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9-07-29

談美國現行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準問題的可能解決方案

作者:李森堙

專利資訊 專利標的適格性 美國專利法第101條 兩階段判準 Patent Eligibility 35 U.S.C. §101 Two-step Test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bqPFx ,Created by 12019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1

2019年5月,在美國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做出Alice Corp. v. CLS Bank Int’l案判決 1 即將屆滿五周年之際,美國參議員Thom Tills與Chris Coons,以及眾議員Doug Collins、Hank Johnson與Steve Stivers,聯名公開其所研擬之美國專利法第101條(35 U.S.C.§101)修正草案內容,並在6月召開3場公聽會,希望能在廣納多方意見後提出更完善的修正草案版本。 2 對前述美國國會議員而言,近年來美國法院解釋適用美國專利法第101條的判決見解,讓該條文所規範之 專利適格標的性(patent eligibility) 的應有界線變得過於嚴格與不明確,例如將重大醫療技術之進步排除在專利保護範圍之外,或讓人無法確知人工智慧等技術領域的發明是否為專利適格標的等 3

2 2 2

美國現行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準為美國最高法院透過判決所建立的兩階段判準(two-step test),其要求法院在判斷發明的專利標的適格性時,第一階段應判斷記載發明之專利請求項是否指涉「自然法則」(laws of nature)、「自然現象」(natural phenomena)或「抽象概念」(abstract idea);若前述問題的答案為是,則第二階段應檢視該請求項所記載之技術要件,判斷該請求項中是否存在「發明概念」(inventive concept),足以讓該請求項所記載之發明內容顯著超出其所指涉之自然法則、自然現象或抽象概念本身。 4

3 3 3

兩階段判準引發不少質疑與批判。例如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的Plager法官便曾直言,兩階段判準讓人幾乎不可能確知特定發明是否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 5 同法院的Linn法官則指出,兩階段判準可能會使一些有價值的發明無法受到專利保護,其原因並非是因為這些發明試圖要將「科學或技術發展工作的基石」(a basic building block of scientific or technological work)私有化,而是因為其無法通過美國最高法院所設定的判準。 6

4 4 4

然而,若細究前述美國國會議員所提出的修正草案內容,或會發現雖然其目的是在解決兩階段判準的問題,但其做法實際上僅是廢棄相關法院判決見解,並讓專利標的適格性要件失去其作用。前述修正草案提議加入以下條文文字(additional legislative provisions):「在依據第101條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時,不應使用任何由司法所創設之非專利適格標的來做判斷,包括『抽象概念』、『自然法則』、『自然現象』等,且任何創設或解釋前述非專利適格標的的法院判決應被廢棄」(no implicit or other judicially created exceptions to subject matter eligibility, including “abstract ideas,” “laws of nature,” or “natural phenomena,” shall be used to determine patent eligibility under section 101, and all cases establishing or interpreting those exceptions to eligibility are hereby abrogated)。 7

5 5 5

另一方面,前述修正草案把原本美國專利法第101條中「新穎而有用」(new and useful)的文字改為「有用」(useful),並新增一項要求「依據本條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時應考量整體發明,不應忽略或排除任何技術要件」(eligibility under this section shall be determined only while considering the claimed invention as a whole, without discounting or disregarding any claim limitation)。 8

6 6 6

然而,質疑現行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準的妥適性,並非因此就能得出更為妥適的判準。前述修正草案並未就現行判準提出任何替代方案,其僅是透過廢棄被認為不妥適的現行判準,進而讓專利標的適格性要件失去其實質效果。

7 7 7

相較於前述修正草案,美國專利商標局(the United States Patent and Trademark Office,下稱USPTO)為解決現行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準之問題所採用的方法或者更具參考價值。USPTO現任局長Andrei Iancu在一場演講中言及,美國專利法第101條是規範應受專利保護的適格標的,其所要排除的是不應受到專利保護的特定類別發明,不論屬該類別之發明多麼新穎或非顯而易知,該類別所具備的屬性都會讓前述發明應被排除在專利保護範圍之外。 9 因此,若要讓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判斷可以更有條理,應該要透過類別化非專利適格標的之方式來為判斷提供更明確指引,例如USPTO在其所公布的「2019年專利標的適格性修訂審查指引」(the 2019 Revised Patent Subject Matter Eligibility Guidance)中,便將抽象概念進一步類別化成「數學概念」(mathematical concepts)、「組織人類活動之特定方法」(certain methods of organizing human activity)、「心智歷程」(mental processes)等類別。 10

8 8 8

如果要明確區隔專利標的適格性要件與其他可專利性要件在專利制度中的意義與作用,則必須認知到的一件事是,判斷特定發明是否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是要去判斷該發明是否「應該」受到專利保護,而非該發明是否「足以」受到專利保護。前述是否「應該」的問題為一個政策價值判斷,其所要探問的是一項發明是否具備特定屬性讓其不適宜受到專利保護,而非該發明是否足夠新穎、足夠非顯而易知、申請專利範圍是否足夠明確且限縮到值得受到專利保護。亦即是說,規範專利標的適格性的目的在於,將特定類別的發明排除在專利保護範圍之外,而之所以要做出前述排除,是因為這些類別的發明如果受到專利保護,將不符合設立專利制度的政策目的。

9 9 9

舉例來說,如果有人為其所發明之使用紙牌或骰子進行遊戲的方法申請專利,則不論這個遊戲方法是否新穎有創意、是否非具遊戲方法相關專業知識者所容易想到,其均不應該受到專利保護,因為使用紙牌或骰子進行遊戲是一種人類活動,組織人類活動的特定方法為人類的社會行為,而人類從事社會行為的自由並不應受到專利排他權利所限縮。因此,若透過類別化來將「遊戲方法」、甚至是「組織人類活動的特定方法」歸類為非專利適格標的,並敘明專利保護不應擴及人類之社會行為面是前述類別化所立基的政策價值選擇,則依據前述類別化來進行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判斷,或許可以讓判斷所依循的準據不會過於抽象不明確,也不會將應受專利保護的發明排除在專利保護範圍之外。

10 10 10

而且前述判斷遊戲方法發明是否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的案例,並非假設性而是真實發生的案例。2018年12月28日,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合議庭做出In re Marco Guldenaar Holding B.V.案判決,認定一件發明內容為進行骰子遊戲之方法的專利申請案,因不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而不應取得專利權利。 11 而在2016年3月10日,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另一合議庭亦做出In re Smith案判決,認定一件發明內容為使用標準紙牌進行投注遊戲之方法的專利申請案,指涉抽象概念且不具發明概念,是故不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 12

11 11 11

有趣的是,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似乎並不樂意於將遊戲方法發明類別化後直接歸類為非專利適格標的。In re Smith案判決言明,其無意宣稱將所有遊戲領域的發明均依據美國專利法第101條排除在專利保護範圍之外,例如其可以想像,若一項發明之內容為使用具新穎性或原創性的紙牌來進行遊戲,或許該發明有可能可以通過兩階段判準所設下的門檻。 13 前述論述或讓人想起,美國最高法院Bilski v. Kappos案判決的多數見解,亦認定美國專利制度不應將商業方法(business method)發明,以類別化的方式直接排除在專利保護的範圍之外。 4 然而,誠如USPTO現任局長所言,專利標的適格性是在區別何種發明應受或不應受專利保護,其本質上就是一種類別化的判斷,刻意迴避明確類別化而選擇建立抽象的判斷準則,或許無助於讓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工作變得更明確簡單。

12 12 12

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Mayer法官在In re Marco Guldenaar Holding B.V.案判決中提出協同意見書(concurring opinion),言明其認為專利標的適格性的界線應存在於人類與機械之間,雖然新的機械或機械化方法可能可以獲得專利保護,但是有關如何改良或影響人類思想與行為的發想則不應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因此,即使遊戲可以娛樂人類,但其無法對人類技術與科學知識之進步做出貢獻,所以遊戲方法應該被類別化成非專利適格標的。 15 前述Mayer法官之論理所立基的政策價值選擇,或可受論辯甚至質疑,但是其所採用來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的方法,雖然是與同一判決的多數見解得出相同的判斷結果,但是就方法論而言卻是更為明確有邏輯。

13 13 13

因此,兩階段判準或許並非用來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妥適判準,過於抽象、無法被明確解釋適用是其問題。然而,完全廢棄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判斷,如同前述美國國會議員所提美國專利法第101條修正草案一樣,或許也是因噎廢食,並未認知到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的意義與價值。若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是要體現專利應保護何種發明的政策價值選擇,則做出這個判斷的最佳方法或許是,積極界定何種發明為專利適格標的而何種發明不是,同時明確敘明前述界定所立基的政策價值選擇,讓前述價值選擇可以接受公開與完整的論辯。

14 14 14

參考文獻

  1. Alice Corp. v. CLS Bank Int’l, 573 U.S. 208, 134 S.Ct. 2347 (2014).
  2. Sens. Tillis and Coons and Reps. Collins, Johnson, and Stivers Release Draft Bill Text to Reform Section 101 of the Patent Act, Press Releases, Thom Tillis, U.S. Senator for North Carolina website, posted on May 22, 2019, https://www.tillis.senate.gov/2019/5/sens-tillis-and-coons-and-reps-collins-johnson-and-stivers-release-draft-bill-text-to-reform-section-101-of-the-patent-act (last visited June 29, 2019).
  3. Tillis and Coons: What We Learned At Patent Reform Hearings, Thom in the News, Thom Tillis, U.S. Senator for North Carolina website, posted on June 24, 2019, https://www.tillis.senate.gov/2019/6/tillis-and-coons-what-we-learned-at-patent-reform-hearings (last visited June 29, 2019).
  4. Alice Corp., 573 U.S. at 217-218.
  5. Interval Licensing LLC v. AOL, Inc., 896 F.3d 1335, 1348 (Fed. Cir. 2018) (Plager, J., concurring-in-part and dissenting-in-part).
  6. Smart Systems Innovations, LLC v. Chicago Transit Authority, 873 F.3d 1364, 1377 (Fed. Cir. 2017) (Linn, J., dissenting-in-part and concurring-in-part).
  7. supra note 2.
  8. id.
  9. Remarks by Director Iancu at the Intellectual Property Owners Association 46th Annual Meeting, News & Updates, USPTO website, posted on Sept. 24, 2018, https://www.uspto.gov/about-us/news-updates/remarks-director-iancu-intellectual-property-owners-46th-annual-meeting (last visited June 29, 2019).
  10. The 2019 Revised Patent Subject Matter Eligibility Guidance, 84 Fed. Reg. 50, 51-53 (Jan. 7, 2019).
  11. In re Marco Guldenaar Holding B.V., 911 F.3d. 1157, 1158-1159 (Fed. Cir. 2018).
  12. In re Smith, 815 F.3d 816, 817 (Fed. Cir. 2016).
  13. id. at 819.
  14. Bilski v. Kappos, 561 U.S. 593, 606-608 (2010).
  15. In re Marco Guldenaar Holding B.V., 911 F.3d. at 1165-1166 (Mayer, J., concurr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