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8-09-13

從創意創新產業角度探討國際共同工作空間發展

作者:洪珮雯

創新系統 共同工作空間 創意 創新 Co-working Space Creation Innovation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UkQOx ,Created by rawpixel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一、前言

2 2

共同工作空間(Co-Working Spaces)起源於2005年美國舊金山地區。耶魯大學法學院社會學系學者Laura Forlanow提到:就算是自由工作者,在他們工作的某部分時間,也是需要在有其他人的環境下工作。而自由工作者也說,為提升工作效率,他們會選擇具有書房氛圍的商務中心或咖啡館進行工作(Fost, D.,2008),這也是為什麼共同工作空間會逐漸形成的背後原因之一。

3 3

另一方面,共同工作空間代表工作在第三種地方(註1)的可能性。在過去,工商社會多將工作與私人領域進行分離。在過去,辦公場所的定義是在界線分明的工作場域。在以往,從事創意創新產業的自由工作者通常獨立於在家進行工作。而第三種地方是指在不同於辦公室與家庭的空間,卻能在共享環境空間中進行單獨的工作(Fost, 2008;Gandini. A, 2015)。共同工作空間被視為21世紀後新興的第三種工作場域。

4 4

二、共同工作空間的特點

5 5

至於共同工作空間的發展,根據歐洲共用工作平台商DeskWanted在2013年2月進行的全球共同工作調查顯示,調查2007年間到2013年,全球共用工作空間累積至2,498間,其中以美國共享工作空間最多為781間、其次是德國230間、英國154間。亞洲地區則是日本最多129間、中國22間。其中台灣在當時的調查為4間(Moriset. B, 2014)。而2014到2018年間的資料則由deskmag進行2018全球共用工作空間報告調查:2015年累積到8,900間,2016年累積到12,100間、2017年為15,000間、2018年累計到18,900間,同步全球使用共同空間的會員人數為169萬人。

6 6

圖1 全球共同空間全球成長統計數量

資料來源:Deskmag(2014)、Gandini. A(2015)、Deskmag(2018)。
7 7

三、共同工作空間之使用者職業類別

8 8

進一步釐清,使用共同工作空間者的工作特質。需要獨立的工作空間又與他人交流創意構想的工作者。因使用者在知識技術領域的工作範疇中出現分享以及合作的需求,造就對共同工作空間的需求,例如:自由工作者、創業家與文化創意產業者等創意產業工作者。

9 9

另一方面,共同空間的使用者其實不侷限於文化創意產業。廣泛來說,推動創意創新產業的行業,都應該被列入共同工作空間的使用範圍。舉凡創作內容具有藝術含量,例如:音樂,藝術,文學,建築,設計,時尚,廣告,媒體和娛樂、流行音樂及娛樂等產業都應該列入。近年來,創意產業實際範圍逐漸擴大有科技化及數位化的趨勢,例如:軟體工程師、科學家、律師及顧問業,也屬於共同工作空間的使用者(Pohler, N,2012)。

10 10

根據deskmag於2011年進行第一次全球性聯合調查,統計了24個國家661位使用者相關資料。統計顯示大部分都是使用者的平均年齡34歲。其中男性佔了三分之二;女性佔三分之一。其中,54%同事是自由工作者,約20%是創業家,剩下的多是新創公司裡的員工。多數具有大學教育,絕大多數在創意產業和新媒體領域工作及網路工程師。其次是美工、網頁設計師及行銷企劃顧問,除此之外,還有記者、作家、建築師、藝術家及稅務顧問。Govindarajan於2010年提出識別使用者的方法為舉凡從事創意及創新類別的工作,都是共同工作空間的使用者。其中,創意代表想出絕佳的創意點子;創新則將創意構想,有系統地付諸執行,使創意構想朝向商品化及商業化的過程(Pohler, N, 2012)。

11 11

四、共同工作空間的類型

12 12

為瞭解共同工作空間的發展與應用,首先將了解共同工作空間類型及樣態。Boncken於2018年的研究指出根據共同工作空間的成立目的及外界的互動、成立的形式及空間創意價值的差異分成四種型態:

13 13

(一)企業內部型共用空間

14 14

1、說明:

15 15

跨國大型企業為促進內部員工跨部門的互動,而成立的共同工作空間。例如:Google、FB等企業都提供開放而彈性的辦公空間,媒合跨部門新穎的創意及點子構想。

16 16

2、共同空間營利來源:

17 17

透過銷售產品及服務產品的費用獲得產品營利或是服務費用。

18 18

(二)企業開放型共用空間

19 19

1、說明:

20 20

公司提供內部的共同空間供員工使用,並且開放外部使用者一同加入提高創意及不同經驗。

21 21

2、共同空間營利來源:

22 22

同樣是透過銷售產品及提供服務的產品,但需要將銷售所得提撥一部分給參與計畫的外部組織或人士。

23 23

(三)諮詢服務型共用空間

24 24

1、說明:

25 25

企業為解決業主之提供,以解決特定議題而集結相關領域的公司於共用空間中解決特殊議題。例如:沙盒、區塊鏈等新興議題。

26 26

2、共同空間營利來源:

27 27

由贊助企業會提供共用空間的相關費用。

28 28

(四)獨立的共同空間

29 29

1、說明:

30 30

此類型為提供者場地及設施給一般大眾做各類型辦公使用。

31 31

2、共同空間營利來源:

32 32

收取服務費用及或提供服務或取收費來源。

33 33

前三種類型都是由企業主發起的所以在資金來源和營運方面不會有太大的問題,惟近年來興起之共同空間許多都是由私人進行營運。雖然近年共同空間快速興起,至今費用來源主要仰賴使用者的付費。因此,使用者對共用工作空間的使用偏好以及使用者的類型,將都會是獨立共同工作空間經營者需要去釐清的部分。

34 34

五、共同工作空間的特質

35 35

Spinuzzi.C於2012年研究指出共同空間吸引人加入的特點有為:

36 36
  • (一)能在空間與工作者進行互動
  • (二)彈性的工作時間
  • (三)不期而遇的機會
  • (四)獲取產業最新資訊
37 37

而為更全面的瞭解,共同空間的樣態,Balakrishnan, B. K.於2016年透過文獻回顧方式建立的共同空間的9大指標,分別是實質層面及社會層面實質層面包含:

38 38
  • (一)氣氛
  • (二)空間/裝潢風格
  • (三)功能
  • (四)空間指示及標語
  • (五)清潔程度
39 39

而社經層面包含:

40 40
  • (一)使用者的互動
  • (二)使用者與社群管理者的互動
  • (三)專業發展課程
  • (四)共同空間的實作
41 41

為進一步了解使用者會加入共同空間的原因,以及Brown, J.於2017年透過Q方法的語意測試,透過51組的Q方法問題子句,用以描述共同空間現況的陳述子句去檢測受訪者心中的真正態度,再透過因素分析的進行分析,分成4組類型,得以讓後續研究者可以明白共同工作空間使用者內心的偏好取向。

42 42

(一)第一組類型:效益導向者

43 43

這群人認為共同工作空間的好處是分享創意概念,並獲得透過交流獲得效益。認為共同工作空間其他使用者的靈感及共同工作空間的培訓課程活動能增加創業或自身營運項目的競爭力。

44 44

(二)第二組類型:社會網絡者

45 45

這類型使用者從正式和非正式使用共同工作空間中獲益頗多,認為共同工作空間幫助擴大人脈網絡。並且受益於共同工作空間舉辦的培訓課程、演講。但是拒絕接受其他同事的啟發。

46 46

他們也強烈拒絕他們已經能夠與當地人或(非創意)當地企業進行接觸。

47 47

(三)第三組類型:激勵者

48 48

贊同共享共同空間的積極影響,並且感謝共同工作空間對自己工作環境上的積極影響。第三組類型的人對於共同空間與地方產業參與或是其他企業創意構想的關係表示肯定的態度。

49 49

(四)第四組類型:消極拒絕者

50 50

不認為共同工作空間對於工作突破有任何幫助,但是感謝共同空間提供了環境可以獨立作業。雖承認從共同工作空間的活動中受益匪淺,能幫助拓展專業人脈。但仍他們對於共同工作空間的效益及滿意程度仍然很低。該組織還拒絕與廣泛的社區參與創意企業或項目有關的任何好處。

51 51

六、結論與建議

52 52

雖然共同工作空間聚集具備創意構想的創新工作者,共同工作空間也具有交流以及建立人際網絡的功能。但是許多共同空間的使用者,僅關注在提升個人或是新創團隊的創業競爭力,對於或者國際交流的意願相對低落。可能與各國政府,積極推動國際團隊、國際間青創家人才引入輸出交流的想法及政策背道而馳。要如何讓新創團隊或是青創家進行跨城市或是國際等級的交流,可能仍有賴於更多的推動或是誘因引入。

53 53

註解

54 54

註1:第三地方是由美國社會學家奧登伯格(R. Oldenbur)於1989年提出的,描述既非辦公室亦非共同空間的場域,人們同時集結於此進行輕鬆且非正式的社交。奧登伯格認為這些地方是不可替代的場域,例如:麥當勞、咖啡廳、星巴克、餐館、酒店、機場休息室、理髮店及沙龍都是典型的第三種型態的場域。類似16、17及18世紀流行於義大利、法國的沙龍文化。

55 55

參考文獻

  1. Balakrishnan, B. K., Muthaly, S., & Leenders, M. (2016). Insights from Coworking Spaces as Unique Service Organizations: The Role of Physical and Social Elements. Rediscovering the Essentiality of Marketing Developments in Marketing Science: Proceedings of the Academy of Marketing Science, 837-848. doi:10.1007/978-3-319-29877-1_162
  2. Brown, J. (2017). Curating the “Third Place”? Coworking and the mediation of creativity. Geoforum, 82, 112-126. doi:10.1016/j.geoforum.2017.04.006
  3. Fost, D. (2008) ‘They’re working on their own, just side by side’, New York Times, 20 February.
  4. Foertsch (2018). ASIAN RESULTS OF DESKMAG'S 2018 GLOBAL COWORKING SURVEY. [online] Slideshare.net. Available at: https://www.slideshare.net/carstenfoertsch/the-asian-results-of-the-2018-global-coworking-survey [Accessed 2 Jul. 2018].Gandini, A. (n.d.). The rise of coworking spaces: A literature review. Ephrmera, 15(1), 193-205. Retrieved 2015.
  5. MORISET, B. (2014). 2nd Geography of Innovation International Conference 2014. Retrieved March 31, 2018, from https://halshs.archives-ouvertes.fr/halshs-00914075/document
  6. Pohler, N. (2012). Neue Arbeitsräume für neue Arbeitsformen: Coworking Spaces. Österreichische Zeitschrift Für Soziologie, 37(1), 65-78. doi:10.1007/s11614-012-0021-y
  7. Spinuzzi, C. (2012). Working Alone Together. Journal of Business and Technical Communication, 26(4), 399-441. doi:10.1177/10506519124440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