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7-01-10

學術前瞻技術早期商品化探勘關鍵流程 -以萌芽計畫為例

作者:黃意丹

創新系統萌芽計畫跨越科技鴻溝學術創業Germination ProgramClosing the Technology GapAcademic Entrepreneurship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goo.gl/wOqMWM,Created by skeeze
版權適用聲明:CC0 Public Domain-可以做商業用途-不要求署名

一、學術前瞻技術商品化重要性及萌芽計畫簡介

從1970年代開始,隨著知識經濟時代的來臨,我國學研機構也被賦予跟社會與經濟發展有更多關聯性。再加上技術與市場的愈加快速變化,產業界對於學研知識有愈加殷切的需求。但要將學術前瞻性及原創性技術成果進行商品化並推向市場,並不容易,因為我國科技部 一般專題計畫補助,一直以來重視的是科學研究的原創性,與產學合作計畫不同,產出並不以業界所需的技術為目的,因此,若這些產出要進行商品化,除需重新轉譯技術內容外,需要更大商業資源加入,才能有機會成功。國外大學已將這種前瞻技術推到產業發展的過程,稱為是學研技術商品化的死亡之谷(Valley of Death),可見國外對於這種困難度的詮釋。

有鑑於前瞻技術商品化的困難度,為協助我國具潛力技術進行商業化,我國科技部於100年8月開始發起「研發成果萌芽計畫(Germination Program)(以下簡稱萌芽計畫)」,目的在於促進各校盤點各自的技術潛力、協助開啟各校實驗室研究成果商業化的創業行為,並最終期望潛力技術能同步進行技術與商業發展的新創目標導向型計畫。因此,萌芽計畫推動目的,旨在協助前述學術研究商品化跨越死亡之谷,並定位於嫁接科技部基礎性科學研究專題研究計畫進行商業發展之資助計畫,主要願景為在學術界,尋找到有濳力成為商業產品的技術,透過萌芽計畫的資助,加快商化轉譯的速度,以成立新公司為主要目標,因此,萌芽計畫並非一般創業輔導計畫。雖然國內各項創業補助計畫也會面臨技術商品化跨過死亡之谷的問題,但萌芽計畫主要針對我國各學術研究機構重大研發成果進行探勘及提供商業發展補助,因此,有其獨特的重要定位及理想性。

二、學術前瞻技術商品化探勘關鍵流程

以位於美國矽谷的史丹佛大學為例,校內執行創業發展,一開始多由天使或創投探勘前瞻技術創業並協助創業。我國因為天使基金環境尚未健全,故透過以政府資助類種子基金計畫(如萌芽計畫),協助及鼓勵我國校內技術早期商業發展。獲得種子基金進行創業的創業團隊,大部分會認為,一旦要開始進行商業發展,專利保護就變得很重要,因此,進行專利申請,常常會是獲萌芽計畫補助後的工作重點,但這個觀念是需要被修正的。

在創業初期,技術商品化機會不明之情況下,積極尋找市場資訊或尋求具創業經驗天使協助,進而孵育並確定產品定位,才是創業初期的工作重點。創新產品專利申請時機,應該是在產品定位明朗化後,才需考慮在關鍵位置申請專利或購買其他專利,以鞏固市場競爭地位。因此,學術前瞻技術早期商業發展,正常程序應是針對技術競爭力定義出產品/市場定位,並等市場價值或產品定位明朗化後,才針對該商業化結果申請相關智財專利布局。不會是先申請專利,再尋求可能機會,諸如再進行市場定位。因為在商業發展過程中,創業團隊的技術,若沒有經過市場驗證的專利申請,申請出來的專利內容,經常與實際新創主題的科技/產品發展有著極大差異,也無法發揮保護關鍵技術的市場保護作用。

一般來說,學術前瞻技術應可包含原創性、技術性及早期性等三種特性。

(1)原創性,非現有產業正在應用之技術改良,甚至是應用市場還未出現;

(2)技術性,尋找之技術多為科技部補助多年之基礎研究;

(3)早期性,以論文發表或專利取得為研究終點的科技部專題計畫,萌芽計畫補助其進一步展現其商業價值。

綜合前述萌芽計畫補助標的特色,萌芽潛力案源可包括技術研究成果曾被國際一級期刊刊登、各校科技部一般專題補助前幾名或由各校校內所推薦的重大研發成果等。

觀察萌芽計畫過去3年的執行經驗,我國學術前瞻技術要進行朝向商業發展,可分為三個重要步驟(如圖1),一為案源探勘、二為案源技術驗證及商業驗證、三為試量產階段。

圖1 學術前瞻技術早期商品化關鍵流程

在案源探勘階段,根據前述徵件準則後,案源探勘任務(prospecting),是交由設置於各大學內的萌芽功能中心負責,探勘方式包括在校內進行資料庫採礦法或盤點科技部補助清單,公開邀請或前往拜訪前瞻技術原創者,並透過校內評選會議,邀請內外部專家,評估該技術原創性、市場競爭下的關鍵技術指標競爭力、商業機會可能性、技術發展人(或主持人)具創業動機等後,最終,挑選出潛力案源爭取科技部萌芽個案資助經費,補助經費將視市場準備度給予適當的商業發展補助。

創業團隊正式獲得萌芽計畫補助後,創業團隊首要任務在於蒐集市場競爭資訊後,能提出對焦特性市場需求的創新產品定位假設。下一步,則應積極蒐集銷售市場上早期使用者(early adopter)意見回饋,透過早期使用者之回饋意見,規劃或修正創新產品所需材料及建構關鍵技術群組。團隊獲得早期使用者回饋意見的同時,也需提出能顯示創新產品特性樣品(prototype)。之間也應同時進行關鍵零組件之技術展開及全球相關專利搜尋,以確認既有關鍵技術被他人布局的狀況後,思考若該產品要進行商品化,進行應有專利布局或者尋找可能合作夥伴、購買相關專利,最終,根據前述不斷修正的技術可行性及產品可行性驗證後,進行試量產,並進行市場試售或募資等活動。

通常由學術機構所組成的創業團隊,商業發展準備度及知識通常不足。基於協助團隊,萌芽計畫已在九所大學設置功能中心,其營運機制在於提供創業團隊在過程中的必要資源,包括聘任具有產業經驗之技術經理或媒合具有產業經驗的業師校友等協助創業團隊、精進創業團隊商業計畫(諸如精進目標市場設定、原型機開發規格與產品定位等)、協助尋求創業天使資金挹注,以期最終能協助創業團隊成立新創公司並進入市場,從萌芽計畫中畢業。

三、未來挑戰及建議

學術前瞻技術早期商品化能否成功,創業團隊必須進行兩個必要驗證,一為產品市場驗證,二為技術準備驗證,並根據驗證前述內容調整創業心態及分工內容,以期能順利銜接市場機會。茲將兩個必要驗證的訴求重點說明如下:

1.進行「產品市場驗證」心態:必須考慮的是,預計進入市場之特性,是高度競爭或是寡占,或是還未存在的市場,另外,也要考慮進入障礙之高低與競爭能力可複製性。如果是全新技術,就是萌芽計畫最關切的技術,面臨難以估計其市場價值與規模,這時必須徵詢更多業師之意見,提出盡可能完整的合理商業規劃,以取得初期種子基金補助。根據過去經驗,團隊自提創業申請書時,前瞻技術被低估其價值情形比較少,大多數的情形是研究人員高估其市場規模,原因在於少了市場競爭分析,故提出的市場競爭假設過大,故深化商業驗證亦是創業初期之重要任務,目的在於減少創業風險及增加創業成功可信率,因此,創業團隊成員組成、分工及信任度建議,在產品市場驗證上,也具一定重要性。有些創業團隊具有產業經驗,雖然可以增加判別商業可行性,但是若是商業規劃本身邏輯就是不可行的,商業規劃是無法成立的,故初步市場機會確認是學術創業最關鍵的步驟。

2.進行「技術準備驗證」心態:必須考慮的是,技術若是過於早期,僅為概念試驗,此時無法看出其可行性與市場價值,但是仍為學術研究良好標的,可以建議推薦繼續申請一般型科技部專題研究計畫,繼續概念驗證。技術若是過於晚期或是市場規格非常明確,此時不需再做進一步原型機製作,萌芽計畫不須再行補助即可直接創業,可以推薦各部會產學合作計畫或是創業輔導計畫。基於上述理由,被萌芽計畫審查會議所否決的技術,並不是對於技術本身價值的質疑或是否定,即使審查委員認定是非常具有前瞻性甚至是有巨大商業價值的技術,如果是過於早期,仍然希望再進一步研究後再次申請,或是過於晚期,應該立刻尋找適合銜接資源,儘速創業。

綜合上述,要推動學術前瞻技術進行早期商品化,萌芽計畫所資助設立的萌芽功能中心被賦予校園內潛力案源探勘,並協助有意願執行學術創業的技術團隊進行相關商業開發準備。一般而言,研究人員之商業經驗不足,初期所規劃的商業應用可能並不實際,基於此,功能中心被賦予的任務就是在潛力案源探勘後,協助研究人員規劃其商業應用,諸如訂出目標市場,規劃其原型機開發規格與市場定位,萌芽計畫在根據該技術的前瞻性與市場性,補助開發經費與商業籌備所需資金。萌芽計畫與一般創新創業輔導計畫的差別,萌芽計畫最終雖然也是看創造產值,但是補助目的在於推動前瞻技術切入市場,而非著眼產生全新商業模式。萌芽計畫支持實現原創技術商業價值所需資金,這包含了商業驗證與原型機製作,但這對於長期以技術研發為主的團隊是一項大挑戰。最後,對於增加前瞻技術創業成功的建議,除了技術團隊的技術優越性之外,擁有創業積極動機更是重要,技術團隊不能一直在實驗室做出一個無敵鐵金剛,而是要根據真正的市場需求製作出原型機以發展其商業規模,並最終朝向新創事業發展。

參考文獻

  1. 王佑曾,2012,Foresight Taiwan: Funding Research for Economic Gains, 五月,中央研究院。
  2. 行政院第九次全國科學技術會議,會議資料,2012年。
  3. 曾大有、董正玫,2012,美國矽谷創新創業生態系統的觀察、省思與建議,成大產學合作電子報,No.13。
  4. 滕曉峯,2014,第一期萌芽計畫之觀察,國研院科政中心,未出版工作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