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8-02-26

發展新興產業之海外人才培訓方案︰方案成效探討與規劃建議

作者:王玳琪

創新系統 跨國海外人才培訓 人才政策 科技政策 Multinational Talent Cultivation Talent Policy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olicy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goo.gl/2LKCEL ,Created by geralt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2

一、前言

3

科技人才培育乃一國科技發展之基礎,而其中跨國人才培育政策在我國發展歷程中扮演尤為重要之角色。本研究透過文獻回顧、政策比較、以及質性訪談,針對科技部近年來推動之以發展新興產業為目的的跨國人才培育政策進行探討。為深入了解各方案的規劃與運作情形,每個方案均對3名受訪者(包含曾負責方案規劃或執行之官員1名、曾參加該方案接受培訓之學員2名)進行深度訪談。研究團隊從網路資料上蒐尋適當的訪談官員,另受訪學員則透過滾雪球方式搜尋。

4

本研究盤點科技部海外人才培訓方案,發現歷年來以發展新興產業為導向的方案共計兩個,包括「補助跨國產學合作交流及專業人才培訓計畫(飛鷹計畫)」、「台灣-史丹福醫療器材產品設計之人才培訓計畫(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Fellowship Program,後稱STB計畫)」,本研究針對上述兩方案進行比較分析,探討其方案成效是否符合政策規劃時之預期,並探討兩方案成效差異與方案設計的關聯性。

5

二、方案簡介

6

飛鷹計畫與STB計畫皆於民國96年開始推動,前者在推動後三年已完成階段性任務,而STB計畫目前仍持續推動中。

7

飛鷹計畫當時為推動國內學術界與國外產業合作研究,進行研究人員實質互訪交流,並選送國內優秀學生赴國外產業機構或應用研究機構,進行新技術研習及專業培訓,以作為國內發展新興產業時之種子部隊。

8

STB計畫推動的目的是甄選人才至史丹福大學參與醫療器材產品設計與商品化運用訓練,學員將可瞭解臨床醫療運用上的創新價值,進而產生創意改良設計,尋求創業機會。

9

三、方案成效之探討

10

以下本研究將滙整當時承辦官員與受訪學員的看法,探討其方案成效是否符合政策規劃時之預期。針對方案規劃或承辦官員之訪談,本研究設定的訪談重點大致包含:方案推動之背景、方案規劃及執行之過程、方案推動過程中所遭遇之挑戰或困難、對方案成效之評估、 對學員接受方案培訓情形之了解、方案尚待精進之處;針對接受培訓學員之訪談,本研究設定的訪談重點大致包含:申請參加跨國人才培訓之目的、國外培訓過程與收穫、國外培訓所遇困難、出國培訓前後科技部所提供之協助、培訓對未來職涯之影響、對方案精進的建議。

11

(一)飛鷹計畫

12

依據該方案當時的國科會承辦官員指出,該計畫的目的是希望藉由推動跨國產學合作研究之方式,鼓勵國內具有產學合作經驗及興趣之學者及研究人員,與國外產業界合作研究,進而選派國內研究生赴國外之合作機構研習新技術,以發展創新產業技術。當時政策的形成並非因應明確需求而產生,而是一套從上而下的「產業人力套案」的其中一環,因而在機制設計上,僅能將洽談合作的責任交由申請者自行負責。除此之外,在機制規劃上,也因該會當時既有規範上的限制,難以直接補助業界人士出國研習,因而最終採取類似產學合作的形式,讓國內學生前往國外產業界研習。綜合這些說法,可以看出該方案最初在規劃時,較無明確特殊之目的,且在機制設計上也往往遷就既有的限制。

13

而從學員的角度來看,當時會選擇該方案的原因皆不同,有學員是應指導教授要求前往國外探索新的研究方向,或是出於自身好奇心希望前往國外瞭解其業界生態,而至於所前往的國外機構,雖然受訪學員皆確實前往產業機構進行研習,但本研究發現受訪者的研習機構與方案原先的設定略有出入,一位受訪者前往「學術氣息很重」的企業,且學員自認是去「做學術」,返國取得學位後,也並未進入產業任職;而另一位受訪者則是前往一個與當地大學關係密切的電台,因此兩位受訪學員所前往的研習機構與研習成效是否符合飛鷹計畫原訂的產業界合作研究的政策精神,其實仍有可再斟酌之處。而對於自己的研習內容是否符合飛鷹計畫之政策目的,我們也透過訪談發現到學員對此不是很確定。綜合受訪學員的看法,可知其前往國外機構研習之目的或機構性質,似乎與該方案原訂之「產學合作」或「發展創新產業技術」有所落差。

14

(二) STB計畫

15

政府當初規劃推動這個方案,是希望最終能夠在台灣扶植起創新醫療器材產業。如同當時規劃推動此方案的政府官員指出台灣是一個具有深度工程與資訊技術基礎的國家,因此非常適合利用這一套基礎來發展醫療器材產業。而要催生一個新的產業,則首先需要培養有意願且有能力投入這一產業的人才。因此,在這樣的目標下,設計了此一跨國、跨領域人才培訓方案,使受訓學員能夠前往醫療器材產業蓬勃發展的矽谷,了解該產業實務,並進而返國創業。綜合這些說法,可以看出該方案最初在規劃時目的明確,且是依目標方向對相關機制進行配套與設計。

16

在受訓學員方面,我們發現許多學員在申請時其實不見得以創業做為申請考量,然而,即使學員一開始並非以創業為申請動機,在培訓過程中也仍然可能改變其原先規劃,而產生對創業的想望。例如其中一位受訪者便在完成培訓歷程後,與其他STB計畫學員共同創辦了醫療器材新創公司;而另一位受訪者雖然目前尚未自行創業,但也相當認同STB計畫的培訓目標,並在培訓過程中開始懷有創業夢想。此外,受訪學員也相當認同「扶植創新醫療器材產業」這一計畫目標,並認為若要實現這一目標,「跨國人才培訓」是最為重要的手段,受訪學員在經過培訓後,除了大多強烈認同了計畫目的外,甚至還依據此一目的建議修改了原有的遴選機制,希望使該方案可以挑選出更具創業可能性的學員。綜合上述內容可以看到,學員們在申請時的動機,雖然不一定符合該方案原有的設定,但透過遴選機制與異地培訓過程,仍有可能讓受訓學員們認同方案目標,甚至因而大幅改變學員的生涯規劃,使學員願意投身醫療器材創業。

17

飛鷹計畫期望培育出的學員可以作為國內發展新興產業時之種子部隊,而STB計畫則是希望能夠扶植創新醫療器材產業,兩方案皆是以發展新興產業為最終目標,前者以產學合作方式進行新技術研習及專業培訓,而後者則是將有志於該產業的學員送到同一個地方共同成長與學習,兩者形成的效益有很大的差異性。

18

綜合比較後發現,飛鷹計畫當時是一由上而下(top-down)的政策規劃模式,因此在機制設計時會因當時執行部會現有資源而有所受限,且受訪學員本身前往國外機構研習之目的與後續發展,也似乎與方案原訂之目的有所落差。相較於飛鷹計畫,STB計畫是由駐外科技組所發起的建議方案,因此立基於駐外科技組於海外當地的優勢,相關配套措施皆於方案目的緊密扣合,且該方案也獲得受訪學員高度的認同。因此本研究認為STB計畫的方案成效與政策規劃時的預期有較少的落差,且確實帶動台灣醫材產業的發展,顯示方案機制的設計對於方案的成效是有關鍵的影響力。

19

四、方案機制比較

20

飛鷹計畫與STB計畫在機制設計上有很大的差異,經本研究滙整上述兩計畫之機制,整理出如下表之差異性,包括領域別限制、培訓課程、社群建立、在地支援服務、科技部既有網絡連結、學經歷限制、研習年限、團體研習與否(表1)。

21

表1 跨國人才培訓方案之機制比較

飛鷹計畫STB計畫
領域別限制醫療器材
培訓課程
社群建立
在地支援服務
科技部既有網絡連結
學經歷限制碩士生以上博士學位或等同學歷之相當專業實務經驗者
研習年限3個月至1年1年
團體研習5人為限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
22

本研究將上述之客觀差異大致分類為領域設定(領域別限制/培訓課程)、網絡形成(社群建立)、國外產業發展長期網絡關係的建立(在地支援服務/科技部既有網絡連結)、學員的選拔標準(學經歷限制/團體研習)進行分析,探討哪些機制設計可以形成較佳的發展新興產業之海外人才培訓方案。

23

(一)領域設定

24

飛鷹計畫規範合作研究主題需對台灣產業的重要性、創新性、及產學合作之必要性,僅針對合作研究主題有方向性的指示,而未對研究領域有所設限。另外對於當時規範國外合作機構以外國合法公司並設有研發部門者,或與產業相關應用研究機構為限,因此只要由計畫主持人提出申請,經審查通過後,便可選送國內研究生及博士後赴國外合作機構研習及培訓,期望能夠盡可能的鼓勵更多的人進行新技術研習及專業培訓。根據訪談當時的國科會承辦官員指出,在徵件期間因無設限領域,而很難找到特定目標族群進行廣宣,因此當時申請該方案的學員並不踴躍。

25

STB計畫則是選送工程、醫學、生命科學、商務管理等不同領域人才,至Stanford大學接受培訓,並使其成為我國高階醫療器材產業的創新與創業人才。因限定高階醫療器材產業為未來新興領域,因而能提供有效的培訓模式,史丹佛大學所提供的課程包含工程設計、臨床實務運用、創新醫材專利佈局訓練及詳細的實務討論訓練。學員將可經由臨床觀察、專案執行、產品專利佈局及法規認證等實務訓練、與產業界互動之過程,由不同領域之專業角度,瞭解臨床醫療運用上的創新價值,進而產生創意改良設計,尋求創業機會。該計畫也提供學員在Stanford大學中自由修課的機會,學員多會視自身創業或技術需求選擇參加若干課程。這些課程除了使學員習得創業所需的專業知識外,Stanford教授所擁有的豐沛人脈往往也能對學員帶來幫助。甚至有學員認為,這些人脈與協助才是Stanford課程所提供的最特殊價值,畢竟同樣的課程內容其實在國內也可能學得到。

26

綜此,本研究認為在發展新興產業之人才培訓方案之機制,應該聚焦於科技政策推動中所缺乏但卻有必要性之特定新興領域,除了在宣傳時能夠有更聚焦,在選送海外後也較能針對該產業之特性,設計培育課程與配套資源。

27

(二)網絡形成

28

飛鷹計畫當時承辦人員表示該方案當時採隨到隨審,因此每位學員皆是各自出發,且當時該方案的設計雖是考量5個人以內的團體研習,但據承辦人員表示當時並無團體同時一起出國研習,因此該方案難以形成團隊或社群的效應。

29

而STB計畫為了促成學員社群的蓬勃發展,該計畫一開始就規劃每半年招收一梯次學員,每位學員培訓期間為一年,因而每個學員在美培訓期間都能與同梯次及前後梯學員有所互動,進而相互串聯形成社群。學員之間的交流與網絡確實在STB計畫中扮演了重要角色,除了相互引介資源之外,甚至也有學員透過日常交流找到創業主題與創業團隊成員,也因如此,受訪學員都很重視學員間的交流,並經常自發性辦理聚會活動。

30

因此,本研究認為在發展新興產業之人才培訓方案之機制,應該以梯次方式遴選學員出國培訓,以期形成團隊或社群。

31

(三)國外產業發展長期網絡關係的建立

32

飛鷹計畫當時政策的形成並非因應明確需求而產生,而是一套由上而下的「產業人力套案」的其中一環,從訪談內容可以看出,由於當時國科會較缺乏業界方面的網絡,因而在機制設計上,僅能將洽談合作的責任交由申請者自行負責,故至海外進行培訓的學員於初期的網絡僅能建基於計畫申請者既有的資源,因此擴展速度與範圍有限。

33

相對於此,STB計畫學員在海外與駐外科技組有密切的互動,科技組在矽谷當地有長期的經營,與在地華人科技社群及業界領袖有緊密的連結,因此STB學員可以透過科技組的連結,接觸當地的業界重要人士,而科技組為了培育並協助STB學員成功創業,也會主動替學員引薦人脈。另也由於矽谷是全球科技重鎮,我國政府官員或科技業領袖前往美國多會順道拜訪矽谷,而此時科技組往往扮演居間協調或媒介之角色。在這樣的情形下,STB學員也常常透過科技組促成與來訪重要人士的會面。

34

透過計畫主持人個人的力量維持或發展國外產業發展長期網絡關係並不容易,且容易因人事異動而很難經營長久的關係,因此本研究建議在發展新興產業之人才培訓方案之機制,應發揮組織(例如駐外科技組)的力量,以利對當地培訓學員提供協助並轉介資源。

35

(四)學員的選拔標準

36

飛鷹計畫要求申請海外研習的學員需提供個人資料表、外國語文能力證明、在學成績單,而所提供審查標準主要是針對研究主題、台灣團隊的研究經驗、國外合作機構之研發能力,並未針對新興產業所需的特定學經歷進行篩選把關,因而成效是在各領域中分散的,無法形成綜效。

37

而STB計畫當時推動的思考邏輯則跟飛鷹計畫很不一樣,它是先確認台灣在該新興產業應有很大的機會,而若要催生一個新的產業,則首先需要培養有意願且有能力投入這一產業的人才。因此,在這樣的目標下,設計了此一跨國、跨領域人才培訓方案,因此STB計畫的辦法中對學員的學經歷有很嚴謹的規範,其中明確指出申請人須有醫療器材產品設計相關專長或經驗,或有潛力經訓練成為生醫工程創新技術產品設計之種子人才,或有創業、育成之商務經驗者。

38

比較上述兩個以發展新興產業為目標的海外人才培訓方案,本研究認為對於學員的選拔標準,除了針對該新興產業所需的特定科技專長設定學歷限制外,應該視計畫目的選取具有特定產業經驗的學員。

39

五、結語

40

綜上所述,本研究認為在人才培育機制設計的層面上,以發展新興產業為導向的人才培育方案而言,應聚焦於少數特定新興領域;一次選送多名學員前往同一機構或區域,以期形成團隊或社群;負責該方案之部會也應致力於與國外產業發展長期網絡關係,以利對當地培訓學員提供協助並轉介資源;對於學員的選拔標準,除了針對該新興產業所需的特定科技專長設定學歷限制外,另也可視計畫目的選取具有特定產業經驗的學員。

41

註︰本篇文章摘取自科政中心研究成果報告「科技部跨國人才培育方案探討」

42

參考文獻

  1. STB計畫官方網站:https://www.stb.org.tw/
  2. 川上桃子(2016)。台灣成功鏈結美國矽谷醫材聚落的催化劑:STB計畫。台灣經濟研究月刊,第39卷,第4期。
  3. 國科會補助跨國產學合作交流及專業人才培訓計畫作業說明 https://www.most.gov.tw/most/attachments/170fd636-736b-4395-b740-bf4706a351e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