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家創新系統技術移轉評估模型

導讀
國家創新系統的核心概念為技術上的改變,會影響一國經濟上的表現及國家整體競爭力的發展。而在技術上的創新來自於許多系統的互動與要素整合,是一個混沌的系統過程。因此需要以系統性方法來進行分析,進而了解科學、技術、創新與社會經濟發展之間的關係,本文提供了一個系統性的方式分析國家創新系統技術移轉的要素與因子。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Y9Hyx ,Created by geralt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國家創新系統(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 NIS)在近期受到一些研究的關注(Acs, Audretsch, Lehmann & Licht, 2017; Cirillo, Martinelli, Nuvolari & Tranchero, 2019; Kou, Chen, Wang & Shao, 2016)。Balzat & Hanusch (2004)認為國家創新系統是國家經濟隨著時間變化成長,不同的組織與機構間彼此互動與影響,進而引導出創新行動。其採用系統觀點觀察技術、機構與組織之間的互動。而系統要素之間彼此整合並針對共同的目標運作,要素可說是系統運作的一部分,可由不同的形式展現,像是個人、廠商、銀行、大學、研究機構或公共政策機構。要素也可由法制的觀點定義,像是法律、傳統與社會常規,而關係(Relationship)連結了要素,因為要素彼此間存在互動關係,故無法單獨區隔觀察;屬性(Attributes)存在於關係與要素之間,是系統的特徵,是系統的功能或目的,可作為分析的構面(Carlsson & Jacobsson, 1999)。本文主要採取國家創新系統觀點以結合不同的子系統(包括技術供應、連結機制與技術需求),另考慮了系統屬性(包括規劃、基礎設施與資源)與政府規劃架構條件,形成一套整合性的評估架構,用以評估國家創新系統的表現。

二、國家創新系統

在探討國家創新系統時需由系統的觀點,檢視各個子系統與要素之間的連結關係,以提供廣泛完整的策略觀點(Furman, Porter, & Stern, 2002; Kayal, 2008; Radosevic, 2004)。Radosevic (2004)研究中歐與東歐各國的國家創新能耐,經由24個國家的驗證,歸納出四項國家創新能耐構面,包括吸收能力(Absorptive capacity)、R & D供應能力(R & D supply)、擴散能力(Diffusion)與需求(Demand)。Kayal (2008)認為國家創新系統應包含六個子系統,包括科學與技術政策、創新策略、技術性人力支援服務、技術支援服務、財務資源流通與國際合作。由上述可知,國家創新系統是一個複合的子系統,適合採用系統觀點觀測之,同時可由不同的要素組合構成,因此本文由子系統的觀點觀測整體系統的運作狀態。

在國家創新系統的運作上,Gurria (2010)認為國家創新系統應同時考慮創新的趨勢與預測、人力?權、知識創造與運用、創新鬆綁以及因應全球與社會挑戰等議題,Wyckoff (2010)則認為國家創新系統的關鍵議題應包括科學與技術、產業與企業家精神、資訊與通訊、政府治理、區域發展、教育與技能、稅賦、投資與消費者政策等議題。因此,國家創新系統實需要由不同的面向觀察,包括產、官、學界以及市場與支援條件,其間包括了系統的供應面、需求面與互動關係面,本文的重點在於技術上的變化與移轉,進而驅動國家創新系統的運作,因此將創新系統的驅動機制區分為技術供應系統、連結機制系統與技術需求系統。此外,Fagerberg & Srholec (2008)認為應該多關注政府機制對於國家創新系統的影響。故本文納入了政府規劃架構條件,以符合系統的本質。經由文獻探討提出國家創新系統之技術移轉架構模式,如圖1所示。

圖1 國家創新系統之技術移轉架構模式

由圖1可知,政府規劃會影響技術供應、連結機制與技術需求,其中在政府規劃上包括科學面、產業面、經濟面、教育面與社會面。Kim & Dhahlman (1992)認為政府政策在科技面的努力上可以分為三個方面:

  • (1)強化供應面的政策設計,增加科學與技術能量。
  • (2)強化需求面的政策設計,創造市場對科技的需求。
  • (3)在需求與供應面提供有效率連結(技術移轉)的政策設計,引導在技術上、商業上成功的創新行動。

由上述可知,技術供應系統是指增加科學與技術能量的要素組合;連結機制系統是指引導在技術上、商業上成功的創新行動,促進技術的擴散與商業化;技術需求系統是指創造市場對科技需求的要素組合。

三、技術移轉評估模型

本文探討三個子系統包括技術供應、連結機制與技術需求,並以規劃屬性、基礎設施屬性、資源屬性評估,結果如表1所示。

其中規劃屬性是指在國家層級任何形式的策略規劃,以支援三個子系統;基礎設施是指結構性、實體性或非實體性的設施或要件,以支援三個子系統;資源是指人或金錢以支援三個子系統。

表1技術移轉趨動系統評估表

子系統
屬性
技術供應 連結機制 技術需求
規劃 創新策略
S&T政策
技術前瞻
技術移轉政策
技術路線圖
基礎設施 公、私部門研發組織
高教組織
智財權保護
科學園區
技術育成中心
產業協會
研發聯盟
技術移轉組織
國內競爭市場
R&D文化
產品與服務的國際市場變化

資源 政府R&D基金
科學家、工程師與技術人員資格
種子資本
國家產業支援方案
人員與專家流動性
企業家精神
創投資本
專業信用額度

在規劃上,技術供應包括制定創新策略、S&T政策。創新已經成為一些國家重要的成長推進力量,國家對創新相關資產進行規劃,如研究與發展、軟體、資料庫與各種技能,皆會影響一國的投資環境與創新能量。在連結機制上,包括技術前瞻與技術移轉政策,由政府主導邀請全國與技術移轉業務有關之政府單位、學研機構主管與專業技術經理人齊聚,針對技術移轉相關政策進行討論與建議,並制定相關政策。在技術需求上,利用技術路線圖(Technology roadmap)了解技術未來的發展與需求,探討目前市場上所需要的產品特徵,進而在技術上尋求解答,無論是在市場區隔、研發走向或是研發策略上,迅速掌握技術發展的趨勢,提供與挖掘現有技術的發展空間,皆是規劃階段不可或缺的重要議題。

在基礎設施上,技術供應包括公、私部門研發組織與高教組織,研究機構扮演著知識的供應者,是促進一個國家創新能量能夠穩定成長的原因。在連結機制上,包括智財權保護、科學園區、技術育成中心、產業協會、研發聯盟、技術移轉組織,公私部門的合作與創新是國家創新能量持續增進的要件之一。公私部門參與者、廠商自身產業網絡以及地方化網絡之間系統內部的互動交流促使新技術產生、發展與擴散。在技術需求上,有賴於市場的拉力機制(Pull mechanism),包括國內競爭市場、R&D文化、產品與服務的國際市場變化。

在資源方面,技術供應包括政府R&D基金、科學家、工程師與技術人員資格等金錢與人力因素。在連結機制上,則包括種子資本(Seed capital)、國家產業支援方案、人員與專家流動性等,種子資本是在技術成果產業化前期所進行的資金投入,從科技成果產業化的角度來看,種子資本使得許多科技成果能夠迅速實現商業化、產業化,有了有更大的發展。國家產業支援方案則提供了資金增進新技術的外擴與發展,人員與專家流動性則使得一些無法被文件量化的知識,藉由口耳相傳的方式或是人員的流動將這些內隱知識廣泛地擴散出去。流動的人才能直接或間接在新的環境中散佈知識,特別是在工作情境中將知識散佈給同儕或地理位置相近的個人和組織,促進當地的活動,因此,流動的科學技術人力資源成為知識與資本轉換、物資跨國流動的重要元件(OECD, 2008),勞動力的適度流動將有助於外部經濟的外溢效果。最後,在技術需求上,則包括企業家精神、創投資本與專業信用額度,這些因素皆能提升市場上的創新需求,創業精神的管理風格、創投資本與信用額度皆為市場創新需求的觸媒與資源。

參考文獻
  • Acs, Z. J., Audretsch, D. B., Lehmann, E. E. and Licht, G. (2017). National systems of innovation. Journal of Technology Transfer, 42(5), 997-1008.
  • Balzat, M. and Hanusch, H. (2004). Recent trends in the research on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Journal of Evolutionary Economics, 14(2), 197-210.
  • Carlsson, B. and Jacobsson, S. (1999). Innovation systems: Analytical and methodological issues, DRUID Summer Conference on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Industrial Dynamics and Innovation Policy, June 9-12, Rebild, Denmark.
  • Cirillo, V., Martinelli, A., Nuvolari, A. and Tranchero, M. (2019). Only one way to skin a cat? Heterogeneity and equifinality in European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Research Policy, 48(4), 905-922.
  • Fagerberg, J. and Srholec, M. (2008).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capabilities and economic development. Research Policy, 37(9), 1417-1435.
  • Furman, L. J., Porter, M. E. and Stern, S. (2002). The determinants of national innovation capacity. Research Policy, 31(6), 899-933.
  • Gurria, A. (2010). The OECD Innovation Strategy: Getting a Head Start on Tomorrow. Paris: OECD.
  • Kayal, A. A. (2008).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a proposed framework for developing countries. International Journal 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Management, 8(1), 74-86.
  • Kim, L. and Dhahlman, C. (1992). Technology policy for industrialization: An integrative framework and Korea’s experience. Research Policy, 21(5), 437-452.
  • Kou, M., Chen, K., Wang, S. and Shao, Y. (2016). Measuring efficiencies of multi-period and multi-division systems associated with DEA: An application to OECD countries’ national innovation systems. Expert Systems with Applications, 46, 494-510.
  • OECD (2008). The Global Competition for Talent: Mobility of the Highly Skilled. Paris: OECD.
  • Wyckoff, A. (2010). OECD’s Innovation strategy: Key findings and policy messages. http://www.google.com.tw/url?sa=t&rct=j&q=&esrc=s&frm=1&source=web&cd=2&cad=rja&uact=8&ved=2ahUKEwjpx7vT9-PlAhWixYsBHXc6AWkQFjABegQIBRAC&url=http%3A%2F%2Fwww.oecd.org%2Fsite%2Finnovationstrategy%2F45154092.ppt&usg=AOvVaw1IFNhUY54EQKiMhmnobEQd, (Retrieved Nov. 2019).
  • Radosevic, S. (2004). A two-tier or multi-tier Europe? Assessing the innovation capacities of central and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in the Enlarged EU. Journal of Common Market Studies, 42(3), 641-666.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