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7-09-11

循環經濟之荷蘭推動重點與趨勢觀察

作者: 葉席吟

政策評析 循環經濟 荷蘭模式 政策建議 Circular Economy Dutch Model Policy Suggestion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goo.gl/VLsVBH ,Created by geralt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邁向循環經濟新世代

循環經濟(Circular Economy)是近來在國際間不斷被宣揚的熱門名詞,其中以歐盟、中國與日本均表態大力支持。探究其原因可能在於,隨著新興市場的急速膨脹,促使中產階級的需求提升,進而導致大宗商品的價格亦急遽升高,顯示出過去全球經濟發展的單向資源消耗模式需進行變革(鄒倫,2017)。此外,為達到整體經濟的永續發展兼顧環保意識,先進國家無不思考如何讓經濟成長與資源消耗脫鉤,讓資源從單向消耗轉向共享經濟的創新模式發展。

循環經濟概念的首次提出可追溯至1966年鮑爾丁所發表的「The Economics of the Coming Spaceship Earth」一書中提到,「地球就像一艘飛行於宇宙中的太空船,當人類在追求經濟發展時,由於大量開採自然資源與排放污染廢棄物,當資源耗盡時終將導致地球的毀滅,而唯一能使地球持續存在的方式,就是將這些汙染及廢棄物轉換成可再利用的資源」(Boulding, 1966)。此後,1990年皮爾斯和圖奈也在「自然資源和環境經濟學」書中以循環經濟為標題指出,過去所討論的開放式經濟並沒有包含回收概念,只是將環境視為一個廢棄物儲存庫,未來應嘗試以永續發展的原則,建立出資源管理的相關規則,致力於創造出經濟和環境和諧共存的理想境地(Pearce and Turner, 1990)。

在探討循環經濟發展的重要機構中,英國的艾倫麥克阿瑟基金會將循環經濟定義為「具可恢復性及可再生性的機制,藉由設計將材料、組件及產品分別納入生物與工業循環中,以求達到經濟活動的最高效能與價值」。循環經濟依循生態經濟的理論基礎,藉由兼顧生態和經濟規律,合理地利用自然資源與優化環境,使物質在不斷循環利用的基礎上發展經濟,致力於將生態經濟原則實現於不同層次的經濟活動中(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3)。在循環經濟的體系裡,所有生產過程中產生的廢棄物,都可以分解成原料,再重新投入製程,不會排放到環境中造成污染,以此減少採礦的需求;手機、電視與電燈等電子產品也都能以維修或換零件方式,延長使用年限,不會有浪費情形出現;未來也將會發展出「以租代買」的新穎商業模式,人們只需要產品的使用權並不需要實際擁有該產品,以上所描繪出的生產製造與商業模式都將為傳統的思維帶來劇烈衝擊(中技社,2015)。

二、荷蘭循環經濟之發展模式

荷蘭可以說是推動循環經濟首屈一指且不遺餘力的國家之一,荷蘭的首都阿姆斯特丹也可稱作是目前最接近循環經濟體系這個理想的城市,荷蘭政府希望將循環經濟當作荷蘭未來經濟發展的新引擎,期望把阿姆斯特丹打造成全球邁向循環經濟的典範。然而,荷蘭究竟透過哪些方式讓循環經濟的理念落實到整體都市與國家的發展呢?

首先,荷蘭以首都阿姆斯特丹的史基浦機場(Amsterdam Airport Schiphol)作為發展循環經濟的開端,希望在2030年能夠將史基浦機場打造成為全球第一座零廢棄物的循環機場,因此,在產品的設計上它設計出讓行李輸送系統中,99%的零組件都是可回收且再利用的;同時,在航空物流園區內大量種植象草,藉由生物合成材質技術製作出機場廣場上的白色長椅、紙張及購物袋等用品;此外,在經營模式上,航站大樓內照明用的燈,也不是買的而是租的,由擁有125年歷史的飛利浦來推動這種新的經營模式,翻轉了傳統製造商和產品間的關係,希望透過以租代買的模式讓顧客可以享用但不需要擁有,進而讓消費者以更低廉的價錢使用產品,也讓企業降低製造成本,達到循環經濟的核心精神。循環經濟是一種創新的商業模式,如飛利浦以往賣燈泡,現在以提供照明服務為主,新的經營模式讓製造商會積極研發各種可重複使用的材料,藉由節省成本創造出新的商機(黃育徵,2015)。

史基浦機場旁的「Park 20|20」則是一個以循環經濟概念所設計的商業中心,其中重要的創新經營模式是透過建材出租來建構出商辦中心與飯店等建築物,以便於未來若建物不堪使用,可由建材商收回,再用於興建下一批建築物。Park 20|20中每一棟建築都是材料銀行,必須從建築設計與施工,就想到未來建材的再利用,這種模式結合了資源回收與商業模式的概念在內。在資源回收中,Instock是荷蘭一間販售剩食再製餐點的餐廳,創辦人原本在荷蘭的超市工作,發現每天超市有非常多的食物因為即將到期而被棄置,於是與同事成立Instock餐廳,透過創意將剩食,變成可口的食物。Instock的商業模式賦予剩食新生命,專用公司丟掉的可食用剩食來做成餐點吸引客人,減少食物浪費的情形,讓資源能夠更有效利用(郭又甄,2015)。

Buiksloterham為阿姆斯特丹北岸的工業轉型再發展地區,以創新、永續、混合使用作為其發展目標,結合了循環經濟中產品、製程、資源回收的完整概念在內。在100公頃的土地上目前已有許多項目,De Ceuvel是一個結合了生物循環(乾式廁所以厭氧細菌分解排泄物)、工業循環(以廢船屋改造成工作室)、再生能源使用(太陽能與生質能)的良好例子。首先,De Ceuvel藉由從廁所蒐集的排泄物,經過細菌厭氧消化分解後成為堆肥,用來種植餐廳裡所使用的部分食材,做成新鮮自然的餐點,剩下的廚餘殘渣亦會轉換成燃料,藉由提供廚房製作餐點時的能量而回到此生物循環裡;其次,De Ceuvel擁有自己的一套汙水處理方式而不需仰賴外接的汙水下水道,每個船屋藉由門前種滿柳、麻、竹等水生植物的過濾槽來淨化排放出的汙水,也因此船屋社區的人們被要求必須使用生物可分解的肥皂和清潔劑;De Ceuvel建築物屋頂上有熱泵,能夠透過熱能交換流通系統,留住室內60%的熱能,屋頂上亦有太陽能板,整個園區有超過一百片,可作為園區重要的再生能源的來源之一,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在大方向訂定了北岸發展永續的定位之後,願意接納由下而上的力量,給予市民發揮的競圖機會,才促成了De Ceuvel的發生(Chu, 2016)。

荷蘭從2013年開始舉全國之力,要把循環經濟變成國家經濟引擎的新動力並擬訂出相關重要原則(參考圖1),荷蘭人不僅是身體力行,全力擁抱「循環經濟」,還希望把這種新的模式推廣到全世界。荷蘭本身已具有能將環保與永續商業化的市場風氣,換句話說,在荷蘭追求環保與永續不代表就一定會犧牲其商業利益。因此在看見商機的情況下,政府願意鼓勵、民眾也願意創新。荷蘭政府所訂定的循環經濟的政策目標,不僅期望在2030年將垃圾減量50%,甚至到2050年能達到零廢棄的理想(陳宗權,2016)。

圖1 荷蘭推動循環經濟之重要原則
資料來源:Government-wide Programme for a Circular Economy, 2016

三、荷蘭循環經濟之政策推動

歐盟自2012年簽署循環經濟宣言後,許多國家都將循環經濟納入政策規劃,其中荷蘭更認知到其必要性及前瞻性,而第一個將循環經濟實際付諸行動。2014年荷蘭啟動了一個期望在2020年將荷蘭建構成「循環經濟熱點 (NLCH,The Netherlands Circular Hotspot)」的計畫,此計畫由荷蘭基礎建設與環境部(Ministry of Infrastructure and the Environment)主導,結合政府、企業、學術及非政府組織等25個機構一同參與,最終目標是希望從根本改變人類從工業革命以來,消耗大量資源、產生大量廢棄物的線性經濟發展模式(TNO, 2013)。循環經濟熱點計畫,以史基浦機場旁的貿易園區開始,由政府興建了一座展覽中心,提供各企業展出本身既有可以讓資源能不斷回收、再利用之循環經濟產品、服務或計畫(陳昱利,2016)。另外,政府也建立一個網絡平台,作為循環經濟商業模式的試驗場,讓參與計畫的政府、企業、研究機構、非政府組織,共同研發讓資源和原材料在產業鏈內不斷循環的方法和商業模式,企圖尋找轉型到循環經濟的可能性,其中包括建立一個仲介平台,讓企業尋找自身廢棄物會是其他企業原材料之契機,企業也可去尋找其他企業的廢棄物是否也能是自身原材料之可能性,藉以形成共生工業區(陳宗權,2016)。

為提升物質使用效率,基礎建設及環境部亦於2014年提出「廢棄物到資源(Waste to Resource)」計畫,計畫內容包括(1)提升生產上游的永續性、(2)永續性消費模式、(3)加強廢棄物的分類收集與再利用、(4)檢討現有的循環經濟政策、(5)發展財政及市場獎勵等措施。截至2015年,在資源的回收上雖已達到83%的高回收率,但仍有近1000萬噸的物質最後進入了焚化爐或掩埋場,荷蘭設定政策目標希望在2022年讓進入焚化或掩埋場的物質數量降低至500萬噸以下,這樣政策的規劃也促使它們更積極推動循環經濟的發展(陳良榕, 2016)。

荷蘭政府已訂下目標,要在2050年實踐循環經濟,盡量使用可再生資源或普遍存在的原材料,進而保護天然資源,中期而言則希望到了2030年,可以將礦物、化石燃料以及金屬等原材料的使用量減半,此外荷蘭政府也宣稱將就控管產品的壽命、重用、維修、循環再造等範疇進行研究,並透過立法或與產品製造商協商,使他們以某個百分比的循環再造或以生物基(biobased)物料進行生產。荷蘭將持續實行再生與回收原物料政策,透過基礎建設與環境部、經濟部與工商團體、非政府組織等共同簽署全面的循環經濟協議,預計耗資兩千七百萬歐元,推行垃圾分類、減少垃圾掩埋及補助研發可回收商品,荷蘭政府認為過多不可回收與拋棄式商品造成地球資源耗盡,此項政策將更有助於荷蘭邁向全面的循環經濟(楊瑪利、林讓均,2016)。

目前荷蘭仍過度依賴進口原物料,如電子產品中的金屬及建築所需材料,因此解決之道則必須從廢棄電子產品中回收貴重金屬,再重複用於製造新電子產品,或從廢棄建築中取得新建築原料,為此透過研發促進循環材料之發展則是政府與學界的重點著力之處。循環經濟的為一新穎的經濟系統架構,其中包含商品與原料的重複利用性,以及自然資源的保護,最終追求創新的價值,荷蘭產官學三方皆期望藉由政策之推動助力於創造有效、有智慧及有利基的循環經濟環境(Government-wide Programme for a Circular Economy, 2016)。

四、借鏡荷蘭之台灣循環經濟發展建議

循環經濟體系在歐洲與全球受到越來越多的關注,它強調的是一個既能促進社會繁榮,也能減少對原料和能源依賴的理想境地,因此,台灣受限於地狹人稠、自然資源不足,能資源高度依賴進口,生產過程產生的廢棄物需妥善循環利用及處置之需求,更應透過循環經濟的創新商業模式,降低外部資源需求並提升資源使用效率,全力朝向永續發展經濟轉型。

透過荷蘭在產品、製程、資源回收及商業模式等面向所對應的政策,我們在製造供給端中,若每個產品在設計之初,就被設定為不斷地進入循環中被重複利用、發揮每一分價值,那麼系統因為所有的一切都是資源,這就是循環經濟的終極目標「一個沒有浪費、資源完全循環的經濟體系」,因此台灣可考量發展原料循環的經濟產業鏈,如印刷電路板、光電及半導體製造業之廢蝕刻液、銦廢液及靶材及廢切削液的資源循環再生,促成從搖籃到搖籃的物料供應模式,除了末端回收,每個產品從一開始的設計,就要追求零廢棄,讓所有的產品、零件和原料,都能透過再維修、再利用與再製造的階段性處理,讓原料重新回到產品循環中,因此,一種全盤考量整個系統的新設計思維已勢在必行。除了持續推動既設工業區能資源循環利用外,未來國內的新設工業區,也可以循環經濟之思維模式發展出循環經濟園區,透過系統性的規劃設計,將工業生產過程排放的能源、資源、廢棄物及廢水,妥善收集、再生及循環利用,實現產業間的循環連結,提高產業關聯度和循環程度,強化資源物質流的有效管理。

台灣在全球科技製造業設計與代工存有優勢,然而這個系統不是只考慮產品本身,還包括商業模式與整個產業的運作結構,若能將我國商業服務與製造設計結合,可作為趨動循環經濟的豐厚資本。在消費端中,由於現今台灣大部分廠商的商業策略,還是以鼓勵消費為主,只要過了保固期後,其維修費用往往非常驚人,因此在這樣的設計思維與商業模式下,即使舊產品壞了難以維修,廠商也不負責回收,最後導致大量地製造、消費與丟棄的浪費現象。此外,在只租不賣的新穎商業模式中,台北市U-Bike結合雲端資訊商及自行車製造商的共享平台,亦吸引Uber、Gogovan(機車快遞APP)、Lalamove(及時物流平台APP)等新創業者將台灣視為重要試驗場域而積極進駐。

在回收利用推動中,台灣在垃圾減量與資源回收的層面推動成效非常良好,藉由投入提升城市礦產的高值利用,發展廢棄電器電子拆解或報廢汽車拆解等高值化回收技術發展,提昇台灣在原料提純技術的進展,如筆記型電腦代工大廠緯創,近年來已投入消費性電子產品的售後服務與回收業務,使其營利率大幅增加超越的代工本業的利潤;其次,運用產品生命週期評估及綠色設計的理念,以減量化、再使用、再循環的3R概念去推動產品的設計、生產和行銷,以強化廠商的企業社會責任要求,積極掌握循環經濟理念下的綠色商機。

政府在強化循環經濟方面,短期可透過鼓勵政府及民間企業的綠色採購,運用現在的科技及創新商業模式推動只租不賣之概念,讓產品的生產製造者,進一步注重綠色生產、供應鏈管理,促成從搖籃到搖籃之產品循環應用。在循環經濟的理念下,我們不能再像過去,無止盡地揮霍自然資源,所以對各種汙染的控制,必須更嚴格把關,讓台灣走向循環經濟的新世代。

參考文獻

  1. Alley Chu (2016),當水岸再生遇上循環經濟-永續新星De Ceuvel,2016/8/24,available from https://www.oranjeexpress.com/2016/03/29/當水岸再生遇上循環經濟-永續新星de-ceuvel/
  2. 中技社(2015),循環經濟的發展趨勢與關鍵議題,2015年12月。
  3. 郭又甄(2015),四名超市員工聯手創業,用自家超市的剩食,打造荷蘭新概念食堂,社企流,2015/12/18,available from http://www.seinsights.asia/article/3290/3268/3777
  4. 陳良榕(2016),荷蘭奇蹟循環經濟,天下雜誌,2016/09/28。
  5. 陳宗權(2016),「荷蘭循環經濟考察團」出國報告,available from http://report.nat.gov.tw/ReportFront/report_download.jspx?sysId=C10500602&fileNo=001
  6. 陳昱利(2016),從咖啡廳到整座城市,阿姆斯特丹打造「循環城市」的最佳實驗室,社企流,2016/7/11,available from http://www.seinsights.asia/article/3290/3270/4217
  7. 黃育徵(2015),飛利浦轉型「賣照明服務」,取代「賣燈泡」,天下雜誌,2015/11/03。
  8. 楊瑪利、林讓均(2016),台灣正在瘋荷蘭,遠見雜誌,2016年10月號。
  9. 鄒倫(2017),國際循環經濟推動思維及策略,環境工程會刊,2017年3月。
  10. Boulding, K. E. (1966), The Economics of the Coming Spaceship Earth, 1966.
  11. Ellen MacArthur Foundation (2013), Towards the Circular Economy: Economic and business rationale for an accelerated transition, 2013.
  12. Government-wide Programme for a Circular Economy (2016), A Circular Economy in the Netherlands by 2050, Government of the Netherlands, 2016/9/14.
  13. Pearce, D. W. and Turner, R. K. (1990), Economics of Natural Resources and the Environmen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 Press. 1990.
  14. TNO (2013), Opportunities for a circular economy in the Netherlands, The Netherlands Organization for Applied Scientific Research, 20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