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感高峰期,兩岸疫苗比一比

導讀
流感是國人冬季主要傳染疾病,每年12月至隔年3月是病毒活躍的高峰期。國內公費流感疫苗自2019年起,依歷年疫情資料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所建議改成四價疫苗。製造廠商以歐洲及國內疫苗廠為主,AEFI發生率平均每十萬劑注射通報數約為 2.6件。中國主要疫苗供應廠則皆為中國當地公司,AEFI發生率為每十萬劑注射通報數約9.62件。臺灣在較嚴謹之AEFI定義下,疫苗不良反應事件發生率仍低於中國。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se.is/PSAVH ,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流感是國人冬季主要傳染疾病,是由流感病毒(influenza virus)所引發的急性上呼吸道感染症,每年12月至隔年3月是病毒活躍的高峰期。從18世紀開始至今仍持續感染人類,每年都會在全球各地造成區域性的流行。所有的年齡層均有可能被感染,其中以12歲以下小孩比例最高,但重症及死亡率則以65歲以上的老人或併發症高危險群最高。

流感病毒依據病毒核蛋白(NP),基質蛋白(M)及其基因特徵的不同共分A、B、C、D四型。A型流感病毒可感染所有的哺乳類動物,也是目前最主要感染人類的病毒型別。依照表面抗原特性可將其分型:表面蛋白haemagglutinin(HA)及neuraminidase(NA)可分為H1~H16共16型,而NA則可分為N1~N9等9型(Fouchier et al., 2005; Webster, Bean, Gorman, Chambers, & Kawaoka, 1992)。所有的亞型在野生禽鳥體內都曾被分離到,其中H17N10 and H18N11目前只有在蝙蝠中發現(Tong et al., 2013),而感染人類最主要的型別包括了H1N1和H3N2。H1N1型病毒在1918年爆發全球性大流行之後,便一直持續感染人類持續感染人類; H3N2則是自1968年香港型病毒爆發大流行後,則一直存在人群,自此,H1N1及H3N2兩種亞型便不斷的交替重複感染人類造成季節性流行(Horimoto & Kawaoka, 2005)。B型流感病毒則有B/Victoria與B/Yamagata種系等4類。

二、新流行的成因

在1999年疾病管制署(原疾管局)病毒監視系統建立後,H3N2病毒是臺灣最常造成流行的主要病毒株,近年的分離資料顯示H3N2病毒常伴隨著B型流感病毒一起於同一個時間感染臺灣人群(Lin et al., 2008)。病毒常藉由突變(mutation). 基因重配(reassortment)及基因重組(recombination)等方式產生多樣性,增加病毒的演化優勢。透過序列分析顯示,H1N1病毒在2007-2008的基因重配,其表面蛋白基因HA、NA雖來自2005-2006年的病毒株,但其他六段基因皆與2003年病毒株相近(見圖1)。其中兩個屬於正向選汰壓力作用的基因位點(125&186),均為已知會影響抗原表現及人類免疫系統辨識的重要位點,進而可能導致新的流行發生(Lin et al., 2008)。

依據疾管署資料顯示,近期國內流感主要病毒仍以A型H3N2為主,但B型流感占率有逐漸上升趨勢,本流感季(2019年7月起)已累計393例,其中56例死亡與流感相關(疾管署,2019)。

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統計2019年至2020年初,美國流感共約一千萬例,其中六萬一千人死亡,主要造成流行的是A型H1N1及B型流感病毒(CDC, 2019)。

圖1 臺灣1979-2009年A型流感病毒基因重配
資料來源:Lin et al. (2013 )。
註:圖下方紅線為每月個案數

三、盤點流感疫苗現況與疫苗不良反應事件

國內公費流感疫苗以往使用三價疫苗,2019年起,依歷年疫情資料及世界衛生組織(WHO)所建議,臺灣已跟進日美歐等國,使用四價疫苗(含兩種A型:H1N1、 H3N2及兩種B型疫苗株:Yamagata、Victoria),衛福部於2019年增加疫苗經費至15億元,比之前一年增加了7.9億元。隨著衛教宣導,民眾逐漸重視疫苗施打等預防措施。近年中國疫苗不良反應事件頻發,兩岸商業流通頻繁、地緣緊密,國人不免憂心疫苗品質。因此蒐集現行疫苗製造廠商資訊,觀察異同之處,依機關單位所揭露訊息不同,分別呈現(見表1、表2)。

表1 國內流感疫苗製造廠商

疫苗 品名 製造商/製造商(國別)
三價流感疫苗 VAXIGRIP巴斯德流感疫苗 賽諾菲股份有限公司/ Sanofi Pasteur S.A(France)
AdimFlu-S 安定伏裂解型流感疫苗 國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國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O.C)
AGRIPPAL S1 suspension for injection安爾保流感疫苗 台灣東洋藥品工業股份有限公司/原液製造廠:
SEQIRUS VACCINES Ltd.(UK)
充填及包裝廠:GLAXOSMITHLINE VACCINES S.R.L.(Italy)
四價流感疫苗 Vaxigrip Tetra 巴斯德四價流感疫苗 賽諾菲股份有限公司/ Sanofi Pasteur S.A(France)
Fluarix Tetra 伏適流 荷商葛蘭素史克藥廠
AdimFlu-S (QIS) 安定伏裂解型四價流感疫苗 國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國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O.C)

資料來源:疾管署網站/疫苗簡介/自費疫苗。


表2 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許可之流感疫苗廠商及2018年批簽發行量

疫苗 製造商 (國別) 批簽發量(支)
四價流感疫苗 华兰生物疫苗有限公司 (China) 553.7萬
长春生物制品研究所有限责任公司 (China) 348.9萬
大连雅立峰生物制药有限公司 (China) 143.8萬
深圳赛诺菲巴斯德生物制品有限公司/Sanofi Pasteur S.A(France) 120.3萬
國光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R.O.C) 38.5萬
中逸安科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China) 12.7萬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臺灣目前流感疫苗施打以四價疫苗為主,廠商有國外的賽諾菲、葛蘭素以及國內廠商國光生技;中國主要疫苗供應廠則皆為中國本地公司。

疫苗不良反應事件(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Immunization,簡稱AEFI)在WHO公佈之定義為:接種疫苗者,在接種疫苗之後任何時間所出現任何身體上的不良情況,這些事件發生時序上在疫苗接種之後,但不必然為接種疫苗所致(does not necessarily have a causal relationship with the usage of the vaccine)。臺灣遵循WHO定義並且建立全國藥物不良反應通報系統; 自2019年11月15日起,全國施打季節性流感疫共316.8萬劑,共接獲疫苗不良事件通報83件,AEFI發生率平均每十萬劑注射通報數約為 2.6件(全國藥物不良反應通報系統,2019)。

中國的AEFI定義則遵循其《疫苗流通和预防接种管理条例》為:在預防接種過程中或接種後發生的可能造成受種者機體組織器官或功能損害,且懷疑與預防接種有關的反應。文獻中發現,中國2010年接種H1N1疫苗共8217萬人之中,AEFI發生率為每十萬劑注射通報數約9.62件(都麗萍,2010)。

四、結論與建議

國內供應四價流感疫苗來源為歐洲公司和國光生技,在AEFI定義上較為嚴謹(不確定是否疫苗所致的不良反應,皆須通報),中國自訂之AEFI定義則為懷疑與預防接種有關的反應,中國已有學者建議採用WHO的AEFI定義及概念(彭向東, 2016);在此嚴謹標準下,臺灣疫苗不良反應事件發生率仍低於中國。

近期中國爆發的武漢肺炎(COVID)為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SARS-CoV-2)所引起,冠狀病毒為具有外套膜(envelope)的病毒,近期風靡的次氯酸水及乾洗手產品,清潔原理為改變蛋白質結構、使細菌和病毒失去活性。雖然可殺死大多數細菌和病毒,不過不耐儲存,在陽光照射下容易出現氧化還原反應,失去殺菌功效。且此類產品仍有刺激性,不應用來取代日常的肥皂和清水洗手。

SARS-CoV-2與流感病毒初期感染症狀相似,但醫療處置方式不同。若有中國旅遊史或與患者接觸史,應如實通報1922專線,取得專業協助。

參考文獻
  • 全國藥物不良反應通報系統. (2019). 108-109年度季節性流感疫苗不良事件通報摘要 https://adr.fda.gov.tw/Manager/Pages/PB010009.aspx?2019122709163348671252F309854941.
  • 疾管署. (2019). https://www.cdc.gov.tw/Category/ListContent/AHwuigegBBBmuDcbWkzoGQ?uaid=-jX3g2WLJcszTE_MpCXIPA.
  • 都麗萍, 梅. (2010). 免疫接种的安全性及不良事件. 藥物不良反應雜誌, 112(4).
  • 彭向東, 胡. (2016). “预防接种异常反应”定义辨析. 中國藥物評價, 4, 246-250.
  • CDC. (2019). https://www.cdc.gov/flu/weekly/index.htm.
  • Fouchier, R. A., Munster, V., Wallensten, A., Bestebroer, T. M., Herfst, S., Smith, D., . . . Osterhaus, A. D. (2005). Characterization of a novel influenza A virus hemagglutinin subtype (H16) obtained from black-headed gulls. J Virol, 79(5), 2814-2822. doi:10.1128/JVI.79.5.2814-2822.2005
  • Horimoto, T., & Kawaoka, Y. (2005). Influenza: lessons from past pandemics, warnings from current incidents. Nat Rev Microbiol, 3(8), 591-600. doi:10.1038/nrmicro1208
  • Lin, J. H., Chiu, S. C., Lee, C. H., Su, Y. J., Tsai, H. C., Peng, Y. T., & Wu, H. S. (2008). Genetic and antigenic analysis of epidemic influenza viruses isolated during 2006-2007 season in Taiwan. J Med Virol, 80(2), 316-322. doi:10.1002/jmv.21074
  • Tong, S., Zhu, X., Li, Y., Shi, M., Zhang, J., Bourgeois, M., . . . Donis, R. O. (2013). New world bats harbor diverse influenza A viruses. PLoS Pathog, 9(10), e1003657. doi:10.1371/journal.ppat.1003657
  • Webster, R. G., Bean, W. J., Gorman, O. T., Chambers, T. M., & Kawaoka, Y. (1992). Evolution and ecology of influenza A viruses. Microbiol Rev, 56(1), 152-179.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