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9-02-27

生態系觀點與情境概念於事前影響分析的重要性

作者: 陳怡如

科研投入 事前影響分析 商業生態系 情境分析法 Ex-ante Social Impact Analysis Scenario Method

全文下載:PDF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se.is/FB99Y ,Created by mohamed_hassan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科技政策的制定涉及公共資源配置與該國的創新研發能量,對一國的經濟、產業與社會發展具舉足輕重的影響。有效地針對政策或計畫方案進行不同階段的影響分析與評估,將有助於政策規劃循環的順暢以及政策推動的效益。許多先進國家在1970年代即逐漸開始發展社會影響評估(Social Impact Assessment,SIA)的準則與方法,主要的目的即是欲協助政策決策者能對所提出的政策、計畫或方案能有較多元面向的瞭解,並藉以預測未來社會變動可能產生的衝擊影響的大小(國發會,2014),以及包含過程中可能會因此受益及受損的利益關係人等,作為計畫或政策執行前的可行性評估,包含經濟、環境、技術發展等面向。

2 2

若以政府科技研發規劃的角度,政策決策者藉由事前影響評估分析,可以協助細部策略的選取、相關科技研發項目標準與規格的訂定、階段性成果的擬定及最終達成目標的設定等,其為一有效的決策及管理工具。然而文獻上針對事前的影響分析的實證文獻並不如事後影響分析來得多,主要是因進行事前影響分析時,缺乏系統性過程(process)資料進行量化分析或是質性探討,無法瞭解該項政策或方案的具體效應。再者,計畫推動過程中可能會出現非預期的重大事件,使得原先的規劃內容必須做調整,造成政策推動過程出現斷鏈,以致最終所推動的方案內容和原先規劃不盡相同,因此其最後實際的產出或效益,更可能與原先進行事前影響分析時的情境南轅北轍。

3 3

任何一個或多個經濟個體1受到衝擊變化時,勢必波及其他經濟個體,形成連鎖反應,是故進行影響分析勢必牽涉系統內外所有參與經濟個體間的關聯互動。再者,不同情境樣貌使得體系中的參與者產生不同策略行為,進而對經濟體系會產生不同的衝擊形成過程以及最終的影響。因此進行事前影響分析時,必須先了解可能影響的範疇與對象,以及所有參與者在體系中扮演的角色以及其間的互動競合關係,亦指體系整體結構狀態與連鎖產生的變化,而非僅考慮單一或片面的影響。本文的目的即是要說明生態系觀點以及情境概念,其在事前影響分析中所扮演的角色及重要性,以及其對研究者進行分析模式設定的影響,此將使相關影響分析的結果更具政策上的意涵。

4 4

一、生態系統觀於事前影響評估的重要性

5 5

生態環境學認為,生物之間存在一種相互依存、制約的關係,並且生物的多樣性和共生性是生物界生存和發展的普遍要求和規律。眾多的生物以自己的生存和發展為目標(即追求自利),為其他生物提供共生的環境和條件,共同進化和優化(Li、Zhang and Wu,2018)。Moore(1993)提出的商業生態系,即來自於自然界的生態系統的概念。Moore認為商業生態系為眾多廠商和消費者等經濟個體所形成的一種經濟聯盟,在生態系統中,所有的參與者扮演不同的角色,並透過互動,促進生態系統的共同發展和演化,形成一綿密的網絡

6 6

OECD(2008)提出進行影響分析時需要考量的面向,如:整體社會中哪些群體受到影響、每個受影響的群體其規模有多大、每個受影響群體的特性為何、群體所受到的整體影響有多大、這些影響會持續多久等。從經濟社會的角度,社會中的每位成員皆必然會參與到經濟活動中,而個別成員的行為決策將對體系中其他成員產生影響,此種互動關係將造成經濟體系產生動態調整過程,最終達到經濟體系均衡(equilibrium)的狀態。在全球化以及國際分工的體系下,產業供應鏈已成為更複雜且更多層級(multi-layered)的互動網絡體系 (Mark Millar,2015),而這也使得事前影響分析須考量的不確定因素將變得更加多元且複雜。

7 7

一般來說,措施的推動或採行會先對個體(指即個人或是群體中的特定主體)產生影響,故導致其調整自身決策行為,進而連帶對其他個體產生影響,而使得總體面產生變動。由於經濟個體的行為和互動關係產生變化,誘發經濟體系出現新的運作模式或是組織時,將會使得體系引伸出新的治理模式(如法規、制度、推動管理機制等)或是新的支援系統等需求。因此不同政策推動方案以及技術發展與社會落實進程,將影響到未來經濟發展之樣態,其可能是生產或服務模式產生轉變,或是經濟體系中之關鍵參與者變化,抑或是系統中不同經濟個體間互動關係的變化,以致造成商業生態系結構上的轉變(Structure Change),這些因素將會影響後續進行事前影響分析的角度,以及相關評估模式的選取與設定。

8 8

二、情境分析概念於事前影響分析所扮演的角色

9 9

學者認為,事前的影響評估是一種有事先預期和展望的評估工作,其也為一政策規劃工具,主要目的是事先了解政策制定可能出現的衝擊,以期能考量其帶來的正向效益,與避免或降低影響程度(蕭新煌、王俊秀,1991)。Vanclay(2003)彙整了進行社會影響評估應涉及與考慮11個重要原則(如表1),其中預先防範原則即所謂的預警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其為考量當有實際或潛在性威脅的社會影響產生時,不應該用對該威脅無法全面掌握為理由,而冒然允許政策的進行,或因此而不採取減緩手段或進行監測;此外,不確定性原則(Uncertainty Principle)則是說明我們對社會世界(social world)或社會過程(social process)的相關知識,難以全然理解,主要是因為社會環境和過程會時常改變且相互影響,且會受到時間與地點不同而異;而預防原則(Prevention Principle)則是在強調,就長期角度而言,進行影響分析的目的是在預先防止負面的社會影響和生態災難,即是著重在預應的角色(國發會,2014)。

10 10

表1 Vanclay(2003)提出之社會影響評估重要原則

社會影響評估重要原則
1 預先防範原則(預警原則)(Precautionary Principle)
2 不確定性原則(Uncertainty Principle)
3 代內公平性(Intra-generational Equity)
4 代間公平性(Inter-generational Equity)
5 多元性的認知與保存(Recognition and Preservation of Diversity)
6 內化交易成本(Internalization of Costs)
7 污染者付費原則(The Polluter Pays Principle)
8 預防原則(Prevention Principle)
9 健康與安全的保護與促進(The Protection and Promotion of Health and Safety)
10 跨部門整合原則(The Principle of Multisectoral Integration)
11 輔助性原則(The 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
資料來源:國家發展委員會(2014)。
11 11

Barrow(2000)亦認為,社會影響評估的架構應該重視社會和個體,亦即關心誰得到了什麼,並試著促進永續發展、人權、社會正義和宏觀的發展。由於其目標相當模糊難明,因此社會影響評估的架構必須要因應未來的不確定性、延伸評估的時序(time-frame),並且能覆蓋各種情況的可能性之範圍(國發會,2014)。芬蘭學者Ahokangash等人(2012)認為,不管是企業或國家皆面臨了相同的挑戰,即是如何對未知的未來預做準備,且當未來變化更加快速以及商業環境越來越複雜,企業與企業間網絡更加緊密,擾動與不確定性更為提高時,對於未來的預測更加困難;且如同Kagermann等人(2010)所言,當企業受到外在變化進行決策調整時,其同時也改變了未來的商業競爭環境,透過不同情境的想像,正可協助廠商或產業甚至國家等不同層級的決策者進行判斷和方案規劃。

12 12

從上述的討論可知,對於未來不確定性的掌握或是對各種可能發展情境能有所了解,為進行事前影響分析相當重要的一個環節,不同的情境樣貌會使生態系中的參與者出現不同策略行為,而使得經濟體系的運作產生變化。生產價值鏈參與者的改變可能帶動產業價值鏈結構的變化,進而影響商業生態系內部的互動關係與權力結構的調整;而消費偏好的轉變可能觸發商業生態系變化,其主要影響產業部門整體規模的大小,進而影響商業生態系中既有參與者以及潛在進入者的競合策略。

13 13

是故,倘若經濟體系中的所有參與者在新的情境下,其決策行為或與其他參與者間的沒有太大轉變時,相關事前影響分析則可依循過去類似議題之討論,進行模型的建立、影響參數的選取以及參與者間互動係數的設定等。然倘若在新的情境下,生態系中的關鍵參與者改變,不同系統間的互動模式出現結構性的轉變時,則無法借用過去相類似議題的分析模式、影響因子等進行探討。因此,情境分析在事前影響評估上,可以協助研究者思考所有不同的可能情境,並可選取最有可能發生、最壞的情境或最想要的情境進行規劃分析。因此,透過「預想不同情境」下,「利益關係人」的「關聯互動變化」對體系造成的影響,其將可協助研究者於量化模式的選取與代理變數指標之設定,亦或質性研究之焦點對象確認與田野調查方法的設計,並將使得事前影響分析的過程和結果更具政策規劃上的意涵。

14 14

三、結語

15 15

事前影響分析往往受到資料缺乏、外部環境不易掌握等因素的影響,使得可操作的執行方式相當缺乏,特別是在進行預測時間較長或是不確定因素較高的事前影響分析時,其難以掌握的因素更多,故要利用既有的科學證據來進行分析評估仍相當困難。若缺乏以生態系統觀與未來情境想像的角度去思考經濟體系中所有參與者,其在不同可能發展情境下的互動關係變化,即以過去的分析模式進行預測估計模式,則會因為缺乏考量生態系中各系統內部結構以及系統間互動關係變化(如新的產業或商業模式的出現等),而造成評估分析難具參考價值偏誤的結果,特別是不確定性高的社會經濟發展與技術應用的情境,其可能因未來發展的可能性已超越現在既有模式,例如必須考慮新的法規制度或相關機制的調整等,故在質性分析的知識系統亦必須重新建構,也才能讓研究者進行各種資料的分層蒐集整理分析,對所研究的社會現象或行為能夠有更全面式且深入的理解。是故,本研究建議在進行事前影響分析時,必須重新建構不同情境的發展可能性,協助研究者進行量化預估模式設定,與相對應資料的蒐整,以及建立質性分析的知識系統與研究範疇與面向,才能使分析的過程和結果更能協助決策者進行規劃與策略研擬。

16 16

註解

17 17

註1:所謂經濟個體指的是個人或是群體中的特定主體,如廠商(firm)、家計單位(household)、政府(government)等。

18 18

註2:本文為國研院科政中心107年部分研究成果(尚未出版)。

19 19

參考文獻

  1. 紀凱齡(2015),從各國科技評估制度探討其對於科技風險治理之重要性,科技政策觀點。
  2. 陳怡如、任德寬(2018)。以商業生態系角度建立事前影響分析的基礎觀點。財團法人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107年研究成果,尚未出版)。
  3. 國家發展委員會(2014)。我國行政機關建立重大政策社會影響評估機制之研究。
  4. 蕭新煌、王俊秀(1990)。環境影響評估中的社會影響評估:對現有「環境影響評估」中「社會影響」之評估。台灣大學社會學刊 20:1-40。
  5. Ahokangas P., Matinmikko M., Myllykoski J. and Okkonen H.(2012).
  6. Future scenarios, ecosystems and business models for cognitive radio systems. VTT Technology 55, 54-136.
  7. Barrow, C. J.(2000).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an introduction.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8. Kagermann, H., Osterle, H. & Jordan, J.M. (2010). It-driven business models. Global case studies in transformation. John Wiley & Sons, New Jersey.
  9. Li, X., Zhang, Y., & Wu, H.(2018, January). Construction of Industrial Ecosystem of an Electric Company under Ecological Perspective. In IOP Conference Series: Earth and Environmental Science(Vol. 108, No. 5, p. 052033). IOP Publishing.
  10. Millar, M.(2015). Global Supply Chain Ecosystems: Strategies for competitive advantage in a complex, connected world. Kogan Page Publishers.
  11. Mooer, J. F. (1996). The death of competition: Leadership and strategy in the age of business ecosystem.
  12. Vanclay, F. (2003). International principles for social impact assessment. Impact assessment and project appraisal, 21(1), 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