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7-11-07

從創新生態系統角度看中國大陸新型研發機構的發展-以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為例

作者: 吳松澤

創新系統 創新生態系統 創新中介 研發機構 Innovation Ecosystem Innovation Intermediaries Research Institute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goo.gl/x4GMKb ,Created by ar130405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1 1

2017年3月29日,中國大陸全國政協副主席、科學技術部部長萬鋼到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進行調查研究,並召開北京科技創新建設座談會。萬鋼指出,建設北京科技創新中心與推進京津冀協同發展是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親自提出的重大國家戰略。其中,為了深入推進科技創新創業,必須解決如何讓封閉的高校院所研究成果和人才走出來、如何連結政府與市場投入的資源、如何在人才的教育和創新實踐、創新夢想之間開路,還有如何在國際合作和創新創業之間搭橋等問題。萬鋼表示,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是一個很好的案例,不僅探索科技成果轉化的新模式,而且在集成產學研各方研究形成原創科技、聚集國際研究成果到研究院進行轉化、實現知識傳授和創新創業實踐,以及「北京研發-全國轉化」等方面創造重要經驗。

2 2

8月22日,中關村發布新聞訊息指出,中關村的新型科研機構正在為北京建設科技創新中心注入新活力。報導強調,新型科研機構不完全像大學,不完全像科研院所,不完全像企業,也不完全像事業單位,但這樣「四不像」的新型科研機構是打通產、學、研、資(指資本)等環節的「黏合劑」;而中關村管委會主任翟立新則是提到,新型科研機構的具體作法雖然並不一樣,但都具備「緊抓源頭、瞄準應用、打通鏈條、集聚要素」等共同特徵。在報導中,首先被提出的案例是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是高等院校、科研院所、企業及社會資本的「有機黏合」。9月15日,翟立新也在「2017年全國大眾創業萬眾創新活動週」北京會場啟動儀式上指出,北京推動「大眾創業、萬眾創新」工作的新特點之一是大範圍地開放共享科技資源,特別是支持高校院所與科技企業共建的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已經組建成立18個協同創新中心。

3 3

為什麼萬鋼、翟立新都將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視為中關村乃至北京推動科技創新與創業的標竿案例?在中關村新型科研機構發展的相關報導中,為什麼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也被視為代表案例?為了探討這些問題,本研究選擇以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做為主要的分析對象,重點包括萬鋼談話中提到的高校院所研究成果與人才、政府與市場投入連結、人才培育與國際合作等問題面向。為此,本研究選擇運用創新生態系統做為分析視角,除了探討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組織運作模式與特色機制,也有助於進一步觀察中國大陸新型研發機構的發展趨勢(吳松澤,2017)。所以,本研究首先梳理創新生態系統的相關文獻,並著重對於行動者的討論;接著是透過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公開資料,分析其運作模式與機制特色。最後,本研究從借鏡經驗的角度進行結語,提出對我國政府的相關建議。

4 4

一、創新生態系統及其行動者們

5 5

針對研究與創新的關係,3M利貼便條紙發明人尼科森(Geoffrey Nicholson)曾經指出:「研究是將金錢轉換為知識,創新是將知識轉換為金錢。」(Cheang, 2011)尼科森的話語突顯出研究與創新的本質目的不同,前者是在發現新知識,後者著重將產品推向市場;而推動科技創新,也應該關注如何建構研究與創新的有效鏈結並促進其良性循環。現在,創新生態系統已是世界各主要國家研擬創新政策的核心觀點,關切的問題主要同樣是如何將創新帶進市場,進一步推動科技研發成果朝向產業化與商業化發展。

6 6

美國總統科技顧問委員會(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PCAST)在2004年首次以《支持國家創新生態系統》(Sustaining the Nation’s Innovation Ecosystem)為題發布研究報告指出,研發與製造的鏈結,包括基礎研究、前瞻技術發展、原型發展、產品開發與製造等環節是循環且動態的關係(PCAST, 2004a);而美國的創新生態系統是由科技人員(發明者、創新者、創業者、技術工人)還有各類型組織機構,包括研究型大學、生產研發中心、創業投資產業、大型企業與中小企業等共同組成。所以,為了強化美國的全球經濟領導力,美國政府應該營造讓這些參與者們都能成功發展的經濟、政治、社會環境,彼此合作產生更大的綜效(PCAST, 2004b)。

7 7

美國國家科學研究委員會(United States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NRC)則是指出,創新生態系統是建立在國家創新系統的概念之上,目的是重新喚起人們對於自然世界中的各種複雜、動態且相互依賴關係的關注。創新生態系統的運用是在關注各種創新過程與互動關係,強調將創新帶進市場,也就是透過各種協作活動將創新轉變為有商業價值產品的過程。同時,創新生態系統也關注如何運用政策來強化各種可能的協作與鏈結,透過發展新的制度、機制創造新的互動型態(NRC, 2007)。隨後,PCAST從關注合作夥伴關係的角度指出,創新生態系統的範疇包括學術界、產業界、各類型基金會、科學與經濟組織,還有各級政府在內的相關行動者,應著重開放式創新,強調要促進跨部門的協作關係,必須持續強化合作夥伴之間的連結(PCAST, 2008)。

8 8

再深入來看,「生態系統」(ecosystem)一詞是源自生物學領域的概念,並結合物理學的「系統」,表示生物學家的分析是從個別生物深入到生物之間的關係,並關注生物群落所處的環境,將「棲息地」(habitat)因素納入研究(Tansley, 1935)。從此生態系統被視為一種新的分析單位,也被其他學術領域借用。例如,在企業策略領域探討「商業生態系統」(business ecosystem),認為企業在策略規劃時不應只是將自己視為單一產業的成員,而是可能跨越多種產業領域的商業生態系統的一部份(Moore, 1993)。由此可見,創新生態系統是建立在國家創新系統上,結合生物生態系概念的變形,強調生態系統的整體性,不是零碎或片段的(Jackson, 2011)。為了將創新帶進市場,創新政策必須要關注大學、研發機構、企業與政府等行動者的功能、活動與影響,並促進彼此的連結、交流與合作。

9 9

透過圖1,本研究試圖呈現創新生態系統各種不同部門的行動者,以及行動者之間的橋接、互動與協調關係。在行動者的分類與定位方面,首先可概略區分行動者屬於公部門或私部門,再區分為知識的生產者或應用者,從而可以劃分四大類的行動者基本定位,也就是公部門的知識生產者、公部門的知識應用者、私部門的知識生產者,以及私部門的知識應用者,並描述對應各基本定位,行動者們對於自身發展的主要關切。例如,主要做為公部門的知識生產者,特別是從事基礎研究與應用研究的研究型大學或研發機構,重點在關切其研究能力。然而,為了促進創新活動,系統中需要各種橋樑(bridge)進行橋接(bridging)。例如,在公部門的知識生產者到知識應用者的橋接方面,必須促進研究與教育之間各種知識與技術移轉,將更有助於學術與技術的教育及培訓,增進整體的人力與社會資本,也將回饋並持續強化大學、研發機構的研究能力。像這樣從行動者的基本定位到彼此橋接,可以進一步看到在創新生態系統中,促進行動者們深化互動與協調合作的重要性(GIZ, 2013)。

10 10

圖1 創新生態系統行動者之間的橋接、互動與協調
資料來源:GIZ (2013),本研究整理繪製。

11 11

在創新生態系統中扮演橋樑並推動橋接的角色,衍伸出在系統中產生新型態行動者的可能性。例如,「創新中介」(Innovation Intermediaries)概念是指在兩個或更多行動者的創新過程中扮演代理人(agent)或經紀人(broker)角色,從功能上可以提供前瞻和診斷、資訊掃描與處理、知識處理與重組、把關與仲介、測試與驗證、認證、監督管理、智財保護、商業化、技術評估與評價,對應各種中介機構的服務(Howells, 2006)。儘管對於創新中介的分類與討論可謂眾說紛紜,像是強調創新交易者(trader)、協助媒介者(mediator)、推動創新育成者(incubator)或提供商業化服務的促進者(enabler)等說法(Lopez-Vega, 2010),但這正是反映創新生態系統活絡發展所需要的生機、活力與彈性,除了避免因為過度簡化的分類而忽視或無視行動者,還應該體現在因應複雜環境的變化,關注新的制度與機制發展,乃至推動「創新組織」(Innovation organization)的創新(Bonvillian & Weiss, 2015),進一步演示新型態行動者活躍於創新生態系統的可能性。

12 12

二、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發展脈絡與運作機制

13 13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院長王茤祥(目前兼任北京大學工學院副院長、北京大學創新研究院院長)在該院的官網以《院長寄語》強調,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體制機制實踐,是在創建一個「新的生產函數」。為了深入瞭解「新的生產函數」的實質意涵,瞭解其運作模式與機制特色,必須回顧該院的成立背景,至少溯及北京大學工學院的重建與發展,並且可以從近年來的發展脈絡中看到政策背景,還有北京大學、中關村、北京市政府以及中國大陸黨政部門扮演的角色。

14 14

(一)北京大學工學院的重建與發展

15 15

北京大學工學院的前身可以追溯到設立於1910年的「京師大學堂工科分科大學」,1952年因為推動整體院系調整,將北京大學工學院的機械、電機、土木、建築等四系合併到清華大學,化工系合併到天津大學,自此取消工學院建制,此後北京大學的學科設置便主要偏向文、理、醫等基礎學科。直到2005年2月,北京大學為了整體學科發展的完備,並期許透過工程學科的發展帶動各基礎學科的科技成果轉化,決定結合既有學科優勢重建工學院,從此北京大學工學院同時肩負學術發展和科技成果轉化兩大任務,推動產學合作成為其重點工作,主要的業務平台包括北京大學創新研究院與工學院工程技術研究院(簡稱「北大工研院」)。

16 16

北大工研院成立於2011年,主要職能是進行工學院的應用技術研發,負責工學院下屬各單位的產學合作項目課題管理,以及工學院與各地方政府、企業共同建立研究機構的管理。成立於2008年的北京創新研究院職能性質雖然與北大工研院相近,但其建置是以工學院為基礎,聯合信息科技學院、軟件與微電子學院、環境科學與工程學院、醫學部、深圳研究生院等單位共同組建,除了依工學院設置院本部推展業務之外,目前分別與紹興市(紹興研究院)、杭州市(杭州研究院)、南京市(南京研究院、南京北大產業創新研究院)、包頭市(包頭研究院)等地的地方政府聯合共建研究院所。

17 17

(二)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成立的政策背景

18 18

2014年6月,習近平在中國科學院第十七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二次院士大會講話中指出:「科技成果只有同國家需要、人民要求、市場需求相結合,完成從科學研究、實驗開發、推廣應用的三級跳,才能真正實現創新價值、實現創新驅動發展」,而且「多年來,我國一直存在著科技成果向現實生產力轉化不力、不順、不暢的痼疾,其中一個重要症結就在於科技創新鏈條上存在著諸多體制機制關卡,創新和轉化各個環節銜接不夠緊密。」從此,中國大陸加速推動深化科技體制改革,例如《促進科技成果轉化法》的修訂(2015年8月完成公布),主要目的是消除阻礙科技成果轉化的制度性障礙,以法律手段推動科技成果轉化。

19 19

為了促進高等學校與研究機構進一步推動科技成果轉化,並展開更多元化的協同創新,做為在中關村國家自主創新示範區推動先行先試的市級政策,北京市政府分別在2014年1月、6月發布《加快推進高等學校科技成果轉化和科技協同創新若干意見(試行)》(簡稱「京校十條」)、《加快推進科研機構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的若干意見(試行)》(簡稱「京科九條」)。其中,「京校十條」第六條是「支持高等學校校際之間以及與企業、科研機構共同建立協同創新中心,聯合開展科研項目攻關和科技成果轉化」;而「京科九條」第七條則是「支持科研機構深入開展協同創新」。2014年8月,在相關政策激勵下,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獲得北京市科學技術委員會與海淀區政府的支持在中關村海淀園永豐科技園成立。從設立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區位選址來看,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不是設置在北京大學、清華大學與中國科學院等學研機構密集群聚的學院路一帶,主要考量是方便與企業合作,突顯這是以科研成果產業化為目的的研究院。

20 20

(三)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運作模式與機制特色

21 21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成立是由北京大學主導,聯合北京清華大學、中國科學技術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理工大學、中國農業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交通大學、北京工業大學、北京郵電大學、北京化工大學、中國傳媒大學、南方科技大學與中國科學院等14家學研機構,以及北大方正、中國商用飛機、濰柴集團、新奧能源、東源環保等一百多家企業聯合創建。該院做為「民辦非企業公益法人」(指主要利用非國有資產舉辦、不以營利為目的,表示該院不得從事營利經營活動,盈利不得分配,解體時財產也不得私自分配。目前中國大陸正在研議修訂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與管理的相關規定,依據2017年3月通過修訂的《民法總則》,未來可能改稱「社會服務機構」,指涉提供社會服務、主要利用非國有資產設立的非營利性法人),實行理事會領導下的院長負責制。

22 22

圖2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組織架構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繪製。

23 23

為了瞭解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運作模式與特色機制,本研究整理該院相關公開資訊繪製其組織架構如圖2。可以發現,在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理事會領導下,首要的運作模式與特色機制就是採行「研究院(協同創新中心)-基金」模式。目前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下設有先進製造、電子與信息、材料、環境與能源,以及生命科技等5個學部,並在學部下由大學、研發機構與企業合作共建「協同創新中心」,投入重點領域技術研發及成果轉化,目前共有18個協同創新中心。同時,對應研究院與協同創新中心的發展運作,成立於2015年9月的「北京協同創新母基金」是由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發起,獲得北京首都科技發展集團(隸屬於北京市人民政府)、中關村科技園區海淀園創業服務中心(隸屬於中關村科技園區海淀園管委會)各出資4億元人民幣(以下幣值單位皆同),並聯合社會資本4億元設立總規模達12億元的投資基金。接著,再以一個協同創新中心搭配一個「協同創新基金」的方式,由參與共建協同創新中心的成員出資設立各中心專屬的協同創新基金。在互動運作上,協同創新中心提出研發計畫,由研究院與協同創新基金聯合進行評估,通過評估後分期撥給經費,在計畫完成後再由協同創新基金負責技術移轉,協同創新中心、協同創新基金與研發團隊可以分配智慧財產權收益。也就是說,協同創新中心扮演的是研究平台,而協同創新基金則是做為資金平台,以及研發成果轉化與經營平台。

24 24

搭配18個協同創新中心的運作,北京協同創新母基金透過聯合各中心成員導入社會資本共設立18支協同創新基金,目前規模約30億元。此外,北京協同創新母基金也透過分設「知識產權運營基金」支持所有的協同創新中心推動技術研發,規模約6億元。最後,當技術研發成果進入轉化及產業化以後,研究院也將進一步聯合社會資本設立產業基金支持產業化發展。在這裡,值得重新檢視的就是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資金投入組合。透過圖3可以瞭解,該院在基礎研究方面獲得自然科學基金的試點支持,也從北京市政府獲得專項經費支持投入技術研發、成果轉化及產業化,在進入規模化生產階段以後,尋求的是來自銀行融資的支持;而知識產權運營基金主要在技術研發階段,在進入成果轉化及產業化,以及規模化生產階段,可以看到產業基金結合其他社會資本投資的期待與布局。至於協同創新基金則是對應貫串技術研發、成果轉化及產業化,還有規模化生產等階段。

25 25

圖3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資金投入組合
資料來源: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宣傳冊(2016),本研究繪製。

26 26

回到圖2,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是透過北京協同創新投資控股有限公司進行基金管理工作,另外是由北京協同創新孵化器有限公司負責孵化器(與北京創業公社投資發展有限公司共同設立,位於中關村國際創客中心)創業平台的建設與服務,還有北京協同創新園有限公司負責協同創新園(位於海淀區北清路)的園區建設與管理工作。這些公司都是由北京協同創新控股有限公司發起設立。北京協同創新控股有限公司做為研究院的獨資公司,代表研究院持有並管理旗下各家公司股權,包括代表研究院管理下屬的高科技產業企業,目前共有14家。

27 27

創新創業學院是由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發起設立的公益教育機構,主要教育培訓項目包括「創新菁英計畫」、博士後科研工作站、創業家訓練營與創新大講堂。其中,創新菁英計畫又稱「產業領袖計畫」,透過與合作大學聯合培育碩士生與博士生,主要目的是在培育能夠創造性解決實際問題的創新創業高端人才,培養模式是採取「雙課堂」(指碩博士生第一年在合作大學學習理論課程,第二年開始在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學習創新創業課程,並展開相對獨立的課題研究)、「雙導師」(合作大學的教授負責指導理論學習,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研究或管理人員負責指導課題研究)、「雙身份」(參與計畫學生一方面是合作大學的學生,一方面是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全職研究人員,可獲得與應屆碩博士畢業生薪酬相當的津貼,另有獎學金,並可分享研發成果的轉化收益)與「雙考核」(合作大學考核學生的理論學習情況,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考核學生的課題研究水準,要求碩士生完成的研發成果應達到「國內領先」水準,博士生則是應該達到「國際先進」水準)方式,畢業生將獲得合作大學的畢業證書與學位,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將頒發「創新菁英計畫」培養證書。第一批聯合培養的合作大學是武漢理工大學,於2016年9月啟動招生選拔,12月公告錄取博士生1名、碩士生4名(共有31名碩博士參與徵選)。

28 28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在分院的建設與布局方面,主要搭配三個目的:一是以推動研發為主,設立美國分院(位於聖塔克拉拉市)與香港分院(位於香港科技園);二是以推動研發成果轉化為主,包括在包頭、南京、邯鄲設立創新研究院;三是推動與地方在地企業合作,例如在江蘇如皋市設立北京大學如皋創新中心。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目的是在中國大陸各主要省市推動建立分支機構,形成該院與各地方的一體化發展布局。

29 29

在推動國際合作方面,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是從推動設立國際聯合研究中心開始的,包括與德國史太白大學、美國密西根大學、美國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香港應用科技研究院等學研機構合作,目的是聯合進行先進技術研發與技術移轉。另外,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在2017年1月與美國密西根大學簽約共建「先進製造國際協同實驗室」,與美國西北大學簽約共建「先進材料系統與仿真國際協同實驗室」,還有在5月與美國密西根大學和北京清華大學簽訂協議共建「水技術國際協同實驗室」等,則是期望透過引進國際一流大學的人才團隊組建國際協同實驗室,將國際合作從教授與教授之間的點對點合作,升級為團隊與團隊的規模化、系統化合作。目前揭露的規劃是國際協同實驗室將依據參與單位的研究水準、規模與發揮功能等條件,分為發起單位和協作單位;其中,發起單位是實驗室的核心單位,將由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與中國大陸境內、外在某領域綜合實力最強的三到五所大學組成,主要行使實驗室管理職責與承擔主要的科技研發任務及人才培養工作;而協作單位是在該領域具突出特色的若干大學,主要承擔一定的研發任務,並不參與實驗室管理。未來,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規劃將為每個實驗室安排專門經費,由實驗室自主管理。

30 30

三、結語

31 31

在檢視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發展脈絡、運作模式、特色機制與目前的發展概況以後,將場景切換回萬鋼在北京科技創新建設座談會上提出對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發展的期許,主要是建議該院要加強公共平台建設、進一步推進科技資源的開放共享,以及要深入探索科技研發的PPP模式(即「公私合作夥伴關係」);而王茤祥則是表示,今後該院將不斷積極探索有利於科技創新的體制與機制,為體制與機制創新的示範與推廣累積經驗。可以發現,萬鋼與王茤祥的意見交集,就在於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將持續主動探索並推動制度、機制與組織的創新示範。萬鋼的期許,可說是賦予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推動制度、機制與組織創新「先行先試」的使命任務,也是對中國大陸新型研發機構的建設與發展提出明確的指引方針。這一點,正是推動創新生態系統活絡發展的重要關鍵所在。

32 32

為了將創新帶進市場,創新生態系統關注透過協作活動將創新轉變為有商業價值產品的過程,從而關注如何運用政策來強化各種可能的協作與鏈結,尤其是發展新的制度、機制、組織來創造新的互動型態,由此衍伸出在系統中產生新型態行動者的可能性。檢視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發展脈絡,可以看到其發展與運作模式的設計有來自北大工研院及創新研究院的傳承與創新。北大工研院是以工學院本身的技術研發與產學合作項目為主,北京創新研究院是以工學院為基礎,聯合北京大學其他學院聯合展開技術研發與產學合作項目的成果轉化。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設立則是推動進一步跨越,北京大學聯合其他知名大學、研發機構及企業,搭配合作設立的協同創新基金與資金投入的布局,共同推動基礎研究、技術研發到研發成果產業化的串連。對照圖1,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組織與運作,其實就是同時跨越公部門與私部門、知識生產者與知識應用者各方角色定位的創新設計,做為新型態的創新中介,聯合中國大陸最具實力的大學、研發機構與企業進行制度、機制與組織的創新試驗。

33 33

以創新生態系統做為研擬創新政策的核心觀點,主要挑戰就在如何鼓勵推動制度、機制與組織的創新,乃至於主動探索創造各種新型態行動者的可能性。未來,中國大陸的新型研發機構發展可望獲得更多政府、高校院所與企業的資源投入,並且吸引到更多國際知名企業、大學與研發機構的參與。以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的發展為例,提示我國必須深入思考的課題就是制度、機制與組織創新的競爭與挑戰。這一點,除了有來自中國大陸的競爭壓力,事實上應該還是我國自身推動創新發展需求的要求才對。因此,我國應該展現從全球競爭與合作的高度、格局來鼓勵並引導產官學研各界投入制度、機制與組織創新的行列。尤其是我國正在推動各項產業創新研發及前瞻基礎建設計畫,並強調連結未來、連結國際、連結在地等施政理念,更應該在鼓勵與引導創新實踐上尋求突破。如此一來,我國不僅有機會創造足以吸引人才發展的更大舞台,還應該有機會賦予創新發展新的典範意義,站在被模仿、追趕的制高點上。

34 34

參考文獻

  1. BICI、北大、密歇根攜手 共同打造先進製造國際協同實驗室。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資料取自:http://www.bici.org/article/672.html
  2. BICI、北大、美國西北大學攜手 共同打造先進材料系統與仿真國際協同實驗室。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資料取自:http://www.bici.org/article/673.html
  3. 中關村新型科研機構研發項目與全球同步。中國新聞網。資料取自:http://www.bj.chinanews.com/news/2017/0821/60072.html
  4. 中關村新型科研機構為北京科創中心建設注入新活力。中關村。資料取自:http://www.zgc.gov.cn/dt/gwhgzdt/100646.htm
  5. 以全國科創中心建設為引領,打造經濟發展新高地。科技日報。資料取自: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7-09/21/content_378506.htm?div=-1
  6. 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加快推進高等學校科技成果轉化和科技協同創新若干意見(試行)》的通知。資料取自:http://zhengwu.beijing.gov.cn/gzdt/gggs/t1339772.htm
  7. 北京市人民政府辦公廳關於印發《加快推進科研機構科技成果轉化和產業化的若干意見(試行)》的通知。資料取自:http://govfile.beijing.gov.cn/Govfile/ShowNewPageServlet?id=6232
  8. 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 (2016)。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宣傳冊。資料取自:http://www.bici.org/onepage228.html
  9. 民法總則:非營利法人登台,社會服務機構正名。搜狐網。資料取自:http://www.sohu.com/?strategyid=00005
  10. 民政部關於《民辦非企業單位登記管理暫行條例(修訂草案徵求意見稿)》公開徵求意見的通知。資料取自:http://www.mca.gov.cn/article/zwgk/tzl/201605/20160500000664.shtml
  11. 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 調研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和全國科技創新中心建設工作。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資料取自:http://www.bici.org/article/705.html
  12. 全國政協副主席、科技部部長萬鋼調研北京科技創新中心建設。科學技術部。資料取自:http://www.most.gov.cn/kjbgz/201704/t20170405_132308.htm
  13. 吳松澤(2017)。中國大陸「新型研發機構」的發展與觀察-以廣東省為例。科技部鏈結產學媒合平台。資料取自:https://iace.org.tw/f2/rdFocus/showDetail?id=24&searchCondition.category=國內外產學合作產業化個案
  14. 研究院牽手密歇根大學、清華大學 共同打造水技術國際協同實驗室。北京協同創新研究院。資料取自:http://www.bici.org/article/733.html
  15. 從技術「輸血」到創新「造血」——中關村新型科研機構為北京建設全國科創中心添活力。科技日報。資料取自:http://digitalpaper.stdaily.com/http_www.kjrb.com/kjrb/html/2017-08/21/content_376392.htm?div=-1
  16. 習近平 (2014)。習近平談治國理政。北京:外文出版社。
  17. Bonvillian, W., Weiss, C. (2015). Technological innovation in legacy sectors.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18. Cheang, M. (2011). Building on ideas. The Star Online. Retrieved from http://www.thestar.com.my/story/?file=%2F2011%2F10%2F13%2Flifeliving%2F9639328
  19. Deutsche Gesellschaft für Internationale Zusammenarbeit(GIZ) Gmbh (2013). Innovation ecosystem: cooperation matters! Retrieved from https://www.giz.de/de/downloads/giz2013-en-innovation-ecosystem-india.pdf
  20. Howells, J. (2006). Intermediation and the role of intermediaries in innovation. Research Policy, 35, 715-728.
  21. Jackson, D. J. (2011). What is an innovation ecosystem? NSF Engineering Research Center. Retrieved from http://erc-assoc.org/sites/default/files/download-files/DJackson_What-is-an-Innovation-Ecosystem.pdf
  22. Lopez-Vega, H. (2010). Connecting and enabling: the innovation intermediaries’ challenge. SlideShare. Retrieved from https://www.slideshare.net/henrylv/henry-lopez-vega-haas-bs-9-14-2010
  23. Moore, J. F. (1993). Predators and prey: a new ecology of competition.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71(3), 75-86.
  24. National Research Council (2007). Innovation policies for the 21st century: report of a symposium. Washington, DC: The National Academies Press.
  25. 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4a). Sustaining the nation’s innovation ecosystem: report on information technology manufacturing and competitiveness. National Center for Collaboration in Medical Modeling and Simulation. Retrieved from https://www.medicalmodsim.com/file/pcast-04-itreport.pdf
  26. 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4b). Sustaining the nation’s innovation ecosystem: report on maintaining the strength of our science & engineering capabilities. The California State University. Retrieved from https://www.calstate.edu/psm/docs/1-11-07PSM_Jun2004.pdf
  27. President’s Council of Advisors on Science and Technology (2008). University-private sector research partnerships in the innovation ecosystem. NASA. Retrieved from https://www.nasa.gov/pdf/404101main_past_research_partnership_report_BOOK.pdf
  28. Tansley, A. G. (1935). The use and abuse of vegetational concepts and terms. Ecology, 16(3), 284-3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