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9-08-07

卓越研究中心補助機制比較

作者: 陳明俐

政策評析 研究中心 學術卓越 書目計量 Research Center Research Excellence Bibliometrics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J0Jgx ,Created by Herney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學術卓越(research excellence)一直是各國學術界與政府機構不斷追求的目標,因此也產生了許多相關的政策。以德國為例,在2005年所開始推動的Excellence Initiative便是最具代表性的學術卓越補助政策之一,其它像是澳洲、丹麥、芬蘭、挪威、瑞典等國也都有推出Centres of Excellence的補助政策來達到學術卓越的目標(陳曉郁,2015)。我國教育部在2018年推出了高等教育深耕計畫,其中第二部分又以國際競爭力為主要的政策推動目標,希望能藉由補助具國際競爭力的大學與研究中心,來提升台灣的學術卓越程度與全球能見度。本文將簡介德國與澳洲的卓越研究中心補助機制,並嘗試與高教深耕現行制度進行比較,以提出政策建議供各界參考。

2 2

一、澳洲研究委員會的研究中心補助政策

3 3

澳洲研究委員會(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ARC)是澳洲最重要的科研補助機構之一,其角色與定位與我國科技部(前身國科會)極為相似。ARC的兩大重要補助計畫架構為Discover Program與Linkage Program,前者主要支持個人型研究計畫,如專題研究計畫(Discovery Projects),或是針對不同職涯的學者所補助之Future Fellowships或Australian Laureate Fellowships;後者則支持產學合作或是機構與機構之間的合作連結,透過補助計畫的形式給予鼓勵與協助,其中卓越研究中心的計畫─ARC Centres of Excellence便是屬於Linkage Program項下的補助計畫。除了補助計畫外,ARC也肩負如何提升澳洲學術卓越的任務,因此Excellence in Research Australia (ERA)便是由ARC所負責執行評估,旨於促進澳洲的學術能量與品質。另因學術研究的課責性不斷受到重視,如何展現學術研究以外的影響力,亦是關鍵課題,故ARC也開始思考影響力的評估模式,並在2018年推出Engagement and Impact (EI)試辦方案。

4 4

本文介紹的重點為Centres of Excellence (CoE),其定位與補助目標與高教深耕第二部分的特色領域研究中心極為接近。CoE每一期補助卓越研究中心最多七年,該計畫最新的徵案年度為預定於2020年開始執行之卓越研究中心,已於去年度(2019年)展開徵件與審查,前幾期CoE計畫執行起始年度分別為2011年、2014年與2017年,各期分別補助了13間、12間與9間卓越研究中心。

5 5

CoE的審查機制極為嚴謹,會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通過者,才遞交完整版計畫書(第一階段僅審查意向書─Expression of Interest, EOI)。第二階段的審查除了審視完整版的計畫書內容外,也會針對計畫主持人的經歷進行檢視,甚至是採取訪談面試,以確保該團隊有能力足以執行該計畫。下表為CoE的審查標準,可看到在不同徵案期間之審查項目與權重的改變。對ARC而言,計畫書本身的內容在意向書審查階段極為重要,但在完整的計畫書審查階段中,計畫主持人、機構能給予的支援、對外領導與人才培育的規劃一樣是ARC看重的項目。

6 6

表1 CoE在不同階段的審查權重分配

年度 2011 2014 2017 2020
意向書審查階段的權重分配
研究計畫的品質與創新 50% 45% 70% 70%
計畫主持人 50% 40% 30% 30%
來自機構組織的支持 N/A 15% N/A N/A
完整計畫書審查階段的權重分配
研究計畫的品質與創新 25% 20% 20% 20%
計畫主持人 25% 20% 20% 20%
來自機構組織的支持 N/A 20% 20% 20%
治理、領導與管考機制 25% 20% 20% 20%
成果與連結 25% 20% 20% 20%
資料來源: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2018) ;本研究整理。
7 7

以補助規模來說,ARC的CoE計畫在2011年與2014年這二期皆為每個卓越研究中心一年可獲得100萬至400萬澳幣的補助,且最高為期七年;但在2017年這期則提升至每個卓越研究中心一年可獲得100萬至500萬澳幣的補助,但同樣也是最高為期七年的補助期程。

8 8

下表則整理了2011年、2014年與2017年的遞交意象書(EOI)、通過EOI審查與最後通過完整計畫書審查的卓越研究中心間數。ARC依領域區分為五大專家小組(panel),各領域的申請件數在EOI審查階段並未差異太多,2011年與2017年最多申請件數的領域為生物科學與生物科技領域,2014年則為工程、數學與資訊學領域。然而在最後通過完整計畫書審查的領域分布來看,2011年與2017年反而是以物理、化學與地球科學獲得補助的件數為最多,2014年為生物科學與生物科技領域。甚至在2017年並未有生物科學與生物科技領域的研究中心通過最後的審查而獲得補助。人文與創意藝術則皆維持一間研究中心獲得補助的紀錄。

9 9

表2 CoE在不同年度各領域獲得補助的卓越研究中心間數

Year
2011
2014
2017
Panel 遞交EOI

通過
EOI
審查
通過
計畫書
審查
遞交EOI 通過
EOI
審查
通過
計畫書
審查
遞交EOI 通過
EOI
審查
通過
計畫書
審查
BSB
38
8
2
26
6
4 26
1 0
EMI
23
6
1
33
5
3
21
2
0
HCA
17
5 1
11 4
1
10
1 1
PCE
19
9
7
23
5
3
23
11
7
SBE
14
4
2
10
2
1
17
5
1
總計
111
32 13
103
22
12
97
20
9
資料來源:Australian Research Council (2018) ;本研究整理。

註1:BSB為生物科學與生物科技(Biological Sciences and Biotechnology);
         EMI為工程、數學與資訊學(Engineering, Mathematics and Informatics);
         HCA為人文與創意藝術(Humanities and Creative Arts);
         PCE為物理、化學與地球科學(Physics, Chemistry and Earth Sciences);
         SBE為社會、行為與經濟科學(Social, Behavioural and Economic Sciences)。
註2:粗體表示五大領域中遞交件數或是通過審查件數最多之領域。
10 10

在計畫核定後,各研究中心便開始執行,但這計畫執行過程之中,ARC並不會有太多的管考作業,各中心雖需繳交各年度報告與最後的結案報告,但ARC主要透過實地訪視,瞭解各研究中心的運作概況,或僅在必要時,要求研究中心遞交相關資料即可。至於在管考指標的部分,雖各研究中心不需要定期填報,但檢視各研究中心的年度報告可發現,仍有所謂關鍵績效指標(KPI),其可略分為研究產出、研究訓練與人才專業培育、國際合作與區域連結網絡、終端使用者的連結、國家整體利益等構面。然而ARC並未設定各指標的目標值,也不做任何的價值判斷,而是交由各研究中心自行管理。截至目前為止,ARC尚未針對CoE這項補助計畫做整體性的評估。

11 11

二、德國研究基金會的研究中心補助政策

12 12

德國研究基金會(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 DFG)其定位與執掌ARC亦屬相近,但更注重基礎研究的推展。近十多年來,德國政府為了有效提升該國學術研究的卓越程度,與世界頂尖水準並駕齊驅,分別在2005年與2016年頒布了Excellence Initiative與Excellence Strategy的補助政策。二者皆是以德國頂尖大學為對象,以支持最頂尖的研究為補助目標,強化受補助單位的研究能量及其合作對象的研究工作系統。上一期Excellence Initiative的推動期間為2005年至2017年,有三項補助支柱,分別為Clusters of Excellence (EXC)、Graduate Schools (GSC)與Institutional Strategies (ZUK)。新一期Excellence Strategy在2016年確認後,自2019年起開始補助至2025年,為期七年。不同於前一期,Excellence Strategy的補助支柱調整為Clusters of Excellence (EXC)與Universities of Excellence (EXU)。此架構與對比教育部高教深耕計畫,可說是相當接近,如高教深耕第一部份的主冊計畫強調教學與人才培育,故與Excellence Initiative中的Graduate Schools有些許接近,而第二部分的全校型計畫則與Institutional Strategies或Universities of Excellence極為相似、且Clusters of Excellence在架構設計與補助目標皆與特色領域研究中心有若干雷同之處,故DFG的這項補助政策也相當值得台灣借鏡。

13 13

在Clusters of Excellence (EXC)研究中心的補助政策說明文件中可得知,EXC的審查標準為研究的卓越程度、參與人員的研究歷程記錄、大學對研究中心可提供的支持架構、研究中心能否創造出具有高支持度與高品質表現的環境。對DFG來說,設立研究中心的目標除了是讓德國各大學有潛力的研究領域可聚集在一起,並在全球學術競爭環境下擁有領先地位,透過該項補助政策也鼓勵了大學與非大學研究機構(non-university organization)和產業夥伴之間的合作,並期待各大學能藉由校內研究中心的設立在其整體治校規劃扮演關鍵角色,畢竟可獲得補助的研究中心也意味著是該校的重點領域,應在後續的策略規劃上提供議題優先設定的能力。

14 14

本文接著則整理了Excellence Initiative中EXC通過補助的情形。在Excellence Initiative中,可分為兩階段的徵件,第一階段為2005-2012年,第二階段為2012-2017年。第一階段又可分為兩梯次,在第一梯次(2005/2006年)中,共有74所德國的大學遞交了319份,來自三個補助支柱(funding lines)的計畫書初稿進行審查,其中有41份為Clusters of Excellence (EXC),最後共有17所卓越研究中心獲得補助,補助期程自2006年到2011年止。第二梯次(2006/2007年)中,三個補助支柱共收到305份計畫書,共有92份進入最終審查階段,包括了40份為EXC的申請,而最後有20間卓越研究中心獲得補助,補助期程自2007年起,到2012年結束。至於在第二階段,僅有一個梯次可提出申請,共計有64所大學繳交了227份計畫書(同樣為分布在三個補助支柱中),107件為EXC的申請案,且其中有27件進入最終審查階段。值得注意的是,在第二階段所遞交的計畫書,必須和第一階段已獲得補助,但正在爭取續案的計畫書共同競爭。最後在EXC部分,有43間研究中心獲得補助,期程為2012-2017年。

15 15

在審查流程的部分,Excellence Initiative與Excellence Strategy的流程差異並不大,故本文以Excellence Strategy的流程進行說明,並整理其各階段的通過件數之資訊。EXC計畫的審查分為兩階段,第一階段為構想書階段(draft),共有195件申請案,經過21個專家小組(panel)後,再由專家委員會(committee of experts)作綜合討論與評比,計有88件申請案通過,並須繳交完整版的計畫書(full proposal)。第二階段的審查則由32個專家小組負責審查,最後由專家委員會進行再進行討論,再由Excellence Commission公告結果,共有57所研究中心獲得Excellence Strategy的補助。在審查過程中,各研究團隊亦有簡報機會,如第一階段通過的團隊,其主持人會帶與團隊成員在第二階段的審查,進行報告,且有Q&A的互動過程。另外一點值得補充說明的是,在進行審查過程中,另有兩名委員會在旁觀察,並到專家委員會中進行說明,以協助完成提案審查與評估,再將補助建議遞交至最後的委員會。換言之,第二階段的審查過程會就各領域所獲得的申請案件進行審查與討論,但綜合討論以決定補助結果,較為「政治性」的討論則在下一階段的專家委員會甚至是最後的Excellence Commission確認結果。下表為整理Excellence Initiative與Excellence Strategy中獲得補助的卓越研究中心之資訊。由於DFG並未公告各領域當初的申請件數,故僅列出最後通過的研究中心間數資訊。

16 16

表3 EXC在不同年度各領域獲得補助的卓越研究中心間數

補助政策階段


Excellence Initiative
Excellence Strategy


Phase I

Phase II
前一期續案
新一期核定
總計
人文與社會科學
6
5
1 6
10
生命科學
12 12 5 17
15
自然科學
10
8 3 11 20
工程科學
9
6
3
9
12
總計
37
31
12
43
57
資料來源:Deutsche Forschungsgemeinschaft(2019);本研究整理。
註:粗體表示五大領域中遞交件數或是通過審查件數最多之領域。
17 17

從上表可得知,在Excellence Initiative的第二階段中,原先的37間卓越研究中心,有31間在第二階段仍獲得補助,換言之,僅有6間卓越研究中心未獲得續案資格。第二階段的新申請案件亦有12間卓越研究中心獲得補助,使得Excellence Initiative的第二階段最後補助了43間卓越研究中心。在今年剛開始執行的Excellence Strategy,EXC則補助了57間卓越研究中心。在管考機制上,獲補助的卓越研究中心只需遞交年度財務報告與最後一年的期末報告。

18 18

三、台灣、澳洲與德國在卓研究中心補助機制上的比較

19 19

對照來看,台灣的高教深耕第二部分的特色領域研究中心,共補助了65間研究中心,領域分類主要分為七大類,包含人文藝術、社會科學、理學、生命科學/農學、醫學、工學一般與工學技職。特色領域研究中心的補助期程為五年,澳洲ARC則是至多七年,德國DFG的卓越研究中心一期補助七年,若獲得第二階段的補助,則可再延續七年,因此最多可獲得14年的補助。在補助規模上,台灣教育部相對來說,所補助的研究中心間數為最多,補助到了65間,德國DFG最多僅有57間卓越研究中心獲得補助,更不用說澳洲ARC最多只補助13間卓越研究中心。若換算補助額度,以最新一期為例,德國DFG每所卓越研究中心一年可獲得三百萬至一千萬歐元的補助,折合台幣約1.04億至3.49億元。澳洲ARC的卓越研究中心一年則可獲得100萬到500萬澳幣的補助,換算過後約新台幣2,100萬至1.07億元不等。而高教深耕第二部分的特色領域研究中心則一年最多可獲得約新台幣5,000萬元的補助額度。總結來說,台灣的補助規模確實較小,且補助期程也略短。

20 20

在審查流程的部分,無論是台灣、澳洲與德國皆採取兩階段的審查制度,且會根據領域組成專家小組(panel)進行討論。在審查重點項目,澳洲與德國極為重視卓越研究中心的支持系統是否健全,提案皆需要說明母機構(如大學或相關系所)所給予的支持是否充足。澳洲ARC的審查項目之一為審視計畫主持人的表現,以判斷其能力是否足以領導卓越研究中心的發展;德國DFG則檢視參與人員的過往歷程。即便如此,不論是ARC或DFG都未明訂規範需參考論文書目計量指標,來做為申請門檻篩選依據或是參考資訊。台灣的高教深耕在研究中心的徵案說明簡報中則是明確列出申請者須在論文發表、技術移轉金額、獲得政府研究經費等項目達到教育部所列之門檻值,方可申請。此舉或許可提供更為客觀的篩選標準,並減低第一階段篩選所需要耗費的時間成本與審查負擔,但是否會過度強調特定指標的表現,而忽略了其他更有潛力的申請者則不得而知。儘管如此,在一份德國DFG所做的委託研究報告,針對參與Excellence Strategy中Clusters of Excellence的審查委員進行問卷調查,以暸解其審查流程是否需要重新再檢討,其內容指出雖然有九成的審查委員認為DFG所提供的資訊已充足,但仍然會自己尋求額外資訊做為參考依據,包含自行搜尋研究中心成員的著作清單、申請學校在網站上列出的資訊、參與學者的研究表現指標( Marcos & Weiss, 2018)。這顯示即便補助機構未將相關發表資訊或指標列為審查項目之一,審查委員仍不可避免地、或多或少的重視論文發表資訊。

21 21

綜合來看,卓越研究中心的補助政策確實是各國在推動卓越學術研究政策所會採取的手段之一,其目標與推動架構也大致相近,然而在操作細節上卻有所差異。不論是ARC的CoE或是DFG的EXC,甚至是高教深耕的特色領域研究中心都仍在推動當中,前面幾期所推動的成效也尚未完全彰顯出來,或是已有明確的評估報告可供檢視,因此現階段並未能推論哪個國家所推動的補助機制較為合適。然而我們確實應該思考,卓越研究中心的設立,是否有達到推動卓越學術研究的目標,所補助的研究中心是否真能代表一個國家或是一所大學的真正重點領域,或是思考雨露均霑或是集中投資的補助策略哪一個才是最適合我國的學術發展。

22 22

參考文獻

  1. ARC (2018). ARC Centres of Excellence. Retrieve fromhttps://www.arc.gov.au/grants/linkage-program/arc-centres-excellence
  2. DFG (2013). Excellence Initiative at a Glance- The Programme by the German Federal and State Governments To Promote Top-level Research at Universities.Retrieve fromhttp://www.dfg.de/download/pdf/dfg_im_profil/geschaeftsstelle/publikationen/exin_broschuere_en.pdf
  3. Marcos, J.R. & Weiss, T. (2018). Review Process for Clusters of Excellence in the Excellence Strategy 2018 – Reviewer Survey.
  4. 教育部(2017)。高教深耕第二部分規劃簡報。Retrieve from https://ws.moe.edu.tw/001/Upload/4/relfile/7830/55305/d6b74b1c-b64b-4c44-b98a-54bca6dc9d3a.pdf
  5. 陳曉郁(2015)。學研突破法門「卓越研究方案」概述。科技政策觀點。Retrieve from https://portal.stpi.narl.org.tw/index/article/10127.doi: 10.6916/STPIRP.2015-09-30.0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