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7-08-22

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新興典範:芬蘭阿爾托大學的發展經驗

作者: 邱錦田

創新系統 阿爾托大學 芬蘭 創業生態系統 創新創業 Aalto University Finland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 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文章圖片所有權: https://goo.gl/Y9T65s ,Created by francycrave1
版權適用聲明: 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前言

世界各國政府正視技術創新與鼓勵創業作為國家經濟發展的驅動力,並將大學視為國家創新與創業能力的育成中心,許多大學正在尋求增強其創業精神和創新能力,在國家創新創業驅動發展策略下,致力於在動態環境中將創業精神融入大學的使命和文化,創業生態系統已成為當前新型大學創業組織模式,並在歐美典型創新型國家得到了大力發展。

根據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與俄羅斯Skoltech理工學院合作的「創建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新興領先群類型大學的實證研究」報告(Graham, 2014),麻省理工學院,史丹佛大學和英國劍橋大學是排名頂尖前三名的已建立創業和創新聲譽的頂尖領先大學類型,這些最受推崇的頂尖大學,素以高水準的研究和教學以及世界級的創新和發明著稱,最關鍵的成功因素為制度化創業與創新(Entrepreneurship and Innovation, E&I)文化構成大學的結構基礎,為當地社群甚至更大範圍內的經濟和社會發展做出重大貢獻,同時也從外界獲得資金,使研究和創業能夠不斷地良性循環,形成永續的創業生態系統,已成為世界各地大學致力強化其創新創業文化的學習典範。芬蘭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由商業、工程和設計領域頂尖的三所大學合併形成,賦予明確「創新型創業」使命,成功創建了以學生為中心的創業生態系統,激發大學內部創新創業活力,協同外部創業社群開展創新創業活動,正逐漸彰顯對國家創業之影響力,被歸類在新興領先群類型大學(Graham, 2014)。這一類型的大學被認為在具有挑戰性的環境中進行創業與創新文化轉型,透過有效的機構策略政策引領有卓越創業潛質的學生組織開展創業活動,並與外部創業社群形成信任夥伴關係,創造出一個充滿活力的創業生態系統新典範。本文扼要介紹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模式,以及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經驗。

二、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模式

創業生態系統與區域及國家經濟發展之間關係很複雜,需要多個機構組織堅強和多樣化的連接和聯結。學者兼創投家Isenberg (2011)以創業生態系統一詞來描述特定區域的創業環境,並認為創新生態系統包含六個領域:政策、資金、文化、支援、人力資本及市場(如圖1),創業者及其新創企業則是成功創業生態系統的關鍵要素和結果。Vogel (2013)則將創業生態系統界定為:「在一地理區域中的互動式社群,由各種相互依賴的行動者(如創業者、制度、組織)與要素(如市場、管制框架、支持環境、創業文化)所組成;其隨時間而逐漸演變,而其行動者與要素則共同生存並交互作用以促成新企業的創建」,並認為創業生態系統的組成成分包括三類:(1) 非創業特定的一般脈絡,如基礎建設、政府與法規、市場、創新、地理區位;(2) 創業特定的環境脈絡,如資金、創業教育、文化、網絡、創業支持、創業者的曝光;以及(3) 創業行動者做為個人層級的成分。

圖1創業生態系統的六大領域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自Isenberg(2011)

從前述文獻的基礎出發,Stam(2015)認為創業生態系統概念與其它既有概念(如產業群聚、創新系統、學習型區域等)的共通之處,在於均強調外部商業環境,不同之處則是該方法聚焦於創業者(個人)而非企業(組織);此外,創業生態系統相關文獻也隱含了一種理論的轉向,即從對市場及市場失靈的關注轉向對人、網絡與制度的關注。綜合分析既有文獻後,Stam也提出了創業生態系統的新模式,並將其要素區分為框架條件與系統條件。框架條件包含可強化或限制人們互動的社會條件(正式與非正式制度)與物理條件;此外,對新商品與新服務的需求也具有相當的重要性;這些框架條件可視為是創業生態系統中價值創造的根本因素。系統條件則為生態系統的核心,包含創業者網絡、領導力、資金、人才、知識、支持性服務等;這些要素的有無與交互作用會決定創新系統的成敗(參見圖2)。

圖2創業生態系統的結構模型

資料來源:本研究整理自Stam(2015)。

雖然創業生態系統的概念多用於區域發展相關的探討範疇,但也有若干學者將此概念用於分析大學的創業環境。Volkmann 等人(2009)認為大學促進創業需要創業生態系統的協同效益,大學在協同其他利益相關者,即政府(中央和地方),企業協會,企業家,非政府組織,服務提供者,金融機構,育成中心,和其他機構的構成要素中扮演作為催化劑的關鍵位置角色。Boh、De-Haan及Strom (2015)則主張理想的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應要能促使跨領域創業團隊形成,並提供有助於團隊技術與商業計畫發展的資源,且包含以下元素:技術移轉辦公室、以專案為基礎的技術商業化課程、業師服務、正式的加速育成機構、商業計劃競賽、以及給學生與教職員的創業教育等。也進一步對大學提出三項指導方針,包含:(1) 應使大學、技術移轉辦公室、學生、教員的目標一致,且不應以收益的觀點來看待技轉,而應考量其對教員研究的影響;(2) 大學應透過協作機制與創業方案,來銜接政府補助的基礎研究資金、私部門補助的應用研究資金、及研究商業化間的落差;(3) 由於碩博生在技術商業化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因此應鼓勵碩博生將衍生創業與技術商業化視為職涯選項。Fetters 等學者(2010)給予大學創業生態系統(university-based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U-BEEs)定義,指的是透過各種教學,科研和推廣服務相關的活動措施支持創業發展的多維企業。相關活動包括諸如創業課程集合,創業核心需求的整合,學生主導的會議,校友企業家作為教師和業師,在校園內新創公司的發展,教育推廣創業教育納入社會創業和企業創新,資助創業研究跨越學科界限,建立一個連接創業家和支持組織的統合生態系統。簡言之,U-BEEs是整合和全面的連接教學、科研和推廣服務,並織成整個大學及其擴展社群的結構,目的在促進整個系統的創業精神和行動。

美國麻省理工學院(MIT)與俄羅斯Skolkovo理工學院(Skoltech)合作的「創建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新興領先群類型大學的實證研究」,以深度訪談20個國家61位具有建立創業生態系統與管理實務經驗之專家為主,專家回饋由每個排名頂尖大學與新興領先群大學蒐集的創業相關數據補充驗證其創業與創新取徑和成效。研究分成兩階段,第一階段旨在確定世界上最受推崇的領先大學科技驅動型生態系統,並萃取這些最受推崇的大學所採取方法的特徵,聚焦在具有已建立創業和創新能力聲譽的排名頂尖大學類型以及經常在更具挑戰性的環境中建構創業生態系統的新興領先群類型大學,也歸納出這些最受推崇領先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七項成功要素:制度化創業與創新文化,大學高層領導力,大學研究能力,地方或地區生活品質,區域或政府支持,有效的機構策略,強大的學生主導創業精神驅動力。

第二階段聚焦新興領先群類型(Emerging Leaders Group, ELG)中四個廣受好評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個案研究分析。從新興領先群類型大學創業生態系統之研究分析,歸納出大致存在兩種發展模式。模式A是以「由下而上、社群主導、由區域經濟中的學生-校友-創業者催化、寬鬆智財權管理」為基本特徵;模式B是以「由上而下、大學主導、透過大學既定結構運作、嚴密智財權管理」為基本特徵,發展模式與大學最初採用創新與創業議程的驅動因素和觸發因素密切相關(Graham, 2014)。

模式A:「由下而上、社群主導、由區域經濟中的學生-校友-創業者催化、寬鬆智財權管理」。通常對經濟和社會挑戰作出反應,創新與創業的發展是由於刺激區域經濟成長的願望觸發,從而透過創造一個充滿活力的本地化創業生態系統,創造研究生工作,研究機會和更廣泛的大學支持途徑。通常由大學的基層,學生和校友驅動,透過區域創業社群和大學之間牢固的信任夥伴關係創造一個充滿活力和包容性的創業生態系統。投資側重於區域而不是機構能力,大學經常淡化智財所有權和新創企業聯盟關係的重要性,認為這些是發展更廣泛的生態系統為首要目標的次要機制。然而,由於許多創新創業活動在大學本身之外運行,當大學試圖規範與制度化其創業運行時,模型可能面臨困難。

模式B:「由上而下、大學主導、透過大學既定結構運作、嚴密智財管理」。這種模式通常是為了實現大學研究收入的願望觸發,而創新與創業議程由一個強大的和雄心勃勃的技術移轉辦公室(TTO)(或同等功能單位)驅動和聚焦。通常建立在成熟的大學研究優勢上,這種模式提供了一個健全和完全制度化的方法。然而,大學的創新創業政策有可能成為TTO的同義詞,導致只有大學保護的智財被視為有價值的文化,因此,學生、校友和區域創業社群往往被邊緣化,與國際策略研發合作夥伴的關係優先於區域創業社群(模式A和模式B的主要特徵比較,如表1)。

在建立創新創業新模式的年代,許多大學後來建立了由學生主導的創業活動與大學的技術移轉辦公室分開,並與區域創業社群積極聯結,這種機制可望在大學內外培養更廣泛的創新創業文化,在區域創業生態系統的建立和發展中發揮更活躍的積極作用。

表1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模式A和模式B特徵比較

模式A 模式B
原始觸發因素 區域或國家經濟發展策略將大學定位於區域能力發展、民眾就業創業、經濟成長計畫的核心行為主體 為實現大學研究收益的願望與增加大學收益
創新創業驅動邏輯 創新創業「草根運動」,通常由學生、校友群體與區域創業社群自發形成的共同創新創業夥伴予以驅動 由大學技術移轉辦公室(或同等功能單位)推動衍生公司創建予以驅動
優先策略 發展區域創業生態系統,特別注重技術型新創公司,較少關注大學隸屬關係或智財權問題

提升大學研發產出的國際國內影響力,增加相關稅收,對大學智財權嚴格管控,重點關注應用性科研成果
核心特徵 大學創新創業活動高度整合到區域創新創業社群,促生眾創空間;創新創業活動具有明顯廣域性,通常由學生或創業社群為主導;特別強調外部資金支持,經常與政府連結的資金密切相關。 大學通常在跨領域應用研究建立研究實力和成長能力,明確強調社會和產業利益,特別注重轉化性科學研究活動;幾乎所有創新創業活動都由大學技術移轉辦公室負責開展,開發的方法提供一套穩定而強力的創新創業流程,為大學進入國際市場提供強大的平台。
績效評估指標 強調區域就業機會、畢業生創新創業技能基礎和就業能力、區域新創公司數量以及區域經濟成長速度,大學短期績效難以評估 強調大學科研成果轉化獲得的授權收入和獲得企業資助收入,技術移轉辦公室密切監管發明揭露、專利、新創公司以及技術授權的數量。
資料來源:本研究修正自Graham(2014)。

三、芬蘭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經驗

(一)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建構背景

新世紀以來,芬蘭正快速進行經濟轉型,強調激發創新創業能力,希望依靠扶持成長型新創公司,提升國家經濟競爭優勢。芬蘭政府實施了一系列創新創業策略,將創業文化培育看作是未來芬蘭經濟增長的關鍵要素,並透過科研創新政策的重點發展議題,包括:(1)持續改革高等教育體制環境,(2)促進科研和創新成果的開發利用和成效,(3)強化增長智慧資本和創業的新資源,積極推動促進研發成果轉化為商業化成功創業的資助計畫作為核心政策工具,為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構建提供了持續性財政和政策支持。另外,阿爾托大學成立於芬蘭經濟震盪期,面對芬蘭經濟支柱的諾基亞(Nokia)的衰落,芬蘭政府決定應轉向扶植更多的成長型中小企業來替代它,對學生創業觀念的認識發生了根本性轉型,為芬蘭人提供了以非傳統方式看待新創公司創業的機會,營造有利創新創業的環境,培育創業家精神的人才開創更多的成長型新創公司,作為未來芬蘭經濟增長的堅強後盾。

芬蘭於2010年頒布新「大學法案(the Universities Act)」,最核心的改變是大學從政府公務體系轉變為自治的公法人法律地位,其目的是賦予大學更多的財務和營運靈活性和自主性,強化社會和經濟服務之第三任務功能。政府在頒布新大學法案的同時,還實施了體制改革,鼓勵大學合併,以提高辦學效率和競爭力,最重要的合併是於2010年結合在各自優勢領域頂級的三所大學—赫爾辛基理工大學(1849年成立)、赫爾辛基經濟學院(1911年成立)和赫爾辛基藝術設計大學(1871年成立)而成立阿爾托大學,創建一個以「創新」為辦學基調的世界級「創業型大學」,被賦予透過一流的科研、藝術和商業教育強化芬蘭創新創業能力的國家高等教育旗艦使命,重組學士課程成幾個廣泛的計畫,並發展跨學科合作的學習平台,以及建立與產業界和企業共利的更強合作夥伴關係,如:阿爾托設計工廠,開放式創新坊,重視提供全體學生的創業教育,廣開創業課程,以刺激跨界創業,建立獨特的以學生、校友主導以及與企業合作的創新創業活動和充滿活力的創業生態系統,包括幾個國際知名的產學合作與創業活動案例:阿爾托創業中心(Aalto Centre for Entrepreneurship, ACE),創業車庫(Venture Garage),應用軟體加速器產學合作計畫(App Campus),新創企業桑拿加速器計畫(Startup Sauna)和「Slush」國際創業競賽活動等等,是驅動芬蘭成長型新創企業增長的顯著因素。

阿爾托創業生態系統的結構,主要由學生主導的活動,大學主導的活動,以及外部社群等三個關鍵要素構成,外部社群除了與諸如諾基亞等主要跨國公司的長期研究和創新夥伴關係外,支持阿爾托生態系統的主要外部社群可以分為兩大部分,一是在赫爾辛基地區的創業生態系統實踐者,主要是連續的創業家,政府資助機構和投資者,除了積極參與社群事件和活動外,該社群還為大學內和附屬機構的創新創業活動提供了顧問、業師和教練的關鍵作用。另一部分是阿爾托大學與知名國際大學的合作夥伴關係,除了學生和教師交流外,也為阿爾托大學內部創新創業活動的成長提供支持(如圖3)。

圖3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組成的發展時間表(2009~2013年)

資料來源:Graham(2014)。
註:紫色為學生主導的活動,橙色為大學主導的活動。

(二)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發展路徑

阿爾托大學(Aalto University)位於芬蘭經濟和政治中心赫爾辛基大都會區的埃斯波市(Espoo),該區域以高科技製造業著稱,阿爾托大學依靠固有的區域創新優勢環境,構建了新型創業生態系統,是典型的以學生創業運動為主導的模式A類型。阿爾托大學是芬蘭頂尖品質創新和創業活動的發源地,其背後的成功因素被認為源自於從大學基層和具有天賦個人,致力形成強大和促進新創企業的文化,以及大學高層管理團隊的支持,創新和創業活動已成為阿爾托大學教學、研究,乃至於貢獻社會經濟三大任務之核心。

阿爾托生態系統包含奧塔涅米科學園區(Otaniemi Science Park)附近幅員4平方公里的埃斯波地區,是芬蘭的主要研發創新中心,是諾基亞等跨國高科技公司、高等教育機構(赫爾辛基理工大學)和研究機構(例如:國家技術研究院(VTT))以及大量的學生和技術專業人員共同組成科技活動的核心重鎮。雖然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處於發展的早期階段,正逐漸成為一個充滿活力的技術驅動創業地區,成功因素主要源於該地區先前存在的研發基礎重要性以及與主要高科技公司的緊密連結,然而,強調了兩個作為生態系統早期成功的必要條件:一個充滿活力學生主導的創業運動和大學領導階層積極支持強化創業生態系統。

阿爾托生態系統在學生遊說新任校長重視學生創業活動背景下,大學官方將其創新使命與區域高科技創新公司有效融合,新大學創建為學生創新創業提供了有力支撐,在2008年年底開始出現由學生發起的開放式創新創業項目 - 阿爾托創業協會(Aalto Entrepreneurship Society, AaltoES),由下而上、由一群學生為核心開始,創新創業事件與活動迅速地在當地的創業社群散播,吸引了越來越多的學生參與。由學生主導的創業運動驅動阿爾托生態系統根基形成之後,經歷了基層學生創業運動的身份發展;學生主導創業活動的快速增長,與美國史丹佛科技創業計畫(Stanford Technology Ventures Program)簽署了創業課程策略夥伴協議,與阿爾托大學正式成立的阿爾托創業中心(ACE)形成合作界面平台,不斷拓展其創新創業活動範圍;擴大外部形象和參與學生主導的活動,透過新創企業桑拿加速器計畫(Startup Sauna)舉辦國際著名的「Slush」創業大會,吸納了來自30多個國家的新創團隊、新創公司和250多家投資者參與;大學內部發展創業與創新政策支持基礎設施等不同階段的創建發展過程,已經形成了較為成熟的創業生態系統,並促成芬蘭更廣泛邁向新創活動和創業精神之國家文化變革的催化劑。

阿爾托大學的高階管理層級自2008年初開始就一直是阿爾托創業家精神運動的高度支持者,儘管大學沒有明確的創業與創新政策,但其高階管理人員在阿爾托大學周圍的創業文化、活動和社群創造有機條件方面發揮了重要作用,特別是「支持但不直接」學生主導創業運動的方法,是透過為其活動提供公眾認可,財政援助和提供創業實體空間。創造的環境是一個充滿創業熱情的個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開發出一些不拘一格的活動範圍,這種環境很容易適應新興創業生態系統不斷變化的需求。大學採取了同樣的「不干涉」方法,自2010年起,創業活動開始蔓延到學生團體之外,在大學支持職能中紮根,允許活動創始人的專業知識和志趣指導採取的方向。受到學生主導運動早期成功的啟發,這些大學的創業與創新支持活動側重於創建一個高成長創業家的區域樞紐,並與現有的本地創業社群的積極合作支持。

學生主導的創業運動一直是驅動阿爾托創新創業蓬勃發展的引擎,其成功的關鍵在於一個有活力的群體,並依賴於領導層的不斷更新;因此,阿爾托創業生態系統要繼續蓬勃發展和進步,需要優先將創新創業議程納入阿爾托大學核心政策,在其教師內部支持和獎勵創業和創新的文化。阿爾托創業生態系統的未來可能會改變各學院的激勵機制和課程,這將有助於為下一波創新創業擴張建設一個平台,以及承受其學生創業家的任何動力損失。隨著這樣的政策轉變,需要強大的領導承諾,充滿熱情的利益相關者參與和有效的國家支持系統的強大組合,才可能推動阿爾托大學在未來十年成為大學創業的國際領頭典範。

(三)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成效與影響

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的推動成效,在2009年阿爾托創業協會(AaltoES)和2010年阿爾托創業中心(ACE)陸續成立後,成效逐漸彰顯,越來越多的新創公司進入市場,例如:ACE每年大約有10家新創企業成立,其中大約有一半是由學生主導,獲得外部投資金超過400萬歐元。此外,自2010~2013年為止,已有大約90家公司從新創企業桑拿加速器(Startup Sauna)畢業,吸引了約2,500萬美元的新創投資金額。但是,自從成立阿爾托大學以來,創業型學生社群才出現不到5年,受訪專家廣泛認為阿爾托生態系統正處於發展的早期階段,使用衡量長期創新創業績效的指標為時尚早,例如生態系統就業成長趨勢或培養成功新創公司的成活率,和為更廣泛的芬蘭經濟作出貢獻的長期能力尚待證實。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的出現,對年輕學子創業態度的變化速度和規模已產生影響,以前,也許有2%學子可能對創業有興趣,現在是20-30%,由AaltoES推動的創新創業文化轉型甚至影響了芬蘭各地的創業態度,進而帶動創業風氣。

另外根據Otaniemi Marketing Ltd.的外來投資數據顯示,2013年第一季,芬蘭在歐洲吸引第三高的投資額,僅次於法國和英國,超過90%的資金在奧塔涅米園區內投資。此外,最近的歐洲「Red Herring 100」新創企業獲獎名單中有12家芬蘭公司,其中有9家位於奧塔涅米園區內,事實上,2012年芬蘭5家成長最快的新創公司中有3家來自阿爾托大學,凸顯出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對芬蘭的影響力(Graham,2014)。

(四)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成功因素

與許多世界領先的創業大學一樣,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是由兩大因素融合形成:(1)「在正確的時間在正確的地方形成」,(2)全面實施支持教師學生創業家行為和態度的策略,迄今為止,有兩大因素促成了阿爾托生態系統的成功發展:一為對其有利形成的大環境,二為學生和大學領導階層採取的方法。

1.與周遭大環境有關的成功因素

從三個脈絡背景因素對阿爾托生態系統的發展至關重要:

(1)新大學的刺激:原三所不同專業大學結合在一起,觸發事件以促進跨學科創新,阿爾托大學的明確設計是為了打破芬蘭傳統模式,在更大的自主權和重視為擴大社會利益的創新創業新模式,也允許投資新的創意想法。

(2)良好的國家創業環境:芬蘭的宏觀創業環境在阿爾托大學的設計和建立期間發生了重大變化,以鼓勵高成長新創企業作為諾基亞以外的新經濟基礎。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構建首先得益於芬蘭良好的國家創業環境,新世紀以來,芬蘭為激發創新創業能力,提升國家創新競爭力,政府實施了一系列創新創業戰略,將創業文化培育看作是未來芬蘭經濟增長的關鍵要素,為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構建提供了持續性財政和政策支持。

(3)長期以來學生行動主義主導創業運動和社群活動的芬蘭文化:AaltoES作為歐洲最成功的學生主導型創業運動之所以發生於芬蘭,主要得益於芬蘭擁有上百年的學生進取主義歷史,形成了濃厚的學生進取精神和創業文化,芬蘭學生聯盟在創新創業發展中發揮著決定性作用,阿爾托大學成立後,兼併的原來三所學校學生聯盟通過整合為阿爾托大學學生聯盟帶來了約2億歐元的資產,提供了必要的創業財政支持。除了具有濃厚的學生進取主義文化,芬蘭還具有良好的社群志願集體服務傳統,集體合作不是為了利益,而是為了生存和生活。阿爾托的創業運動,可以看作是芬蘭集體共生文化的典型體現,在創業領域體現在大學生、連續創業者、大學以及廣泛的區域創業社群之間形成了協同創業文化環境。相互信任、容忍失敗,是支持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構建的文化價值基礎。

2.與領導和利用人才有關的成功因素

隨著國家創業環境的支持,大學本身的創業與創新政策和領導能力成為阿爾托生態系統成功的另一重要因素:

(1)由獨特有才華個人領導的基層創業運動:阿爾托早期的創業運動幾乎完全是學生驅動,具有與眾不同的願景和活力,新興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每一個成功的組成都由學生運動管理或擁有其種子,雖然本地創業社群和大學都是轉型的關鍵角色,但毫無疑問主要還是由學生驅動的創業運動,其中一個關鍵因素是獨特才華領導人為阿爾托創業協會(AaltoES)培育創業生態網絡提供堅實基礎。

(2)本地創業社群的參與和加強網絡連結:赫爾辛基地區在2008年之前的創業場景是「零散」無法形成創業社群網絡,雖然90年代後期和21世紀初期,許多創業家已經從赫爾辛基理工大學(阿爾托大學前身)畢業,但沒有組織把這些人連結到一起。這種創業社群組織結構由學生創業運動提供,學生領導人接觸到當地創業家和投資者而迅速形成生態系統網絡,積極參與支持學生運動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在美國矽谷工作,體認到創業社群的責任感和力量,共同透過意志力量催化本地創業社群,很快形成業師、教練和顧問群體,吸引更廣泛的群體參與新創企業桑拿加速器(Startup Sauna)和阿爾托創業協會(AaltoES)活動。創建的社群一直是阿爾托大學生態系統的基石,為創業運動帶來真實性,專家指導和鼓勵,此創業社群與大學/學生的創新創業活動之間形成優質與緊密關係是在美國境外很少見的典範。

(3)卓越高階管理層的領導力:阿爾托大學高階管理層採取了明確「支持但不直接指令」大學內外創業活動的策略,使得以學生主導的創業運動提供了充分的自由發展空間,與本地創業社群深度融合與有機地發展,同時為其提供了強而有力的支持,有效地培育了區域高增長技術驅動的大學創業生態系統,並為解決學生主導的快速發展、高試驗性的創業運動面臨的重大問題和挑戰發揮了不可替代的作用。大學高階管理層為學生的願景提供公共和策略支持,培育阿爾托大學作為區域高增長技術驅動型生態系統的樞紐。因此, 在構建大學創業生態空間中,大學領導在制定創新創業策略和培育創業生態空間方面發揮著重要作用,是創建創業生態系統的重要驅動力,是創業生態文化建設和創業策略的引領者和推動者。同時大學組織策略應對創業生態系統構建做出直接反應,從內部組織結構上為創業空間提供支撐,也提供必要的種子基金和企業共利的合作夥伴,引領有卓越創業潛質的學生組織開展創業活動,以多元方式促進創業創造新公司。

四、結論

芬蘭是一資源有限而依賴創新驅動經濟成長的小國,惟一的資源優勢就是人才與科技,透過培育優質的研究人才和利用新技術創新,增强其經濟實力。近年來,雖面臨經濟支柱諾基亞主導的經濟衰落,芬蘭正快速進行經濟轉型,強調激發創新創業能力,培養不懼失敗、敢於挑戰的人才,扶持成長型新創公司創立,實施了一系列創新創業策略,營造有利創新創業的環境,培育卓越創業潛質的人才開創更多的成長型新創公司,作為未來芬蘭經濟增長的關鍵要素,為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構建提供了有利的大環境支持。阿爾托大學建立創業生態系統的主要作法,包括本身的創業與創新政策和高層領導力引領有卓越創業潛質的學生組織開展學生主導與大學主導的創業活動,推動結合理論與實務的創新創業培訓課程,設立新創企業桑拿加速器與「Slush」國際創業競賽活動連結國際創業資源,以及獨特的以學生、校友主導以及與外部社群密切合作的創業網絡,促成充滿活力的科技驅動型創業生態系統,可作為新型大學以創業生態系統的觀點推動創新創業的借鏡。

我國也正面臨經濟轉型,創新創業是未來經濟發展與成長的主要驅動力,政府相關部會近年來積極啟動一系列促進大學創新創業之政策措施,激發大學內部創新創業活力,進而帶動國內創新創業風氣。借鏡芬蘭阿爾托大學創業生態系統的成功經驗,台灣仍待努力精進的方向如下:

(一)打造良好的創新創業環境與發展機制

大學創業生態系統構建首先得益於良好的國家創業環境,除了資助創新創業活動與協助新創事業取得資金的政策措施外,推動促進創新創業法規的調適機制,優化創新創業驗證場域,以促成新創事業發展。

(二)發揮大學高層領導者的創業策略支持作用

大學高層領導者具有強烈的支持創新創業活動理念,建立一個密切連接創業家和支持組織的生態系統,與大學組織外部區域社群協同創業網絡培育大學創業與創新文化,激發大學內部創新創業活力,創造社會價值。

(三)鼓勵大學建立國際創業資源連結網絡

鼓勵大學創業育成機構進行跨國合作,與國際策略夥伴協同推動創業活動,以利以國際市場為目標的創業團隊或新創公司往海外發展。

參考文獻

  1. 湯凱傑、黃怡晴、邱錦田、王玳琪、詹德譯(2017)。我國校園創業激勵政策成效研析。台北市: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
  2. Aaltoes (web site), Retrieved Feb.20, 2017, from: https://aaltoes.com/about/
  3. Aalto University (web site), Retrieved Feb.20, 2017, from: http://www.aalto.fi/en/
  4. Aalto University (2015), ” Aalto University Strategy 2016–2020”, Retrieved Feb.20, 2017, from: http://www.aalto.fi/en/midcom-serveattachmentguid-1e5ffcbea81c566ffcb11e5957e815724da913a913a/aalto-yliopisto_strategy_english.pdf
  5. Boh, Wai Fong, Uzi De-Haan, and Robert Strom (2015) University technology transfer through entrepreneurship: faculty and students in spinoffs. The Journal of Technology Transfer.
  6. Fetters, M.L., Greene, P.G. Rice, M.P. and Butler, J. S.(2010) The Development of University-Based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s. Cheltenham, Edward Elgar.
  7. Autio, E., Rannikko, H., Handelberg, J., Kiuru, P.(2014).Analyses on the Finnish High-Growth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Aalto University publication series., Business + Economy 1/2014.
  8. Graham, R. (2014). University-based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evidence from emerging world leader. MIT Skoltech Initiative., Retrieved 15, Mar. 2017, from: http://www.rhgraham.org/RHG/Recent_publications_files/MIT%3ASkoltech%20entrepreneurial%20ecosystems%20report%202014%20_1.pdf
  9. Isenberg, D.(2011) The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Strategy as a New Paradigm for Economic Policy: Principles for Cultivating Entrepreneurship, The Babson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 Project.
  10. Markkula, M. and Lappalainen, P.(2009),” New openings in university–industry cooperation: Aalto University as the forerunner of European University Reform”, European Journal of Engineering Education ,34(3),pp.251-262.
  11. Stam, Erik (2015) Entrepreneurial Ecosystems and Regional Policy: A Sympathetic Critique. Utrecht School of Economics Tjalling C. Koopmans Research Institute Discussion Paper Series 15-07.
  12. Vogel, P.(2013), The Employment Outlook for Youth - Building Entrepreneurship Ecosystems as a Way Forward. In Conference Paper for the G20 Youth Forum. Retrieved 15, July 2016, from: http://www.g20youthforum.org/events/confer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