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20-01-09

談KSR案判決後美國專利非顯而易知性認定的發展

作者: 國研院科政中心李森堙

專利資訊 非顯而易知性 KSR案判決 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 Non-obviousness KSR Int’l Co. v. Teleflex Inc. A Person Having Ordinary Skill in the Art (PHOSITA)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se.is/PK7XQ ,Created by AJEL
著作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1

美國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在2007年做出KSR Int’l Co. v. Teleflex Inc.案判決(下稱KSR案判決)闡明,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在當時所採用、判斷專利是否具備非顯而易知性(non-obviousness)的「教示、提示或動機」判準(“teaching, suggestion, or motivation” test),即TSM判準(TSM test),當該判準變成「嚴格而強制的公式」(rigid and mandatory formulas)時,便會與最高法院過往判例有所牴觸, 1 因為過往判例要求,認定顯而易知性應採取「廣泛且具彈性的方法」(an expansive and flexible approach) 2

2 2 2

美國專利法規範非顯而易知性的條文為第103條(35 U.S.C.§103),其規定一項發明與先前技術間的差異,若讓該發明整體而言,在申請日之前對其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a person having ordinary skill in the art,PHOSITA)而言為顯而易知時,不得取得發明專利。美國最高法院的Graham v. John Deere Co. of Kansas City案判決為前述條文規定建立分析架構,要求在判斷發明非顯而易知性時,需界定「先前技術的範圍與內容」(the scope and content of the prior art)、「先前技術與發明申請專利範圍間的差異」(the differences between the prior art and the claims at issue)、「相關領域通常知識水準」(the level of ordinary skill in the pertinent art)等事實,根據前述事實來判斷非顯而易知性,並將「輔助性判斷因素」(secondary considerations)納入考量,如「該發明在商業上的成功」(commercial success)、「長期存在但未解決的需求」(long felt but unsolved needs)、「其他人失敗的嘗試」(failure of others)等。 3

3 3 3

而TSM判準則是要求,若要認定一項發明不具非顯而易知性,則必須指明有教示、提示或動機存在,其讓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會以與該發明相同的方式,去結合揭露在不同先前技術文獻中的技術內容。 4 但是美國最高法院指出,非顯而易知性的分析不應受限於教示、提示、動機等字詞過於形式主義的解釋,亦不應受限於過度強調已發表文獻與公告專利技術內容做為判斷依據的重要性, 5 具有通常知識者是具備通常創造力的人而非機器人,過於嚴格地適用TSM判準將不必要地限制,訴諸具有通常知識者的「常識」(common sense)來做為判斷發明是否為顯而易知的可能性。 6

4 4 4

KSR案判決做出後迄今已超過12年,其見解是否實質改變了,美國法院在認定專利非顯而易知性時所採用的方法?前述問題的答案對部分論者而言是否定的。有論者指出,近年來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所做出的部分判決見解,或顯示出其回歸到使用TSM判準(即使是較有彈性的版本),來判斷與認定發明非顯而易知性的趨勢。 7 另有論者亦提出類似看法,認為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過去數年所做出的部分判決見解,是與KSR案判決見解有所衝突,包括限制訴諸具有通常知識者之常識的可能性、要求對結合先前技術之動機提出特定證據等。 8

5 5 5

舉例來說,在In re Nuvasive, Inc.案判決中,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指出,在判斷發明非顯而易知性時,雖然明確指出結合先前技術之動機並不需要變成嚴格而強制的公式,但是仍需要闡明為何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會想要結合不同先前技術的理由。 9

6 6 6

另外,在In re Van Os案判決中,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亦指出,KSR案判決所賦予、在判斷非顯而易知性上的彈性,並未解除在進行相關事實認定時必須提供合理分析的責任,如果要訴諸具有通常知識者之常識來做為認定結合不同先前技術是顯而易知的依據,則必須提供明確論理來說明為何常識可以支持前述認定,而在缺乏明確論理的情況下,訴諸常識就僅僅是提出推斷性的主張,並不足以證明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有進行前述結合之動機。 10

7 7 7

而即使是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法官,對於同法院其他法官是否依循KSR案判決見解來審理個案,亦曾提出質疑與批判。例如,Apple Inc. v. 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案 聯席(en banc)判決 維 持一審判決結果,認定描述以手勢解鎖行動電話觸控螢幕之技術內容的專利請求項具非顯而易知性,並採一審陪審團之事實認定結果,認定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在面對描述透過滑動手勢解鎖家用設備壁掛式觸控螢幕之先前技術,以及描述按壓電源鍵解鎖行動電話觸控螢幕之先前技術時,並不會有動機將兩者結合成系爭專利請求項所描述之技術內容,藉以解決行動電話在待機時必須鎖定觸控螢幕來避免意外啟動的既知問題。 11 然而,Dyk法官在其就前述聯席判決多數意見所提出之不同意見書(dissenting opinion)中言明,依據KSR案判決見解,若能舉證說明結合先前技術可以解決系爭專利所解決的既知問題,則系爭專利便應被據以認定為顯而易知,並無需進一步舉出特定證據證明結合先前技術的動機存在,因此前述聯席判決多數意見與KSR案判決見解並不一致。 12 Dyk法官進一步指出,多數意見似乎認為,先前技術所應用的裝置若與系爭專利所應用的裝置不同,則該先前技術在判斷非顯而易知性時不應被納入考慮,即使該先前技術所解決的問題與系爭專利相同,但是KSR判決見解並不支持這樣的觀點。 13

8 8 8

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Indivior Inc. v. Dr. Reddy's Laboratories, S.A.案判決中,維持一審判決結果,認定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並不會有動機,從不同技術領域、用在解決不同問題的先前技術文獻中,習得在下方加熱讓薄膜乾燥的方法,並將該方法應用在製藥用膜衣的製程中,藉以生產均勻度高的膜衣。 14 然而,Mayer法官在其不同意見書中指出,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會意識到,將熱源從上方改到下方,是可以改善薄膜從上方加熱時會出現的薄膜頂部過乾而底部過溼的問題,而對於廚房烤箱具備基本認知的人都會知道,因為熱空氣上升原理,所以從下方加熱會比從上方加熱更容易達到均勻受熱的結果。 15 對Mayer法官來說,該案判決多數意見並未在判斷系爭專利之非顯而易知性時考慮到具有通常知識者或甚至是一般人的常識,所以與KSR案判決見解有所出入。

9 9 9

前述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判決或顯示出,其並未完全依循KSR案判決見解、而是回歸依據TSM判準來來審理個案的發展趨勢。本文無意去評價這個發展趨勢,而是嘗試去解讀會有如是發展的可能緣由。即使美國最高法院做出KSR案判決,要求判斷專利非顯而易知性應採取廣泛而具彈性的方法,但是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個案審理中,面對發明是否為顯而易知之爭點時,卻仍對可舉證的範疇與形式做出較為嚴格或限縮的要求,這樣的發展或者顯示出,法院在面對發明是否為顯而易知這樣一個價值判斷的問題時,有無法完全採取廣泛而具彈性方法的難處。

10 10 10

以訴諸具有通常知識者的常識為例,如何舉證來證明常識的存在、界定常識的範疇與內容、以及區別常識與後見之明(hindsight)等,或許在審理個案時並非總是如此簡單。所謂後見之明,意指在已知發明內容的情況下,具有通常知識者或能很容易在發明內容中找出與先前技術的相似之處,進而認為該發明為顯而易知,但這並不符美國專利法之要求,因為判斷非顯而易知性的時點應該在該發明申請專利之申請日之前,而在當時除了發明人之外,應該不會有其他人知道發明內容。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過往一再重申,採用TSM判準是為了防止後見之明的判斷。 16 KSR案判決言明,雖然在判斷專利非顯而易知性時應留意後見之明所可能造成的誤判,但是因而嚴格限制不去訴諸常識來進行判斷,既沒有必要也與過往美國最高法院判例見解不一致。 17 然而,KSR案判決卻沒有進一步說明,如果不採用嚴格的TSM判準,則可以如何在考量具有通常知識者之常識的同時,還能避免具有通常知識者依據其在審理個案當下、而非在發明申請專利前的常識來判斷發明是否為顯而易知的問題。

11 11 11

有論者指出,美國最高法院做出KSR案判決是要求下級法院,在判斷專利非顯而易知性時,應更重視所屬技術領域中具有通常知識者的知識與技能。 18 然而,另有論者指出,KSR案判決的前述要求,讓專利非顯而易知性的判斷少了客觀性,而必須更依賴專家證人的主觀證詞。 19 法院在審理個案時,如何能從兩造專家證人相互對立的證詞中判斷何者才是代表具有通常知識者的知識與技能,或許也並非易事。

12 12 12

本文無意批判KSR案判決見解,而是要嘗試去點出,其所揭櫫的原則要落實在專利訴訟實務中,可能需要下級法院去發展出更細緻的方法,而這並非一件容易的任務。然而,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面對前述不容易的任務時,如果所採取的對策是回歸採用TSM判準並削弱KSR案判決的影響力,而非嘗試去發展出能更貼近KSR案判決見解意旨的非顯而易知性判斷方法,則KSR案判決對美國專利制度實務運作所做出的反思,或許就不能發揮其應發揮的作用與功能。

13 13 13
14 14 14

參考文獻

  1. KSR Int’l Co. v. Teleflex Inc., 550 U.S. 398, 419 (2007).
  2. id. at 415.
  3. Graham v. John Deere Co. of Kansas City, 383 U.S. 1, 17-18 (1966).
  4. In re Rouffet, 149 F.3d 1350, 1357 (Fed. Cir. 1998); In re Dembiczak, 175 F.3d 994, 1003 (Fed. Cir. 1999).
  5. KSR, 550 U.S. at 419.
  6. id. at 421.
  7. Chao Gao & Peter M. Jay, Ten Years after KSR, Motivation to Combine Moves Back into the Spotlight, 10 No.3 Landslide 23, 24 (2018).
  8. Paul R. Gugliuzza, Elite Patent Law, 104 Iowa L. Rev. 2481, 2504 (2019).
  9. In re Nuvasive, Inc., 842 F.3d 1376, 1382 (Fed. Cir. 2016).
  10. In re Van Os, 844 F.3d 1359, 1361 (Fed. Cir. 2017).
  11. Apple Inc. v. Samsung Electronics Co., Ltd., 839 F.3d 1034, 1051-1052 (Fed. Cir. 2016) (en banc).
  12. id. at 1077-1078 (Dyk, J., dissenting).
  13. id. at 1078 (Dyk, J., dissenting).
  14. Indivior Inc. v. Dr. Reddy's Laboratories, S.A., 930 F.3d 1325, 1345-1346 (Fed. Cir. 2019).
  15. id. at 1352 (Mayer, J., dissenting).
  16. In re Dembiczak, 175 F.3d at 999; Ruiz v. A. B. Chance Co., 234 F.3d 654,664 (Fed. Cir. 2000); In re Kahn, 441 F.3d 977, 986 (Fed. Cir. 2006).
  17. KSR, 550 U.S. at 421.
  18. Shaun D. Wong, Flexible yet Tailored: Developing a Standard for Patent Nonobviousness in Biological and Chemical Technologies Consistent with KSR, 52 U.C. Davis L. Rev. 2207, 2238 (2019).
  19. Greg Reilly, Rethinking the PHOSITA in Patent Litigation, 48 Loy. U. Chi. L.J. 501, 537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