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9-02-27

科技部跨國人才培育政策演變

作者: 王玳琪

人才培育 跨國人才培育 人才政策 科技政策 Multinational Talent Cultivation Talent Polic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

全文下載:PDF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se.is/FHFSZ ,Created by StockSnap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科技人才的培育,是一國科技發展之根本。無論是深化科技研究、強化科技教育、乃至於發展科技產業,都需要科技人才的支撐。一個國家建立人才庫的方式有很多,包含強化教育體系、外部攬才等等,而跨國人才培育也是其中的一種。回顧我國發展歷程,跨國科技人才培育在其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而我國政府的許多部會也都推出選送科技人才赴國外培訓或研習的政策方案。由此,本研究透過文獻回顧與比較,以了解科技部所曾推動之跨國人才培育政策之演變。

2 2

一、早期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1960-2000)

3 3

自民國48年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 1 (長科會)設立以來,科技人才的跨國培育一直都是該部會的政策重點之一。在長科會以及「行政院國家科學委員會」(國科會)時期,所推動的跨國人才培訓方案類型較為單純。大致以目的分為提升在職科研人員學術與技術能力與促進跨國合作交流兩大類。

4 4

(一)提升在職科研人員學術與技術能力類

5 5

主要有美援案內出國進修方案以及遴選科學與技術人員進修方案。美援案內出國進修方案在該會屬規模較小之方案,故以下主要針對遴選科學與技術人員進修方案進行討論。長科會於民國49年通過「遴選科學與技術研究人員出國進修辦法」,以遴選公私立大專院校、學術研究機構及政府機構科技研究單位之在職專任教師及研究人員出國進修(國家長期發展科學委員會,1963;鄭慧娟,1998),歷經多次調整與變革,現已更名為「補助科學與技術人員國外短期研究案」並持續辦理至今。而綜觀該方案歷年的變更與調整,我們可以約略歸納出該方案在不同時期的政策方向重點。以下我們大致依時序區分三個時期,分別呈現不同時期的方案調整方向。

6 6

1.急速提升在職人員學術研究能力

7 7

初期該方案主要送訓的對象為各院校的教授、副教授、講師與助教,以及研究所的研究員、副研究員、助理研究員與助理員,從方案內容中,可以看到該方案在提升現職人員學術能力方面的意味十分濃厚。本研究從教育部的統計資料中整理出過去我國大專院校中專任教師的學歷資訊,發現至民國76年都仍有半數以上專任教師不具碩士以上學歷。由此可知,選送在職學研人員出國進修,在當時確係急迫需求。

8 8

而在民國56年改組為國科會後,該方案在後來也開始承擔其他國家發展目標,後續增加出國進修名額,由國科會參酌科學發展計畫及國內經建需要情形指定進修學門。國科會於民國61年檢討該方案執行情形,認為該方案具有提高各研究機構科技人才素質、引進科技新知識、遏止人才外流、使經建計劃得以順利推展四項成效。

9 9

2.工作實務與產業需求的轉向

10 10

民國63年,徹底檢討以往之實施情形後,有兩項重大轉變:1.強調申請人之進修目的應基於服務機關研究實務之需要,而非以修習學位為目的;2.強調推薦機構對申請人在出國進修前之輔導責任。到了民國65年,國科會鑒若干科學技術在國內即可達成進修任務,於是另行辦理在職人員國內進修,且將出國進修之期限改為3個月至一年,並明訂「不補助國外進修學位」。

11 11

除此之外,為因應國內產業結構轉型,國科會也開始透過該方案專案遴選技術人員出國進修,以培養新興產業急需之相關人才。民國66至69年,除一般性遴選在職科學與技術人員出國進修外,另持續選派具有良好基礎之優秀青年技術人員出國研習新興技術。此一機制特為「加速國家工業發展,吸取國內工業尚未建立之新技術」而設置,且為因應後續「新竹科學工業實驗園區籌建需要,此類技術人員之選派出國研習將更加強擴大辦理」。在此一前提下,該方案自71年起即在「遴選科學與技術人員進修處理要點」中將遴選方式明確區隔為「通案定期接受推薦遴選」及「專案主動遴選」兩種,前者係延續既有之赴國內外進修機制;後者則由國科會每年針對特定重點領域「主動遴派適當人選,以團隊方式赴指定國家執行進修計畫,以學得『整套科技』為目的」。

12 12

3.邁向正常化與穩定化

13 13

歷經了前一階段承擔國家產業發展重任之後,該方案又陸續開啟一連串調整。在此一時期中,該方案也開始將跨國研究合作與人才交流納為政策目的。早先在民國81年度的處理要點中,已明載「為加強國際合作研究」開始專案優先遴選「前往與本(國科)會簽有合作研究之國家(西德、奧地利、法國、南非、美國)研究單位進修研究者」。而在民國85年之後的處理要點中,將該方案之政策目的從原訂的「因應國家建設需要,提高學術研究水準,促進科學發展」變更為「因應國家發展特定科技計畫 2 ,加強國際雙邊科技合作與人才交流,培育科技研究人才」。此一變更除了特別標榜出國際雙邊科技合作與人才交流之重要性外,也顯現出該方案不再像先前階段那樣強調提升在職人員之學術研究水準。

14 14

民國88年度,國科會為「因應國內學術環境變化及實際需求」,將該方案名稱修改為「補助科學與技術人員國外短期研究處理要點」,調整為國科會開放申請補助者全屬赴國外研究(不再補助修讀博士學位)、取消重點科技研究項目申請類別、助期限以三個月至六個月之短期研究為原則、由推薦機構依權責管理受補助出國研究涉及之服務義務,之後,在民國92年的要點修訂中,更進一步取消原有的申請者年齡上限限制(原訂為55歲)。

15 15

從這一時期的各項調整中,我們可以看到該方案逐步回歸常態學術研究性質,而不再以攻讀學位或進修為目標。此外,該方案自88年度轉向「國外短期研究」後,迄今再無重大變動 3 ,顯示該方案已不再如先前階段需透過不斷調整來因應不同時期的國家發展需要,而是已獲得穩定的方案定位。

16 16

(二)促進跨國合作交流類

17 17

主要為國科會國際科學發展合作組所負責推動國際科學合作業務,初期最重要的國際合作對象為美國(民國58年),但由當時國科會推動國際合作之方針 4 可知,跨國人才培育原非國科會推動國際科技交流工作之重點任務。除推動與美國間的合作協定外,國科會也於民國60年代中,陸續將對外合作交流推展至韓國、西德、法國、南非共和國、沙烏地阿拉伯、日本、以色列、澳洲、比利時、泰國及菲律賓等國家,不過主要的合作交流合作仍為人員互訪、資料交換與合作研究。至民國70年代,國科會與外國簽訂的合作協定中,開始納入常態性的跨國人才培訓內容,其中較具代表性的是與法國及德國協議下的進修研習方案。

18 18

在法國方面,國科會於民國69年與法國國家科學研究中心達成協議,雙方推動科技合作。自民國70年起,每年均遴選人員赴法進修科技8個月,並定期於國內辦理科技法語訓練班以儲備法語科技人員。自民國80年止,總計培育超過百名科技人員。民國81年之後,我國與法國之科技合作協議雖仍持續推動,惟協議內容已未見此一進修研習方案,轉變為每年選派學者赴法從事短期研究。

19 19

在德國方面,國科會於民國77年開始與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AAD)簽訂協議,每年我國可有10名教授赴德從事1至3個月之研究。至隔年6月,另外又簽了「國內博士班研究生赴德短期研究進修合作協議」,每年可由國科會選送30名博士班赴德國短期研修,研修期間以6至18個月為限。此一人才培訓方案後來俗稱為「三明治計畫(Sandwich Program)」,成為國科會最著名的跨國人才培育方案之一,並持續辦理至今。

20 20

隨著網際網路發展與全球科技交流日益頻繁,此類依附於國際合作協議的跨國人才培訓方案在進入民國90年代之際大量湧現,方案內容也開始出現多樣性。例如民國89年因應我國推動之激勵青年方案,簽署「中德雙方青年暑期營」合作備忘錄、民國91年推動加強台日學術科技交流與合作「台日博士生暑期研究計畫(Summer Program)」。

21 21

除了國家層級的合作交流協議外,國科會也與國外特定學研機構或特定計畫發展出人才培育合作方案。例如荷蘭國際亞洲學研究所(IIAS)、比利時大學校際微電子中心(Interuniversity Microelectronics Center)、美國德州醫學中心的兩所醫學研究機構--安德森癌症中心(M. D. Anderson Cancer Center)及貝勒醫學院(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法國主辦、歐盟補助之HERCULES(Higher European Research Course for Users of Large Experimental Systems)培訓計畫合作、比利時法蘭德斯生物科技中心(Flanders Interuniversity Institute Biotechnology)。

22 22

二、近期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2001-)

23 23

邁入21世紀後,除上述所提到的兩類方案仍持續推展外,國科會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更顯蓬勃多元。此一時期國科會開始針對不同的人才培育目標,規劃出各種不同的人才培訓方案。這些培育方案由於培育目的各有不同,因此培育期程也有很大的差異,期程短至兩周,長至兩年,而從各方案之目的性質則可以推論,以學術研究為目的之方案(如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龍門計畫等),由於須配合研究執行進程,故培育期間也較長,往往達一至二年;而若是以習得特定知識技能為目的之方案(如矽谷科技創業培訓計畫、台灣創新創業中心等),培訓期間則較短。本研究將近期的跨國人才培訓方案大致分為如表一所示之研究類、產業類、創業類,發現近期的跨國人才培育有以下趨勢︰

24 24

(一)補助海外人才培育的方案從學界擴展到業界

25 25

自93年起開始有補助產業人員國外短期研修的機制(菁英留學計畫–專案擴增留學計畫),後續又推陸續推動補助跨國產學合作交流及專業人才培訓計畫(飛鷹計畫)、「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STB計畫)、補助在台成立跨國頂尖研究中心計畫、矽谷科技創業培訓計畫、以及台灣創新創業中心。這些方案顯示出近年來科技部補助海外人才培育的方案有從學界擴展到業界的趨勢,希望透過科技部希望培育出的人才,能為產業界所用或透過創新創業以增加個人或產業的價值。

26 26

(二)補助至海外學界研習的方案將個人研習擴展範圍到以團隊為訴求的研習

27 27

而對於至海外學界研習的補助,在98年起將個人研習擴展範圍到以團隊為訴求的研習,以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計畫(龍門計畫)為例,該方案之補助對象包括計畫主持人、共同主持人及由計畫主持人選定赴指定國外研習機構研習之研習人員1~3位;而更近期推動的與創業為主軸的方案,更是以團隊為主以進行補助,例如矽谷科技創業培訓計畫以及台灣創新創業中心。

28 28

(三)補助領域的範圍不斷擴展

29 29

本研究從限定領域的補助方案 5 中觀察到資通訊、電子電機與自動化科技、生醫科技、奈米及材料科技、能源與環境、科技法律與倫理是自菁英留學計畫之後每個限定補助領域的方案皆含蓋的範圍,另外,目前仍在執行中且每年公佈指定研習關鍵性項目的龍門計畫中可看出台灣關鍵領域的移轉,除前述的各方案皆含蓋的範圍,近期亦有下述領域被納入,包括量子相關科學、高齡社會與健康照護、認知科學跨領域研究--心智大腦與教育、社會發展與福祉、亞洲研究,顯示科技部補助領域的範圍不斷擴展。

30 30

(四)補助對象以博士生以上為主

31 31

科技部在補助之方案大部份會有學歷限制,通常主要補助的對象設限為碩士生、博士生、博士後、教學與研究人員,但近期補助之方案以博士生與博士後為大宗。

32 32

表 1科技部跨國人才培訓方案類型與執行期間

類別 方案名稱與執行期間
研究類 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千里馬計畫)(92~)、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93~)、 菁英留學計畫–專案擴增留學計畫 (碩博士學位)(93-101) 、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計畫(龍門計畫) (98~)、 補助在台成立跨國頂尖研究中心計畫(學術類)(99~101) 尖端科技人才國際培育試行要點(101~102)
產業類 菁英留學計畫–專案擴增留學計畫(產業人員國外短期研修) (93-101) 、 補助跨國產學合作交流及專業人才培訓計畫(飛鷹計畫)(96-99) 補助在台成立跨國頂尖研究中心計畫(產業類)(99~101)
創業類 「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 (STB Program) (96~)、矽谷科技創業培訓計畫(SVTP)(103~)、台灣創新創業中心(TIEC)(104~108)
註︰標註底線為目前已停止辦理之方案
33 33

三、結論

34 34

比較科技部早期與近期跨國人才培育政策,發現早期遴選科學與技術人員進修方案長期以來持續培育大量在職學研人員,有效提升我國學研能量,同時也呼應不同時期的國家特定需求彈性調整方案機制,以使培育資源投入能夠發揮最大效益。「補助科學與技術人員國外短期研究案」自88年度轉向「國外短期研究」後,迄今再無重大變動 6 ,顯示該方案已不再如先前階段需透過不斷調整來因應不同時期的國家發展需要,而是已獲得穩定的方案定位。而自民國90年後國科會陸續推出各式各樣的多元跨國人才培育方案,據此我們也可以推論這些多元方案分擔了之前科學與技術人員研究進修方案所承擔的各種政策任務,進而使得「補助科學與技術人員國外短期研究案」得以穩定承擔「國外短期研究」之單一任務。目前科技部海外人才培訓方案含蓋碩士生、博士生、博士後研究,但經觀察,因科技部過去與海外的學界接觸較密切,與海外產業界的互動管道則較顯缺乏,因而一般受補助者仍是到學界研習居多,但若期望未來台灣學研成果能與商品化甚至創新創業接軌,選派科技人才與海內外的產業界接觸,應為一個值得努力嘗試的方向之一。有鑑於此,科技部也於106起開始推動「博士創新之星計畫」(LEAP),旨在前往國外企業研習或實習的跨國科技人才培育方案,惟首批獲選學員剛完成培訓歸國,不易了解這些計畫的培育成效,故暫不納入本研究之討論範圍,有待未來進一步研究探討。

35 35

另外觀察2000年之後科技部之跨人才培育政策,發現補助領域的範圍不斷擴展,但反思以有限的科技預算下,不斷擴展海外人才培訓的補助領域別,而非採資源集中投入的方式,台灣因此而於短期內無法發展出具特色的科技領域,值得深思。

36 36

註解

37 37

註1 長科會為科技部及國科會前身。

38 38

註2 此句於民國88年後另修改為「因應國家科技發展」,文意更顯常態化。

39 39

註3 除前述民國92年取消申請者年齡限制外,往後的方案調整僅有民國93年因應國內出國留學日益減少,特別將「在國內獲得博士學位的助理教授級人員」列為優先推薦遴選對象(國家科學委員會,2004)一項,惟均屬微幅調整。

40 40

註4 當時國科會推動國際合作之方針為:1. 利用國際合作途徑,協助新型科技計畫之設計發展與評估;2. 引進與國家經濟社會建設有密切關聯的科技新知;3. 配合總體外交,刷新國際科學界對我國的觀感;4. 聯繫海外學人,並協助人才延攬工作(國家科學委員會,1975)。

41 41

註5 菁英留學計畫–專案擴增留學計畫12項指定領域、「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STB Program)限定工程、醫學、生命科學等領域、龍門計畫十五項之關鍵性科技與人文社會研究項目、尖端科技人才國際培育8大尖端科技領域、矽谷科技創業培訓計畫限資通訊與雲端領域、台灣創新創業中心(TIEC)11大領域

42 42

註6 除前述民國92年取消申請者年齡限制外,往後的方案調整僅有民國93年因應國內出國留學日益減少,特別將「在國內獲得博士學位的助理教授級人員」列為優先推薦遴選對象(國家科學委員會,2004)一項,惟均屬微幅調整。

43 43

參考文獻

  1. 川上桃子(2016)。台灣成功鏈結美國矽谷醫材聚落的催化劑:STB計畫。台灣經濟研究月刊,第39卷,第4期。
  2. 朱子君、朱如君、金曉珍(2010)。國家高等人力培育--亞洲國家短期出國留學政策之比較教育研究。人文社會學報,第6卷。
  3. 金曉珍(2007)。國科會千里馬計畫介紹。人文與社會科學簡訊,第8卷,第3期。
  4. 科技部(2014-2018)。科技部年報。台北市:科技部。
  5. 國家科學委員會(1968-2013)。國家科學委員會年報。台北市:國家科學委員會。
  6. 教育部(1974-2000)。中華民國教育統計。台北市:教育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