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6-06-24

專利耗盡與附條件販賣:談美國判決見解的新近發展與論辯

作者:李森堙

專利資訊專利耗盡附條件販賣販賣後使用限制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判決patent exhaustionconditional salepost-sale restriction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

▶【延伸閱讀 | STPI 電子書城】主要競爭國家專利動態觀測與優勢總體分析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flic.kr/p/7FJAtk,Created by Kathleen Leavitt Cragun
版權適用聲明:姓名標示─非商業性─禁止改作

2016年2月12日,美國聯邦巡迴上訴法院(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就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一案做出聯席(en banc)判決(註1),其中多數意見書認定「基於清楚向購買者傳遞並且具適法性之販賣後使用或再轉賣限制所為的販賣行為,並無法讓購買者獲得從事前述限制所排除行為的『授權』。」(A sale made under a clearly communicated, otherwise-lawful restriction as to post-sale use or resale does not confer on the buyer and a subsequent purchaser the “authority” to engage in the use or resale that the restriction precludes.)1 亦即是說,前述判決肯認專利權人在販賣專利物時可以設下「販賣後使用限制」(post-sale restriction)讓其販賣變成「附條件販賣」(conditional sale),進而讓前述販賣後使用限制產生專利法上的效果,排除「專利耗盡」(patent exhaustion)原則之適用。

所謂專利耗盡原則,依據我國專利法第59條第1項第6款規定,意指發明專利權效力不及於,「專利權人所製造或經其同意製造之專利物販賣後,使用或再販賣該物者。上述製造、販賣,不以國內為限。」在美國,前述原則並未被明定於成文法中,而是法院超過150年來所建立的判例法原則。美國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在其19世紀的判決中便言明,發明人可以合法販賣專利物給購買者,而當專利物移轉至購買者手中,其便已不在專利排他權利所及範圍內,亦不再受到國會所立專利法的保護。2 而後美國最高法院更明確指陳,當專利物被販賣時,專利排他權利便被耗盡,之後專利權人便不得基於其專利權利來控制該特定專利物之使用或轉讓。3

然而,美國透過判例法所建立的專利耗盡原則,因為個別判例所涉事實與所審理爭點有所不同,或讓該原則發展較缺乏體系性,亦讓該原則的解釋適用容易出現歧見。而這樣的情形便發生在有關販賣後使用限制是否具備專利法上效果並能排除專利耗盡原則適用的爭議上。

舉例來說,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聯席判決的不同意見書便指陳,從1850年代中期迄今,美國最高法院一再重申,專利物一經授權販賣,專利權人就該物所擁有的全部專利權利便已耗盡,該物並無法被附加任何基於專利權利所做出的使用或再販賣限制,販賣後使用限制只能依據州契約法來執行。4 前述不同意見書引用數個過往美國最高法院判決來支持其見解,其中包括1895年的Keeler v. Standard Folding Bed Co.案判決,該案判決闡釋,從經授權販賣處購買專利物之人,就該物擁有絕對之財產權而不受時間地點等限制,專利權人可否藉由特定契約來保護其自身及其被授權人並非本案所審理的爭點,然而,前述爭點是個契約問題而非有關專利法固有意義與效果的問題,自不待言。5

前述不同意見書指出,唯一一個肯認販賣後使用限制具備專利法效果的美國最高法院判決是Henry v. A.B. Dick Co.案判決, 6該案判決認定,特定專利物之財產權可能以附有未包含使用權、或僅能以特定方式、在特定場所、為特定目的使用等限制之形式被移轉給購買者,而如果該物之使用權受限於特定限制,則不被允許之使用即為專利權人所保留的權利。7 然而,在Henry v. A.B. Dick Co.案判決做出5年後,該案判決前述見解即為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案判決所廢棄 8。後者闡述,專利權僅及於申請專利範圍所描述的發明,專利權人不能使用在專利物上附加說明的方式來擴張其權利範圍,不論是限制在使用專利物時必須使用的材料,或在專利物後續市場流通時設下使用條件,專利法並不允許這樣的做法以及其會對公眾所產生的成本與不便。9 對前述不同意見書而言,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案判決前述見解即表示,美國最高法院並不認同,購買後使用限制可以具備專利法上的效果。10

然而,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聯席判決多數意見書卻認為,美國最高法院雖然廢棄了Henry v. A.B. Dick Co.案判決,但其並沒有認定所有專利權人為其販賣行為所設限制均無法為專利權人保留其依據專利法所獲權利,而是要求應去檢視專利權人所設限制是否因為擴張其權利範圍而不具適法性。 11亦即是說,前述多數意見書限縮解釋了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案判決見解,認定其並非全面否定販賣後使用限制的專利法效果,而是強調販賣後使用限制必須具備適法性方能產生排除專利耗盡原則適用的效果。

另一方面,美國政府在其就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所提出的法庭之友意見書(amici curiae) (註2) 中指出,美國最高法院拒絕讓專利權人可以基於專利權去控制專利物之合法購買者的後續使用行為,但是其允許專利權人對其被授權人的行為設下限制。12 前述見解是立基於美國最高法院Bloomer v. McQuewan案判決,該判決曾闡明,授權製造與販賣專利物以及授權使用專利物,兩者並不相同:當專利權人將其排他權利中製造與販賣的權利授予他人,被授權人所取得的是專利特權中的一部分,而這個部分權利會受到賦予該權利的法令所限制;但是當購買者為使用目的購買專利物時,其具備與被授權人不同的法律地位,其使用該物並未行使任何國會立法所賦予的特權,同時該物的價值也不受法律為專利排他權利所設限制的影響。13 前述法庭之友意見書認為,專利權人可以限制其被授權人得以代表專利權人做出「經授權販賣」(authorized sale)的條件,而由於特定專利物的第一次經授權販賣是適用專利耗盡原則的前提要件,所以前述對被授權人行為所為限制或會影響到專利耗盡效果是否發生,但是一旦第一次經授權販賣發生後,專利權人將不能控制該物的使用或再販賣行為。14

不過,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聯席判決多數意見書不同意美國政府法庭之友意見書的見解,認為沒有合理理由以及美國最高法院過往判例可以支持法院去認定,其讓自行製造販賣專利物的專利權人,相較於授權他人製造販賣的不實施實體(non-practicing-entity)專利權人,可以基於其專利權利做出較小的控制。 15前述多數意見書解讀Bloomer v. McQuewan案判決見解,認為其是在說明專利被授權人與專利物購買者是獲得不同程度的專利排他權利(right to exclude),而非區別專利權人所為販賣與專利被授權人所為販賣間的不同,16 所以該判決並未支持美國政府法庭之友意見書的主張。亦即是說,如果專利權人可以透過限縮其所授權利之方式來限制被授權人進行「經授權販賣」之範圍,則其自身在進行專利物販賣行為時,應亦可以設下販賣後使用限制來限縮其所為「經授權販賣」之範圍。

前述兩個例子說明,美國最高法院過往闡釋專利耗盡原則之判例見解,對於釐清專利物附條件販賣之法律效力爭議或無太多助益,因為對其意涵所做出的歧異解釋可以導出相反的結論。

而從另一角度來看,前述對過往判例見解的歧異解釋,或可說是體現出在專利法理與政策上不同的價值選擇,亦即是專利權利是否應、或應到何種程度被允許去干預特定專利物合法購買者對該物所擁有的所有權。前述價值問題反映在實際的產業市場環境中,便成為專利權利對於市場流通的干預應被容忍到何種程度的問題。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在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聯席判決多數意見書中,透過其對於美國最高法院過往判例見解的解釋,認定專利物販賣後使用限制具備專利法效力且排除專利耗盡原則適用,是為美國最高法院過往判例所支持,這樣的見解其實是體現出聯邦巡迴上訴法院多數法官的價值判斷與選擇,亦即是其支持專利權利可以相當程度限制特定專利物的所有權行使並干預該物在市場上的流通。

但是前述價值選擇或不為所有人認同與接受。例如,一份由三個非營利團體聯名向美國最高法院提出、請求法院受理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上訴的法庭之友意見書指陳,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所涉及爭點並非專利法原則的特有技術性問題,而是有關個人財產所有權的基本與傳統概念,其並不允許商品販賣者透過法律機制來干預、切分或消滅其所移轉出去的動產所有權。17

而Intel Corp.與VIZIO, Inc.聯名向美國最高法院所提出的法庭之友意見書則是指陳,聯邦巡迴上訴法院聯席判決的多數意見書見解,等於是透過允許專利權人限制其所販賣專利物之再使用或再販賣行為,來終結專利物後續市場流通之可能,並強迫消費者必須重複購買專利物而非尋求再生利用的可能。18

目前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案已上訴至美國最高法院,尚待最高法院決定是否受理上訴,而如果最高法院決定受理,則或可期待其會更明確釐清附條件販賣法律效力的爭議。然而透過本文的分析可以發現,爭議的根源或者不在於正反意見對於美國最高法院過往判例見解的解釋孰對孰錯,而是在於專利權利是否應被允許去限制特定專利物所有權行使的專利政策價值選擇上,而如果不去正視在前述價值選擇上的不同立場及其論述,僅是嘗試從過往判例解釋找出販賣後使用限制應具備何種法律效力的問題解答,或者不易消弭爭議並獲得具備折衷性質的結果。

註1:美國聯邦法院體系中共有13個上訴法院(the U.S. Courts of Appeals),其中包括12個區域上訴法院以及專屬管轄涉及專利法之上訴案件的聯邦巡迴上訴法院(the U.S. Court of Appeals for the Federal Circuit)。當當事人就聯邦地院(the District Courts)的一審終局判決提起上訴時,其會由上訴法院之三位法官組成合議庭(the panel)來審理並做出判決,而通常合議庭判決會是終局判決,除非其將案件發回更審或當事人決定向美國最高法院(the Supreme Court of the United States)提起上訴。而在某些案件中,就合議庭所做出之判決,上訴法院基於當事人聲請會決定以聯席(en banc)方式進行更審,即是由該上訴法院較多人數(通常是全院)的法官來重新審理該案件之上訴,而基於前述審理所做出的判決即為聯席判決。United States Courts website, About Federal Courts, Court Role and Structure, http://www.uscourts.gov/about-federal-courts/court-role-and-structure; Appeals, http://www.uscourts.gov/about-federal-courts/types-cases/appeals(last visited May 10, 2016).

註2:拉丁文amici curiae之意思即為「法庭之友」(friend of the court)。在美國司法實務上,常常有並非特定訴訟案件當事人、但對於該案件訴訟標的具有利害關係的個人或團體,會向法院聲請許可來就該案件提交法庭之友意見書,藉以試圖影響法院的判決結果。Wex Legal Dictionary and Encyclopedia, hosted by the Legal Information Institute at the Cornell University Law School, https://www.law.cornell.edu/wex/amicus_curiae (last visited May 11, 2016).

參考文獻

  1. 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 816 F.3d 721, 735 (Fed. Cir. 2016) (en banc).
  2. Bloomer v. McQuewan, 55 U.S. 539, 549 (1852).
  3. United States v. Univis Lens Co., 316 U. S. 241, 250 (1942).
  4. Lexmark, 816 F.3d at 775-776 (Dyk, J., dissenting).
  5. Keeler v. Standard Folding Bed Co., 157 U.S. 659, 666 (1895).
  6. Lexmark, 816 F.3d at 776 (Dyk, J., dissenting).
  7. Henry v. A.B. Dick Co., 224 U.S. 1, 24-25 (1912), overruled in part by 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 243 U.S. 502 (1917).
  8. Motion Picture Patents Co. v. Universal Film Mfg. Co., 243 U.S. 502, 518 (1917).
  9. Id. at 516.
  10. Lexmark, 816 F.3d at 777 (Dyk, J., dissenting).
  11. Id. at 749.
  12. Brief for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s Amici Curiae at 7, Lexmark Intern., Inc. v. Impression Products, Inc., 816 F.3d 721 (Fed. Cir. 2016) (en banc).
  13. Bloomer, 55 U.S. at 549-550.
  14. Brief for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as Amici Curiae, supra note 12, at 8.
  15. Lexmark, 816 F.3d at 735.
  16. Id. at 746-747.
  17. Brief of Public knowledge, the Electronic Frontier Foundation, and the R Street Institute as Amici Curiae in Support of Petitioner at 5, Impression Products, Inc. v. Lexmark Intern., Inc., (No. 15-1189), available at http://www.scotusblo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4/brief-impression-petition.pdf (last visited May 13, 2016).
  18. Brief of Intel Corp. and VIZIO Inc. as Amici Curiae in Support of Petitioner at 19, Impression Products, Inc. v. Lexmark Intern., Inc., (No. 15-1189), available at http://www.scotusblog.com/wp-content/uploads/2016/04/Intel-Vizio-Amicus-Brief-as-Filed.pdf (last visited May 13,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