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8-05-18

談美國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準解釋適用的新近發展

作者:李森堙

專利資訊 專利標的適格性 兩階段判準 Alice Corp. Pty. Ltd. v. CLS Bank Int’l案判決 Patent Eligibility Two-step Test Alice Corp. Pty. Ltd. v. CLS Bank Int’l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ppt.cc/frGFax ,Created by kalhh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2

2014年6月19日,美國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就Alice Corp. Pty. v. CLS Bank Int’l案(下稱Alice案)做出判決,其中確立用於判斷一項發明是否具備美國專利法上 專利適格標的性(patent eligibility) 的兩階段判準(two-step test)。兩階段判準要求,要判斷發明的專利標的適格性,第一階段應判斷記載發明之專利請求項是否指涉「自然法則」(laws of nature)、「自然現象」(natural phenomena)或「抽象概念」(abstract idea);若前述問題的答案為是,則第二階段應檢視該請求項所記載之技術要件,判斷該請求項中是否存在「發明概念」(inventive concept),足以讓該請求項所記載之發明內容顯著超出其所指涉之自然法則、自然現象或抽象概念本身。 1

3

從美國最高法院做出Alice案判決後至今,下級法院可以說是仍在摸索應如何解釋適用兩階段判準。論者指出,最高法院確立兩階段判準,是出自一個合理前提,即認定使用通用電腦來執行習知慣常活動並不能成為專利適格標的,但是其所設計出來的判準內容,卻是擴張專利適格標的例外情形的適用範圍,並模糊了規範專利標的適格性之美國專利法第101條(35 U.S.C.§101)與規範其他可專利性要件之專利其他條文間的區隔。 2 有論者直言,因為兩階段判準擴張了專利適格標的例外情形的適用範圍,導致了許多原本可以依據美國專利法取得專利權的發明,無法獲得應有保護,而如此一來便弱化了美國專利制度做為鼓勵科技創新之政策工具的力道。 3 或許是對於前述批判的回應,有論者指出,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透過其判決,持續在Alice案判決之兩階段判準所設下的框架中,嘗試找出可以認定發明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的新方法。 4

4

下述判決見解或許可以顯現出,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如何逐步摸索出,在兩階段判準所設下框架中,可以用來認定特定發明為專利適格標的的論理邏輯。在Endfish, LLC v. Microsoft Corp.案判決中,聯邦巡迴上訴法院指出,並非所有電腦相關技術的改良或軟體相關發明本質上均為抽象概念,而軟體發明可以如同硬體發明般,對電腦技術做出非抽象性的改良,所以在就包括指涉軟體發明在內之指涉電腦技術改良的專利請求項進行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時,不應在第一階段便逕自認定其為指涉抽象概念,而應在第一階段時分析該請求項的聚焦是在「電腦功能的特定改良」(specific asserted improvement in computer capabilities)或是在「電腦僅做為工具涉入其中之構成抽象概念的方法」(a process that qualifies as an “abstract idea” for which computer are invoked merely as a tool),藉以區辨該請求項是否指涉抽象概念。 5

5

另一方面,在Rapid Litigation Management Ltd. v. CellzDirect, Inc.案判決中,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言明,法院在進行兩階段判準的第一階段分析時,僅指出專利請求項中存在抽象概念、自然法則等專利適格標的之例外並不足夠,而必須判斷該專利適格標的之例外是否為該請求項所「指涉」;若一項發明為新穎且具改良性質的技術,並用於產生具體有用之結果,則其不應被認定為指涉專利適格標的之例外的發明。 6 而後,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分析Thales Visionix Inc. v. United States案之系爭專利的專利標的適格性時指出,該專利請求項所記載發明為慣性感測器的特定配置,以及使用前述感測器所測得資料來更精準計算出動態物件位置與方向的特定方法,而該專利請求項中所存在的數學等式是感測器配置以及參考架構選擇的結果,所以該請求項並非指涉數學等式本身,而是前述感測器配置的物理學應用。 7 前述兩個判決,顯示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已逐漸發展出,區辨專利請求項是指涉專利適格標的例外本身或是指涉特定應用的論理邏輯。

6

不論是認定專利請求項指涉技術改良或者是指涉特定應用,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使用前述論理邏輯,在後續判決中肯認系爭專利請求項因並未指涉自然法則或抽象概念本身而具備專利標的適格性,且由於系爭專利請求項已通過兩階段判準之第一階段分析,所以法院便無需再進行第二階段之分析。 8

7

除了發展出在進行兩階段判準的第一階段分析時、可以用來判斷專利請求項是否指涉自然法則或抽象概念本身的論理邏輯外,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亦釐清了在訴訟程序上的一項疑義,進而提高了進行第二階段分析之舉證門檻。在Berkheimer v. HP Inc.案判決中,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言明,法院在進行第二階段分析時,需要判斷專利請求項中所記載技術要件,是否對該領域具備通常知識者而言是習知慣常之手段,而前述判斷為一事 實問題(a question of fact) ,且由於其與專利有效性有關,所以其主張與判斷必須為 「明白且令人信服證據」(clear and convincing evidence) 所支持。 9 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進一步指出,與非顯而易知(non-obviousness)、可實施性(enablement)、文義明確(definiteness)等其他可專利性要件一樣,專利標的適格性的判斷亦是一個可能包含事實認定的法律問題(a question of law),雖然並非所有涉及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的訴訟案件,在其個案情事中均存在與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相關的關鍵事實認定爭點需要法院來釐清與認定。 10

8

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Reyna法官在其就Aatrix Software, Inc. v. Green Shades Software, Inc.案判決所提出的部分協同與部分不同意見書(concurring-in-part, dissenting-in-part)中,批判了前述將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認定為一個可能包含事實認定之法律問題的見解。Reyna法官指出,前述見解會製造出一個風險,即讓法院在使用兩階段判準進行分析時必須考慮大量外部證據,包括先前技術文獻與專家證人證詞等,同時將原本可以透過,被告以原告起訴「未能表明訴訟標的及其原因事實」(failure to state a claim)為由、聲請法院駁回原告所提之訴 11 等專利訴訟初期階段程序來進行的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變成必須經歷如同審理其他可專利性要件一般的完整事實審理過程。 12

9

論者指出,美國最高法院透過Alice案判決所確立的兩階段判準,讓專利標的適格性判斷變成其他可專利性要件判斷的「迷你版」,進而提供下級法院可以更有效率地排除本不應取得專利權利之「壞」專利的機制,其讓下級法院法官可以本於自身對於專利所記載發明內容與科技發展狀況的理解,在無需進行繁複之事實審理過程以及免於進行 請求項解釋(claim construction ) 的情況下,認定特定專利不具專利標的適格性而無效。 13 如果前述論點為真,即美國最高法院在確立兩階段判準時,其動機至少是部分出自於前述論點所指陳之專利政策考量的話,則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透過前述新近判決所建立的兩階段判準解釋適用方法,便是與前涉專利政策考量產有所出入,因為其為判斷專利標的適格性之訴訟程序增加繁複的事實審理程序,並降低專利侵權訴訟之被告在訴訟初期階段、便能成功主張系爭專利因不具專利標的適格性而無效的可能性。

10

然而,前述論點有一點明顯與現實有出入的是,美國最高法院自始便言明,專利標的適格性與其他可專利性要件有所區隔,其有獨立存在的意義與價值。 14 而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透過新近判決所建立的兩階段判準解釋適用方法,卻可以說是讓讓專利標的適格性要件之認定,在程序上更接近其他可專利性要件。在進行第一階段分析時,聯邦巡迴上訴法院的判決見解會產生導引專利權人去主張其專利發明是技術改良或特定應用的效果,而如此便已某程度讓專利請求項是否指涉自然法則、抽象概念等專利適格標的例外的判斷,偏向以新穎性要件(novelty)或書面描述要件(written description)等可專利要件之論證與判斷方式來進行。在進行第二階段分析時,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認定,判斷專利請求項所記載技術要件是否存在發明概念,是可能包含事實認定爭點的法律問題,而如此便讓專利標的適格性要件,與文義明確要件、非顯而易知要件等在規範定性與審理程序上更為接近。前述發展是否得宜、會產生對美國專利訴訟實務產生何種效果,或尚待進一步觀察與討論,但至少現階段可以確定的是,這樣的發展或者偏離了美國最高法院做出Alice案判決的本意。

11

參考文獻

  1. Alice Corp. Pty. v. CLS Bank Int’l, 573 U.S. ___, 134 S.Ct. 2347, 2355 (2014).
  2. Michael R. Woodward, Amending Alice: Eliminating the Undue Burden of “significantly More”, 81 Alb. L. Rev. 329, 358 (2018).
  3. Kevin Madigan & Adam Mossoff, Turning Gold into Lead: How Patent Eligibility Doctrine is Undermining U.S. Leadership in Innovation, 24 Geo. Mason L. Rev. 939, 959-960 (2017).
  4. Matthew B. Hershkowitz, Patently Insane for Patents: A Judge-by-Judge Analysis of the Federal Circuit’s Post-Alice Patentable Subject Matter Eligibility of Abstract Ideas Jurisprudence, 28 Fordham Intell. Prop. Media & Ent. L.J. 109, 170 (2017).
  5. Enfish, LLC v. Microsoft Corp., 822 F.3d 1327, 1335-1336 (Fed. Cir. 2016).
  6. Rapid Litigation Management Ltd. v. CellzDirect, Inc., 827 F.3d 1042, 1050 (Fed. Cir. 2016).
  7. Thales Visionix Inc. v. United States, 850 F.3d 1343, 1349 (Fed. Cir. 2017).
  8. Visual Memory LLC v. NVIDIA Corporation, 867 F.3d 1253, 1259-1262 (Fed. Cir. 2017); Finjan, Inc. v. Blue Coat Systems, Inc., 879 F.3d 1299, 1304-1306 (Fed. Cir. 2018); Core Wireless Licensing S.A.R.L. v. LG Electronics, Inc., 880 F.3d 1356, 1363 (Fed. Cir. 2018).
  9. Berkheimer v. HP Inc., 881 F.3d 1360, 1368 (Fed. Cir. 2018).
  10. Id.
  11. Fed. R. Civ. P. 12(b)(6).
  12. Aatrix Software, Inc. v. Green Shades Software, Inc., 882 F.3d 1121, 1130.1131 (Fed. Cir. 2018) (Reyna, J., concurring-in-part, dissenting-in-part).
  13. Reza Sadr & Esther J. Zolotova, Fractality of Patentability under the New Subject Matter Eligibility Scheme, 9 Ne. U. L. Rev. 425, 450 (2017).
  14. Mayo Collaborative Services v. Prometheus Laboratories, Inc., 566 U.S. 66, 90-91 (2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