衝擊和重建資源差異,例如女性、跨性別者和非裔族群因為所處的社會階級低,比中產階級的白人男性面對更多衝擊傷害而難以恢復,建議政策擬定必須納入性別觀點(WEDO, 2018) 。全球環境基金(Global Environment Facility)執行長,同時也是世界經濟論壇中促進循環經濟綱要的聯合主席--Naoko Ishii亦說「幾年前,氣候變遷被認為是性別中立的,但當我們進行性別分析時就會發現,性別中立實際上意味著對性別的無知。」(Cooney, 2017)

二、循環經濟作為永續發展的策略

溫室氣體的大量排放是氣候變遷最主要的因素,依照以往線性經濟模式發展,根據歐盟的研究報告指出,到2050年全球的消耗量將是三個地球資源,未來40年全球對於生物質、化石燃料、金屬與礦石等原料的消費量將雙倍成長,到2050年廢棄量也將成長70% (EU, 2000)。若持續現今的發展模式,氣候變遷也將無法減緩而導致更大災難。全球開始思考永續發展的方式,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的概念也因應而生。循環經濟是另一種經濟運作模式,透過運用原物料、產品、新商業模式等價值鏈的重新思考與創新設計,建立起一套資源可回復性與可再生的產業系統,並透過工業循環(technical cycle)及生物循環(Biological cycle)形成完整價值鏈及跨價值鏈的資源循環圈,以達到環境資源、社會和經濟發展 (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9)。

循環經濟的概念在於「沒有廢棄物,只有資源錯置」,透過減量(reduce)、再使用(reuse)、回收(recycle)、重新定義(redefine)、重新設計(redesign)等R原則來達到更聰明的創造和使用產品、延長產品和零件壽命、提高能資源再使用的循環率(Potting, Jsoé et al., 2017),以實現廢棄物資源化。因此我們必須翻轉過去線性思維,重新思考和創新設計,透過重複使用產品和其中的組件與材料,來達到生產最佳化與資源效率,同時重複利用和延長產品壽命也將產生更多產品維修交換服務,提供更多綠色經濟的就業機會,而創新技術與社會因素的結合正是循環經濟轉型的機會(鄒倫、張祖恩,2018: 5)。近年來各國也積極推動循環經濟,尤其以歐盟帶動的循環經濟轉型,歐盟於2012年簽署「歐洲資源效率宣言」(Manifesto for a Resource-Efficient Europe),推動循環經濟轉型與政策,2015年再公布「歐盟循環經濟行動計畫」(EU Action Plan for the Circular Economy),透過生產和消費、廢棄物管理、二次料市場、競爭與創新四面向推動,這是歐盟推動「歐洲綠色協議」(The European Green Deal) 中的主要內容之一,以朝向可持續發展的目標(EU, 2020)。過去歐盟因回收產業已增加50萬個就業機會,麥肯錫公司估計,若歐盟持續發展循環經濟,回收體系的產業將再成長,加上循環科技的革命性發展,預期每年可增加3%的資源生產力,到了2030年對自然資源需求的減少量,相當省下六千億歐元的原物料成本,另外還能增加1.2兆歐元的非資源性利益與環境效益,歐盟在發展循環經濟的情境下,預期2050年的GDP將比2015年成長27%,若無循環經濟的支撐,GDP成長僅有15%(鄒倫、張祖恩,2018: 22-23)。

以往耗損資源、破壞環境的線性經濟發展的社會成本,更多時候是由社會不利群體來承擔,例如窮人更容易生活在工廠和水汙染的環境中,而女性又佔全球窮人的多數人口,在傳統社會規範下,女性因性別角色更容易從事家務中的廢物處理工作,以及從事3D (Dirty, Dangerous, Difficult)低階工作條件差的環境。全球生產鏈中,性別和階級交織下,女性更容易暴露在有害的環境中。如果循環經濟是永續發展的關鍵途徑,也是各國因應氣候變遷和追求經濟發展的重要策略,那就必須納入社會平等和弱勢群體的觀點(例如貧窮),唯有瞭解性別、階級和種族等多重交織性如何影響人們的過程,考慮人們需求、生物多樣性和其他永續發展的各方面,融入當地知識和手段,才能因地制宜設計和實施適合的政策,並準備好保護每個人,否則也只是提高社會成本及加劇社會不公平的結構。

然而,有關循環經濟的討論至今仍聚焦在環境和經濟分析,而少涉及對社會影響的分析,特別是女性在循環經濟轉型中的角色、所需要的技能,以及對女性工作機會的影響等(OECD, 2020)。正如Murray等人(2017)所指出的:「例如性別、種族、融資機會、跨世代和世代內的平等、社會機會平等諸如面向,在目前循環經濟的現有概念中,依舊缺乏對這些關鍵社會平等面向的分析」。因此,以下將討論如何將性別化創新帶入科技發展中,反思既有的價值體系和激發創新。

三、性別化創新的分析視野

「性別化創新」(Gendered Innovations)是由Londa Schiebinger 於2005年提出,2009年先在美國史丹佛大學發起性別化創新專案,歐盟也於2011年成立「透過性別觀點來創新」的專家小組,其目的是在歐盟研究和創新中發展性別面向,並採用此專案的性別分析方法,美國國家科學基金會亦在2012年參與性別化創新專案。此專案並參與聯合國在2011年通過有關性別、科學與技術的決議,性別化創新所採用的性別分析案例與研究方法,皆是透過國際合作發展而來,目前參與此專案的專家來自美國、歐盟28個會員國、加拿大等(Schiebinger et al., 2011-2018)。性別化創新是「性別化的科技創新」的縮寫,也是國際上性別與科技領域的最新發展,利用性別的分析視野來促成科學技術與知識的創新發展,以打破鞏固現有性別關係與秩序的創新或研發(蔡麗玲等,2016)。

為什麼科技創新需要性別化創新?由於社會長期建構的性別刻板印象,使得STEM領域多為男性參與,知識和科技發展也長期以男性觀點出發,然而忽略性別或充斥性別偏見的科學研究反而增加社會成本,造成社會傷害。例如2001年美國聯邦審計總署(General Accounting Office, GAO)公布1997-2000年所下架的十項藥物中就高達八項藥物對女性產生危險的副作用,然而每項新藥物的開發成本高達數十億,因為忽視性別帶來的藥品療效問題時,後果是帶來更大的人類健康威脅。又如汽車駕駛座僅以男性標準身材做為安全設計標準,忽略性別和其他標準下,往往使得女性和身材矮小的男性在車禍發生時更容易受重傷及死亡,種種因忽略性別所導致的錯誤設計不甚枚舉,都讓人們承擔了龐大的社會成本(Schiebinger et al., 2011-2018)。

也因此,性別化創新除了必須先指認出性別偏見的存在,探討科技領域中性別偏見帶來的影響,並且更需要利用性別分析結果來進行科技創新研發,如此才能減少性別偏見帶來的結果,改善性別關係並促成所有性別的平等(蔡麗玲等人,2016)。因此性別化創新必須在研究過程的每個環節都進行並思考性別分析。

當然只從性別出發是不夠的,因為壓迫或不正義經常是性別、種族、階級等多重社會身分交織下的結果(Crenshaw, 1991),也因此性別化創新的研究方法必須更重視性別和其他社會面向的交織作用,瞭解性別和其他社會類別的關聯,才有助於我們掌握並細緻這些問題背後的運作邏輯,採取正確的解決之道。例如在環境和氣候變遷的科技創新上,性別化創新的研究方法同樣能加以應用,分析性別、階級與種族等交織性做為環境問題與發展的切入點,例如減碳政策,研究者首要工作是先致力於分析性別和其他社會因素的交叉作用(例如所得、年齡、交通運輸模式、地理位置和對環境的態度),有助於理解不同性別和其他社會分類交互作用下,不同群體在氣候衝擊下採取的應變方式,政府可採用最低可行的成本來確保所有群體均能接受這些措施,獲得政策效率和公平性。又或撒哈拉以南的水資源設施欠缺,導致女性每年需花費400億小時取水,也由於取水是女性的工作,女性對這塊土地和含水情況有豐富知識,而這項知識對此工程開發計畫極為關鍵,當政策能適當納入當地女性知識,則提高了水利工程的效率,並且透過改善供水系統及科技輔助,也改善當地孩童就學情況(尤其是女童),打破貧窮循環(Schiebinger et al., 2011-2018)。

性別化創新的運用是一種修復知識的策略,藉由納入性別觀點和分析來激發創新科學及技術」(Schiebinger et al., 2011-2018),讓人類有機會反思過去長期以男性或優勢族群觀點建立起的知識體系,納入其他性別觀點扭轉長期性別偏頗的知識觀,才有助於激盪創新科技與人類進步。循環經濟的轉型則需要打破主流的創新思考,性別化創新的研究方法正提供這樣的機會,並修復長期偏頗的知識體系。

三、改變的力量:「性別」做為循環經濟的驅動力

性別,從來就不只是男女兩性,還存在更多性別型態的可能。而性別化創新的目的是在於修正父權體制下性別偏見的科技知識,讓所有性別皆從中獲益。因此研究者必須考量可能的性別和其他社會屬性的交織性,才能完整反思及脈絡化主流知識建構和目前科技發展的問題所在,翻轉過去長期主流的性別偏見,發展出對所有性別皆友善的知識體系和科技。性別是一個起點,當女性做為多元性別的弱勢群體之一,由於目前循環經濟領域仍少著重性別研究,故本文先以女性經驗為例,基於女性處於邊緣的社會位置來突顯性別權力關係,並將其經驗作為思考循環經濟之問題,成為翻轉和創新的動力,而翻轉主流價值的經驗同時亦可做為其他弱勢群體之參考,以期未來能帶來完善全面的知識修復和科技創新。

女性因為傳統性別角色和社會規範,處於弱勢位置而帶來較高的脆弱性,例如女性通常負責家庭食物與資源的角色,更經常進行廢物處理工作,同時在過度消費的體系下需要廉價勞動力,而女性往往從事這些低薪又環境惡劣的工作,例如紡織、成衣、食品加班、家庭用品等傳統產業,也更容易接觸到該行業的有毒物質(例如著色劑、染料和黏合劑等)(OECD, 2020)。在聯合國發展計畫署(UNDP)的研究報告也指出,在永續發展目標下,女性創業所獲得的融資和能源服務也少於男性,且比男性遭遇更多歧視,整體而言,女性往往被排除在各種規模的能源計畫和政策討論之外,也限制她們進入能源行業,並導致能源計畫和政策執行過程存在性別盲(UNDP, 2016b)。

女性也因為這樣的不利位置,讓我們有可能透過性別賦權和創新思考來翻轉位置,將女性從消極被害者的討論轉為女性也是關鍵參與者,成為永續發展和循環經濟中的動力。例如受氣候衝擊較大的女性,同時也從這些生命歷程和對環境的熟悉,發展出一套對資源的知識與經驗,採行創新的策略與生活消費行為,來因應或減緩氣候變遷的危機,使她們成為永續發展的主要參與者,同時也是災難來臨時緊急應變的第一線(彭渰雯,2010: 46)。這也正是性別化創新需要做的環節,透過納入女性所發展出的知識與經驗,修復過去性別偏見的知識,進而激發創新科學及技術(Schiebinger et al., 2011-2018)。

循環經濟轉型中,最終的消費模式非常重要。一個循環經濟市場的形成更是透過消費者的行為和購買習慣來影響產品設計開發、生產到再利用模式,而性別也因為傳統角色使得消費行為有明顯差異,例如全球產生的塑料廢物中約有50%是塑料包裝,其中用於食品和飲料的一次性塑料最為普遍(UNEP, 2018),而女性往往是家庭消費的主要行為者及家務照顧者,研究發現負責家務消費的女性比男性更願意採取永續循環的消費行為(UNDP, 2016b)。女性可以決定朝向更為永續消費的方式轉變,而成為生態友善行為的關鍵驅動者。

同時承擔家務責任的女性,對於廢棄物管理(例如再利用或分類回收)的反應也比男性更快,更願意選擇友善回應環境的生活方式(Nainggolan et al., 2019)。OECD也曾在2008年與2011年進行調查,發現性別對能源消費和認知的差異,例如男性更傾向去購買再生能源及更熟悉能源效率標籤,而女性則是更可能採取節能行動及對整體生態有更高的認知(OECD, 2011)。循環經濟轉型不僅是回應環境生態,也提供女性經濟賦權的機會,尤其在發展中國家,廢物處理對處境不利的女性群體而言是一份可觀的收入來源,將女性納入廢棄物循環與管理中,發現社區的衛生行為得到改善,家庭收入也得到改善,例如印尼政府於2008年啟動了廢物銀行計畫,為女性創造就業機會和收入(OECD, 2019)。當然廢棄物的處理與管理也讓女性有更高機率暴露在有毒危險的環境,因此這將是機會去要求國家、地方和企業在制定循環經濟政策和工作環境時,必須納入性別觀點,才能保護每個人(OECD, 2020)。

在生產面上,女性也開始扮演循環經濟中的核心角色。例如廢棄物的再利用,在巴西每天都有20萬噸的廢棄物產生,而女性的就業歧視更無所不在,Rede Asta這個婦女企業想要同時解決此資源浪費和女性就業困難兩項問題,因此和巴西當地60幾個以上的團體緊密合作,形成婦女網絡,收集合作企業的廢棄材料,例如將廢棄汽車的內裝布料重新製作為袋類產品,培育一群婦女手工藝者,Rede Asta並提供低薪的工作者一套線上學習平台,讓她們學習企業管理與廢棄物利用的知識,透過知識和技術的散佈,解決資源和改善婦女經濟問題(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7)。又如以女性為主的時裝業,目前時裝業亦是循環經濟的策略重點,除了選擇材料外,也透過減少材料使用、再利用市場來進行轉型(OECD, 2020)。服裝再利用(例如租賃、轉售、再製造等)除了有助於發展當地經濟活動,也創造出新的就業機會。然而,雖然女性在循環經濟產業中開始出現積極的案例,但再製造(Remanufacturing)的發展還需要更多特定的技能與科技,而長久以來女性在STEM領域中的比例過少,也將對女性未來在高階產業就業、或從事科技和工業製程的研發困難,且也可發現在產業中女性能位居高階管理或握有所有權的比例仍為少數,這些社會結構都造成女性在循環經濟轉型中扮演積極參與者的障礙,由於擴大女性參與循環經濟是成功轉型不可或缺的要件,建議國家必須納入性別化視野與脈絡,透過利害相關者分析後提出適當的性別平等政策(OECD, 2020)。

五、結論

性別是一種觀看世界的視野和思維,有助於打破過去習以為常的主流框架和知識,激盪創新思維和新科技。以往文獻指出氣候變遷中女性不僅是衝擊較大的受害者,但同時她們也可能是改變的參與者,如果我們無法理解性別和其他社會面向如何交互作用影響人們,就無法發展帶來進步的科技和制定全面政策保護並賦權每個人,而女性作為多元性別之一,以女性經驗為出發思考權力關係,同時也可應用在其他弱勢群體,建議未來應納入更多元性別族群的影響,採用性別化創新的研究方法,將是我們反思現有的科技偏見和知識侷限的機會,並改變現況。

參考文獻
  • 彭渰雯 (2010)。性別與氣候變遷,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51期,頁41-47。
  • 鄒倫、張祖恩 (2018)。循環經濟系列叢書:第一冊 總論。台北:中技社。
  • 蔡麗玲(2018)。性別化創新中文網站,科技部「促進科技領域之性別友善與知識創新」計畫,檢自http://genderedinnovations.taiwan-gist.net/)
  • 蔡麗玲、許純蓓、呂依婷 (2016)。「性別化創新」工作坊活動紀實,性別平等教育季刊,第77期,頁70-77。
  • Cooney, Samantha (2017, March 31). How Climate Change Specifically Harms Women. Time. Retrieved March 10, 2020 from https://time.com/4799747/climate-change-women-paris-climate-deal/
  • Crenshaw, Kimberle Williams (1991). "Demarginalizing the Intersection of Race and Sex: A Black Feminist Critique of Antidiscrimintation Doctrine, Feminist Theory, And Anti-racist Politics" In Feminist Legal Theory: Readings in Law and Gender, edited by K. T. Bartlett and R. Kennedy, 57-80. San Franscio: West-View Press.
  •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7). Case Studies: Rede Asta, Artisanal network turns corporate waste into quality goods. Retrieved March 12, 2020 from https://www.ellenmacarthurfoundation.org/case-studies/waste-recovery-network-turning-corporate-waste-into-handmade-goods
  •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9).Completing the Picture: How the Circular Economy Tackles Climate. Retrieved March 12, 2020 from https://www.ellenmacarthurfoundation.org/assets/downloads/Completing_The_Picture_How_The_Circular_Economy-_Tackles_Climate_Change_V3_26_September.pdf
  • EU (2020). A new Circular Economy Action Plan: For a cleaner and more competitive Europe. Retrieved March 18, 2020 from https://eur-lex.europa.eu/legal-content/EN/TXT/?qid=1583933814386&uri=COM:2020:98:FIN
  • IPCC (2018). Summary for Policymakers of IPCC Special Report on Global Warming of 1.5°C approved by governments. IPCC. Retrieved March 15, 2020 from https://www.ipcc.ch/sr15/
  • Murray, Alan, Keith Skene and Kathryn Haynes (2017). The Circular Economy: An Interdisciplinary Exploration of the Concept and Application in a Global Context. Journal of Business Ethics. 140:369-380.
  • Nainggolan, Doan, Pedersen, Anders Branth, Smed, Sinne, Zemo, Kahsay Haile,Hasler, Berit & Termansen, Mette (2019). Consumers in a Circular Economy: Economic Analysis of Household Waste Sorting Behaviour. Ecological Economics, Elsevier, 166(C):1-1.
  • OECD (2011). Greening Household Behaviour: The Role of Public Policy, OECD Publishing, Paris, Retrieved March 18, 2020 from https://www.oecd.org/env/consumption-innovation/greening-household-behaviour-2011.htm
  • OECD (2019). Green Growth Policy Review of Indonesia 2019. Retrieved March 17, 2020 from https://www.oecd-ilibrary.org/environment/oecd-green-growth-policy-review-of-indonesia-2019_1eee39bc-en
  • OECD (2020, March). Gender-specific consumption patterns, behavioural insights, and circular economy. Global Forum on Environment. Retrieved March 15, 2020 from https://www.oecd.org/env/global-forum-on-environment-mainstreaming-gender-and-empowering-women-for-environmental-sustainability.htm
  • Potting, José, Marko Hekkert, Ernst Worrell and Aldert Hanemaaijer (2017). Circular economy: Measuring innovation in the product chain. PBL Netherlands Environmental Assessment Agency.Schiebinger, L., Klinge, I., Sánchez de Madariaga, I., Paik, H. Y., Schraudner, M., and Stefanick, M. (Eds.) (2011-2018). Gendered Innovations in Science, Health & Medicine, Engineering and Environment. Retrieved March 20, 2020 from http://genderedinnovations.stanford.edu/index.html
  • UNDP (2016a). Gender and Climate Change: Overview of linkages between gender and climate change. UNDP. Retrieved March 12, 2020 from file:///C:/Users/yawenchang/Downloads/UNDP%2520Linkages%2520Gender%2520and%2520CC%2520Policy%2520Brief%25201-WEB.pdf
  • UNDP (2016b). Gender and Climate Change: Gender and sustainable energy. Retrieved March 24, 2020 from https://www.undp.org/content/dam/undp/library/gender/Gender%20and%20Environment/UNDP%20Gender%20and%20Sustainable%20Energy%20Policy%20Brief%204
  • UNEP (2018). Single-use plastics, a roadmap for sustainability. Retrieved March 15, 2020 from https://www.unenvironment.org/resources/report/single-use-plastics-roadmap-sustainability
  • UNPF (2016). 10 things you should know about women & the world's humanitarian crises. Retrieved March 16, 2020 from https://www.unfpa.org/news/10-things-you-should-know-about-women-world’s-humanitarian-crises
  • WEDO (2018). Climate Change and Gender in Canada: A Review. Retrieved March 16, 2020 from https://wedo.org/climate-change-gender-canada-review/
  • WEDO (2019). Climate migration in the Dry Corridor of Central America: integrating a gender perspective. Retrieved March 25, 2020 from https://wedo.org/wp-content/uploads/2020/02/2019-climatic-migrations-InspirAction.pdf
  • WEDO (2020). How Research on Gender Will Help Us Craft Climate Justice Policy. Retrieved March 25, 2020 from https://wedo.org/wp-content/uploads/2020/03/WEDO-RP-022920.pdf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