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7-02-23

科技部補助職涯初期學者國際流動機制之現況與展望:以德國為參考

作者:張于紳

人才培育職涯初期學者國際流動獎補助機制Early Career Researchers, ECRsinternational mobilityfunding schemes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flic.kr/p/pQBgzM,Created by IIASA
版權適用聲明:姓名標示-非商業用途

前言

科研人才可透過不同方式進行國際流動,如參與國外研討會、赴國外求學、短期移地研究、在異國工作後返回母國任職等,而相關的補助機制也有所不同。以科技部補助計畫為例,獎補助學者的國際流動相關計畫可分為個人層級、團隊層級或是計畫層級,由於年輕科研人才或者職涯初期學者ECRs(Early Career Researchers) (本文係指碩博士研究生、博後研究員以及助理研究員、助理教授等正在預備或積極追求研究職涯、處於持續累積研究成果、但尚未擁有永久職位的研究者)的培育與留用對於維持國家研究與創新之競爭力的重要性,而且Edler & Boekholt(2001)認為較長期的停留拜訪帶來知識的增長與母國和主辦國間技術的轉換,勝過頻繁、但僅帶來知識與技術交流的短期拜訪。參與歐盟架構計畫之國際合作的效果之一是帶來長期流動(三個月以上)(IDEA Consult et al., 2014)。Conchi & Michels(2014)則針對停留在國外1~10年的德國科學家進行研究,發現停留時間愈久(如:4~9年)對於研究發表數量愈沒有影響力。因此,本研究著眼在三個月以上、三年以下,離開本國至外國(outgoing mobility)進行中長期研究交流相關的國際流動補助,而非以取得國外學位或建立獨立研究職涯為目的之更長期補助的機制,透過初步的跨國比較,以提供為未來更進一步分析的基礎。

科技部近年推動國際合作並培育具國際觀之高科技人才的政策與措施

促進國際科技合作以支援學術研究是科技部的核心任務職掌之一,而藉此協助培育具國際觀之高科技人才,則是國家因應全球化發展下維持競爭力的基礎。目前我國科技部在國際整體科研合作架構上,除透過駐外科技組建構綿密的國際科技交流網,協助推展我國與國際之科技交流合作,亦透過各種雙邊或多邊協議簽訂,與國際合作夥伴國家共同推動各項合作活動,包括聯繫駐地科技學人與延攬國內所需科研人才、培育博士生與博士後研究人員、共同設立科技獎項,或是引進國際機構合設跨國研究中心等。

除此之外,近十年來,科技部持續透過各種促進國際合作與國際研究網絡相關的政策與措施,來提升我國學研發展之國際水準與科研人才之國際化培育,包括:在「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 (民國94至97年)」中,(1)於國家型科技計畫中邀請,包括:諾貝爾獎與院士級國際知名人士等國際科技人士短期訪問,重視國際科技合作與人才引進培育之配套;(2)篩選研發計畫、推動與海外研發資源建立長期合作關係,如:在電信國家型科技計畫下,推動中法大學共同學程、國際學術交流、互派學生與學者交換計畫等,在奈米國家型科技計畫下,舉辦多次雙邊研討會、選送博士生/博士後研究人員赴國外進修等;(3)強化本土博士的國際互動機制,選送學生人才出國研修,包括:碩博士生、博士後研究、產業人員研修等;(4)建立與國外大學及研究機構合作之機制,補助績優研究團隊進行國際合作;(5)整合部會並建立人才互通機制以推動學術研究國際化,如:跨部會共同辦理菁英專案擴增留學、台灣獎學金計畫等。

在「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民國98至101年)」中,(1)加強參與國際科技組織與國際一流研究團隊以培育具科學創新能力及國際觀的種子人員,包括:補助國人擔任重要國際學術組織理監事、執行委員及國際學術期刊主編、副主編等重要學術職位,爭取及籌備主辦國際學術會議,爭取重要國際學術組織在臺灣設立分會或辦公室,以及參與相關學術活動,補助國內優秀團隊至國際頂尖大學或國家級研究機構合作與實習;(2)推動人文社會科學研究的國際對話管道,包括:補助與其他國家進行雙邊合作研究計畫、專家學者赴國外短期研究與出席國際學術會議。

在「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民國102至105年)」中,(1)納入了強化跨國研究誘因及配套機制,而於雙邊科技合作協定架構下,定期召開雙邊科技合作聯合會議,確定雙方合作主題與合作方式,並鼓勵年輕學者參與跨領域整合型與跨國型研究,補助我國年輕學者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2)推動國內大學與知名國外大學合作成立國際級學研單位或建立共同學程,補助成立十個國際級的跨國頂尖研究中心等。

在科研人才的國際化培育中,職涯初期學者之國際流動性亦是近年歐盟高教政策與實務中被強調的政策之一,歐洲公共政策使用”流動性”時,非僅指期間超過三個月的國外經驗,而是更廣的定義,ESF(European Science Foundation)區分四種流動:地理性、跨部門、跨學門與虛擬流動。亦即職涯初期學者的流動性包含很多面向,包括不同國家之間的流動(地理性的流動)、不同部門間的流動(高教到其他部門)、不同學門領域間的流動,另外,虛擬流動(virtual mobility)目的是改善技術,促進跨界的合作與研究網絡的發展。其中,地理性的流動是歐洲研究區的根基,也對於ECRs職涯發展很重要,因此,以下將針對職涯初期學者三個月以上跨地理區的國際流動,檢視德國與我國對於職涯初期學者三個月以上國際流動主要之獎補助計畫的異同。

近十年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有關科技部促進國際合作與國際研究網絡的策略與措施

目標策略措施措施說明
102至105年一、提升台灣的學研地位二、學術型探索未知及解決問題機制之建立(三) 強化跨領域及跨國之問題導向研究2. 強化跨國研究的誘因及配套機制。
3. 鼓勵年輕學者參與跨領域整合型與跨國型的研究。
七、解決台灣科技人才危機四、提高人才吸納的國際競爭力(二) 加強國際交流,鼓勵公教研人員提升國際化程度3. 推動國內大學與知名國外大學合作成立國際級學研單位或建立共同學程。
98 至101 年四、追求學術卓越,強化社會關懷一、建立優質學術研究環境,強化研究資源運用(一) 建立優質學術研究環境,提升學術研究水準及品質2.加強參與國際科技組織及國際一流研究團隊,進行國際合作計畫,同時培養具科學創新能力及國際觀的種子人員
二、推動基礎科學及創新研究(三) 推動卓越人文社會科學研究4.強化在地研究特色並與國際的對話管道
策略措施措施說明
94 至 97 年一、健全科技政策體系,加強資源有效運用(四) 改進國家型科技計畫之規劃與管理3.重視國際科技合作,強化人才引進與培育之配套規劃;加強研究成果保護(智財權)與推廣
二、加強人才規劃運用,堅實科技人力資源(五) 建構國際化科技人才發展機制1.篩選部分研發計畫,推動與海外研發資源建立長期合作關係,並於計畫中賦予國際化科技人才培育
2.研擬強化本土博士的國際互動機制
三、提昇學術研究水準,發展特色學術領域(一) 發展國際級大學及研究中心4.研究團隊國際化,建立與國外大學及研究機構合作之機制
5.推動學術研究國際化,整合教育部、國科會、經濟部等單位,建立人才互通機制
(四) 改善學術研究計畫的評估與補助機制1.學術研究計畫應以國內自主建立研發環境及提昇國際合作為規劃準則,計畫以提升國際競爭力為目標

資料來源: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民國102至105年)、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民國98至101年)、國家科學技術發展計畫(民國94至97年)

科技部補助職涯初期學者赴外國三個月以上進行國際研究交流的機制

科技部目前針對職涯初期學者之國際流動性而補助赴外國三個月以上的機制,主要是「科技部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科技部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與「科技部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另外,科技部於1989年與德國學術交流總署(DAAD)簽訂之赴德博士班研究生研究訪問協定下,所推動的「博士班研究生赴德研究訪問」(三明治計畫),也是目前我國透過中長期國際交流厚植國內博士生研究能力的重要機制。

1. 科技部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

項目科技部補助博士生赴國外研究
宗旨鼓勵國內公私立大學校院培育在校優秀博士生至國外學術研究機構,增進國際研究經驗
主要資金來源/補助單位科技部
目標國家大陸、香港或澳門地區之外的國家
期限7個月~1年,不得分段或展延
申請對象中華民國國民,正就讀於國內公、私立大學校院博士班且在一年以上者
補助項目補助額度以一年新臺幣六十萬元為計算基準

2. 科技部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

項目科技部補助赴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
宗旨至國外各研究領域之世界排名前三十之大學或重要國家實驗室或世界級研發單位,以提升國際研究能力,汲取先進國家研發經驗
主要資金來源/補助單位科技部
目標國家大陸、香港或澳門地區之外的國家
期限最短180天,最長2年,不得分段或延展
申請對象中華民國國民,並取得博士學位未逾五年
補助項目補助額度以一年新臺幣百三十萬元為計算基準

3. 科技部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

項目科技部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
宗旨為補助國內優秀人才赴科技部指定之國外世界級公
私立研究機構,研習關鍵性科技與人文社會研究項目,以培育我國未來發展所需之研發人才,並掌握自主研發能力,進而促成我國科研創新水準之躍升
主要資金來源/補助單位科技部
目標國家大陸、香港或澳門地區之外的國家
期限期限得為一年或二年,計畫總延長期間以六個月為限
每一計畫每年期補助計畫主持人與共同主持人往返國外研習機構二人次為限,且合計停留至少二個月;每位研習人員每年期停留國外研習機構至少十個月。
申請對象學術研究機構。中華民國國民。由計畫主持人選定赴指定國外研習機構研習之博士生、博士後研究人員。
補助項目每一計畫每年新臺幣四百萬元為限(計畫主持人及共同主持人之國外差旅費:包括生活費、交通費、出國手續費及綜合補助費,派赴國外進修、研究、實習人員補助項目。實驗費:包括研究計畫之耗材費及其他經核定之必要項目(如研習機構要求之管理費或儀器使用費等)
研習人員之公費:博士生每人每年補助上限新臺幣九十萬元,博士後研究人員每人每年補助上限新臺幣一百三十萬元。

4. 「博士班研究生赴德研究訪問」(三明治計畫)

項目「博士班研究生赴德研究訪問」(三明治計畫)
宗旨厚植國內博士生研究能力,促進臺德學術交流。
主要資金來源/補助單位科技部與DAAD(語言進修費)
目標國家德國
期限6 ~ 18個月,含2個月之德語進修
申請對象具中華民國國民身份、已取得博士候選人資格
補助項目往返機票費,以新臺幣50,000元定額為限。德國境內地面長途公共交通工具車票費。生活費月支1,125 歐元。語言進修學費(本項由DAAD獎助)。健康保險費與旅途平安保險費。

德國補助職涯初期學者赴外國三個月以上進行國際研究交流的機制

德國聯邦政府有相當具結構性和全面的獎補助體系,而由德國學術交流總署(the German Academic Exchange Service , DAAD)負責組織,與提供各種職涯階段(從大學到博士後)的國際流動獎補助,也和不同國家的合夥組織進行雙向交換,強化科學合作,在這些計畫的架構中,初期職涯學者和其他研究者的流動性都是被支持的。其中,P.R.I.M.E.計畫特別結合就業與國外留學,提升博後研究員的長期職涯發展競爭力。洪堡基金會與德國研究基金會則均有針對博後研究員提供六個月以上的國際流動補助,且均有提供返回德國的獎學金。德國研究基金會另外有博士聯合培訓計畫,落實高教國際化以深耕科研人才培育。各計畫相關內容如下:

1. P.R.I.M.E.計畫

項目Postdoctoral Researchers International Mobility Experience
(https://www.daad.de/deutschland/stipendium/datenbank/en/22962-postdoctoral-researchers-international-mobility-experience/)
宗旨所有國籍的博士後研究人員希望在長期職業前景下,有機會在德國大學結合就業與國外留學。
主要資金來源/管理單位德國學術交流總署(The German Academic Exchange Service , DAAD)支持,由德國聯邦教育和研究部(the German Federal Ministry of Education and Research ,BMBF)與歐盟委員會的居禮夫人計劃聯合資助
目標國家德國與歐盟其他國家
期限18個月,其中12個月必須在國外和6個月在德國大學。
申請對象已取得或即將取得博士學位的各國博後研究員
補助項目/金額正常工資的費用以及為期12個月的國外研究留學的額外外籍人員津貼。

2. Feodor Lynen 研究獎學金

項目Feodor Lynen Research Fellowship
(https://www.humboldt-foundation.de/web/lynen-fellowship.html)
宗旨與國際合作夥伴開展進一步的研究合作,並加入全球超過27,000名洪堡人的網絡。
主要資金來源/管理單位洪堡基金會(Humboldt Foundation)
目標國家德國以外的國家
期限博士後研究人員6至24個月
有經驗的研究人員6至18個月,在三年內、最多可分為三次訪問(可返回德國12個月)
申請對象博士後研究人員(完成博士學位後最多四年)/有經驗的研究人員(完成博士學位後最多12年)
補助項目/金額獎學金金額根據目標國家和個人情況而有所不同(每月領取3,305歐元~5,320歐元),另外支付旅行費用。可申請返回德國獎學金

3. DFG國際團隊訓練計畫

項目International Training Groups
(http://www.dfg.de/en/research_funding/programmes/coordinated_programmes/
research_training_groups/international_rtg/index.html)
宗旨德國大學和國外大學之間提供的聯合博士培訓計劃
主要資金來源/管理單位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 (DFG)/ International Research Training Groups (IRTGs)
目標國家德國與合作國
期限在相應的合作機構完成為期六個月的研究留學。
申請對象博士生
補助項目/金額住宿、國際旅費、短期訪問,講座或研討會等補助

4. DFG博後研究獎學金

項目DFG Postdoctoral Research Fellowships
(http://www.dfg.de/en/research_funding/programmes/individual/
research_fellowships/in_brief/index.html)
宗旨為了使研究人員能夠在其科學生涯的早期階段在國外選擇一個明確的研究計畫,或熟悉新的科學研究方法
主要資金來源/管理單位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 (DFG)
目標國家德國以外的國家
期限最長兩年
申請對象已取得博士學位並完成了至少三年的科學工作的德國或國際博後研究人員(ECRs),有特別重要研究計畫的資深研究人員也可以例外
補助項目/金額外國津貼、國際旅費、出版費用等補助,也可申請未成年子女相關補助。可申請返回德國獎學金

我國與德國補助職涯初期學者赴外國三個月以上進行國際研究交流的比較

相較於德國的機制,在補助對象、期限、項目上,兩國差異並不算太大。科技部在補助金額的規定上,除了三明治計畫,其餘的計畫均給予定額的獎助金,包括:博士生每人每年補助上限新臺幣九十萬元,博士後研究人員每人每年補助上限新臺幣一百三十萬元。整體而言,博士生個人補助期間為七個月至一年,博後研究個人補助期限最長二年,不得分段或展延。相關補助項目則依據行政院訂頒之「中央各機關(含事業機構)派赴國外進修、研究、實習人員補助項目及數額表」規定報支。補助期間請假返國總日數不得超過三十,且支領公費;總日數逾三十或國外研究未達一百八者,需返還所領全額補助公費。然而,德國除了政府單位,很常見私人基金會提供獎學金到國外學習。例如:德國的洪堡基金會(Humboldt Foundation)、德國研究基金會(German Research Foundation, DFG),另外,P.R.I.M.E.計畫與Feodor Lynen研究獎學金還包括“返國”部分,其透過結合返國條款與提供相關補助,提升卓越之年輕科研人才留任的比率,也有助於研究人員在其本國建立研究網絡。此外,針對職涯初期學者的申請條件大多限於取得博士學位六年內或者年齡在35歲以下,期限最長可達三年(Feodor Lynen研究獎學金),以及獎學金金額根據目標國家和個人情況而有所不同。這些友善的設計與規劃均有助於強化申請動機與提高流動效益。如同Science Europe(2016)的研究,其發現在28個支持流動補助計畫中,有五個國家提供返回的補助,由於職涯初期學者常擔心缺乏長期的職涯前景,因此提供返回補助,是有幫助的作法。

台德職涯初期學者赴外國三個月以上進行國際研究交流的獎補助做法比較

項目台灣德國
補助對象具有中華民國國級的博士生、博後研究員博士生、博後研究員、資深研究員
補助期限最長兩年,個人不得分段或展延最長可達三年
補助單位科技部官方的德國學術交流總署、私人基金會
其他無提供返國補助提供返國補助


由於職涯初期學者職涯的特色逐漸變為流動的與國際的,且國際流動經驗對於職涯初期學者的職涯發展有加值與穩定型塑效果(Musselin, 2004; Ackers, 2010; Friesenhahn & Beaudry, 2014),而國家政策制定者也更多嘗試去吸引國外的人才,希望駕馭、驅動流動的利益與人才循環(Williams & Balaz, 2008),如何透過更具誘因的國際流動補助機制的設計,更有效地培育與留用卓越科研人才,是值得未來更多關注的。本研究透過檢視德國與我國鼓勵職涯初期學者到其他國家進行三個月以上的國際流動補助計畫,初步了解我國相關機制設計的特點,除了「科技部補助任務導向型團隊赴國外研習」是團隊補助之外,均是屬於個人層級的補助,不論是博士生、博士候選人或者甫畢業取得博士學位的年輕學者,因獲得科技部的補助,有機會赴國外進行研究,均有助於建立個人的研究網絡與人脈,若在國外從事博士後研究所累積的學術論文成果,也有益於返國後成功尋覓教職的勝算。對於在國內取得博士學位的年輕學者來說,赴國外研究的經驗與價值並不亞於國外取得博士學位者,故這些補助計畫均獲得越來越多的國內博士生的青睞。此外,對於目前補助機制的經費運用彈性、補助額度考量國別或地區差異性、受補助期間延長、返台之經費歸還存有通融空間、加入”返國”條款或給予相關之費用補助、補助額度與補助人數之間的取捨以及建立追蹤機制等面向,都值得進一步評估未來是否作適度的調整,讓制度更臻完善,而最終達到流動效益的極大化。

參考文獻

  1. Ackers, L. (2010), Internationalisation and Equality:The Contribution of Short Stay Mobility to Progression in Science Careers. Recherches Sociologiques et Anthropologiques, 1, 83–103.
  2. Conchi, S. and Michels, C.(2014). Scientific mobility–An analysis of Germany, Austria, France and Great Britain. Fraunhofer ISI Discussion Papers Innovation Systems and Policy Analysis No. 41, 1612-1430
  3. Edler, J./Boekholt, P. (2001). Benchmarking national public policies to exploit interna-tional science and industrial research: A synopsis of current developments, Sci-ence and Public Policy, 28, 313-321.
  4. Friesenhahn, I. and Beaudry, C. (2014). The global state of young scientists – Project report and recommendations. Berlin: Akademie Verlag.
  5. IDEA Consult, iFQ and PPMI (2014). Study on assessing the contribution of the framework programmes to the development of human research capacity RTD-Human Research Capacity-2013-A.5. Retreived from http://ec.europa.eu/research/evaluations/pdf/archive/other_reports_studies_and_documents/fp_hrc_study_final_report.pdf
  6. Musselin, C. (2004). Towards a European academic labour market? Some lessons drawn from empirical studies on academic mobility, Higher Education, 48: 55–78.
  7. Science Europe (2016). Postdoctoral Funding Schemes in Europe. Retrieved from http://www.scienceeurope.org/wp-content/uploads/2016/10/20160922-Survey-Postdocs-Final.pdf
  8. Williams, A. M., and Baláž,V. (2008). International return mobility, learning and knowledge transfer: a case study of Slovak doctors, Social Science and Medicine, 67, pp. 1924–19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