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5-11-26

初探我國創新創業的人才流失問題

作者:葛孟堯

人才流失人才回流創新創業政策市場規模國家競爭力Brain drainbrain gain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 policiesmarket sizenational competitiveness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goo.gl/7U1PHf,Created by Stephen Pierzchala

壹、緒論

在國家總體競爭力的分析評比中,人力與其知識含量的重要性已被普遍認知,瑞士洛桑管理學院(International Institute for Management Development, IMD)所公布的世界競爭力年報(World Competitiveness Yearbook, WCY)和世界經濟論壇(WEF)的全球競爭力報告(Global Competitiveness Report)都設計有關教育品質、人才獲得與人才流失…等指標,融入所指的競爭力是一國的經濟發展力,核心精神正是高階人才培育和人才可利用性密切相關,以及勞動市場效率和創新指標也將教育系統品質、入學率、人才外流等納入評估。

2015年5月IMD所公布的2015年全球競爭力排名,我國為第11名,為亞洲國家第3名,相較去年在總排名上進步2名。而新聞總是在追逐總排名的消長,這是每年五月當IMD公布全球競爭力排名時,相關機關與媒體就以此做為新聞,或許是檢討改進,也可能是批評謾罵。事實上,無論是IMD的全球競爭力年報(WCY)、世界經濟論壇(WEF)、世界銀行經商環境報告(World Bank, Doing Business)或全球創業精神發展指數(Global Entrepreneurship Development Institute Index, GEDI),我國在這些全球競爭的評比中表現均為不俗,顯示在經濟發展的大方向是獲得肯定的,但若細究各類指標的分項資料中,就能發現在經濟發展的過程中,人才議題是我國現階段最為嚴峻挑戰之處。

但是人才流失上,同樣的指標系統卻反映出台灣人才的流失問題,從企業問卷的反應中,台灣的人才流失問題在2015年達到得分最低,在IMD WCY所收錄統計資料的六十一國之中,台灣排名為第50名[註1],已經達到必須優先關注此議題的程度。跟鄰近的國家相比,我國在WCY的人才流失細項得分與各國比較與趨勢透過PRIDE系統整理如下:

圖一 我國人才流失指標與鄰近國家比較

相同地,在IMD WCY指標的細項中,另一項是吸引並留住人才(Attracting and retaining talents)的問卷指標,我國在這項統計中,亦是在鄰近國家之中敬陪末座。相關資料整理如下:

圖二 我國吸引留住人才指標與鄰近國家比較

藉由全球競爭力年報每年定期揭示的全球競爭力報告內容,再次提醒作為政策規劃與經濟發展的指南針,近年台灣在「吸引人才」的評比逐步下降,而讓人才流失的問題也加倍突顯其嚴重性。

貳、我國創新創業人才流失之觀察

在前文引用IMD WCY的報告細項中,我國人才流失的問卷反應是逐年日趨嚴重,從圖一整理,可以看到這項指標的趨勢及與鄰國比較。當然,這類國際評比指標只是反應受訪者看法,並不是實際案例、統計資料。早在2011年,國內《遠見雜誌》已對人才外流危機進行調查,所顯示臺灣二十年來人才不斷流失,企業高階及專業人才不少人已被海外企業挖角,其中文創人才最早出走,其次是金融界人才,從2005年到2011年是飛行機師、大學教授、醫護人員,以及關鍵高科技人才陸續外流。台灣經濟發展研究院院長洪德生(2012)卻引用新加坡副總理尚達曼的發言疾呼,台灣的經濟奇蹟是靠人才,今日經濟是否能夠成長也是在人才,尤其是高階人才的培育缺口。

在我國在各項國家競爭力指標之中,創業家精神(Entrepreneurship)是常見的具有優勢指標,這指標透過專業經理人的問卷資料獲得,表示我國在受訪的專業經理中能有高度的創業激勵氛圍。要持續推動經濟成長的關鍵要靠創新,而創業家精神是在經濟社會中刺激增長和創造就業機會,同時汰換傳統較不經濟的產業,因此當前多數開發國家都對創業保持高度支持的態度,我國在這一項指標上正好可以有積極的發揮。

近幾年,政府相關部門不間斷地推出激勵創業方案、減少創業過程的法制障礙或相關課程,而這些政策措施也引來國際資金與創業團隊的注意,可以用幾個不同的角度來看台灣創業人才的流失問題:

圖三 我國創業精神指標與鄰近國家比較

一、當資金宣佈來台資助創業團隊

當2015年1月13日獵豹移動總裁傅盛宣布將投資一億新台幣作為天使基金[註2]。隨後,3月3日阿里巴巴總裁馬雲在台灣大學演講時,宣布將投入一百億新台幣成立創業基金,支持台灣創業團隊使用阿里巴巴平台把台灣農產品、工業產品、創意產品、新創服務賣到中國及全世界[註3]。

反思上述兩則新聞內容,台灣的創投界沒有一億?一百億嗎?台灣的創投規模當然大於這個數值,但是當台灣的年輕人、創業團隊接受這些國際創投挹注時,也代表這些團隊能藉由獵豹移動、阿里巴巴…等走入大陸市場、國際市場。這與台灣本土創投的資金投資截然不同,在台灣創投與市場是兩種不同角色,而上述新聞的創投與市場是相互結合的,這也應該是我國當前創新創業政策中所欠缺的,應該更積極協助創業者能尋求關鍵的市場,而不是強調創投資金是否寬鬆、法令鬆綁…等問題。

二、創業困難度的比較

另一種聲音是在台灣創業困難的原因是設立公司程序複雜、限制法規很多。但設立公司因為涉及民事責任與財產設定,相信各國都有相類似的行政程序、設立所需天數、營利事業稅率…等,透過收集鄰近國家在創業上的資料之後,可以發現台灣近年已經成為容易創業的國家,相關資料整理如下:

表一 鄰近各國在創業困難度的現況比較

議題
參考國家
設立公
司程序
設立公
司天數
創業所
需成本
VC可
獲得性
企業
營業稅
台灣310.02.4*3.8817.0
韓國55.514.62.2222.0
新加坡32.50.64.2917.0
香港32.50.84.3316.5
日本822.07.53.4539.43
中國大陸1333.02.03.9225.0

資料來源:IMD(2014)、ADB(2014)、WEF(2014)

在設立公司程序、設立公司所需天數、創業所需成本(佔Gross National income per capita比例, GNI比例)、創投可獲得性與企業最營業稅率等五個指標中,台灣雖然不是數一數二的表現,但也已經有想當不錯的創業環境,尤其創業所需成本雖然沒有計算,但商業司已經取消註冊公司最低資本門檻的限制,而在創投可獲得性與企業營業稅稅率,也屬於容易取得資金、稅率低的環境。

在台灣因為要創業而進行的行政程序、費用與等待天數,以及取得投資者挹注的管道,以及事業營利所得稅都屬於相當友善的國家,但這些因素都不是國際創業團隊來台投資的因素,如前段所言,國際投資團隊來台灣還是鎖定人才及創業點子的捕獵,這與當前施政重點在友善創業環境毫無關聯,有創意深度與創業實力的人才,是留在台灣,還是前進國際較好,是進一步在第二期創新創業政策中要審慎思考的。

肆、創新創業人才的流動要素

創業家精神全球前段的台灣,真正更大的挑戰是創新創業的種子無法在台灣紮根,面對國際創投給與整合式的創業資金,從創意篩選、評估、投資到市場開發,我國當前欠缺的是全球市場的創新創業,以及輔導企業家在道德責任上的建立。

本研究歸納創業人才的外流因素是我國市場規模過小,無法支持有國際潛力的創新創業團隊,而且多數產學政策、激勵創業政策對境外實施保持戒慎的態度,缺乏兼顧市場規模擴大的激勵,以及符合境內實施的要求是政策關鍵議題。參考全球創業精神發展指數(Global Entrepreneurship and Development Index, GEDI)提供的公式,市場規模是指國內市場與都市化程度乘積。我國在這項表現甚低,比人口僅七百萬的香港還低,在鄰近國家中僅比人口五百餘萬的新加坡高一些,顯示我國的人才外流是受限在市場規模過小,同時又人才濟濟的緣故。

圖四 以GEDI指標計算我國市場規模與鄰國比較

人才流失,如果樂觀詮釋這個名詞應該是人才流動(Brain Circulation),這亦符合我國於2002年加入世界貿易組織(WTO)架構之後,必須思考國際服務貿易協定(Trade in Service Agreement, TiSA)的基本精神。因此,一方面我國必須回到總體經濟的思維擴大國內市場,並同時涉略海外市場的範疇,兩者加總才能作為振興經濟與加薪的同步目標。另一方面是持續培育適切的高階人才、向海外人才市場獵才,讓人才呈現正向的流動,是遠比憂心人才流失,更能有積極的政策作為。

圖五 國際化的創新創業人才流動要素

一、建立正確人才意識

首先必須認知,人才流失無法有個公正客觀的數據資料(Carrington & Detragiache, 1999; Gibson & McKenzie, 2011),因此多數的研究建議選用關鍵人才作為觀察。相較於傳統討論以職業別的流失或流動研究來看,創新創業的人才流失或流動更難觀察,尤其在今日網路發達的年代,創新與創業可以憑藉網際網路完成,無須地理疆界的限制。因此,首先必須讓政策制定單位重視到這個議題的測量難度,並有專業機構作為觀測與分析,讓相關行政機關能建立人才流失的正確意識。

二、積極延攬國際人才

相較於新加坡的英語環境,我國除了在語言環境容易吃虧以外,文獻回顧之中也論及法治公平(Borjas, 1987)、政策鬆散程度(Docquier et.al, 2007)、國家穩定性(Fitzgerald, 2010)都是影響技術人力的遷移因素。當然,經濟誘因是一個最基本的保健因素,但文獻認為薪資待遇反而太過基礎,沒有後續討論的意義,從政策面來看,更應該關注在延攬人才的稅制、福利…等優惠措施(Grogger & Hanson, 2011),這部分可以從新加坡的政策觀察獲得充分的了解。

三、持續培養國內人才

當人才流失從警訊到實際現象發生時,國內容易出現反對培養人才的民意聲音,因為擔心流失而阻斷國內人才培養,不過先前多數文獻認為這是非常錯誤的舉措(Desai et.al, 2009),因此從技職教育、高等教育開始的在學教育、在職培訓,都是當前政策已經有所對應的。與攬才有關的,是我國培育人才的機構能否作為延攬國際人才的跳板,雖然目前教育部及科技部都有相關辦法,但無法與新加坡集中資源的作法相比,這也值得政策面的深思。

四、擴大經濟市場規模

在相關文獻探討中,提到印度、中國、巴西、菲律賓與加勒比海島國(Cervantes & Guellec, 2002)或巴西、肯亞與菲律賓Clemens(2009)的人力流出,都與市場規模的磁吸有關,因此全球創業精神發展指數(GEDI)提供的簡易公式,我國的市場規模很難短期有所突破,相對海外市場變成我們無法避免的選項,師法新加坡的國際市場立國邏輯,更應該積極回應入世(WTO)的宣言。

樂觀詮釋人才流動(Brain Circulation),積極慎防人才流失(Brain Drain)與人才浪費(Brain Waste)。若能發生人才回流(Brain Gain),就必須借重以上四個流動要素的平衡,方能自然創造回流的機制。

[註1] 有關IMD細項指標Brain Drain採問卷資料,問卷原文為: Brain drain (well-educated and skilled people) does not hinder competitiveness in your economy.

[註2] 詳見新聞:《獵豹移動投資台幣一億挺創業,雷軍、傅盛談出台灣的落後》,東森新聞,2015年1月13日。

[註3] 詳見新聞:《馬雲告訴你100億創業基金怎麼拿》,中時電子報,2015年3月3日。

參考文獻

  1. Borjas (1987), Self-Selection and the Earnings of Immigrants.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77(4), 531-553.
  2. Carrington & Detragiache (1999), How Extensive Is the Brain Drain?. Finance & Development, 36, 46-49.
  3. Cervantes & Guellec (2002), The Brain Drain: Old Myths, New Realities. OECD Observer, 230, 40.
  4. Clemens (2009), Skill Flow: A Fundamental Reconsideration of Skilled-Worker Mobility and Development. Center for Global Development Working Paper, SSRN 1477129.
  5. Docquier, Lohest & Marfouk(2007), Brain Drain in Developing Countries. World Bank Economic Review, 21(2), 193-218.
  6. Fitzgerald (2010), The Return of Irish Brain Drain, Retrieved from http://www.guardian.co.uk/commentisfree/2010/mar/02/ireland-young-migrate-work
  7. Gibson & McKenzie (2011), Eight Questions about Brain Drain. The Journal of Economic Perspectives, 25(3), 107-128.
  8. Grogger & Hanson (2011), Income Maximization and the Selection and Sorting of International Migrants. Journal of Development Economics, 95(1), 42-57.
  9. 洪德生(2012),檢視我國人才流失問題,取自http://www.apiaa.org.tw/information_show.php?pid=5&sid=14&id=372
  10. 遠見雜誌(2011),人才鎖國比經濟鎖國危害更甚,遠見雜誌電子報,2012/10/20,取自http://epaper.pchome.com.tw/archive/last.htm?s_date=old&s_dir=20110714&s_code=0371&s_cat=#c7085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