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9-12-30

我國科技部科研人才獎補助之盤點措施

作者:國研院科政中心陳巧珊、 許家豪

科研人才 人才培育 職涯發展 人才政策 Sci-tech Talent Talent Cultivation Career Path Talent Policy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q9MZx ,Created by mohamed_hassan
著作權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一、前言

2 2

公部門對科研經費的配置,向來是科技政策研究探討的重點之一,而政府科研經費的補助可能的態樣多元,從補助基礎研究、應用研究,到對研究人員個人或對學研機構的補助,或提供具高度潛力的研究人員高度競爭型經費,以利優秀科研人員投入高風險但回收報酬高的研究計畫。正因科研計畫的執行主體為科研人員,因此,各種類型的科研獎補助案,都隱含了科研人才的培育效果。另外,由於高階科研人才是發展和推動知識經濟的關鍵,各國並不希望因為博士就業的情形而大幅減少博士人才的培養數量。多數國家以積極的作法來因應博士人才供需市場的變化,例如強化與產業間的鏈結,開闢高階科研人員多元發展的職業選擇。此外,在科研人才國際流動性的趨勢下,各國也積極吸引海外的學研人才,希望驅動學術流動的利益與人才循環。

3 3

我國在人才政策制定上,科技部主要負責科研發展所需人才之流存量的穩健與素質的提升,透過科技政策擬定推動全國科技發展,每四年的全國科學技術會議,廣納產官學研各界意見,據以訂定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科研人才議題是歷次會議熱烈討論的議題,特別是在人才供需失衡危機上,科研人才的培育與吸納更為關注的焦點。隨著產業結構型態與全球化產業發展與分布改變,「活絡多元出路重振高階科研人才培育」為高階科研人才發展重要的議題(第十次全國科學技術會議)。

4 4

在面對瞬息萬變的國內外社經情勢及人口結構變遷,為擁有量足質精之優秀人力,科技部近年來更是認知到高階科研人才對於經濟發展直接的影響力,而更積極地促進博士人才與產業鏈結。因此,本研究將特別針對科技部獎補助之博士高階人才、職涯初期科研人員、促進產業鏈結、促進人才流動性和國際合作等面向的獎補助資源,進行盤點與分析。

5 5

二、我國科技部科研人才相關措施

6 6

觀察國際間的科技研發體系,研發支出總額平均30-35%是來自於政府,因此,對科研人才的培育與留攬,主要需透過公部門的補助和投入(Steen, 2012)。在我國,為提升我國科技研發水準,鼓勵大專院校及研究機構的研究人員持續進行研究,主要是透過科技部的補助專題研究計畫。

7 7

首先,在基礎研究部分,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是支援我國大專院校學者持續進行研究的主要補助機制,影響我國高等教育機構整體的研究能量,進而左右國家長期的創新。此外,學者是否獲得研究計畫的補助對職級升等至關重要,因此,持續獲得專題計畫補助與否,特別是對年輕教授的職涯持續性,有根本性的影響。

8 8

「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作業要點」第一點便開宗明義地點出政府設立專題研究補助機制之目的在於補助大專院校及學術研究機構執行科學技術研究工作,俾助於提升我國科技研發水準。從近年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之核定件數與經費可看出(表1),科技部每年固定補助自然科學研究、工程及應用科學、生物科學、人文及社會科學及科學教育等類別相關研究計畫。

9 9

根據107年度科技部補助計畫審查機制調整說明審查之結果顯示,不分案別申請人數約有2.1萬人、申請計畫約2.7萬件,經審查後,平均核給每件計畫經費超過120.9萬元,較106年度約成長2.6%。平均而論,105~107年專題計畫的通過率,則約為46%~47%。若以有獲得補助計畫的主持人數計算,比率為53.2%,每人平均金額則達到136.7萬元。近106~108年,科技部主管科技預算平均編列約435億元(106年度含產業創新旗艦計畫93億元),其中支持學術研究的學術司經費平均編列約274億元,占主管科技預算約63%,每年度經費均較前一年度微幅增加,顯示科技部的整體學術研究經費穩定且逐年成長

10 10

表1 科技部補助專題研究計畫核定情形(依學術司處區分)

. 105年
106年
107年
申請
件數
核定
件數
通過率
   %
申請
件數
核定
件數
通過率
   %
申請
件數
核定
件數
通過率
   %
自然司
3,584
2,087
58.23
3,567
1,974
55.34
2,844
1,576
55.4
工程司
9,499
4,719
49.68
9,317
4,354
46.73
6,190
2,812
45.4
生科司
6,008
2,765
46.02
5,906
2,595
43.94
5,063
2,244
44.3
人文司
7,660
3,460
45.17
7,717
3,431
44.46
6,725
3,158
47
總計
26,751
13,031
49.78
26,507
12,354
47.62
20,822
9,790
48.02
資料來源:107科技部補助計畫審查機制調整說明;本研究整理。
11 11

三、我國科技部科研人才盤點研析

12 12

本研究彙整與科研人才相關之既有協助、獎勵、補助措施(含法令規範),進行現行獎補助措施之盤點作業,進而對各類獎補助措施之類型、模式、規範內容等,進行系統化的歸納分析。將彙總的科研種子培育、職涯初期(博士後研究人員及年輕學者)、國際視野與國際流動性、與產業鏈結、海外研究人才的延攬、彈性薪資方案、獎才措施九大類別,依據「扣合職涯階段」和「選擇後聚焦」分為兩個構面,再聚合為學術力、國際流動力與產業力(圖1)。

13 13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14 14

四、結論與建議

15 15

本研究依計畫蒐集彙整與科研人才相關之既有協助、獎勵、補助措施後,可以看出我國目前高階科研人才的重點在:培育博士高階人才、強化科研人才與產業之鏈結、延攬海外科技人才等。其中,在延攬海外科技人才方面,科技部推出「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LIFT)」,號召台灣赴海外留學的人才返國貢獻所學,將其國際視野、科技研發新知、前瞻應用趨勢帶回台灣。此外,為補助國內學研機構延攬海外科技人才來台參與研究計畫,科技部推動多項措施,包括:延攬客座人才與博士後研究人員參與科學研究計畫、延攬研究學者來台執行中長期科學研究計畫。

16 16

1.因應不同階段科研人才提供適性發展的獎補助

17 17

提供研究經費與對學術成就的獎勵,是政府鼓勵科研和引導創新的重要手段,因此,各國都因應不同發展重點設立種類眾多的獎補助項目。其中,從國外研析可知,健全科研人員之職涯發展系統,並提供對應的補助資源有其必要性。舉例來說,對於剛起步或研究生涯初期之研究學者,其焦點在於探索性的研究與過去研究的累積與突破;然而,針對R3後段與進入R4之前,亦即國際上約38~45歲之間,一般而言是已能獨立研究與穩定研究產出之一群,則普遍被期許更多,期望能在既有堅實的科研基礎下,領導研究團隊、同時擴展至新的學科,進行跨領域的研究以創造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因此,科技部推動的哥倫布計畫、愛因斯坦計畫、學術攻頂計畫皆屬科研進程攻頂計畫中的一環,透過長期且充分的經費補助,強化年輕學者、中青學者、領袖學者各階段的科研能量,俾利銜接並擴大各階段補助資源的效益。

18 18

2.部分獎補助措施明訂年齡之限制

19 19

為了維繫科研創新發展,仍需要充足的基礎研究與學術研究人才,維持學研人才質量,才能持續推動前沿研究,進而帶來創新與經濟發展。台灣目前正積極轉型為創新型經濟,維持與保障研究產業之興盛刻不容緩,然而,我國因教師員額過度控管,造成未能招聘新進教師,降低優秀人才投入,恐造成教師斷層、師資結構老化,以及不利於教學品質之提升等問題。

20 20

從教育部統計處2007~2008年度至2016~2017年度,每三年度之年齡結構變化資料來看,我國學術研究核心的大學教授,年齡老化的問題並無改善,40歲至50歲佔全體教師的比例較高,因此45歲可視為年齡分佈的分水嶺。若進一步將未滿45歲的中青學者與45歲以上的資深學者加以區分,未滿45歲的中青學者在助理教授與副教授人數都是呈現下降趨勢,反之,資深學者不論職級,人數大致呈現上升趨勢。

21 21

為因應大學科研人才的逐漸老化,更需要研議適當的人才政策與設計妥善的學術職涯模型,透過政策吸引中青人才。在國家資源有限下,研究職涯模型必須保有高度彈性,並納入量身訂作的解決方案。觀察國外也有補助是依據年齡限制,像是日本學術振興學會的「學術振興會育志奬」是頒給34歲以下在日本求學的博士生;德國的洪堡獎資助取得博士學位的研究人員且年齡不超過40歲的成績優秀的外國科學家。

22 22

雖然研究職涯的發展進程與年齡並無絕對關係,且大部分國家的職涯進展是看研究者的優勢與表現而非僅年資,但根據IDEA Consult et al. (2013)進行國際比較後的研究發現,雖研究職涯的進展隨國情、領域等差異有各自的特殊性,但平均年齡為R1(30歲)、R2(36歲)、R3(41歲)、R4(46-51歲)(張于紳、莊裕澤,2017)。一般而言,R1~R2和R2~R3初期是處於早期階段的研究者,指研究者正處於由依賴轉為能夠獨立執行研究工作並有高度研究產出的過渡期(Boulton, 2011; Youtie et al., 2013)。而R3後段與進入R4前(推算約38~45歲),則是能獨立研究與有穩定研究產出之一群,處於這個階段的科研人才在其原有專業學科已累積相當基礎,期待在既有的研究基礎上有進一步的突破,以取得新技能或技術,並擴展跨領域的專業技能或知識(Pomeroy-Carter et al., 2018)。經本研究盤點後,我國科技部現行明定年齡限制的獎補助包含:愛因斯坦培植計畫(32歲以下,或博士畢業三年以內且年齡未逾35歲)、科技部補助哥倫布計畫試行要點(38歲以下)、博士創新之星計畫(40歲以下)、吳大猷先生紀念獎(42歲以下)、海外人才歸國橋接方案(45歲以下)、年輕學者研究計畫(45歲以下)、領袖學者助攻計畫-沙克爾頓計畫(曾獲國際殊榮或年齡在45歲以下且研究成果優異之人員)、尖端科學研究計畫(50歲以下)以及卓越團隊研究計畫(55歲以下),如圖2。

23 23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24 24

3.促進博士高階人才與產業鏈結

25 25

從國外趨勢的觀察及國內盤點後,本研究發現,各國博士人才增加的同時,出現了博士到學研界之外就業逐漸增加的趨勢。對適應性良好且具有多元技能的博士來說,他們預期學術職位的緩步成長,以及某些領域對基礎研究的需求減少,但在企業與產業的勞動市場中,某些應用領域的R&D職位與非研究職位的發展相對良好,因此傾向離開學研界。近年來,國外的研究數據顯示,半數以上的STEM博士學位持有者任職於非學術職位。如同學術部門,STEM在非學術部門對於國家的經濟、安全與創新的資本都有很強大的影響,對於國家達到創新與發展,需要更多STEM專家(Turk-Bicakci, Berger & Haxton, 2014)。

26 26

各國面對博士多元就業的現象,多數以積極的做法來因應。一方面讓更多的博士具備多元技能以勝任學術與非學術領域的各種其他職業,一方面則是祭出各種獎勵與資助措施,以及優化科研環境與基礎建設。目前我國博士就業分布仍以政府與高教部門為主,任職於企業部門的博士則僅占全體的9.5%,相對的,英、美、法等歐美先進國家與亞洲的日本,任職於企業部門的博士占比皆達25%以上。為促進博士高階人才與產業鏈結,提升到產業界就業的能力,科技部推出「博士創新之星計畫」(LEAP計畫),送百位博士生到矽谷。其他如「鼓勵企業參與培育博士研究生試辦方案」、「重點產業高階人才培訓與就業計畫(RAISE計畫)」等,這些措施都是希望促進博士進入產業發展,與國際發展趨勢相符。

27 27

此外,為槓桿產業界資源進入長期的前瞻基礎研究,科技部自然司108年度推動「自然司產業培育基礎研究高階人才運作方案」,希望能逐步開啟產業界與學術界合作培育高階人才。透過此機制,產業界之研究部門得以深入了解/使用學界的前瞻技術及關鍵儀器。對業界而言,不但具未來引進高階基礎科研人才的實質效益,此舉也開啟了由產官學三方攜手共同打底基礎研究,培育高階科研人才,使產業再升級的新契機。

28 28

4.任務導向的學術攻頂補助機制

29 29

科技部肩負推動我國科學技術發展的任務,從打底基礎研究推動之一般專題研究計畫(如大批專題研究計畫或優秀年輕學者研究計畫等)、因應社會課題需求之任務導向專案計畫(如AI 創新研究中心專案計畫或能源國家型科技計畫等),至聚焦利基,立足國際舞台之科研進程攻頂計畫,各補助計畫環環相扣,均為完善我國學術環境、提升在地影響力及國際競爭力,朝向以科技研究創造台灣新價值的願景邁進。

30 30

其中,科研進程攻頂計畫,對不同發展階段設定不同的目標,從針對初期投入科研領域之研究人員所推動的「年輕學者養成計畫」、「愛因斯坦培植計畫」及「哥倫布計畫」,目標在提供長期且充足的經費,挹注我國研究職涯剛起步之年輕優秀學者大膽嘗試創新構想,產出突破性的研究成果。接著,為強化我國中青學者立基專業、縱向整合之躍升能量,已推動沙克爾頓計畫,協助具備企圖心、責任與使命感之領袖學者,帶領研究團隊進行突破性之跨領域研究,強化橫向跨學科領域的交流互動,以取得突破性的科研成果;同時,也鼓勵傑出學者助攻我國研究人員累積與國際競逐之科研能量。進一步連接至「學術攻頂研究計畫」,以支持居世界領先群或具有高度研究潛力之傑出學者,給予長期且充分之經費補助,進行基礎及應用之前瞻研究,使其原已具有優勢之領域展現更多創意,並加速成果產出,進而追求世界性卓越。這一系列計畫之推動,除考慮年齡外,已持續檢討將同步納入取得博士年資或在國際上的表現等等。

31 31

參考文獻

  1. 張于紳、莊裕澤(2017),加強奬勵青年科研人才迫在眉睫,科技政策觀點,取自:https://portal.stpi.narl.org.tw/index/article/10333
  2. Boulton, G. (2011). Harvesting Talent: Strengthening Research Careers in Europe, Procedia - Social and Behavioral Sciences, 13, 3–34.
  3. IDEA Consult, iFQ & PPMI. (2013). Support for continued data collection and analysis concerning mobility patterns and career paths of researchers. Final report MORE 2. Brussels. Retreived from http://ec.europa.eu/euraxess/pdf/research_policies/more2/Final%20report.pdf
  4. Pomeroy-Carter, C. A., Williams, S. R., Han, X., Elwood, W. N., & Zuckerman, B. L. (2018). Evaluation of a mid-career investigator career development award: Assessing the ability of OppNet K18 awardees to obtain NIH follow-on research funding. PloS one, 13(2), e0192543.
  5. Pomeroy-Carter, C. A., Williams, S. R., Han, X., Elwood, W. N., & Zuckerman, B. L. (2018). Evaluation of a mid-career investigator career development award: Assessing the ability of OppNet K18 awardees to obtain NIH follow-on research funding. PloS one, 13(2), e0192543.
  6. Steen, J. V. (2012). Modes of public funding of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 toward internationally comparable indicators. OECD Science, Technology and Industry Working Papers, OECD Publishing. Retrieve May 21, 2019, f rom: http://dx.doi.org/10.1787/5k98ssns1gzs-en
  7. Turk-Bicakci, L., Berger, A., & Haxton, C. (2014). The Non-Academic Careers of STEM Ph. D. Holders, Washington DC: American Institutes for Research.
  8. Youtie, J., Rogers, J., Heinze, T., Shapira, P., & Tang, L. (2013). Career-based influences on scientific recogni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longitudinal evidence from curriculum vitae data, Research Policy, 42(8), 1341-13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