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5-12-02

大學校院知識產業化執行之現況分析

作者:呂成凱

創新系統技轉中心育成中心萌芽功能中心知識產業化Technology Transfer CenterIncubator CenterGermination CenterAcademic Research Commercialization

▶【延伸閱讀 | STPI 電子書城】知識產業化策略路徑分析

1

校園知識產業化的推動現況

3

國內推動知識產業化的單位,主要分為三類:技轉中心(負責協助教職員生從事具產業利用性的研究、協助保護發明人研究成果與衍生利益暨技術移轉服務)、育成中心(藉由校園力量挖掘較低成本之知識能量,建構「創業」與「創新」的環境,以降低中小企業創業阻力與協助傳統產業轉型升級)及屬前育成的萌芽功能中心(學校學研成果產業化與校園衍生公司事務),在國內的大專校院之中,大部份已設立技轉及育成中心,少部份研究型大學或研究單位,亦接受科技部補助成立萌芽功能中心(目前共8間),配合育成及技轉中心從事知識產業化工作。(註一)上述三種推動單位,大多各自獨立於大學內部,少數將之整併於研究總中心之內(例如,成大及中原),為校內與進駐廠商提供一條龍式的服務,而這些知識產業化單位的財源主要來自於:政府補助案、收取租金及少部份來自於校內教職員生的出資。

4

政府所主導之育成中心(含前育成-萌芽與後育成)中,由學術或研究機構所設立的育成中心,多屬「技術育成中心」,服務項目以技術支援和指導為主,且偏向高科技產業,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統計,國內育成中心培育領域主要集中在資訊電子(22.08%)、醫療與生物科技(21.44%)、機械電機(10.09%)等。 (註二)

5

走出學術象牙塔的重重關卡

6

近年來校園內,學生族群之創業風氣興盛,若欲將學研成果產業化,除了創業動機強烈者(學生)外,策動技術提供者(教授)及校園內的教職員對創新創業的重視是相當重要的,而此部份的努力主要受限於校園文化、法規限制及資源不足等問題。

7

1. 校園內智慧財產權歸屬

8

大學院校教授手上的學研成果受限於專利所有權屬於校方,而無法避免以技術認股仍需負擔財產交易所得稅之問題,創業初期龐大資金的需求,且其本身的技術無法轉換為合理的初期出資比例,常使教授們怯步於經營新創企業,轉而選擇將本身的技術以較低的金額及短期契約型式移轉給現有企業,長期而言,這樣的趨勢並不利於創新產業的發展。

9

2. 教師聘任及評等之規定

10

校園的整體風氣相較於學術研究,對於創新創業活動並不是十分地熱絡。而國內教師升等的指標,主要是以研究論文發表的成果來評量,對於產學合作的成果、技術轉移等知識產業化的成效並不看重,加上近年來,評鑑制度的實行,更加重專任教師的行政負擔。因此,許多學校教授往往對從事吃力不討好的創新創業活動就顯得不是那麼地積極,連帶著對校內推動知識產業化的執行單位的配合意願不高。

11

除此之外, 依公立各級學校專任教師兼職處理原則之規定,公立大學院校之專任教師不得兼職擔任營利事業單位之董事長、董事、監察人、負責人、經理人等職務,除生技新藥公司之董事除外。因此,專任教師運用本身擁有的技術創立新企業後,僅能退居於顧問的位置,而無法實際參與企業的發展。就本身擁有穩定工作、高社會地位及豐富學術資源之大學教授而言,創立新企業將不會是首要之選,如此,政府投入大量資源於技術研發,卻無法有效透過商業化的方式,將學術研究成果化為實質的經濟產出。

12

3. 校務基金設置限制資金運用的彈性

13

近年來,全球對於創新創業的重視,亦漸漸帶動國內逐步修正不符時勢的舊行法規,其中,104年1月23日立法院已完成「國立大學校院校務基金設置條例」三讀立法程序。新修法將校務基金來源明確區分為政府循預算程序的撥款及學校自籌經費二類,並鬆綁國立大學財務運作的規定,可以「自籌收入」投資於與校務或研究相關之公司與企業。(註三)

14

4. 育成中心的營運模式

15

過去育成中心的營運方式,大多以提供辦公場地及部份輔導諮詢服務,部份學校的育成中心,甚至提供虛擬進駐模式,此模式之簽約廠商並未實際進駐,僅透過育成中心,向學校索取所需服務,由此可知,學校與進駐企業的關係大致上僅止於房東與房客的層級,彼此的連結性不強,實質輔導效能有限。

16

維持育成中心的營運除了政府補助款外,僅能向進駐廠商收取場地租金和少許行政庶務處理及輔導費用,而此收入通常納入校務基金做為行政上的業務支用,資金運用的彈性不足,無法透過投資新創事業去加值創業輔導的效益,更難以對進駐廠商制定長期的回饋條款(例如,取得進駐廠商股權以分享其未來利潤),因此普遍缺乏財務平衡的機制,更遑論能成為學校收入的重要財源。

17

此外,校內推動知識產業化的大多為非編制內的人力,導致人事不夠穩定。負責知識產業化相關中心的計畫主持人/主任,多由校內的教授兼任,大學教授平常對於教學、研究及其他行政事務,已耗費不少心力,再兼此專業職務,更是分身乏術。如此一來,校內的技術經理便成為處理相關業務的主力,卻受限於學校內文化、薪資和職涯發展,造成各校技術經理的離職率相當高,因此常有業務難以銜接、輔導業務無法傳承及重要事務推動沒有延續性等問題。

18

5. 校園文化

19

在校園內欲推動創業活動,除了法規鬆綁之外,教職員願意破除過去傳統的窠臼,在行政、會計、相關制度的建立等方面皆能配合,才能使校園內創新創業的推動暢行無礙。

20

就目前校園內輔導創新創業的單位而言,由於大學院校的育成中心、萌芽功能中心 及產學合作計畫由不同的政府部門補助,各自必須符合補助單位的監督及管理,各計畫間的連結性往往受限於校內運作的特有文化,而有不同的發展。

21

學校的資源有限,透過資源共享的方式,集結校內資源,為各單位所提供的服務產生加值的效果,也能提供被輔導的企業一條龍式的服務。然而,亦有反例,部份學校即使擁有豐富的財務支持,其校內的資源卻難以整合,如此,也難以對進駐廠商提供全方位服務。

22

總結以上校園內知識產業化的種種關卡,在法規受限、國內產業經營環境惡化及政府財政日益困難,即使順應近年來政府重視高科技產業發展的趨勢,目前學校偏重於高科技產業的知識產業化,亦會間接排擠其他產業的資源,長期而言將對於國內產業的均衡及多元發展造成傷害。

23

校園育成中心之發展趨勢與建議

24

除了完備法規(如,教職員新創智財權運用辦法、教師評等辦法)及鬆綁專任教師兼職規定等外,學校輔導知識產業化的單位,不僅要能提供辦公室的租借、媒合適當的顧問資源、進行產學合作計畫,更可引用Smilor and Gill (1986)等多位學者所驗證之結果,針對進駐企業的需求,提供量身定製的有償服務,為新創企業增加附加價值(如: 能見度、輔導與校友網路等) ,才能提高培育績效,也開闢自主財源。

25

就知識的創新、擴散和應用的層面,更需提供新創企業適當、適時的協助,包括: 企業網路、技術、法律、資金、商務和營運計畫及管理諮詢等,才能使進駐企業能順利成長茁壯。綜合上述因素,大學院校從事知識產業化的發展趨勢與建議如下:

26

1.大學院校附設育成中心的轉型

27

就世界先進國家之經驗而言(如英國ISIS、新加坡NUS Enterprise等),附設於大學校院內的育成中心轉由私人經營將會日漸普遍,除學術型的育成中心外,管理顧問公司、大企業內部和創業投資公司亦會設立技轉和育成中心等單位,2000年前後,台灣陸續成立了數間民營的育成中心,預期未來仍有相當地成長空間,也可預見民營育成中心的創立之成長趨勢。若是附設於學校內的育成中心、技轉中心及萌芽功能中心受限於法律規範而無法逹到脫離學校財源而自行營運,可預見的未來是將無法與民營育成中心競爭。

28

然而校內的學術資源相當豐富且潛在的經濟效益龐大,為能有效率地執行知識產業化,未來育成、萌芽及技轉等單位,一可致力於建構校園創新創業的生態系統,擴大策略聯盟夥伴網絡,提供校園新創公司的創立與發展前期所需的相關輔導資源(如,人才、資金顧問諮詢、法律、財務、產業網絡和行銷等) ,轉型為培育校內師生創業的搖籃,加上矽谷創業家回台投資等情勢皆有利於國內的創業風氣之盛行。另外,對於進駐育成中心的廠商,學校也可提供先進的技術協助,目前亦可見部份學校單位已積極與律師、會計事務所、天使和創投公司組織策略聯盟,來提供進駐廠商全方位的服務。同時,天使或創投公司基於需要尋找好的投資標的,也樂於與學術單位合作,尋覓大學內適當的人才進而提高所投資新創公司的成功機率,以期達到相輔相成之功效。

29

2.育成中心特色化

30

從事知識產業化的單位,將因在激烈競爭下發展出具有鮮明特色的生存利基,目前經濟部中小企業處補助標準是採經營績效擇優補助的方式,可有助於已發展至一定基礎之育成中心之營運,然其餘未獲補助之單位缺乏有發展潛力的進駐廠商,若因績效不佳,不再被補助,育成中心的服務功能及能量未能與時俱進,則慘澹經營甚至被淘汰都是可預見的結局,而未來這些單位將面臨嚴重的經費問題,對其存續發展造成影響。因此,大學院校附設育成中心除應如上述建議轉型為師生創業搖籃與組織策略聯盟外,更應利用其所處的各自環境優勢,各自調整且有效運用資源,尋求各自獨特的競爭利基(如,從事傳統產業育成或特定地方產業育成),以其擁有不同型態的資源,為廠商提供客製化與差異化服務; 如此,不僅有利於育成中心向政府繼續爭取補助外,育成中心也等同於掘了一口活井,開闢了自主財源,對政府的補助款依賴度亦可降低。

31

總結而言,大學是知識經濟的源頭,也是創造及傳播知識的聖堂。從事新創事業必須是一股活水,所有資源才得以發揮最大的效用。校方藉著分享創業教授的智慧財產權,並透過向教授收取技轉及成功創業的回饋金,一方面增加學校的財源,使得資金能夠循環利用、新創事業的活水源源不絕,另一方面則可以落實學術實務化的最高教育目標。

32

附註:

33

註一:根據經濟部中小企業處截至民國103年6月的統計,目前台灣全國創新育成中心共計有140所,分布於20縣市;接受中小企業處補助的有113所,其中附設於學校者有90所,佔受全體補助中小企業處的育成中心將近八成,由此可知,台灣的育成中心目前仍以大專院校所附設的創新育成中心為絕大多數。

34

註二:自1997年政府推動育成政策以來,總計補助育成中心23.43億元,累計培育5,024家中小企業,誘發投/增資金額為701億元,育成2,099家新創企業,進駐企業之從業人數為89,276人,歷年累計協助育成企業取得專利3,106件,協助育成企業取得技術移轉1,475件,且已有53家育成企業上市/上櫃。

35

註三:新修法更將學雜費收入納入「自籌收入」中,惟不得將學雜費收入用於投資於與校務或研究相關之公司與企業,並課予學校負起績效責任之義務,規範學校應置專任及兼任稽核人員,新修條文明定,年度總收入在新台幣20億元以上者,應置隸屬校長的專任稽核人員一人到數人,必要時得設專責稽核單位,以強化及健全國立大學內部控管,並確保其內部控制制度持續有效運作,且須讓外界檢視基金運作的教育績效。

36

參考文獻

  1. 拜訪成功大學研發總中心、清華大學萌芽功能中心及中原大學產學營運總中心之採訪內容。
  2. 陳明俐、紀凱齡、羅愛雁、呂成凱、黃意丹、滕曉峯、廖文如、詹德譯(2014),知識產業化策略路徑分析,財團法人國家實驗研究院科技政策研究與資訊中心。
  3. 經濟部中小企業處網站。(http://www.moeasmea.gov.tw/mp.asp?mp=1)
  4. Smilor, R.and Gill, M.(1986). The New Business Incubator:Linking Talent, Technology, Capital, and Know-how. Lexington, Massachusetts: Heath and Compan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