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佈日期:2015-07-01

上市公司股價成長率與其特定專利指標關係初探

作者:林倞

專利資訊專利股票patent analysispatentstock

▶【延伸閱讀 | STPI 電子書城】主要競爭國家專利動態觀測與優勢總體分析

文章圖片所有權:https://pixabay.com/zh/users/geralt-9301/,Created by geralt(Gerd Altmann)

一、前言

政府部門成功的科技趨勢預測,可以為國家帶來經濟成長,同理,公司決策者成功的科技趨勢預測,則能為公司帶來獲利;反之,失敗的科技趨勢預測會在不同層級對經濟體帶來大蕭條或公司倒閉等災難。因此,學者試圖透過「科技指標」的建立來協助各層級的決策者觀測科技趨勢(Brockhoff, 1991)。「專利指標」不同於一般科技指標而具有更實質的科技趨勢觀測能力(Ernst, 1998),這是因為在一篇專利中,公司必須盡充分揭露技術內涵的「義務」才能享受專利的排他性「權利」進而保有技術上的優勢;有許多研究證實了專利指標的效用(Kaiser, 2009; Gao et al., 2013; Lybberta & Zolas, 2014)。

而股票市場預測則和科技趨勢預測一樣吸引許多學者,甚至是更多的投資人,從事相關研究。除了投資大眾的非理性心理因素的短期影響外,長期而言,一家公司的股價是由公司整體表現或決策者治理能力等因素而決定的(Zheng & Chen, 2013);所以一間公司股價或其所屬產業的科技趨勢都可透過這間公司整體表現的優劣而被預測。Mazzucato 和 Tancioni (2012)和Hirshleifer 與多位學者(2013)等的研究皆點出一間公司由專利指標所量化的創新 (innovation) 效率與股價表現的正相關性。另一方面,以夏普(Sharp Corporation)為例,其雖然在液晶顯示器產業相關專利的數量上,甚至是早期投入的程度,皆屬於領先的一群,十幾年來的巨額虧損(相關數據寫在「結果與討論」章節中)卻突顯了,即使是像夏普這麼大的公司,也尚未找到足以幫助決策者進行科技趨勢預測進而保有利潤的工具,這也更說明了專利數量(Kaiser, 2009)、技術生命週期法 (Gao et al., 2013)等已知的專利指標對科技趨勢觀測而言是不足的。故本研究的目的在於找出更佳的科技趨勢預測方法。

本研究觀察到一間公司股價與其兩個特定專利指標間的關聯性,這兩個專利指標分別是「被引用指標」與「導入新技術指標」。被引用指標定義為:同年同公司同技術領域所有專利被其他專利引用的總數。導入新技術指標則定義為:同年同公司新「合作專利分類(Cooperative Patent Classification, CPC)」的總數;專利審查委員會將每篇專利分類到特定的CPC所代表的技術領域,甚至會為了前所未有的發明而分類出新的CPC,所以「新」CPC定義為該篇專利第一次被分類到而未曾出現在同公司先前專利的首要CPC。

專利引用的過程中,代表了「被引用專利」對「引用專利」的影響(Haupt et al., 2007),基於這樣的概念,本研究推論「被引用專利」與「引用專利」所保護的技術可以被統計性地視為同一演化中的技術;如此則可簡化被引用指標與一特定技術間的關係,換言之,當一間公司的特定技術專利的被引用指數愈高則代表了這間公司對此特定技術演化、發展的主導性愈高。另一方面,透過前文的定義可知,一家公司的「導入新技術指標」愈高時,代表這家公司從其他領域甚至是憑空將新概念導入本業的能力愈強,也就是「創造(invention)」的能力愈強。簡而言之,本研究推論被引用指標與導入新技術指標分別能量化一間公司「創新活動」和「創造活動」。

基於上述文獻與推論,本研究所提出的假說如下:「一間透過創新與創造活動而保持科技趨勢上領先的公司,其具有較高的股價成長率;其中創新與創造活動分別透過被引用指標與導入新技術指標量化。」為了驗證此假說,本研究分析了不同產業共三對公司的專利與商業資訊以確認一家公司的股價確實與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間存在關聯性。

二、研究方法

本研究從產值相當程度影響台灣經濟的三個產業中隨機挑選了三對國內外知名公司作為研究標的,分別為半導體產業的台積電與聯電,液晶顯示器產業的三星(Samsung)與夏普,動態隨機存取記憶體(dynamic random-access memory, DRAM)產業的海力士(SK Hynix Inc.)與南亞科技。

本研究利用不同的檢索條件,包括專利權人(公司)名稱、專利申請年、被引證數、首要CPC等,從Thomson Innovation資料庫中擷取以excel格式儲存的美國專利已核准件資料,接著便在這些excel檔案中計算被引用指標或導入新技術指標並對專利申請年作圖。當遇到「多產品」的企業,如三星、夏普等,為了有意義地比較這兩間公司的研發行為,所以增加了「首要美國專利分類(United States Patent Classification, UPC)等於349」此一檢索條件,以將被比較的專利限縮在相同領域(液晶顯示器產業);同時,以此計算出的導入新技術指標才會是有意義的。因為專利從申請到審核需要多年的時間,所以為了避免低估專利指標數量,本研究僅分析2011年以前的專利。

各標的公司的財務資訊,如當年最後一交易日股價、每股盈餘等,則是取自Yahoo Finance、Ycharts、台灣證券交易所或公司年報等。

為了避免專利數量或公司資本額對本研究的影響,本研究將每家標的公司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及當年最後一交易日股價在被引用指標「最大值」當年度進行正規化(normalization)以使得在當年度每個指標具有相同數值,同時放在同一圖中對專利申請年作圖;振盪過於激烈的股價則以適當尺度重繪。

研究限制方面,由於資料來源的限制,本研究取材僅以美國專利為主。

三、結果與討論

(一)、半導體製造業

在數據開始收集的幾年中,台積電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在重疊的軌跡中成長(圖1a),直到1999年被引用指標出現一峰值後開始衰退,導入新技術指標則在1999這一年後維持一高水平。在此同時,台積電的股價首先跟著被引用指標來到1999年的峰值後開始下跌,隨後跟在呈現上升趨勢的導入新技術指標之後逐漸回溫,在2014年底來到接近歷史高點的每股140新台幣。當觀察聯電相關數據的表現時(圖1b),令人吃驚的是,股價、被引用指標和導入新技術指標幾乎走在一模一樣的軌跡上,三者一起在1999年的峰值後向下探底接著維持在低水準;2014年底時聯電的股價為台積電的十分之一。若進一步分析聯電公開的合併損益表時可以發現,當其股價在1999年底來到高點每股112新台幣,每股盈餘來到1.6元時,可想而知其當年擁有足夠的自由現金流進行研發投資,但其研究發展費用佔營業收支比例是逐年減少的:1998~2000三年從10、9.3降到5.4%(雖然絕對值從19、31上升到63億新台幣)。將1999~2000年研究發展費用絕對值的成倍增長對照同期導入新技術指標的大幅衰退可知,此段期間聯電流失了將新想法導入半導體製造業的能力,使得投入研究發展費用的效益有限。「聯電的股價、被引用指標和導入新技術指標三者軌跡幾乎重合」這件事,暗示了這三者間的關係不僅是客觀存在的獨立現象,而是具有因果關係的:低的導入新技術指標導致了低的股價,接著陷入惡性循環。而這個因果關係一樣能用來說明在台積電觀察到的結果:持續成長的導入新技術指標引導了股價的成長。

「觀察被引用指標時,被引用指標必定有一峰值接著在最近幾年持續下滑」這件事,則可透過「引用延遲原則」解釋(Grimaldi, Cricelli, Di Giovanni & Rogo, in press):新的專利需要數年的時間被發現,接著才會被引用。而引用延遲原則在台積電或聯電的例子中都適用(圖1a vs. 1b),但在兩間公司共有的1999年被引用指標峰值之後,台積電的被引用指標在2002年重新出現一峰值且維持在比聯電高的水平,這意味著台積電持續在半導體製造業的科技趨勢中保持主導性地位。因此,在此處所看到的結果符合本研究的假說:較成功的創新活動(由被引用指標所量化)使得一間公司具有較高的股價成長。

(二)、液晶顯示器產業

雖然三星與夏普所擁有的液晶顯示器相關專利在數量上相去不遠(三星的2033件比上夏普的1716件),但三星的導入新技術指標呈現穩定的高速成長,而夏普的卻不然(圖1c vs. 1d);更因為以被引用指標的最大值作為正規化的參考點,使得三星與夏普間導入新技術指標的差異更被確實呈現。三星的股價跟隨著導入新技術指標持續成長,另一方面,夏普的股價與導入新技術指標皆朝另一方向發展。對整個液晶顯示器產業而言,夏普所擁有專利「數量」上的優勢並未能保證獲利,當與三星這樣擁有高導入新技術指標成長率的公司競爭時情況更為嚴峻;所以夏普在2006年後才開始提升導入新技術指標似乎為時已晚,這也導致了夏普的股價持續保持在低水平。

被引用指標方面,在兩間公司共有被引用指標峰值的1996年之後,三星的被引用指標亦維持在高於夏普的水平上。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兩者複合呈現的作圖再次確認了本研究的假說:高的被引用指標或導入新技術指標會導致高的股價成長。此處所觀察到的結果進一步地說明,作圖時以被引用指標的最大值作為正規化參考點的必要性。

(三)、DRAM產業

雖然呈現微微的衰退趨勢,海力士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都維持在高於南亞科技的水平上(圖1e vs. 1f);在此同時,海力士的股價持續成長,而南亞科技則維持在低的水平;這亦符合本研究假說所預期。而海力士呈現微微衰退的導入新技術指標則說明了,並非每個產業的領導廠商都能輕易地保持高的導入新技術指標成長率,但只要優於競爭者,一間公司還是能保持很好的獲利。另一方面,南亞科技在最近幾年的導入新技術指標成長似乎預言了該公司在2012年後獲利的由負轉正(數據未呈現)。

四、結論

透過分析一共六家來自三個不同產業公司的專利及股價表現,我們觀察到每家公司的股價和其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複合作圖間的關聯性:相較於競爭對手,當一間公司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持續成長或維持在高水準時,該公司的股價呈現成長趨勢。基於本研究的定義,我認為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能分別量化一間公司的創新活動及創造活動。本研究的分析結果也顯示當創造活動的活躍程度低落(導入新技術指標低落)而無法將新想法帶入所屬產業時則會導致一間公司的股價走勢向下,這說明了一間公司的股價及其導入新技術指標是相依(dependent)而非相互獨立的。即使「引用延遲原則」會造成被引用指標愈靠近「此時此刻」數值愈低,但整體表現較佳的公司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總是高於競爭者,這也意味著創新活動較活躍的公司其創造活動會同樣較為活躍;反之亦然。上述的觀察結果皆支持本研究的假說:「一間透過創新與創造活動而保持科技趨勢上領先的公司,其具有較高的股價成長率;其中創新與創造活動分別透過被引用指標與導入新技術指標量化。」在此同時,本研究也發現以被引用指標的最大值作為正規化的參考點,才能使被比較公司間的導入新技術指標的差異被確實呈現,所以若要消去專利數量或公司資本額對研究結果的影響時,將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進行複合作圖是必要的。而技術生命週期法所提倡的早期投入一產業並申請專利,或擁有領先數量的專利皆不能保證一家公司的獲利;反之,本研究顯示,一間公司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的複合作圖能適切地預測該公司的股價走勢。因此,我建議來自各層級(包括政府或公司等)的決策者可透過本研究所提出的被引用指標-導入新技術指標複合作圖進行科技趨勢分析未來的研究將進一步分析各國國情與各公司發展策略對上述專利指標的影響,並持續利用回歸分析等方法確認本研究假說的解釋力。

圖一、本研究標的公司的被引用指標(紅線)、導入新技術指標(藍線)及當年最後一交易日股價(綠線)對專利申請年作圖。

參考文獻

  1. Brockhoff, K. (1991). Competitor technology intelligence in German companies. Industrial Marketing Management, 20, 91-98.
  2. Ernst, H. (1998). Patent portfolios for strategic R&D planning. Journal of Engineering and Technology Management, 15, 279-308.
  3. European Patent Office (2013). The cooperative patent classification: Introduction to the CPC. Retrieved February 22, 2015 from: https://e-courses.epo.org/wbts/cpc_general/index.html.
  4. Gao, L., Porter, A. L., Wang, J., Fang, S., Zhang, X., Ma, T. T., … Huang, L. (2013). Technology life cycle analysis method based on patent documents.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 Social Change, 80, 398-407. doi: 10.1016/j.techfore.2012.10.003
  5. Grimaldi, M., Cricelli, L., Di Giovanni, M. & Rogo, F. (in press). The patent portfolio value analysis: A new framework to leverage patent information for strategic technology planning. Technological Forecasting and Social Change. doi: 10.1016/j.techfore.2014.10.013
  6. Haupt, R., Kloyer, M. & Lange, M. (2007). Patent indicators for the technology life cycle development. Research Policy, 36, 387-398. doi:10.1016/j.respol.2006.12.004
  7. Hirshleifer, D., Hsu, P. -H. & Li, D. –M. (2013). Innovative efficiency and stock returns. Journal of Financial Economics, 107, 632-654. doi: 10.1016/j.jfineco.2012.09.011
  8. Kaiser, U. (2009). Patents and profit rates. Economics Letters, 104, 79-80. doi: 10.1016/j.econlet.2009.04.004
  9. Lybberta, T. J. & Zolas, N. J. (2014). Getting patents and economic data to speak to each other: An ‘Algorithmic Links with Probabilities’ approach for joint analyses of patenting and economic activity. Research Policy, 43, 530-542. doi: 10.1016/j.respol.2013.09.001
  10. Mazzucato, M. & Tancioni, M. (2012). R&D, patents and stock return volatility. Journal of Evolutionary Economics, 22, 811-832. doi: 10.1007/s00191-012-0289-x
  11. Zheng, X. L. & Chen, B. M. (2013). Introduction. In M. Thoma, F. Allgöwer & M. Morari (Eds.), Stock Market Modeling and Forecasting: A System Adaptation Approach (pp. 1-3). London: Springer-Verlag.