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國科技創新創業人才培育政策之成效-從社會資本的角度分析

導讀
跨國人才培育政策是我國人才培育體系中的重要環節。除了一般多以「人力資本」的角度來評估此類政策外,「社會資本」亦為科技創新人才培育中相當重要的面向。本文以科技部「博士創新之星計畫」為例說明,我國政府近年所推動的一些跨國科技創新創業人才培育政策方案也非常重視「社會資本」層面的培育,可協助學員強化與創新創業有關的網絡建立與資源媒合。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qIvqx ,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科技創新創業人才的培育,是一國科技發展之根本。無論是深化科技研究、強化科技教育、乃至於發展科技產業,都需要科技人才的支撐。一個國家建立人才庫的方式有很多,包含強化教育體系、外部攬才等等,而跨國人才培育也是其中的一種。在我國發展歷程中,跨國科技人才培育扮演了重要角色,我國政府的許多部會也都推出選送科技人才赴國外培訓或研習的政策方案。然而,過往對於教育與人才培育的研究或政策討論,多較聚焦於「人力資本(human capital)」層面,例如如何習得特定的知識或技術,以及是否取得學位或專業證照等,而較忽視對於「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層面的探討。這兩種概念有什麼不同呢?如同美國社會學者Coleman(1990)的解釋,人力資本係存在於個人所掌握的技能與知識中,而社會資本則表現為人與人的關係。

近年來,已有越來越多研究探討科技創新及創業與社會資本之間的關聯。例如,在創新方面,若干研究顯示,無論是在個體層次或總體層次,社會資本的增加有助於提升創新表現(Fountain, 1998; Akçomak & ter Weel, 2009; 任慶宗、胡訓立、劉士銘,2010)。而在創業方面,亦有研究表明新創企業對社會資本的投資與企業績效的提高具相關性(Bosmaetc., 2004),或者強調社會資本對創業者的重要性等(陳家聲、戴士嫻,2007;林東清、劉勇志、劉怡君,2007)。

有鑑於此,在創新創業人才培育相關事務的探討上,似有將社會資本概念納入考量的必要。尤其在科技創新競爭日益激烈的今日,如何綜合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的概念以培育出優秀的創新創業人才,更是政府相關部門應該積極思索的議題。

那麼,什麼是社會資本呢?就字面上言,「資本」即對於一有價值資源的投入與預期回收,而「社會資本」便是鑲嵌於人際關係與社會網絡資源中的資本(林南,2007)。然而,對於社會資本概念的具體定義,目前學界的看法仍較為分歧。較經典的定義是由法國社會學者Bourdieu(1986)所做出的界定,他主張資本可以表現為三種基本的類型,分別為經濟資本(economic capital)、文化資本(cultural capital)與社會資本。他將社會資本界定為透過掌握一持續性網絡或團體成員身分而獲得的實際或潛在資源的總和,而個人的社會資本的大小則取決於其可有效動用的連結網絡規模,以及其所連結到的每個對象所擁有的經濟資本及文化或符號資本(symbolic capital)之總量。經過後續許多學者對社會資本的討論與研究,此一概念內涵亦日趨複雜,因而也有若干學者將現有的相關研究成果區分為社會學式的微觀(個人)視角與政治學式的宏觀(社會、國家)視角等類型(王中天,2003;馬德勇,2008)。由於本文擬探討人才培育中的社會資本意涵,因此擬採納社會學者林南的界定,從微觀的角度將社會資本定義為「個人可以透過其社會網絡而連結到的資源」(Lin,2001)。林南(2007)強調,社會資本不等同於社會網絡,而是涵蓋了從網絡中所可取得的資源。由此,個人的社會資本並非僅取決於其人際網絡的寬廣程度,網絡中相關人士所具有的資源豐富程度,以及個人能否有效取得這些資源,亦均是評判其社會資本的重要因素。此外,網絡中的社會關係又可區分為同質性與異質性兩類關係,這可由建立關係的對象與個人的特質是否接近來判定。一般而言,慣常性的網絡多半都是同質性較高的網絡,建立成本也較低;而異質性的網絡,建立成本較高,但卻可能帶來較高的回報。

為深化對社會資本的討論,社會學者Burt(1995)又提出「結構洞(structural holes)」的概念。所謂的「結構洞」簡單來說,就是兩個個人或兩個群體間,缺乏直接或間接的人際關係,如同網絡結構中出現一個空洞;此時若有一位行動者與缺乏連結之雙方個別建立關係,即如同填補了該網絡的空洞,這樣的情形我們便可描述為該行動者佔據了結構洞。Burt認為,佔據了結構洞的行動者可以獲得相當的競爭優勢,並進而獲得利益。因此,除了網絡成員資源與多樣性外,個人在網絡中的結構位置(即是否佔據結構洞、佔據多少結構洞)也會影響其社會資本之高低。

從上文中的這些概念出發,對於我們思考政府的跨國創新創業人才培育政策能產生什麼樣的啟發呢?首先,除了過往政策所強調的人才是否能從國外帶回最新技術或知識外,在培育機制設計中也應考量如何提升送訓人才的社會資本。其次,若欲提升送訓人才的社會資本,不應只是要協助人才建立眾多的社會關係,亦應考量所協助建立之關係能夠帶給送訓人才多少潛在的創新創業相關資源。此外,在協助送訓人才建立網絡時,也應特別著重異質性網絡的建立,使送訓人才能在成本較低的情形下與特質或背景迥異的對象建立關係。最後,從結構洞的概念出發,我們也應考量能否使送訓人才在多個缺乏聯繫的個人或群體之間創造新的連結;由於跨國人才培育本身往往意味著送訓人才需於異國異地建立網絡,或許更易於串接起原受地理空間區隔的群體或個人。理論上來說,若跨國創新創業人才培育政策的設計能夠將上述諸點納入考量,應可較有效提升其所培育人才之創新表現。

 雖然直至目前我國政府所推動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尚未有在相關規定或文件中明列「社會資本」一詞者,但近年來,確有若干政府方案在其機制設計中納入社會資本思維。本文以科技部近年所推動之「博士創新之星計畫(LEAP)」為案例,透過訪談該計畫早期學員10名,來了解這個跨國人才培育方案是否或如何提升其學員之社會資本。「博士創新之星計畫」是科技部自民國106年起所推動之跨國人才培育計畫,該計畫定期選送國內優秀的博士級高階人才赴外國之高科技企業、新創公司及知名學研機構進行專案合作研習一年。除前往國外機構研習外,學員在國外研習期間,政府駐外單位也協助其連結在地華人科技社群、創投業者及企業界領袖。另在出發赴海外之前,該計畫也辦理「躍昇培訓營」活動,營隊中除提供學員創業規劃、溝通及簡報技巧等培訓外,亦透過各式活動促使學員相互交流並形成互助網絡。

在這樣的方案機制設計下,LEAP計畫對於學員的社會資本有何影響呢?首先,社會資本形成的前提是個人網絡的建立,因此我們先檢視該計畫是否能協助學員建立新的人脈連結,以及這些連結是透過哪些方式得以建立。從訪談內容看來,計畫學員在參加計劃乃至赴海外研習期間,普遍都能建立新的連結,部分連結的建立是直接受助於該計畫的正式機制,另也有部分連結則是在研習過程中受計畫間接影響而建立。透過計畫正式機制直接促成的網絡連結,包含學員經由參加「躍升培訓營」而結識其他學員與廠商,以及在海外期間參加由科技部駐外科技組所主辦之交流活動所結識之當地科技業人士與投資人。在「躍升培訓營」方面,受訪學員提到,營隊中透過參加分組活動,學員間彼此可以形成綿密網絡,一旦獲入選赴海外研習,則可相互協助扶持;而即便部分學員後續未能順利獲選,往往也能與獲選學員維持良好關係,保留未來合作的可能性。而由於營隊活動中也邀請部分海外合作企業代表到現場與候選學員進行面試、媒合,較積極的學員也透過此機會與這些企業發展關係。至於駐外科技組,則是透過辦理各種經驗交流活動及休閒娛樂活動,使學員能夠結識當地業界人士,甚至形成較緊密的業師/學徒(mentor/mentee)關係,關係也能延續到學員研習結束返國之後仍然持續。除透過上述計畫正式機制所形成的連結外,也在海外研習期間間接透過計畫建立其他的連結;這部分主要包含透過於企業中實習而建立起之連結,例如公司同事與主管、同事引介的其他人士、以及公司所處創新群聚中的其他成員等。在訪談中我們看到,以研習所在公司作為媒介,學員往往可以跟當地的科技業人士進行技術方面或創業方面的資訊交流。除此之外,我們也觀察到一種現象,亦即學員因於海外研習而獲得的新身分、新經歷,使其在後續可以更輕易與國外企業建立新關係。而這就有如光環加身,這個光環或者是國外高科技企業的任職經驗,或者是政府計畫的招牌,使得學員可以有機會開啟過去無法接觸的更高階的新網絡。

 然而,網絡連結之建立僅是社會資本形成的前提。如前文所述,網絡中其他成員背後的資源,以及網絡成員的多元性,往往才是影響社會資本高低的關鍵因素。我們進一步分析發現,在網絡資源方面,透過參加博士創新之星計劃,學員往往可以結識若干社會經濟地位較高的人士,例如科技公司高階管理者或創投人士等。這類人士往往擁有或控有較豐沛的資金,且另也對於業界及市場機會握有較多的管道,因此這類人脈確屬於較具資源的網絡。除了實質的資金資源與機會,我們也看到了受訪學員們提及其他類型的網絡資源,例如網絡成員所掌握的專業知識、市場資訊,另也有學員提到,參加計畫所結識的其他學員,可能成為未來事業發展上的合作對象。而在多元性方面,我們則看到受訪學員在訪談內容中一再提及他們認識了許多各式各樣、背景不同的人。而這樣的多元性,部分是源自LEAP計畫所招收之學員多來自不同專業領域背景,部分也源自計畫學員們所前往的各個不同機構之差異,另當然也有部分源自與不同國籍、文化之對象間的交流。進一步我們也觀察到,這樣的多元性也確可為學員帶來助益,例如透過與專業背景、文化背景不同的人互動,可促成不同專業知識與資訊間的相互分享,或激發出新想法與新觀點。此外,也有學員提到,計畫學員間由於背景的差異,反而較易促成相互合作而非競爭關係。

總結來說,博士創新之星計畫學員透過參與計畫所建立起的新人際網絡,不僅其網絡成員具備多種豐沛資源,網絡中也充滿多元性,故確可提升計畫學員的社會資本。或因如此,部分受訪學員認為建立人脈是其參加LEAP計畫的最大收穫,這個收穫甚至超越技術能力提升及語言能力提升。透過這樣的分析我們也了解到,近年政府在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上,已越來越注重社會資本的層面,並協助送訓人才建立資源豐富且具異質性的網絡。除了博士創新之星計畫外,科技部已推動多年的「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計畫」及「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計畫」(俗稱千里馬計畫)等方案,也於今年起規劃設立返國學員社群,以期促進學員間資訊與資源的交流。透過人力資本與社會資本的加乘,我們可以期待未來藉由政府政策所培育的科技人才,在創新創業方面能有更佳的表現。

參考文獻
  • 王中天(2003)社會資本(Social Capital):概念、源起、及現況。問題與研究,第42卷第5期,頁139-163。
  • 任慶宗、胡訓立、劉士銘(2010)社會資本對創新績效之影響—知識資本的中介效果。輔仁管理評論,第十七卷第一期,頁103-120。
  • 林東清、劉勇志、劉怡君(2007)以社會資本理論探討組織掌握創業契機能力的影響因素。資訊管理學報,第十四卷第三期,頁197-228。
  • 林南(2007)社會資本理論與研究簡介。社會科學論叢,第一卷第一期,頁1-32。
  • 馬德勇(2008)社會資本理論的兩大困境。二十一世紀雙月刊,第107期,頁89-96。
  • 陳家聲、戴士嫻(2007)創業家社會網絡行為之質性研究。創業管理研究,第二卷第四期,頁1-24。
  • Akçomak, S. & ter Weel, B. (2009) Social Capital, Innovation and Growth: Evidence from Europe. European Economic Review, 53 (5), 544-567.
  • Bosma, N., van Praag, M., Thurik, R. & de Wit, G. (2004) The Value of Human and Social Capital Investments for the Business Performance of Startups. Small Business Economics; Dordrecht Vol. 23, Iss. 3, pages 227-236.
  • Bourdieu, P. (1986) The Forms of Capital. Pp. 241-258 in Handbook of Theory and Research for the Sociology of Education, edited by J. G. Richardson. New York: Greenwood Press.
  • Burt, R. S. (1995) Structural Holes: The Social Structure of Competition. Cambridge: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Coleman, J. S. (1990) The Foundations of Social Theory. Cambridge, MA: Belknap Press of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 Fountain, J. E. (1998) Social Capital: Its Relationship to Innovation i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Science and Public Policy, volume 25, number 2, April 1998, pages 103-115.
  • Lin, N. (2001) Social Capital: A Theory of Social Structure and Action. Cambridge: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